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44章 煞气弥漫

第44章 煞气弥漫

        “创世成就我辈,屠戮皆是真。”离开的时候刘温似有觉醒的说着这么一句话,在他点头答应留下来为安扶伤修建宫殿庙宇的时候,他眯笑着对安扶伤说道,“你不说,我也正有此意。那么,在七天内,就看谁了解谁多一点。”

        安扶伤看着刘温带着他的人离开后,又坐下来喝着陨石水,还一边诱惑着他右臂里的不死火鸟,可是那家伙就是死活不出来。最后都缄默起来了,再也不理会安扶伤,这让安扶伤觉得无聊透顶了。

        没有不死火鸟说话的世界里,安扶伤觉得在这天地间,自己孤独得就像它的一块碎片。想来想去,最后他决定去看看刘温的工作情况,看看这个刘温怎么的工作态度是好良好。

        可是来到刘温的工作场地,他看到的却是刘温在十几个人面前愁眉不展。这十个人一身都是奇怪的状态,像是霜打的番茄枯萎得没有了人样,这让安扶伤感觉到很不安。

        “这十三个人是我派出去探索这个星球的,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真气被吸光,元神被拧碎。你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刘温这时候很认真地观看那些受伤的人。

        “不知道,这星球在你们来之前,我就没有探索到活物。”安扶伤被这突然的变异给他提了个醒,再度施放自己的领域探索能量,去查找这个星球有什么新的存在出现。

        可是结果还是像往常一样,除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探索到老牛外,再无其它发现。这让他感到奇怪了,这看上去也不像是老牛所为,他实在想不出来会是什么样的存在袭击了这些人。

        “刘大人……”一个刘温的人远远就尖叫着跑来,像是受到了极度地惊吓,手里握着一枚血红色的水晶,“刘大人,不好了,我们遇到了邪神与煞星的结合体,兄弟们都死了。”

        每一个宇宙诞生的时候都会有类似于这些物种的出现,它们非常的强大,可是到底有多强大,安扶伤就不知道了。这些他也是听院长说的,院长还说,它们不死不灭,只能消弱它们的力量近接于无限。

        “这些可怕的存在既然出现了,真是天助我也。”刘温这时候既然狂笑起来,“你们没有能力应付它们,就都不要轻举妄动了。”

        一番商议后,安扶伤与刘温和他带着的七个人前往寻找邪神与煞星的结合体。安扶伤看见刘温那兴奋的样子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既然有人对这种邪神与煞星的结合体表现得那么感兴趣,这让他感到非常的难以理解。

        根据线索找到一个洞窟,洞窟口弥漫着浓浓的煞气,整座高山也都是。这座山距离安扶伤的基地隔了九重山,他们一路探寻到这里却也花费了不少时间,现在他们都停留在洞窟口不敢贸然前进。

        “刘兄,这么一个天助你也的好机会就在眼前,你怎么不狂笑着狂进了?”安扶伤才不管他刘温是什么人,他希望有一人为他打头阵,而这个人最好是刘温。

        “我突然想起,你是大英雄,像这么带有英雄色彩的冒险行动,要不要让给你安大英雄。”刘温又温文尔雅地笑起来,“也罢,我一向不喜欢做英雄,这首次创世冒险的行动就交给你安大英雄吧。”

        “刘兄何必这么客气,如果你相让与我,恐怕你是捞不到什么好处了。听说你们血炼一族对于这种天星煞气可是极重视,因为它可遇而不可求,难道刘兄你真的舍得?”

        关于血炼一族的事情,安扶伤也在查看他的资料的时候,看过了一些与它相关的传说。传说这种天星煞气对一个血炼者来说,那就是至宝,拥有它的修炼者将快速成长,并且可以越级挑战对手。

        “宝术虽然重要,可是在你安大英雄的面前,我只好相让了。要不然传出去,说我刘某人与安大英雄抢功,回去岂不要被敬仰你的万民们用口水淹死,得不偿失啊!”

