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蛮楚春秋 > 第25章 公输来访

第25章 公输来访

        (不好意思,昨晚竟然趴在电脑上睡着了,现在才更新。同时感谢“我是有点想要看书”的推荐票。)

        待到天明,伍锋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可见这些贼兵做事也还真是滴水不漏。芈通早就料到会是这样,所以也就没有言语,只身来到存放牺牲兄弟尸体的窑洞。

        只见这窑洞、连同仓库和筛石灰的房间,整整三间,满满当当的摆满了尸体,一共一百三十二具。芈通望着这些尸体,满是悲愤。只是,那庸老大的尸体却怎么也没有寻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最后,芈通自己都到小道下面的深渊寻了两趟,却还是没有发现,只在一峭壁上找到了庸老大的半截残剑,想必已是凶多吉少了。

        芈通最后只得将这柄残剑,给庸老大做了一个衣冠冢,安放在庸老二的旁边,也算给他们兄弟俩一个伴。庸小自是在庸老二尸体旁哭泣不停,不愿离开。

        芈通当然也有不舍,只是此时正是三伏天气,尸体盛放久了,自然会腐烂。到时又或因此而引发什么新的瘟疫,那可就不妙了。

        幸好此窑洞原先就是烧制石灰石的,虽然遭贼兵搬运一空,却多少有些残留,芈通便命人在尸体旁边都撒上厚厚的石灰。这也可算是用石灰安葬的首例了。

        周边就有挖掘窑洞时留下的松土,此时正好原封填回,倒不费力。

        芈通又命人回丹阳取一些猪羊,杀死摆在刚刚新立的坟墓前祭拜,也算给亡灵一种告慰。

        不过此时,丹阳城内也是炸开了窝。

        那些本来清早前去窑洞购买石灰石的人,早就将“窑洞惨案”传回了楚国都城丹阳。对于这种惨绝人寰的屠杀,人们听到后自然也是义愤填膺。而且,他们所杀的,还是为楚国防治瘟疫的“功臣”,此时更是为他们鸣不平。

        惩治凶手,将凶手缉拿归案的呼声自然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只是,真正的凶手是谁呢?恐怕他们并不知晓。

        此时的楚室王宫里,楚霄敖熊坎也将太子熊眴、太师班合、国老伍伯等一些众臣召见起来,来商议这发生在楚国都城丹阳附近的惨案,而这惨案的受害对象,还是他的仲公子通。

        最后,经过诸位大臣的“认真”商议,最有一直决定,将这惨案交由身兼莫敖、大司马之职的太子督办。也不知道是这熊坎和这些大臣真的不知,还是故意让太子自己处理,监守自盗呢?

        当这消息传到芈通耳朵里的时候,自然引得芈通一阵冷笑。不过芈通想想也是如此,即便有人知道是太子所为,那又能怎么样?难道杀了太子另立储君吗?不可能的,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是证实了太子犯了什么大错,他的父敖也还会认真斟酌斟酌、再计量计量,看看是否损害国体、影响国运。何况现在毫无证据。即便是有明白人,也只是怀疑而已,并不敢说将出来。再说,现今太子,身兼莫敖、大司马,兵权全握,即便有人掌握了什么证据,也不可能指出来吧!

        可能也正因为此,这太子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做。放着别人,自当要掂量掂量。

        芈通觉得不足为怪。只将祭拜一事处理完毕之后,便一个人躲在府上喝闷酒,不理世事。当然,这一切他只是做给外人看的。在如今太子势大的前提下,他还必须韬光养晦、收起头来做人。所幸现今瘟疫得到很大控制,各城邑已能自己防治,又有伍锋、朗神医等主持大局,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纰漏。

        楚霄敖也给他补充了一点家兵,算作补偿;毕竟一个公子没有几个听命的下人,是说不过去的。芈通便将这些新兵分成十组,再找伍锋要了十个武力稍强点小统领,一起交给庸小管辖了。

        这下庸小倒繁忙起来了,不但要统领这些兵士;府里上下也是他打理,俨然成了这仲公子府的大管家。

        芈通自己倒没做什么,每天除了睡觉、吃饭之外,他便在府院里练习骑马,又找伍锋教他武艺,狠加练习。

        这日中午,芈通刚刚练完伍锋教习的基本功,便又一个人坐在案前喝闷酒。却听庸小来报,说公输虔求见。

        这公输虔上次见面,还是在惨案发生之前,已有些时日了;也不知道那卞和染上瘟疫之后,现在怎么样了,是否治愈?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有大碍,不然公输虔恐怕早就前来报告了。

        芈通自然让庸小快快有请。

        不一会儿,便见公输虔走上前来,双手作揖恭敬行礼,才道:“听闻公子遭此大难,着实让人心惊。现看公子安然无恙,虔也就放心了。可恨那贼子,在这丹阳城郊也敢动手,真是胆大包天。”

        芈通淡淡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才道:“一路幸苦,坐下再说。”

        公输虔又行了一礼,表示谢过,才坐到案前,但又说道:“听闻公子现在闭门谢客,不问世事,可是如此?”

