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炮灰,放开那个主角 > 第112章 番外-十年

第112章 番外-十年

        我从来没想到里包恩解除诅咒以后居然真的是从小婴儿开始生长。

        等云雀已经二十五岁的时候,里包恩才刚长到十五岁。不然呢?乃们以为会是十岁吗?虽然一直小婴儿小婴儿叫着,但是那身体明显是五岁了吧喂!一岁的小婴儿的身体该怎么灵活的使用?!至于说为嘛明明都是五岁,美咲却辣么高大,里包恩和蓝波却只有三头身,我只能说……对,没错是bug!

        而现在,里包恩已经比美咲高出一个头了。

        真是够了,为毛劳资从穿越以后到现在要一直在意他们的身高呢?!!虽然我知道设定不合理,甚至我如今的身高已经超越坂田老师什么的……噗!才没有在偷笑。

        “那个,小豚?”阿纲无奈的看着端坐在他办公桌上的我,“以你如今的年纪还变豚鼠卖萌什么的,不觉得有点……”

        我瞪他:“劳资腰疼,这样趴着省事。”

        “……我记得前不久小豚刚说过,‘我可是房/事之神,怎么可能会肾/虚’这种话……”

        被堵的哑口无言,我:“那我现在变身?”

        阿纲深深叹气,眉宇间多了几条皱纹:“你想害我们总部再一次被云雀桑毁掉吗?”

        “阿纲当了boss以后越来越会胡说八道了,之前那次不是你家笨蛋神威挑衅恭弥,然后打的太忘我才弄坏了这栋破楼么?关我什么事?”

        阿纲深深的叹气。

        我有些许的内疚,不禁妥协道:“好啦,我知道了,我会照价赔偿的。”

        “谢谢你小豚。”阿纲立刻吞回前言,非常高兴的把我捧在手里,完全没有刚才的嫌弃,“说起来,小豚今天没有黏着云雀桑真是稀奇,而且还大老远跑到意大利找我。”

        “……”我幽幽的盯着他。

        “怎么了?”他装的倒挺像样。

        “当然是因为那个死凤梨!他居然,居然,”我气的要死,“他跑去东京不好好工作,居然跑去勾/搭恭弥,现在恭弥正专心致志的跟他谈!情!说!爱!没空搭理我……”

        “不……打成那样算哪门子的谈情说爱,小豚太小心眼了吧……”

        我瞪他:“如果你家神威对一个男人心心念念惦记了十年,你会不在意吗?”

        “惦记什么的……好吧,”阿纲迟疑了下还是赞同了我的说法,“可是小豚的朋友也很多啊,交情……也很好,还经常跑的找不见人影,云雀桑就不会生气吗?”

        我抹了把辛酸泪:“……你觉得的呢?”云雀很忙的好不好,我有事要做的时候不可能每次都来得及和他打招呼,他虽然没有像我这样小心眼,但素他也没有像阿纲这样好糊弄啊!

        “小豚真的是很辛苦呢,各种方面的。”

        其实……也不是辣么辛苦,比起某个人来说。

        跟阿纲借了身合适的衣服,我去洗手间变身,然后左拐右拐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前。

        没等推门,就听见里面有人崩溃的大喊:“真是够了!请你们回去好不好?!!”

        “小正真是的,好不容易抽空来看你,居然这么冷淡。”

        “抽空?你们基本每天都在这里的吧?!二号就不说了,一号没关系吗?小豚可是拜托你一定要把东西送过去的!”

        “啊嘞?”那个人不在意的说,“忘了呢!”

        “忘!了!呢?!”我一脚踹开门,瞧着白兰一号冷笑,“杀了你噢!”

        “啊啦啦,小豚来啦。”完全不熟的白兰二号哥俩好的压着我的肩膀,凑近道,“好久不见了呢!”

        “抱歉,这张脸我基本每天都能看到,而且一看到就超级火大!”

        “不要生气嘛,小豚真是的,东西我早就送去齐木君那里了噢!甜品什么的时间久了会坏掉,这是常识啊!”白兰一号说。

        “听说不好好工作的属下最后都会被裁员,这个常识你知道吗?”

        “啊嘞?”

        “那个,小豚,可以拜托你把他们两个丢出去吗?有他们骚/扰我没办法好好工作!”目光从两只傻x的脸庞转移到电脑屏幕,入江面寒似铁。

        我痛快的摆手:“再待下去免费送你们一年份的阳x!”

        两个烦人的白兰痛快消失,入江的办公室根本没有待客的位置,我只好跟白兰一样坐在办公桌上,翘起二郎腿,拍拍入江的头顶,笑道:“十年前我以为你们是虐/恋情深,五年前我终于明白是要双龙入x,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正一的真爱原来是斯帕纳?!”