        刘温颇有介事的说着,温文而雅的笑容从来没有消失过。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看样子他也是不想第一个闯进去,虽然里面有他渴求的宝术。他这样谨慎行事,应该从他跟安扶伤的七天约定是同一种做法。

        “难得刘兄也有这么客气的时候,看来我不第一个进去,都对不起那些信仰我的人,虽叫我喜欢做大英雄呢。”安扶伤硬着头皮第一个走了进去,然而却是一步一回头,十步一徘徊。这让跟在他身后的刘温等人,也是一惊一诈的走着没个底。

        “我说大英雄,你能走得正常一点吗?”刘温跟在安扶伤身后,看着岩壁上都是煞气,地上一些在生长的水晶也都是煞气充体,情景怪异而恐怖。

        “刘兄,你害怕了吗?那你可以带你的人回去了,等待我英雄式的回归。”安扶伤又停下,回过头去看笑容僵硬的刘温,“真是难为你了,笑容不出来了还在笑。”

        前方的煞气越来越重,还传来咔嚓咔嚓地摩擦声音,像是有人在打磨什么东西,听起来很是毛骨悚然。安扶伤循声走去,转过一个弯,看见一个水晶人形的怪物正在拿着一块水晶打磨自己的右脚板。

        “噜,有人来了,欢迎你来观看我自刚做好的身体,来来,瞧瞧我走路姿势怎么样?顺便帮我分析一下哪里还需要改进的。”那人形水晶看到安扶伤等人走了进来,也站了起来,边说边走动。

        “不错,人模人样的。你还记得你是谁吗?”安扶伤看着那家伙,水晶里流动液态的煞气,其中还有一些凶神的意志闪着光在支配那些流动液态的煞气。

        “不记得了,怎么了?这个重要吗?”那人形水晶像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娃娃般思考起来,“咧,你们是谁?怎么到我这里来了?跟刚才那几十个坏人是一伙的吗?”

        “不是!绝对不是,我是这个星球的主人,这几个是我的客人。”安扶伤立刻否定跟那些人的关系,然后把刘温等人作了一番介绍,又问起来,“你的真不记得你是谁了吗?”

        然而还没有待到那人形水晶的回答,刘温就提着青铜长矛冲了上去,回过头来对安扶伤说道,“谢谢大英雄,这个家伙我来收拾,这么弱小,不过也够我吸食顿了。”

        “刘温你个坏蛋,这不是在找死吗?还以为你的智商跟你的血腥是一样的高明,没想到跟你的笑容一样低下。”安扶伤本来想好好跟那人形水晶沟通一番,没想到刘温觉得这个好欺负就杀上去了。

        “又是你们这些坏人,你们死定了。”那人形水晶支配着周围的煞气形成一条条绫带似的东西,悄无声息地攻击着安扶伤等人。那跟刘温一起来的七个人不一会儿就全部死了。

        “刘温,你自己去死吧!我走了!”安扶伤轰出几道绝气斩,给自己作了缓冲的时间,立马闪人。退回到洞窟边,看见老牛正在往这边赶来,他算是放心了。

        “不好了,整个星球都是天星煞气,我们的基地也完蛋了。”老牛一来就告诉安扶伤这样一个坏消息,“跟我走,我得去雪山了。”

        “好吧,我也想回去看看!”安扶伤听老牛说,雪山那里有强大的结界护着,就想到了那个未曾相见的神秘女子。他觉得出来那么久了,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可是刘温怎么办?”安扶伤朝洞窟里看去,只见煞气飞舞。又硬着头皮冲了进去,来到刚才发生战斗的地方,却什么都不见了。刘温不见了,那人形水晶也不见了,只见那七个随从的尸首。

        “轰!”

