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蛮楚春秋 > 第010章 雨中青木

第010章 雨中青木

        伴着朝会散去,芈通也跟着众人离席,只是一路上,听到得都是一些闲言闲语,亦或是漠视、嘲笑的眼光。

        “太自不量力了,竟然敢跟卜尹大夫比试占卜术!”

        “他这样无非就是想多活几天、拖延时间罢了。其毁坏了金祖,若不是君敖公子,恐怕早就谢罪了,岂能容他等到今日!”

        “是啊,不过君敖好像有偏袒之意!”

        “但是他现在在殿堂上公然立约,君敖也没有办法偏袒他了,实是自寻死路。”

        “上大夫言之有理,只是你说他这次还会不会像上次那样?真的赢了卜尹的卦象呢!上次祭天台之事,可也没有人看好啊!还不被他……”

        “绝无可能。上次祭天台之事,实是他走运,老夫听闻那祭天台完全是由公输虔所建,他去了只是走走过场,便去寻找什么人去了!”

        “果真如此?”

        ……

        芈通听了微微淡笑,也没有反驳,只当没有听见。不过众人的嘲笑,在芈通的心里深处,多少留下了一点伤害,微微有些不快。所幸王宫之路并非一条,为避闲人,他便走向了人际罕至的偏道花园。

        此时春末夏初,开花的植物倒没有多少,四处皆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在这磅礴的雨势下,树木都是耷拉着脑袋,萎做一团。然而,此时的树木却并非是陷入困境,而是蓄势待发,细心的打量,你会发现,其实此刻的每棵树,才是真真正正生机勃勃的时候。

        芈通看着眼前的景象,竟然有些呆了,他仿佛看到了此时失意的自己,心问自己是不是也在蓄势待发呢?

        “通儿!在想什么呢?”

        突然,一个声音在芈通身后响起。猛然回头,却发现跟着自己禁足的士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站在其背后的,正是自己的父敖——楚霄敖——熊坎。

        “呃,父敖怎会来此?”芈通不答反问道。语气轻微,没有了先前的谈笑风生,略带着一丝惆怅与失意。

        楚霄敖看了看芈通,也没有回答,转头看向了雨中的树木,才又道:“你我父子,有多少时日没有这么私下说话了。想来已有六七年了吧?”

        “是!”芈通具体的也算不清,只简单回道。

        “是寡人太忽视了你!”楚霄敖微微有些了自责,愣了半响才继续说道:“你母亲身份低微,命运又多桀而早逝,寡人本该对你多加关心。只是寡人因公务繁忙,而疏忽了你。不过通儿,为父是楚国之君,众部落只敖首,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必须以楚国利益为重,即便你是寡人的孩儿,也不例外。”

        芈通听着转头看向楚霄敖,微微笑了一笑,点了点头道:“儿臣知道!”

        楚霄敖看着叹了口气,才又继续道:“先前你建造了祭天台,为楚国立下了大功,却又破坏了楚国至宝金祖,犯下打错。这金祖乃是先祖留下的,其在楚国的地位你知道吗?天下诸国,皆有国宝,唯独楚国地处南蛮,早已与中原文化分化久远,祖宗也没有留下什么稀世宝贝,一块原铜便随楚国世代相传。可你……唉!”

        芈通听了心中默道:“楚国还没有稀世宝贝?现在是没有,不过以后的和氏璧,那可是什么宝贝都比不上的啊!”

        不过芈通脸上却没有表露。只见楚霄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金祖炼化了就炼化了吧,所幸物有所用!寡人罚你禁足,实是在保护你。只是如今,你却在大殿中夸下海口,若是输了,就是身为君敖的寡人,也都救不了你。而且,此次讨伐权国,楚国出动的四万将士,这几乎是楚国的全部精壮,若是失败了,楚国将沦为其他诸国的‘肥肉’。楚国,是赔不起的!”

        芈通听了楚霄敖的话语,又微微笑了笑,恢复了先前的精神,淡淡道:“父敖还是认为,通在朝堂之上所说是戏言?”

        楚霄敖道:“寡人不知道你是不是戏言,但是从现在的局势看,似乎对权国更为有利!”

        “是的!”芈通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过,老天是站在楚国这边的!父敖放心吧,儿臣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确认楚国稳胜,但是,九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呃!”楚霄敖微微一诧,询问道:“你确定?”

        “儿臣确定!”芈通淡笑,看着雨势稍小,才对楚霄敖行了跪拜之礼,继续道:“如若父敖没有其他事,请容许儿臣告退!”

        “呃,好吧!”

        ……

        芈通回到自己的居所,越来越觉得这些国之杂事占据了他的太多时间,心道若是此事了结了,便要把那寻找玉石行家的事情提上日程,这可是直接关系到将来鉴定和氏璧真伪的大事。

        寻找玉石行家也得有个方向,连忙将属下招来一问:“尔等可否知道,我楚国境内哪有鉴玉能人?”

        众护卫听了芈通一问,先都是一愣,半响全都呵呵大笑起来,争先恐后道:“公子真是说笑了,我楚国哪有那种能人才啊,这种玉工高手,只有中原大国才有,其鉴玉之能,也是非亲不授的啊。”

        芈通听了也是大为诧异,没想到此时的楚国竟然落后到这种地步,竟然连个玉工都没有,难怪刚才父敖说楚国没有宝贝呢,一块原铜就世代相传起来了。也难怪历史上卞和两次进献和氏璧,都因玉工的无能,而被砍去了双脚。,想想都替这卞和这家伙喊冤。

        “不行,为了寻找到玉工,这中原之行,恐怕还是要走一趟了。也好见见中原的风土人情,只是我该用什么样身份前去呢?中原,中原……”芈通心中暗忖道。

        却在这是,又有士兵来报:“不好了,不好了,老太师孤军深入,中了权国埋伏,首站失利,损失了两千兵马。此时正被围困在一个小山坡上,等待救援。恐怕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芈通听了,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询问道:“那太子的军队呢?”

        “太子军队依然被大水受阻,进退两难,自顾不暇。而且听说后面的辎重粮草也因大雨的缘故,无法及时跟上,也是危机四伏了!”

        “哦!”芈通听了也有了些担心起来,同时望向天空,心中思道:“公输虔啊公输虔,我这下就全靠你了,可千万别出什么纰漏啊!”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174/16800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