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蛮楚春秋 > 第001章 智障公子

第001章 智障公子

        闪电划破苍穹,将密布乌云的天空划开了数道口子,大雨倾盆而下,丝毫不顾及伏跪在地、乞求怜悯的楚国臣民。

        在这些跪拜的楚民前方,正是楚国的王宫。此时在这至高无上的王宫大殿里,也是气氛凝重。楚霄敖熊坎正在发怒,怒斥着属下之无能;群臣束手无策,皆低头不语、战战兢兢。却唯独大殿右下首第二排的公子芈通不以为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仰望着屋顶。

        众人对这霄敖次子也都是没了话说。自从他十岁那年和谷国公主在丹江边嬉戏、失足掉进丹江差点丢了性命之后,便是这般浑浑噩噩、异于常人的模样。众人都说他是被江水淹坏了脑袋、变得智力低下。如今那事已过去六年,众人对于他的任何举动皆习以为常、不足为怪了。像今日这般的国之朝议,本来并不要求他出席,却不知他今日又哪根神经达错了,竟破天荒的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众人毫无办法,却也是一种无奈。

        然而此时的芈通心里,却又是另一番滋味:“楚若敖之孙,霄敖次子,芈姓,名通!芈通?呵呵,确实和后世的外号‘米桶’谐音。只是我是因为秦皇地宫的疑似‘和氏璧’穿越而来,怎么着也应该穿越到秦朝吧,再不济也应该穿越到有‘和氏璧’的年代,可是现在怎么就穿越到了这毫不相干的早期楚国来了?虽说‘和氏璧’起源于楚,但此时正值春秋初年,离‘和氏璧’的发现都还差了七八十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啊。”

        芈通?这个名字他在后世的时候倒在史书上看过,一代雄主,楚国从他开始便开始称王了!楚武王嘛!光听名字就够霸气。只是现在穿越过来的这个芈通,早就看淡了这些功名利禄,对于这什么楚武王的王位倒没有多少兴趣!相反,他倒对“和氏璧”兴趣更浓,毕竟,他就是为此而来!

        只是史书记载,卞和在献和氏璧的时候,曾经因玉工的无能与大意,被及其无辜、冤枉的砍掉了两条腿!先一条是在他哥哥楚厉王的时候砍掉的,后一条就是他楚武王自己命人砍掉的。直到他儿子楚文王的时候,才命玉工认真雕凿,始得和氏璧。

        按照正史,这和氏璧的出现,确实还要等到他死之后!

        一想到这里,芈通便觉得这是老天爷的故意捉弄。要说不是捉弄他,打死他都不信。且放“和氏璧”不说,就说这穿越;你说穿越就穿越吧,穿越过来让做一个正常人不行吗?非要穿越到一个智障身上,还是一个身负六年痴呆史、谁都不爱搭理的君侯庶出公子。

        如今瞧瞧这满堂文武,有哪一个用稍微正常一点的眼光来看自己?唉,全是一副蔑视的表情……即使是现在被楚霄敖训斥的如同孙子一般的办事大臣,看见他也还是视若无物、如同空气!

        唉……

        心中再次默默叹息!

        不过也好,既然大家都这么的不在乎他,那他便可以安安心心的寻找和氏璧了吧!历史上不是卞和向楚氏三代君主献了三次玉璧吗?那他就先找到卞和,让玉工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开凿出这和氏璧。这样也省得卞和忍受断足之苦,他又能早日圆梦——一睹和氏璧的真面目,岂不美哉!

        而且在他的脑海之中,还始终还有一个声音在回荡,那便是:“你借助我的力量回去,要想回来,也便只有夺回我的力量……”虽然他并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他隐约的感觉到,他之所以穿越至此,便是要他来寻找到这和氏璧。也只有他寻找到和氏璧,或许便又能利用这和氏璧的异能穿越回去。

        心中打定了主意,他也便有了追求目标。也正如此,大凡与这和氏璧有一丝的线索,他都不放过!这不,今日大殿廷议,是关于楚国祭天台横梁被雷劈一事,只因这祭天台是建在荆山之上,与那卞和发现和氏璧乃同一出处!只因为此,他便屁颠屁颠的跑来参加这个他毫不关心的楚国廷议……

