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炮灰,放开那个主角 > 第104章 西西里

第104章 西西里

        云雀面无表情。

        我尴尬了那么一秒钟,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道:“恭弥……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

        云雀:“哼!”

        看来是记得……虽然我很奇怪五岁的小孩能记得什么,不过大天才自然有他的神奇之处。

        “之前我不小心回到二十年后,那个……后来跟小恭弥一起去见了deus才回来的……”我实在很难把这两个长得只能说有点相似的家伙当做同一个人……差太多了吧喂!

        云雀:“……”

        “你生气了吗?……对于二十年前,呃……十年前?我离开的事……”

        云雀停下脚步,扭头看我,他依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但好歹没有抽我,然后他说:“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弱者没有反抗的机会。”

        “啊嘞?也就是说……”

        “草食动物,”云雀眯眼笑了起来,不过不带半点温度,冷飕飕的,“再敢跑,就咬杀你!”

        我:“……呵呵,没,我没想跑……”所以呢?还是生气了的意思吧……

        太小心眼了吧,记仇记了十年?

        不,也不对,云雀刚开始并没有表现出以前认识我的样子,只是好感度高的奇怪……啊嘞?我记得那时候豚鼠和猫咪的好感度是单独列出来的,也就是说……他那时候并没有完全回想起过去的事,只是单纯觉得眼熟……之后是记起了一些东西,所以才对我特别的好……那么今天是?

        我想起了夏目之前对我说的话,抽了抽嘴角,满脸黑线的问:“恭弥……这几天有做奇怪的梦吗?”

        云雀冷笑:“梦?每天都做了,是很有趣的梦呢……”

        于是说,在我跟小恭弥各种互动的时候,云雀还处于隐形围观状态是吗?……怪不得这么生气,那时候我可是每天抱着他或者他抱着我睡得啊,期间摸头捏脸数不胜数……

        我觉得我有点性命不保,试着拽了下手看看来不来得及逃跑,结果云雀反身就是一拐子抽过来,我慌忙矮身跪倒,熟练的抱住他的腰鬼哭狼嚎:“啊啊啊啊云雀大人这些天我真的想死你了!!”

        “真的,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晚上还做梦!尤其当我想起你在短短时间内居然被笹川了平那个肌肉白痴攻略成功的时候,我简直恨不得立马跑回去揍他一顿啊啊啊啊!不能忍,简直不能忍!!那个混蛋!”

        云雀好不容易平复的怒气又汹汹燃起,抬起他那修长有力的腿就把我踢了出去。

        “攻略成功?”他的双眸反射着寒芒,扎的我浑身生疼,“哇哦,差点忘了,你用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就攻略了一个五岁的孩子呢!”

        这究竟生的哪门子气?!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

        “恭弥你怎么会知道攻略是什么意思?”

        云雀飞步过来对着我的脸抽了十几下,感觉气消得差不多了,这才摆手,高冷的说:“无论什么事,都休想瞒过我!”

        “……”呵呵。

        给自己来了一个治疗术,先恢复我帅气的脸蛋,然后起身拍拍衣服,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那个,去彭格列基地找阿纲去吧?顺便可以去蹭顿晚饭!”

        云雀伸出手:“把灵力全部交出来!”

        灵力又不是钱,那是随随便便就能交出去的吗?真不愧是强盗头子,不过我才不怕他!我伸出手一把……拉住他的手,笑的十分狗腿,熟练的把灵力送过去,问:“恭弥要用瞬间移动去吗?”

        “哼!”云雀闭上眼感受了下,然后又抽了一拐子过来,“哇哦,好大的胆子,敢藏私?”

        “不会是要我全部都给你吧喂!……”我惊叫一声,被云雀瞪了眼气势立马又掉了下去,犹豫了下,迫于威势只好把剩下的大半都给了他,只留了一点点给自己。

        云雀看起来还是不怎么满意,我慌忙摆手:“没有了,真的一点都没有了!!”

        “草食动物,这么快就忘了吗?”

        “啊嘞?忘了什么?”

        “读心术,”他死死捏着我的手,催促,“快点!”

        艾玛读心术?!不是吧,十年过去了居然还记得流程?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最后的一点灵力给了他,顿时感觉浑身无力。“好累……”我摇摇晃晃靠在他身上,无精打采的说,“我走不动了,恭弥,瞬间移动吧瞬间移动!不然飞起来也行!”

        云雀翘了翘嘴角,我眼前一花,瞬间就换了地方,于是定睛一看……啊嘞?

        “这里是……”我的话还没问完,就看到了一座不久之前才见过的世界上蛮有名的叫做比萨斜塔的标志建筑,艾玛居然又是意大利!

        “……为毛又来这里?”

        云雀回想了下,丝毫不脸红的说:“弄错了!”

        眼前又是一花,地点却变成了——西西里?不还是在意大利吗摔!

        西西里,据里包恩所说,是初代彭格列创立自/慰、咳,自卫队的地方,是为了从外国侵略者手中保护平民而创立的彭格列,发展至今,因为政/府管束而转入地下,并渐渐开始偏离原本的轨道,成为黑手党中首屈一指的强大组织。

        不,我不是在强行科普,我只是想说,这里,是一个黑手党遍地行的十分危险的地方。

        更要命的是,我身旁还有一个超级不安定份子,人称行走的暴力狂,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并盛的地头蛇,风纪委员长大人!

        委员长大人一拐子把我抽飞出去,然后抬脚踹开了一所废旧仓库的大门。

        我把头埋在墙根,默默装死。

        十分钟后,云雀神清气爽的走出来,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心情不错的对我说:“走吧!”

        “去,去哪?”我捂着小心脏,控制住视线努力不让自己去看仓库里那些可怜的黑手党。

        话说白兰也在意大利吧?这么嚣张没事吗?