        芈通又是一笑,举起酒樽对着公输虔,待其喝下一爵后,才道:“通连自己的属下都保护不了,还能做什么呢?”

        公输虔听了,暗暗有些发愣,良久才回过神来,说道:“我当公子是故意为之,引人耳目而已,却没有想到公子竟真的这般消沉?”

        芈通摇了摇头,继续说道:“通不这样做,又能怎样?”

        公输虔听了,立马来了精神,将酒樽重重的放到案上,道:“公子当厚积薄发。以公子之才,天下无人能比,好好计较一番,定可成就一番不世之功!”

        芈通自然了解公输虔的意思,其实他也是这么决定的,只是他现在确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争夺楚君之位,说说容易,但要做起来,谈何容易。目前他的父敖还没有换太子的意思,兵权又牢牢的抓在太子手上,他又凭什么跟太子竞争?难道就凭他铸造了祭天台,治理了瘟疫?想到这些,芈通又是摇了摇头,苦笑道:“不世之功?哼,还是留给太子去做吧。”

        公输虔听了,也是苦笑一下,道:“太子!请恕虔妄加猜测,此次惨案,恐怕与他脱不了干系!”

        “呃!”芈通听了,吃了一惊,猛然盯着公输虔看了良久,才又道:“何以见得!”

        公输虔淡淡道:“明眼人其实都懂这个道理。从刚才公子的表情来看,公子恐怕也猜到了,只是不说罢了。”

        芈通听了,良久才叹了口气,不知可否。

        公输虔见罢,连忙又说道:“公子现在躲在府中,就是看到了此点,怕再遭太子嫉妒,而故意为之。只是公子错了,以为深入浅出,便能躲过横祸,其实不然;公子之能,太子早就深记心间。先前公子曾装傻过一次,太子绝不会让公子再装傻第二次的。就算公子再次躲过去了,难道公子就没有想过,为那些一起死去的兄弟报仇吗?”

        听了这里,芈通只闭起眼睛,因为仿佛有无数个的冤魂在他的面前晃悠。良久才咬了咬牙道:“可是以我目前实力……恐怕跟太子无法比拟吧!”

        公输虔见芈通话已转锋,忙道:“公子大谬。的确,从表面上看,太子手握兵权,公子绝无机会;但是,公子通过此次治疗瘟疫之举,实是大得人心,人们已将公子当作救世的神明来看待了!试想这种声望,又可是一般兵权所能比拟的!”

        芈通点了点头,并未说话,却听公输虔又说道:“而且公子拥有荆山之地,此地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好好经营,定有一番作为!在朝中公子又有国老支持,国老虽不比太师有兵权,但他门生众多,覆盖了朝中一半,却也势大!哦,说到权臣,公子为何不拜见一下咸尹斗伯比呢?”

        ??????????“咸尹斗伯比……我那小叔伯?”芈通听了重复道。脑中自然搜索着有关他的记忆,只是印象并不深。

        ??????????“是啊,楚廷之上,没有谁的权利能超过这二老一少了!二老自然是太师和国老,这一少嘛,便是咸尹斗伯比!”公输虔接着说道:“此时公子有国老支持,若再能得到咸尹的支持,自然是如虎添翼。而且咸尹是你的叔伯,乃是若敖最小的儿子,是你父敖最小的兄弟,地位自然不同凡响;为人又低调聪明,善于谋略,更兼任了右司马一职,实是出了太子、太师之外,拥有实际兵权的第三人。而且咸尹的兵将,全都驻扎在这都城丹阳附近,担任着国都守护之责,实是重中之重。”

        芈通听了,思考片刻,才又顾虑道:“这……既然他如此重要,太子又怎么会不拉拢他?而且通此前,确实与这位小叔伯没有什么交情,甚至连印象都不深……他又为何会助我?”

        公输虔淡淡一笑,说道:“呵呵,公子有所不知,咸尹大人在朝中是独树一帜,并不涉任何争斗,对太子也是不温不火,他的心愿是楚国强大,其他的,他从不计较。而且咸尹是个聪明人,对于这窑洞惨案自然是心明如镜;若是以前,太子对公子采用如此手段,咸尹大人自然理都不理;可是现如今是公子为防治瘟疫、为大楚立此绝世之功的关键时期,咸尹大人自然是异常气愤。而且公子通过治疗此次瘟疫,积累如此声望,咸尹大人自然对公子是另眼相看。公子拥有如此良机,为何不试他一试呢?”

        “呃,这……”芈通听了,心中早有盘算,只是还在计算揣摩着得失。

        却听公输虔接下来的一句话,更加的打动了他:“公子,别再犹豫了。咸尹大人早间也是若敖的最小公子,对于公子现在处境,那也是深有体会的。为此,公子此行,必定成功!”

        芈通听了,眼睛放光,缓缓的才望向屋外。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174/172613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