        “小豚你胡说八道什么啊!”纯洁(伪)的入江正一拍案而起,脖子往上红成一片,“双龙……这种话你居然也说的出口!!”太过羞/耻他甚至忘了反驳真爱是斯帕纳这句话。

        “我没想到你竟然听得懂,果然技术宅不愁没片子看呐,好重/口啊正一!”

        “这种……只,只是普通的常识吧……”入江嘴硬道。

        “嘛,随便你,”我不再逗他,严肃了脸色,入江也镇定下来,平静的看着我,“正一,你要明白,就算有我在,也要学会节制,毕竟lu多伤身!”

        入江推了推眼镜,气运丹田:“滚——!!”

        ……

        什么嘛!忠言逆耳!

        我气哼哼的离开彭格列总部,直接瞬移去了米国,拨通幸村的电话。

        二十分钟后,我们在一家环境十分不错的咖啡店见面了。

        “亏你还想得起我这个朋友,居然这么久不来看我!”如今的幸村同绿间一样已经变得十分高大,虽然只是个肌肉比较健壮的普通人,但是坐在他的阴影里感觉十分有压迫感,尤其他和不二如出一辙的笑容总是叫人后背发凉,“正好明天有场比赛,小豚有兴趣看看么?”

        没人能在那双盛满光芒的眸子的注视下说出拒绝的话语,想了想明天的工作,我狂点头:“好啊好啊-”工作是神马?能吃吗?

        “真是太好了!”幸村的笑容简直是大杀器,不少人都在偷偷的看他,窗外甚至有女孩对着他拍照。

        没有扑过来要签名真的是太好了!

        嗯?那个人是……

        “嘛,嘛,不要生气,其实有几个女孩是在偷偷拍小豚噢!”幸村见我呆呆的直盯着窗外,慌忙安慰我。

        “哎?不,不是,只是好像看到一个熟人。”明明很眼熟,却完全想不起来的一个人。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的……

        我觉得如果追上去搭个话就能想起来了。

        “这样,”他垂下眼帘,面上无端多了些阴影,“所以?”

        “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喝咖啡吧!”我向来不擅长应付幸村,就算对不二也可以撒泼打滚胡话连篇,但是对幸村就不敢?这是为什么呢?

        大概还是腹黑程度有区别吧?

        我的朋友很多,但是幸村算是其中比较特别的一个——特别的让我敬佩。大约是第一次见面时绝望又坚韧,脆弱易折却又不甘于此的模样叫人印象太过深刻,我每每见到他总下意识有点心疼。然而事实上,这个人无病无灾的过了十年,现在不仅身材高大满身肌肉,还一肚子坏水,总是在不经意间坑我两把。

        虽然很久没见,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距离感。幸村来这里比赛途中有发生不少有趣的事,挑挑拣拣给我讲了不少。我这边开心的事就很少了,大部分都是打打杀杀……偏偏幸村还一副很感兴趣模样,于是我干脆给他讲之前云雀出任务的时候现场如何惨无人道……

        “小豚和云雀君的感情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好呢!”幸村托着下巴,似乎蛮羡慕的样子。

        我一下子住了口,尴尬道:“那个……还好吧……咳!话说……”他和千的事错综复杂,我一直没搞明白两个人怎么回事,“千最近怎么样?我好久没见过他了。”

        “撒呐,”幸村撇撇嘴,“千不是说要去全世界走走吗?就让他继续走吧……”

        “哎?可是……”他大老远从过去来到这里看风景?骗鬼呢吧!

        “老提他干嘛?小豚真是的,好不容易见面说的话题却总是围绕着一些不相干的人。今天,只想着我不可以吗?”

        “不要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啊!”附近桌子投来的视线让我如坐针毡,“你的粉丝都是普通人不要紧,但是如果被云雀那个小心眼的战斗狂听到的话我可是真的会被咬杀的!!”

        幸村看着我身后怔了怔,随即脸上露出蜜汁微笑:“小心眼?战斗狂?”

        我浑身寒毛一竖,立刻改口:“幸村真是的……我明明说的是宽容大度贤良淑德!”

        “字数不一样,”幸村示意我看身后,“而且已经晚了。”

        “下午好,云雀君!”

        所以说云雀究竟是怎么掐的点为毛每次都能在关键时刻出现?!

        “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一……”咒法刚施了一半,熟悉的又长又粗的玩意已经架到我脖子上。我扭身欲逃,下一刻突然天旋地转,却是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给面朝下扛到肩膀上了。

        “我们还有要紧事要处理,失礼先行一步。”

        “正好我刚收留的宠物也到了喂食的时间,那么,”幸村站起身,笑眯眯道,“小豚,别忘了明天的约定,我会一直……等着你噢!”