        “尔等倒是说说,寡人到底哪里得罪了上苍,竟引得上苍如此惩罚楚国?”楚霄敖发完一通气后,便又开始自责起来,竟觉这事都怪他这个楚国君主,倒也不失为一个明君。

        其实这事别人不明白,身为后世穿越而来的芈通心里倒像明镜似得。刚才他听闻,那祭天台建在荆山一独峰之上,此峰又称雷公岭,平常就多雷电,此刻乃是春季惊蛰之后,雷电阴雨再平凡不过了。你说在这样一个独峰上建祭天台,“雷公”不劈你劈谁啊?

        被雷劈了就劈了吧,可这楚国人还死心眼,非要在这雷公岭上建,一连建了三次,当然也被劈了三次。为此楚君便觉得是楚国有人得罪了上天,这下也就更要祭天了……

        只是卜尹一连卜了三卦,皆凶!当下群臣却也都是束手无策了,这是时代的局限性,也不能怪他们。只能仍由楚霄敖发脾气!

        “众卿都哑巴了吗,啊?”楚霄敖有些气急败坏,连连发问,见没有言语,只得在大殿前来回走动。

        又过顷刻,楚霄敖突然顿住,双眼如炬的扫过大殿里除芈通以外的所有人,淡淡说道:“谁若能在荆山雷公岭上建好祭天台,并保证祭天台不受雷神侵扰,寡人便将这荆山周边五十里地封赏与他,并赐予这柄‘黄金剑’!”

        “啊!”众人皆是一惊。这个封赏对于此时的楚国来说,不得不说是丰厚。虽说五十里地对于后来地大物博的楚国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春秋初期的楚国,却是极为慷慨。要知楚国立国之初便只有五十里地,后经历代君主开疆扩土,版图增长了一些。但是楚国地处蛮荒,大部分扩展的土地都是在蛮夷族手中取得;只有楚先祖熊渠时期,命其三子越过谷、邓、绞等国,取得了几块飞地,才使得楚国版块扩张数倍,勉强算作一个中等偏下实力的方国。

        五十里地,不是一个小数目,却还配一把“黄金剑”!

        要知此时的铸造技术及其一般,“黄金剑”可不是人人能够佩戴的起的;而从君主手中接过的“黄金剑”,却又有了另一番深意,那可代表了王权。

        人人眼睛放光,却也无人敢接。因为谁也没有把握完成,当然芈通除外!

        芈通望着楚霄敖高举过头的黄金剑,也是吃惊不已:“这……这不是那把在秦皇地宫里的秦皇剑吗?”

        他的穿越,便是因为手划伤、血液滴进了这柄剑里才……芈通微微又回想起那一幕,刻骨铭心。

        看来,他穿越到这个时代也并非偶然!

        只是……楚王之剑,怎么会流转到秦始皇手中,而且还被秦皇带进了地宫?又为何能在秦皇地宫中保持数千年不腐?更为神奇的是,它竟能吸血,并将他穿越回两千多年前的此时?

        这一切的一切,芈通深为不解。但是,既然此剑出现,他便要得到此剑。只有这样,他或许能够解开那些谜题。更为重要的是,若他再让这柄剑吸点血,会不会就能把他送回现代呢?而且此剑在秦皇地宫里与疑似和氏璧同时出现,想必与和氏璧大有关联,欲寻和氏璧,必得此剑!

        想到这里,芈通再没有顾忌,双手抱拳,跨前一步半跪在地,宏声说道:“儿臣愿去荆山雷公岭建造祭天台,替敖父分忧、替楚室祈愿!”

        唰……众人侧目!

        所有人的眼睛全都聚焦到了这个已有六年痴呆史的君侯次公子身上,上下打量,除了吃惊,还是吃惊!

        万籁俱寂、鸦雀无声。

        停顿,足足有一盏茶功夫。

        楚霄敖闭紧眼睛摇了摇头,仿佛在确认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只是当他睁开眼再望向“智障儿子”的时候,芈通却还依然半跪在那里。

        悲喜交加,楚霄敖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是痴呆儿子又犯病了?还是他以前一直在装傻?亦或是祖宗显灵,在这危机时候,附身在其身上为楚国解围?

