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蛮楚春秋 > 第002章 荆山立威

第002章 荆山立威

        第二日清晨,芈通领了符节,便带着自属护卫亲兵,从都城丹阳出发,直奔荆山。

        只是这楚国的领地,真的应该用一个“东拼西凑”来形容,各领地之间并不连贯。从丹阳去往荆山,中间竟还要穿过一个谷国!

        这一切,却是得益于楚国先祖熊渠的策略,实行的是近交远攻。在楚国的周围,有谷国、邓国、卢国、鄢国、罗国、权国等小国环绕。贸然开战,数国联合,必然会寡不敌众。对于他们,先祖熊渠采取友好睦邻的政策,稳近而打远。

        也便是在那时,楚国才借道谷国,在扬越国手中夺得这荆山之地。为此如今的楚国,其都城丹阳等核心区域,还依然被谷、邓、卢、鄢等国包围,而在这些小国之外却还有大片的楚国飞地,却又没有连成片,真是纵横交错,俨然是楚国中夹杂着诸多小国……

        幸好这谷国与楚国交好,又不大,芈通一行只用了两日,便安然穿过了。

        初抵荆山,春雨已停。芈通却并没有急着去祭天台的所在地雷公岭,而是在荆山下的城邑住下,并命人传来荆州邑里的所有官员。

        荆山邑大夫鬻(yu)守,也是芈姓,楚室公族里的一支,世袭楚国祖先鬻熊的“鬻”为氏,按照辈分,芈通还应该叫他一声公叔。

        荆山邑集尹成丰,是一个肥头大脑的矮胖子,看其年龄,已近四十,同是长辈。还有诸多里正、士师站满公堂,年龄皆长……

        他们看着传唤之人竟是一个面相稚嫩的毛头小子,全然不放在眼里,依然相互嘻嘻哈哈、议论不停。虽说诸人也都知晓这子是君敖次子,但他们亦听说过这仲公子是一个傻子,而且是庶出,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若不是看着其有符节在手,又带了一些护卫亲兵,不然恐怕连来此的面子都不会给!

        芈通知道这些人自大、傲慢惯了,不给点下马威恐怕很难降服。不过这些人又不能动狠,要是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父敖怪罪下来,可也不好交代。

        看来只好拿自己人动手,吓吓他们了,随计上心来。

        芈通表面装作满不在乎,淡定的坐在正案之上,一边翻阅着名册,一边任由着这些下大夫们小声议论:

        “呵呵,鬻大夫听说没有,这公子通是主动请缨来建造祭天台的!”

        “听说了,听说了!”

        “不是说他脑子有点问题吗,为何如此大胆?”

        “你自己不都说了嘛,他脑子有问题!非常人所能理解。”

        “也是,也是!不过成大夫,你说他能建好这祭天台吗?前面可整整被雷劈了三次,那些建造之人可比他有学问多了!”

        “我看悬,公输虔虽然讨厌,但对建造之术还是有些见解的,就他都建造不成,凭这傻瓜?怎么可能!”

        “确实,看他那翻阅卷宗的样子,一看就没有拿过竹简之人,哪里还会有什么真本事!”

        ……

        芈通慢慢翻完名册,抬头扫视了一下诸位公叔,脸上依然挂着笑容,缓缓才打断这群议论人群,道:“这荆山邑名册上,记有九位下大夫,为何此时只来了七位,还有两位何在啊?”

        “启禀公子!没来的两位下大夫,一位因家中丢了三只羊,需要急着寻找,不能前来;另一位乃是公输虔,上一次的祭天台就是由他主持建造的,未完成君敖指令便是罪臣,已经捆绑在了祭天台,只等公子前去发落,故此就少了这两位!”芈通手下的一名护卫跪地拱手回道。

        芈通听完,望了一眼回话护卫,依然面不改色,懒散散的说道:“当初发放号令时,本公子是如何说得?”

        “呃……公子传令,务必所有荆山官员全部到场,不得有误!”护卫再次回道。

        芈通脸上微微一皱,肃道:“如此说来,本公子话语,并无歧义!那便是汝的耳朵有毛病啦,留着又有何用?来啊,去耳!”