        “走!”老牛暴炎拳轰上去,那突然像瀑布似的天星煞气从洞顶上消失,他又朝出口轰出一拳,抱着安扶伤冲了出来,“他是死是活,关我们什么事,走了。”

        “说的也对,关我什么事?走!”安扶伤觉得自己刚才好愚蠢,既然要冒险去救一个在七天后就要杀自己的人。然后,安心地和老牛上路去寻找雪山。

        一路经过无数山头,那些天星煞气都像是火山暴发,在每座上山顶处向天空射去。这些怪异的景象,让安扶伤觉得好像有什么变异要产生了,可是他知识有限,解读不了这些信息。

        “老牛啊,这些天星煞气与凶神意志结合后,这个星球什么怎么样啊?”安扶伤很想知道这个事情发生后,这个世界会怎么样,有什么办法可以及时来拯救。

        “天星煞气一出,凶神的意志也将不再是无形的意志,它们将重塑躯体,像我们一样行走在这个物质的世界里。”老牛跟安扶伤说了一些关于天星煞气的传说来。

        这是每一个星体都携带着的物质,只是量的多少。一般情况下,这种天星煞物质都是处于沉睡的状态,只有凶神的意志可以大量激活它们让其蒸发。这是一种奇特的物质,直接从固态升华到气太,或者直接从气态回归到固态,没有中间液态的环节。

        “那这些凶神出世以后,天星煞气就从星球上转移到凶神身上了吗?”安扶伤最关心的就是煞会不会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以及怎么消失,如果不消失,整个星球终年淹没在天星煞气里,那可如何是好?

        “理论上,是这样的。就好比一些星球上的灵气,修真者多了,把灵气都收为已用了,灵气也就少了,从而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星球,生活着一群普通的人。这样说,你可以明白了吧?”

        老牛很有耐心地讲解着安扶扶伤的种种疑问,最后大师般对他说道,“任何一个平凡的世界,曾经都是不平凡的世界,上天一开始就给了它们伟大的奇迹。”

        “老牛,你成为灭世者,是不是从上天那里看到了不少有天机?说说吧?”安扶伤发现老牛比以前更懂得多了,更有学问了,尤其是他最后面说的那一句像神明的箴言。

        这让安扶伤觉得这只牛越来越牛逼了,以后说不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来帮忙搞定。在这个异时空里,仰阿诺他们四个人不知道身在何处,而自己既然还没能力走出这个星球。

        “天机不可泄露,这你不知道啊?哈哈……”老牛说着笑了起来,然后哼哼哈哈地就是不再说关于天机的事情。

        “牛逼了啊,既然这样忽悠我。”安扶伤看着老年不打算说了,也没有再勉强下去,他一向是这样,从来不勉强谁。这从龙凤双城与剑灵那里可以看出,从雪山跟那个未曾相见的神秘女子的相处也可以看得出来。

        回到了他雪山脚下,雪松依旧枯萎,而他建造的宫殿依旧无人居住。可是安扶伤觉得那神秘女子应该是在这宫殿里有走动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留下居住。

        “堂堂一个来去无影踪的神仙会需要你的宫殿居住,你在逗我吗?还是在考验我的智商啊?”老牛听安扶伤把说了一些关于为何要修建这座宫殿的事情后,狂笑不已。

        “哈个屁呀你,我遇到了海生,那个土德君的徒弟,来找我报仇了,也是在这里。”安扶伤没事做在一些木桩上跳来跳去,一边说着那一天跟海生决战的事情。

        “你把他打跑了,来了一个刘温。这么说,那个叫海生的人,极可能加入四皇子的阵营,你以后要小心了。”老牛也没事干,找了一个比较高一点的木桩坐了下,摇摆着两只腿。

        “我知道了,那五色帝你有他们的行踪吗?”安扶伤还是觉得五色帝知道的比较多,既然能从中土世界一路追杀自己到帝斯大陆来,看来他们应该很接近这一切的问题核心。

        “没有了,自从在奈美森林把他们五个打跑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关于他们的消息了。那天我是看见那个木德君跑来了,还以为你被打死了,就发狂了,可是后来听说那些人都被你灭了。”

        老牛回忆起那天的战斗,他跟安扶伤说自己一点都不爽,为什么呢?因为他一对五既然没有占到他们的便宜,而木德君却告诉五色帝,安扶伤崛起来了,一人灭了他们两个人,就连金德君也危险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7393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