        楚霄敖也一时迷糊起来。

        “敖父,儿臣愿建祭天台!并可保祭天台不受雷电侵扰。”芈通半跪在地,再次宏声说道。

        楚霄敖这时才反应过来,盯着芈通皱眉道:“祭天台乃我楚国大事,岂能儿戏?汝……汝头脑有时糊涂,还是不要逞能的好!”

        在楚霄敖的心里,终究还是不太信任芈通,只当他是一时脑子灵光,看见了赏赐,才来逞能。

        芈通依然半跪在地,面无表情的说道:“儿臣以前确实头脑犯病,此刻却痊愈了;要说缘由,儿臣却也不知,只仿如做了一场长梦!此时儿臣也并非一时冲动,却有十足把握可建好祭天台;如若敖父不信,儿臣愿立军令状!”

        面对事关自己穿越而来的长剑,芈通也是拼了,并未留下任何余地。

        这事楚霄敖却也是为难,若应了他吧,将来能建好祭天台固然是好,若建不成,岂不耽搁了建造祭天台的时机?只是不应他吧,此时却也没有别的办法,还不如让他试试……

        思前顾后,楚霄敖也觉芈通应该不是说胡话,不过还是询问道:“汝说有十足把握,用何方法?可否说来一听。”

        芈通心道说了你也不明白,还是懒得费口舌解释了,直接回道:“儿臣之法,乃是天机,请恕儿臣不能道破。但儿臣可以保证,将来若是建不成祭天台,愿受任何惩罚;儿臣若是建成了祭天台,也无需敖父封地赏赐,只需借‘黄金剑’查看数日。”

        “呃!”众人听闻又都是一惊。全都心道:世上哪还有这种傻瓜,看样子脑子还没有好全乎……

        楚霄敖这才认认真真的打量了芈通一番,缓缓才回到主题:“建好祭天台,需要多少人工,多少时日!”

        芈通心想:不就是搭几个木架子嘛,能要多少天!口上却说:“其实建成祭天台恐怕要不了多少时日,只是此刻只值春种时节,期间雷雨惊扰颇多。嗯……儿臣以为,只要带上原先建造祭天台的奴工,一个半月足矣!”

        楚霄敖双眼聚神,思绪了片刻才又道:“好!寡人就委你为司城大夫,前往荆山,继续统领原先建造祭天台的奴工,为大楚建造祭天台,工期两个月!荆山邑大夫、荆山集尹等一切有关官员,皆以建造祭天台为首任,积极协助,听其调遣,不得有误!”

        “诺!”众人齐声应道。

        楚霄敖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若是这祭天台能按时完工,寡人定将论功行赏;加之先前的许诺,也决不食言!不过通儿,若是完不成,寡人倒可不追究你这欺君之罪,只是耽搁了国之祭祀,恐怕……到时就是寡人也维护不了你的!其中后果,汝明白吗?”

        芈通淡淡一笑,应道:“儿臣明白,父敖只管静候佳音吧!若是没有其他事,儿臣想先行告退,回去准备准备,以便随时出发!”

        说实话,这种场合芈通还是有点不习惯,后世穿越来的人,早就习惯了人人平等,哪有这么卑躬屈膝的跪地说话。即便是自己的父亲也不必如此吧。

        楚霄敖缓缓的点了点头,表示应许。芈通立马起身,脸上始终保持着那种耐人寻味的淡笑,劲步走出了大殿。

        望着芈通的离去,众臣面面相嘘。谁都不相信,一个傻子,能建好整个楚国都束手无策的祭天台!更为不解的是,君敖为何还答应了他!只是他们谁也没有好的办法,谁也不敢吭声;当然,也还有的等着看芈通笑话之人……

        其实楚霄敖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他对芈通建造祭天台也不看好!只是建造祭天台在楚国是势在必行,不然无法笼络楚民的人心。此事若是能按时建好祭天台固然是好;若是建不好,也只好让这个庶出的儿子当替罪羊了。毕竟楚人历经坎坷,从中原南迁至此,艰难建国,绝不能在自己的手上没落……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174/16800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