        “呃……”现场立马凝重起来,在场的下大夫们也都吓得停止了小声嘀咕,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属下这就去把他们带来!”护卫脸色慌张,急忙求饶,跪在那里只颤颤发抖。

        “不急!先把耳朵留下,长个记性再去请也不迟。”芈通的话语没有丝毫的感情,同时挥了挥手,示意两旁其他护卫。

        “诺!”只见芈通身旁四位亲兵同应一声,立马便将刚才那名护卫按到在地,一人手起刀落,耳朵立马便掉了下来,血流一地。

        那被割掉耳朵的护卫,倒在地上惨叫连连。有些胆小的下大夫看到血腥场面,竟然惊叫一声,以衣袖掩面。而芈通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又挥了挥手。

        只见又有四名亲兵出列,将那割耳的护卫按住,同时慢慢用粗布包裹住伤口,血才慢慢止住!

        “太野蛮了,毫无人性,即使我楚国尚武,也应该爱护我们自己的同族吧!他怎么能对自己的亲兵如此?”鬻守仗着自己的地位,有些抑制不了愤怒。

        但其身边的集尹成丰便圆滑的多,低声说道:“小声点,鬻大夫。人家是君敖公子,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怎么,他是君敖公子又能怎样?君敖去年来荆山之时,还与老夫对案而坐,对老夫也是以礼相待、极为尊重,他一个公子还能杀了老夫不成?”鬻守怒道。

        “那是,那是,鬻大夫乃是先祖鬻氏,地位极其高贵,他即便是君敖公子也不能怎地!”

        芈通听了又扫了一眼众大夫们,淡淡笑道:“刚才让诸位公叔受惊了,通的这些亲兵平时缺乏管教,此次办事不力,理当教训一番。只是没有想到会引起诸位公叔不满,通……在此向各位公叔赔罪了。”

        芈通说完,站了起来,同时弯腰抱拳,算作行礼赔罪。众大夫听了,却又有点趾高气扬起来,还以为芈通听到鬻守话语怕了。只是芈通却又道:“刚才鬻公叔说通还能杀他不成?唉,岂敢岂敢,诸位都是通的长辈,即使后面共事有什么过错,通也会礼敬三分,岂能与这些护卫亲兵等而视之呢?”

        “呃……”众大夫听了有些惊愕,却没想到这公子通会如此。

        却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芈通又接着说道:“哦,不过有一件事情,还得跟诸位公叔说明。通自幼患有痴狂之症,想必诸位公叔也都听说了,一旦发作,那也就分不清什么长辈、叔辈、后辈了。要是哪天一个不小心,把诸位公叔当成家奴给杀了,那……通也只有去父敖面前请罪了!”

        “呃!这……”众大夫听了又是吓了一跳,个个心道:“这公子通按照职权来讲,确实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但是手上有这么多亲兵,到时一个发怒,来个装傻充愣,他们岂不枉送了一条性命。到时就是有理也没处说啊。”

        想到这里,个个又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全都不好看。芈通见时机成熟,也觉得不好太过分,随有微微一笑,道:“呵呵,诸位公叔不必害怕,只要诸位按令行事,不惹通发怒,通是不会犯病的!”

        其实芈通也就是明白着告诉他们:别惹我,惹我照样杀你。只是口上不说罢了。

        “啊!哪能呢?君敖指令我们,就是协助公子建造祭天台,听从调遣,为公子效力就是替楚国效力!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啊,是啊,是啊,成集尹所言极是,我等愿听公子调遣!”诸位大夫这下倒学乖了,全都附和道。

        芈通听了心想:早这么听话不就省得我演这出戏了嘛,幸好我的亲兵还对我忠诚不二,愿意配合。口上却道:“那好,那通就给诸位公叔分派任务了。其实尔等只需做一件事,就是带领着自己的属下、家奴,在这荆山一带寻找一个名叫‘卞和’的人!”

        “呃!”众大夫听了全都有些不解,心道这是什么任务,却又无人敢质疑,生怕通公子来个装疯卖傻乱杀人。

        可能芈通也看出了端倪,为了让这些人好好给自己找寻“卞和”,随又编了一个理由道:“呃,诸位公叔切莫迟疑,这位‘卞和’乃是一建造奇人,若能寻得,定能建好祭天台,不怕雷劈。至于通,就先上雷公岭寻些材料、做些准备工作,汝等谁若能寻得这‘卞和’,才是首功啊!”

        众大夫听了嫌疑尽弃,连忙齐声答道:“为大楚效力,不敢贪功!公子尽管上山准备,我等定当竭力!”

        芈通淡淡一笑:“好,上雷公岭!”

        “恭送公子!”众大夫再次齐声说道。却只有集尹成丰在心里道:“啊,野蛮人终于走了,这下那个罪臣公输虔可有的受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174/16800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