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38章 落幕起承

第38章 落幕起承

        安扶伤带着一身的疑问,再度踏上沙漏底部,看着飘落下来的时间之沙穿过自己的掌心,从手背飘落下去。这一切都不是自己能把握的,他是这么想的,只要结束这次决赛,那么就可以接近所有的真~相。

        前方走上来就在注视自己那血红的双手的鲁宾,这个来自阿特兰大陆的传奇,以对手的身体做出噩梦般艺术的男子,给安扶伤留下了血淋淋的视觉冲击。

        所以,当安扶伤再次看到他,瞳孔不情不自禁地收缩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地从飘落的时间之沙里收了回来。虽然他也杀戮不少,可是多是在昆仑塔里与幻影作战,另外也是在被迫为保命的反击和被仇恨蒙蔽了心智。

        一个人恢复了正常的心态,不疯狂也没有嗜杀成性,只剩下寻找答案的人,触及那些血腥的场面怎么会感到不惊心呢?安扶伤也只能这样聊以自~慰,接下来他又要投入到杀戮的世界里。有时候他也想过逃离这一切,可是逃离这一切,他又能去哪儿?

        那远得要命的追杀,不知道跨越多少个星际而来,已经让他原本平静的人生支离破碎,世界那么大也没有他安扶伤安身立命的地方。看着前方的鲁宾,他不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也成为他那样的人,他希望不是,他也不想让安大~爷和相锦儿与仰阿诺,以及其它关心他的人陪着他这样一个恶魔。

        可是他也知道,继续寻找下去,必将杀戮不断,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意识到一点,他就是杀戮的存在。遥远的星际不停止猎杀任务,他只要活着,就会杀戮不绝。

        可是,如果他死了,这个世界就停止杀戮了吗?如果是,那么诸神的战争又作何解释?即将前往的诸神的神藏,也就那个世人都在讨论的神陵,又什么秘密?为何院长说要窥探天机还要躬行于神藏那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想到这里,安扶伤感觉自己心都要乱了,另一个来自苏默尔大陆新月弦城的南在希晋级者也登场了,他看着她一身火红的服饰,像一团野火在燃烧。

        “你两个大男人,一起上吧!我喜欢那种快~感。”南在希说道,一种睥睨天下的状态。

        “你这个欠灭的野火,就让我用你的鲜血来浇灭吧。”鲁宾说着血手探出,又回过头来对安扶伤说道,“你先闪一边凉去,灭了她给你作礼物,再来找你一起研究龙凤双城的宝藏。”

        安扶伤听见这一女一男的话是怔了又怔,尤其是那个女的,不知道她为何这般叫嚣,既然叫他们两大男人一起上她,她才有快~感,一个似乎不够她看。

        安扶伤先是见识了苏丹的惊语,现在又听见南在希这带毒的话。他感觉自己快被毒得不行了,索性闪到一边去,让这一对狗男女相互撕咬去。

        “真扫兴!”南在希看见安扶伤闪到了一边观战,只有鲁宾一个人冲向她来,诡异地一笑。避过他的一记血鹰击,反手一掌击在他的后背后心上,收掌的时候掌带着一窜火苗离开。只见鲁宾扑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

        “就这么点欲~火,不够看啊!”南在希略带遗憾地看着右手掌上燃烧的火苗,“早知道,就应该好好调~教你了,让你心花怒放再收拾你,可惜呀,我太心急了。”

        “那么,就只剩下你这个大英雄小鲜肉,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来吧,亲~亲的大英雄,爱~爱的小鲜肉。”南在希收了鲁宾的欲~火,一步一步向角落里的安扶伤走去,婀娜多姿。

        “这又是什么鬼?”安扶伤看见血腥暴力的鲁宾,在她的手下只走过一招,就这么被她轻而易举地挂掉了,现在她又这般君子荡荡地向自己走来,感觉在她眼里自己就是刀俎上的鱼肉。

        “开心一点嘛,人家又不会吃了你,只是想靠你取暧度过这个冬天而已。我大老远地跑过来你们清域过冬,你总不能不尽点地主之宜吧?我亲~亲的大英雄,爱~爱的小鲜肉,给姐姐我抱抱!”

