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蛮楚春秋 > 第012章 论功行赏

第012章 论功行赏

        众臣散朝,全员离去。

        只是此次与上次散朝绝然不同。上次芈通跟在众臣之后,听到的全是一些对他的蔑视、嘲笑之语;而此刻,却多了一些褒奖、赞扬之言。更有几个见风使舵之人,一脸谄笑的跟在芈通身旁,当然所说的也皆是献媚谗言。

        “呵呵呵!仲公子真乃神人也,不但在建造之术上造诣匪浅,竟连这占卜之术,也能使得出神入化!”

        “是啊是啊,竟没想到,仲公子的占卜之术竟在卜尹大夫之上,实乃我楚国之福啊!”

        “如今公子连立奇功,想必君敖会大大封赏的!”

        ……

        芈通依然淡笑,不发一言。因为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献媚馋臣,与其锦上添花,他更喜欢雪中送炭。

        当然,不喜欢归不喜欢,他也没有必要得罪这些人。这些人在将来可能没有那么大的用处,但是现在却可以用来造势。因为,他时刻盯在卜尹鬻成之后。

        此时的鬻成,更是不发一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无奈这楚国王宫虽然不大,却也不小,也不是一时半会便能走出得了的。

        芈通又是嘴角一歪,加快脚步,追到鬻成身后,淡淡道:“卜尹大人今日有何要事?竟然如此行色匆匆、不发一言啊!”

        “噗!”众臣知道有“好事”要发生了,全都往这边看来,当然除了有些惊讶之声,却也没有人再多一言。

        鬻成看了芈通一眼,并未出言搭话,反而更加加快了步伐,在他的心里,此时是越早离开王宫越好,免得深受羞辱。

        芈通心道:“哪有那么好的事!大家都是明白人,你要害我性命,我又岂能如此轻易放过你。”口上继续说道:“莫非卜尹大人偷了王宫里什么东西,此刻赶着出去销赃!”

        鬻成又白了芈通一眼,没有再能忍住,直停住脚步道:“你我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何必出言相辱?”

        “呵呵呵!”芈通一阵大笑,良久才停歇下来道:“既然卜尹大人知道,为何却对那日殿堂立约之事丝毫不提,本公子那日,可是拿着小命跟你赌的。”

        “你想怎样?”鬻成赫然站住,怒目凝视着芈通。

        “我想怎样!”芈通又是嘴角一歪,淡淡道:“那日殿堂立约说的明明白白,若是我胜了,你便要在殿堂之上向我磕头认错,听候我的发落。怎么,如今忘了?”

        鬻成听了脸色惨白,这在大殿之上,当着满朝文武百官之面,向人磕头认错,那该是多大的耻辱。他这一受辱认错也就算了,却让整个鬻氏家族的占卜之术蒙羞。半响才颤微微地道:“通公子,你大人不计小人之过,还请高抬贵手,放过鬻成这一次吧!”

        “若是我败了,你可会放过我?”芈通淡淡道。

        “这……”鬻成一时语塞。

        芈通望了鬻成一眼,摇了摇头,才自顾自往前行去,边走边道:“你就好好的等着楚军大胜归来的日子吧。也好好想想到时如何向我磕头认错,如何接受惩罚吧……”

        “呃!”鬻成看着芈通离去,呆在当场。

        ……

        再说战场上的此次洪水,其势之大,着实令人膛目结舌!整个权国境内,包含楚国、罗国等诸国部分地区,全都一片水泽,令人苦不堪言。

        最惨的还是权国,全境都有水患,就连都城也未能幸免,一时死伤无数,惨不忍睹。人们为了躲避水患,四处逃难。这些庶民可不管什么国与国之别,全都迁徙到了楚国、谷国等地势较高处避难。就楚国荆山一带,就收留了权国数千难民;不过这些难民进入他国,自然得不到很好的照顾,有些还沦为奴隶……不过此时能保命,最为要紧。