        说起白兰,我真的很想吐槽他的智商,从意大利飞并盛也用不了多久吧,偏得等明天那个超大的什么传送机器修好然后再瞬间传送过去!为毛?只为了让我们好好睡一觉吗白痴?

        “明天?你知道很多嘛!”云雀挑了挑眉,一点也不温柔的拖着我去了餐馆,用英语点了两份意大利面。趁着等菜的功夫,他终于有闲心问正事,“明天会发生什么?”

        我趴在餐桌上有气无力的说:“明天发生什么重要么?反正也没有恭弥出场的机会……你只要乖乖站在那里等着结束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是说,明天不回去也可以?”

        几乎停滞的大脑立刻运转起来,我慌忙摇头:“不能啊恭弥!明天可是大决战,是我们待在未来的最后一天,是打倒白兰的大混战,虽然原本没你什么事,但我们可以去抢人头啊!要知道阿纲和他的小伙伴到明天全是一帮子老弱病残,完全被人家压着打,没有恭弥的话说不定小命也不保……”

        “闭嘴!”云雀不耐烦了,我立刻噤声。眼见他真有明天撒手不管的意思,我急了,“那个,六道骸也会去的噢!”

        果然一提六道骸云雀就眼冒星光,咂咂嘴,我用叉子胡乱戳着面条,完全没了胃口。

        什么嘛!六道骸那个死渣,不仅诱/拐了可爱的少女库鲁姆,养了两条忠犬,成天惦记阿纲的身体,和xanxus不清不楚,跟白兰勾勾搭搭,捡了个超呆萌的小徒弟,还迷惑了我的三筱老大。最要紧的是连云雀也不放过……好一场你追我赶相爱相杀虐恋情深。【咬牙】

        云雀的脸有点黑,我不敢再惹怒他,收起发散的思维,安静的吃面。

        结账的时候出了点麻烦,店长本来不想收日元,但是看到云雀亮出的拐子以后立刻改了口,还热情的给我们打了八折。

        抢钱抢到意大利来了都!要不要把风纪委员会的势力也顺便扩张过来啊云雀大人?

        大约是因为我吐槽不止惹的云雀很心烦,他干脆利落的领着我又找了个窝点,进去一阵狂风暴雨,然后……意外救出一个人?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因为这人的标志太明显我立刻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绿色的短发,绿色的眼镜,除了打篮球从不拆开,噢,不,洗澡的时候会拆的,封印着足以毁灭地球力量的传奇绷带,被称为漆黑之翼,每天活跃与前线并与奋战到底……啊嘞?人设混了?

        我后退几步,努力仰头试图看清楚巨人的模样。

        绿间用两只胳膊夹起我,以方便我看到他的脸……“好久不见,小豚!”他身上有些明显的伤痕,看起来受了不少罪。

        “好久不见,”不方便握手,于是我拍了拍他健壮的胳膊,“绿巨人!”

        “十年未见,你怎么还是这么矮?”他皱起眉,好奇的打量我。

        “因为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十年前的我,话说能不能先放我下来……我很难受。”

        因为绿间的出现,我们暂时终止了一路打过去挑起腥风血雨的想法。打了个出租,我们一起去了绿间家里。

        据绿间说他现在是职业篮球选手,很有名,而且很有钱……大概,会被关起来似乎是惹到了什么黑手党。。具体他自己也不清楚。

        我对他的私生活不怎么感兴趣,坐在客厅里,我随手扔了几个治疗给他,然后问出了我最在意的事:“那个桔梗……在哪啊?”

        请务必告诉我此桔梗非彼桔梗!!

        “桔梗?”谁想到绿间皱了皱眉,疑惑的问,“是谁?”

        惊愕的睁大眼睛,我难以置信:“我特么一直以为你是好男人,结果渣起来也是不能自已!桔梗啊,那个死皮赖脸非要跟着你的小妖怪,那朵可爱的小花朵,你怎么能把它给忘了?!”

        绿间狠狠的皱起眉,一副若有所思但实际上什么都思不出来的便秘样!

        想到一种可能,我犹豫道:“话说你是不是出了什么车祸导致什么间歇性失忆了吧?再说为毛失忆就单单忘了桔梗,连我都记得……呃,你还记得是怎么认识我的吗?”

        云雀坐在一旁安静的啃苹果。

        绿间沉默了一会说:“我……确实出过车祸,就在十年前……不过当时除了一点伤并没有什么问题,医生也没有提过关于失忆的问题。至于你……我只记得你是我朋友,其他的,就没什么印象了。”

        我抽了抽嘴角:“呵呵……都过去十年了居然还清楚记得我的模样真是谢谢你……”

        绿间不语。

        我拽了拽云雀的袖子,问他:“恭弥有学过恢复记忆之类的法术吗?或者检查大脑啊什么的都可以。”

        云雀没反应,我突然想起这家伙从来不会随便帮其他人的忙,而且最讨厌别人命令他。只好央求道:“拜托啦,恭弥!绿间好歹收留过我,还从老鼠手里救了我一命……可是我现在一点灵力都没有,只能拜托你啦!”

        云雀哼了一声,擦擦手,直接从我肚子里掏出笔记本开始翻看,我则继续跟绿间聊天。

        “那个……可能是我太多管闲事了,绿间你要是不愿意被检查的话,也无所谓!”回想着白兰手下那位桔梗的模样,我很是担忧,“桔梗这么多年也没来找你吗?”

        绿间摇头。他也是个面瘫,除了皱眉基本看不出其他情绪。

        “其实……我自己也注意到了,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只是……完全没有头绪!”

        如果真的是有人操纵了这一切,那么这个人也只可能是那位想要做神的大白痴——白兰了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74/212096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