        南在希说着就张开了双臂,闭上了眼睛,嘴角上扬,露出甜美的笑颜,等待着安扶伤投怀入抱。

        可是安扶伤哪敢走上前去拥抱她或者让她拥抱,鲁宾的死还让她历历在目,这怕是一个死亡拥抱。既然意识到这一点,安扶伤也不再犹豫,先轰出一道绝气斩去试探她。

        “亲~亲地大英雄,爱~爱的小鲜肉,你不必这样,我绝不会跑的。”南在希像个热恋中的人对安扶伤承诺道。

        安扶伤看见她被困在绝气斩里既不挣扎也不试着逃脱,随即又轰出了一道绝气斩。这次的绝气斩携带了一张由他练化的蜘蛛丝和丝源液编织的网,这张网一圈圈地向南在希逼近。

        安扶伤这么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南在希,只因不知道她会什么攻击手段,他不想阴沟里翻船。因为这次决赛事关重大,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做无谓的冒险。

        “太感动了,我爱死你了,既然给人家送丝绸过来了。亲~亲的大英雄,爱~爱的小鲜肉,不必这么浪费,我那么爱你绝对不是建立在物质需求上。”南在希看见那张网越逼越近,高兴得叫了起来,像是一个收到新衣服的女孩子。

        “嗯?”安扶伤看见那张网,既然被她伸手一扯披在她的肩膀上。给她做了一件披肩?这一幕惊得安扶伤后退了起来,然后引爆了绝气斩,再次看见南在希还是那样婀娜多姿地站那里。

        “轰!”两重绝气斩同时爆炸,然而,不一会儿所有的冲击波全部回收起来。

        “这?”安扶伤后退了一段距离这一幕给惊得停下来,看见南在希还是完好无损地站那里,还披着他“送”的那件披肩。这让他感到问题变得棘手起来,这个女子似乎也有跟他类似的本能,能吞噬一定能量上的攻击力。

        可是让安扶伤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她那一沾人就把人体内的火光都抽~出来的技能。人体本来能发光的能量就极其微弱,这种被统一叫作生命之光的能量一旦被抽离,人也必死无疑。

        鲁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所以安扶伤不敢冒险对她进行乱攻击,他可不想成下一个鲁宾。世间事物万千,既然有立有就破,他在研究要怎么破解南在希这诡异的攻击手段。

        “亲~亲的大英雄,爱~爱的小鲜肉,你这烟花放得真是漂亮,时间所剩也不多了,我们就进入正题吧!来吧,我的怀抱以及全身上下能开的都随时为你张开,欢迎你进来搞。”

        南在希说着又张开她的手臂,又婀娜多姿地摆动着她的身材,向安扶伤逼近,一幅为爱前赴后继的样子。

        “你……”安扶伤被她口口声声的亲爱的亲爱的,说得无言以对,眼前危险就要逼近了,他索性来来了一套组合攻击。先是几十道的绝气斩和念气杀相互交加攻击,接着运用还不是熟练的领域攻击对她进行扰乱,最后电鳗枪加持雷劫液一道轰了出去。

        “亲~亲的大英雄,爱~爱的小鲜肉,你好狠,我先去另一世界等你。”南在希气息微弱地说完这些话就化光散去。

        “她,终于死了?”安扶伤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最后终于确定这一切都已结束了,他才退出沙漏底部,离开决赛场。

        下午就会公布决赛结果,上午是最后的决赛时间。

        “恭喜你,可以活着进入另一个世界。”海生突然出现在安扶伤的背后,让看榜单的他又再次撞上了他。

        “怎么又是你跟鬼似的。”准备离开的安扶伤,转身的时候第三次撞上海生,感到很惊呀。没想到他还活着,就差点没问出来,你怎么还没死。

        “你都能活着,我若死了,岂不是让你很失望?”安扶伤只看过他的一次决赛,这个必然是以后自己的大麻烦。可是,他又不忍心就这样站到他的对立面,感觉总是告诉他,这一切都还有和解的余地。