        权国军队在洪水暴发之时,正是在山谷之中集结,经过如此大水的“洗礼”,实是所剩无几,不战而败。只有少数人,跟着权国权贵,往南溃逃而去……

        大水浸泡了三天三夜,才流入大江,水势稍缓。公输虔赶紧乘着水势,将粮草及时输送给了太子军队,及时解了缺粮饥饿之困。

        而此时的太师所部,竟利用其水兵优势,及时接管了权国最北边的一座城池。只是水势依然很大,太师班固不敢冒进,只得稳固城防。

        又过几日,洪水尽去,太子大军终得进入老太师所占领的城池。

        只是这座城池被洪水浸泡,损坏严重,又缺衣少粮,庶民又因洪灾走的走、跑的跑,如同一座空城,实在不是驻军的最佳选择。

        当日太子熊眴便和老太师商议,只留下五千精壮,除了加固城防、清理淤泥之外,其他所有大军便连夜开拔到上游楚国荆山一带休整。

        如此,此战便以楚国不战而胜结束。虽然楚国也因洪水淹死一部分人,但相较于权国来说,实在只是九牛之一毛;而且楚国还收留了诸多权国难民,总人口并未减少太多。

        在这以武会天下的大争之世,人口!才是真真正正的国之根本。虽然这些权国难民暂时并没有多少向心力,但是,在这天灾大难之前,能给他们提供粮食、不让他们饿死的便是他们的再生父母,到后来也便只有被楚人同化融合的份了。

        楚国大胜,剩下的便是论功行赏了。这日老太师班固以及太子熊眴班师回朝,楚国庙堂自是热闹异常!

        楚霄敖高坐庙堂之上,显得神采奕奕;满朝文武分列两旁,芈通、公输虔全都赫然在列。

        芈通望了一下四周,却没有找到卜尹鬻成。

        看来前几日听到的消息是真的,这鬻成,竟然因为紧张害怕,得了失心疯,自此一病不起了。

        芈通想想便摇了摇头,心道这鬻成可真是沉不住气。其实他那天也就是吓吓他,给他羞辱一番,以保其卜卦诬陷之仇,让其知道自己厉害,以后不要再阻碍自己罢了。等真正到了这厅堂庙殿之上,他芈通又怎么敢随随便便对其惩罚呢?他是后世穿越过来的人,有些道理他还是懂些的,他可不想太做过分,变成众矢之的。

        不过这鬻成也有可能是装疯,毕竟到了这节骨眼上,“疯”才是最好的选择,有时他芈通不也装疯么?

        唉,疯就疯了呗,算了,本来他也没打算将鬻成怎么样!不过这下,他可能就变成了鬻氏家族的公敌了,鬻守、鬻成,他得罪了两位。这鬻氏家族可是他们楚国的老氏族,实力巨大,看来以后还会是麻烦不断了。

        不过眼下,还是要得到自己应得的封赏要紧。

        一想到这,芈通立马便将眼镜望向楚霄敖。

        只见楚霄敖环视一周,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右手一挥,站在其右侧的一个侍者立马大声宣道:“国君亲赏,国老宣书,有功将士封赏。”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步行出列。芈通认得,此人正是国老伍伯。

        国老,楚国的一种官职,虽无具体职位,但地位显赫,实是备受众人尊敬的长者;若不是在这庙堂之上,平常就是国君见了,恐怕也要对其礼让三分。所以此次能让国老宣书,实是规格较高的了。

        只听国老一脸肃穆的大声宣扬道:“大楚公封赏君书:荆南大捷,楚军将士沥血奋战,俱各有功。特赐:全数参战将士‘奋士’之名号,并特配‘奋士剑’一口,一怀永念。”

        国老念完,所有参战将士立马双手一供,全数施礼道:“大楚奋士,无坚不摧!”

        厅堂振奋,只是芈通听了心中想笑,这真正的大功之人在这呢,你们这些人只不过是顺道走运罢了。不过此时也不好说什么,该低调点的时候还是要低调的,只得继续听着国隆宣扬封赏君书。

        只听国老继续念道:“封赏有功大将。原太子兼大将军熊眴,擢升大司马,统管国家兵权。原太师班合,晋爵一级,兼领大将军、左司马之职。荆山司城大夫公输虔,未雨绸缪,提前调集船只,实是国之良将,并在原建造祭天台中出力,酌情封赏,晋爵一级,封三千户。仲公子通,建造祭天台有功,又在后续大战不利之时通过占卜稳定军心,按先前约定,封荆山城邑周边五十里地,并赐黄金春秋剑一把。其他有功之人,待到太子眴整理造册,再行封赏。”

        宣书完毕,所有得到封赏之人全都出席,半跪在地,施礼齐声道:“臣等谢过封赏!”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174/168950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