        所以说不要再火上浇油了!!

        “哎?等下!宠物是怎么回事?你收留了千以外的人做宠物吗?移情速度……”

        ……

        “太快了吧……”我趴在东京云雀家的沙发上,说完最后几个字。

        而且咖啡馆很多人啊,被看到没关系吗?凭空消失什么的…

        “快?”云雀看起来有些疲惫,衣服有多处破损不过看起来没受什么伤,他斜坐在对面,领带扔到一旁,灰蓝色的眸中透出些许慵懒。

        我忍住扑上去的欲/望,哼了一声撇开脸,“是说幸村移情太快,才不是在说你闪电侠!”

        云雀眯起眼:“嗯?你腰不疼了吗?”

        “哈哈!怎么可能!”我冷笑道,“快疼死了坐着都嫌累tat!”此刻不赶紧求饶转移话题,难道还等着云雀秋后算账?

        云雀沉默了,他迈步过来,单膝跨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腰部,力道适宜的按揉。

        “你衣服是哪来的?”

        我舒服的昏昏欲睡,事实上今天一大早云雀被六道骸勾/搭出去后我就立刻跑出去了,全世界闲逛了半天,现在确实有点累,于是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阿纲的~~”

        “……”空调温度太低了我有点冷。

        不敢去看云雀的黑脸,我自顾自接道:“当,当然不可能了……阿纲的衣服我怎么可能穿的下?”

        “意思是你穿了不知道哪个男人穿过的衣服?”

        “不是吧,范围很有限啊,按身材来说也许是山本……呃!”眼前一阵刀光剑影,三秒钟后,我从一身西装革履变得连街头乞讨的都不如,这感觉真是……太棒了!我直接扑过去,“嗷嗷嗷嗷!恭弥你是什么时候点亮了霸道总裁撕衣服的技能?好开森!!”

        他目光一凝:“你居然连胖次也穿别人的?”

        我:“……是新的。在你眼里我究竟是有多没节/操?”虽然……确实没有多少。

        云雀毫不在意我刚才还装可怜现在却有精神徒手撕衣服的模样,他甚至靠在沙发上,一副很悠闲的模样说:“难道你从来没有意识到吗?那个幸村,对你……”

        我像看蛇精病一样看着他:“你是说那个和我的好盆友千纠纠缠缠这么多年的幸村?对我有那个什么?”

        “哼。”云雀冷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可是清楚的对我说了自己的想法呢!”

        “第一次?”

        “十年前,你在夏目君那里曾经待过几天……”

        “噢~~就是恭弥像个跟/踪狂一样天天跑去偷窥我的那时候?”确实,那时候幸村有不小心路过……

        他眯着眼瞪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要做什么而已。”

        “嘛,都过去了。”以前没有注意到现在就算注意到也没什么用处了,迅速抛掉那个让人尴尬的话题。我低头仔细瞧着他腹部的伤口,不满道,“哇哦,你居然让别的男人在你身上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而且还不治疗?”

        “灵力不多了。”云雀理直气壮。

        神使自然是可以修炼的,可惜云雀对此完全不感兴趣,直到现在还需要我人工输送。

        “啧!那你别瞬移啊倒是!”伤口倒也不大,我懒得浪费灵力,干脆低头去舔,听得上方呼吸一紧,我满意的笑了。

        劳资风采不减当年啊!

        ……

        战至半酣,我不知怎的突然灵光一现,艾玛,今天看到的那个女孩是……浅仓?!

        十年前浅仓失去记忆后远离了东京,我一直没有找到她。渐渐的,还真就忘了曾经和植草的约定。

        “你在想什么?”大概是走神太明显,云雀很不爽。

        “突然发现很快就能见到某个令人非常讨厌的男人,有点小激动……”毕竟同出一源,我对他还是有点特殊的亲切感。

        “呵,敢在床上想别的男人?是在暗示我不够努力吗?”细长的眸中闪着寒光。

        我诧异的瞪大眼:“胡说八道什么呢!哪里是暗示,很明显是在明示你不够努力!喂,精力都被六道骸那蠢货榨/干了吗?需要我给你来点辅助咒法吗,云雀大人?”

        云雀:“……你果然是想找死!”

        哼哼~我荡/漾的笑了。

        就不信他明天腿酸脚麻还能有力气去找死凤梨!

        不过杀敌一百自损八千,希望我明天还有精力去看幸村的比赛。

        呃!有点危险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74/21269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