        “你若死了,我不会失望。我只是感到遗憾,遗憾没能亲手有机会杀了你为我师傅报仇。”海生就这样当着大家的面把话挑明地说,也不怕别人的纷纷议论。

        “可惜……我还活着,所以你还有这种机会。”安扶伤说完,离开了人群,他不想和海生再这样没完没了,在人群中讨论这种事情。他还要去找仰阿诺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在这最后的决赛。

        他的决赛安排在内三环,而仰阿诺的决赛安排在内一环。除了文天心的决赛安排在内二环,景陆和暮颜依次是中四环和中五环。都在同一个时间段进行,这让他们五个都分开了。

        匆匆看了一下排名榜,撞上海生跟他聊了几句,就赶紧离开了。因为他没有看到仰阿诺的名字在榜上,而在榜上的都是活着的挑战者,这让他很担心。

        他给自己最好的安慰就是时间还有,仰阿诺可能被什么厉害的人物拖住了,还需要时间。就这样想着,他一路狂奔着向内一环,片刻都没有再停留。

        “阿诺。”跑到内一环的大门边,安扶伤看见仰阿诺左手拉着副院长右手牵着她的母亲,幸福得像一家三口子。这让他想起了在安寿院的时光里,他的父亲和相锦儿还有他自己一家三口子的幸福时光,可是如今却下落不明。

        “大英雄,你傻站在这里干嘛呢?”仰阿诺与她的母亲道别后,跑上来在安扶伤面前摇晃起来,“你是不是没去参赛啊?怎么这么快就傻在这里了?”

        “副院长和你母亲呢?”被仰阿诺摇晃得都要头晕的安扶伤,刚才沉醉在回忆里,还真没看见副院长和她的母亲是怎么走过的,“你每次都是三个以上问题一起问,我都不好回答哪一个先。”

        “哦,在想什么呢?两个大活人从你身边经过,又一个大活人我在你面前,你既然只发现一个在你面前摇晃的我?”仰阿诺从地上捡起一片红色的枫叶,在安扶伤脸上萌动起来。

        随后景陆和暮颜还有文天心也陆续地赶过来,都骂安扶伤没良心,那么早出来也不去接自己,既然跑到内一环来找仰阿诺,让她们好一顿好找。

        下午,决赛结果出来后,他们五个看到彼此的排名不上不下的,彼此相互嘲笑起来。这种结果的排名计算方式,以时间最少为优,以及在决赛中使的战术为准,主要还是看选手是一个打两个还是两打一个,又或者是混战。

        从排名榜上看,他们五个人在时间上的掌握和战术上的技能都是一般般,这也成为他们五个相互打击彼此嘲笑的理由。除了文天心和仰阿诺好一点,其次是景陆和暮颜,最后是安扶伤。

        这让安扶伤很是想不通,明明自己比她们都先出来的,怎么还排到她们的后面去了,甚至连海生都排在他的前面。他对这种排名感到很奇怪,可是又没地方去说,这一切都是那个沙漏给出的数据。

        而数据连接着另一个世界,被另一个世界众神的意志所读取。排名越靠前,在那个世界得到的认可和奖励也就越丰富,反之则亦然。

        换句话说,也就是排名越靠前,得到众神的传承或者资源可能性越大。世事无绝对,众神的意志也可能会选择适合自己的传承者而不看排名的前后,据说死过去的也有人得到了上古众神的意志。

        “宇宙的能量就是这样守恒的,也是极其有限的,不加以应用就是荒芜一片。而能应用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但愿你们都能成神而归,开启属于你们自己的造化之门。”

        这是离开这个世界前,上清学院院长在时空之眼里,演讲的最后一段话。安扶伤也把它谨记下来,他不知道即将前生的那个陌生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天幕里转动的齿轮开始向时空之眼周边缩去,那些链条也开始带着沙漏向它升上去。说不出震惊的安扶伤,站在擂台上仰望着它们渐渐离去。他紧紧地抓~住仰阿诺的手,生怕进入时空传送后,在那个陌生的世界里各自散落在天涯海角。

        “咚!”

        一束强光从时空之眼投射下来,光中带着强大的引力,把安扶伤等人都全部收走。安扶伤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仅仅一束光的引力就突破他在上清学院学到的知识上限,他感觉到自己也在逐渐地化光。然后,他再也抓不住仰阿诺那温暖的手。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7311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