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四章:悬丝把脉!那是猫胎!

第四章:悬丝把脉!那是猫胎!

        次日早上洛千儿还沒有睡醒,皇后娘娘派來的御医就已经在王府恭候多时了。洛千儿知道,这一关迟早是要來的,所以她早有准备。

        她的准备不是配置药物让自己呈现一种有孕的状态,她只会配置害人的药,不会配置救人的药。

        梳洗过后,洛千儿换上一身水绿色长裙,抱起卧在她脚边的白**咪,抚了抚它的皮毛,这才走出去。

        來到前厅,看见凤玄羽和那个御医聊的风生水起,进來时洛千儿听了一耳,凤玄羽居然在问御医,什么时候是安全,不会伤到孩子……

        洛千儿瞪了凤玄羽一眼,这才走进去。

        当然,凤玄羽沒有看见洛千儿瞪他,但是却觉得一阵阴风刮过……

        “聊什么这么开心呢?”洛千儿迈进前厅,看着凤玄羽,问:“刚才听你再问御医,什么安不安全?你们在聊什么?”

        “随便聊聊。”凤玄羽那个汗颜,连忙转移话題,“千儿,这位是宫中最好的贺御医,是母后特意让贺御医來给你把平安脉。”

        “参见倾王妃。”贺御医是一个年逾五十的精瘦老头,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说的应该就是贺御医了吧,因为洛千儿怎么看,都很难把他和御医联系在一起,

        特别是他的那双老鼠眼,不做贼真是太可惜了。

        “贺御医无须多礼。”洛千儿坐定后,贺御医说道:“皇后娘娘让微臣來给倾王妃把平安脉,倾王妃,我们这就开始把脉吧!”

        贺御医说着,就已经将一个垫子放在洛千儿手边的桌子上,洛千儿看了一眼软垫,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贺御医能否用别的方法给我把脉?”

        贺御医愣了一下,然后说:“悬丝……悬丝把脉吧!”

        洛千儿微笑:“那就有劳贺御医了。”

        贺御医从药箱取出來一根细细的红绳,一头系在洛千儿白皙光滑的手腕上,一头由他自己牵着。

        贺御医坐在洛千儿的对面,一手将系在洛千儿手腕上的红线拉直,另一只手的食指中指放在红绳上,闭着眼睛悬丝把脉。

        突然,只见贺御医倏地睁开眼睛,一脸震惊,。末了,又闭上眼睛,继续把脉,然,结果还是一样!

        倾王妃怀了三胞胎!

        收了红绳,贺御医说:“恭喜倾王,恭喜倾王妃,以微臣几十年的经验來看,倾王妃是喜脉,而且是三胞胎啊!微臣这就和皇上皇后道喜去!”

        “三……三胞胎?”凤玄羽完全被怔住了,整个人仿佛定格了一般,贺御医道:“沒错,是三胞胎!微臣愿意以项上人头担保,如果倾王妃怀的不是三胞胎,微臣就自己切下这可脑袋!”

        凤玄羽听罢,大笑几声,“赏!”

        贺御医道:“多谢王爷,微臣告退。”

        贺御医走后,凤玄羽一脸兴奋,激动地说:“千儿,你听见了吗?我们有孩子了,而且还是三个!”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这里厉害,一下子就让千儿怀了三个,高兴过后,凤玄羽也有些担心,他担心洛千儿娇小的身子怎么能承受的了三个孩子的到來!

        看到凤玄羽这个高兴,洛千儿却问了一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凤玄羽深情地说:“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洛千儿嘴角旋起一抹微笑,目光落在怀里抱着的白猫身上,心道:原來你怀了三个猫宝宝啊!

        刚才贺御医给她悬丝把脉的时候,她将红绳在白猫的腿上绕了一圈……由此可见,贺御医的医术还是挺高明的,居然连猫怀了几个都知道。

        “千儿。”

        “嗯?”

        洛千儿抬起脸,凤玄羽把猫从洛千儿的怀里拿开,关心地说:“你现在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以后不要在抱着猫了,我怕它伤到我的孩子。”

        洛千儿的心里说部凌乱那是骗人的,特别是看到凤玄羽在得知她“怀孕”后高兴的样子,甚至有那么几秒钟,洛千儿都有些后悔骗了他。

        接下來的几天,事情很自然而然的延续下去,皇后果然很守信用,在得知她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三胞胎”时,特别的开心,皇上当即下令大赦天下!

        赏赐什么的,一样都不少,每天都往倾王府里送。

        虽然大赦天下,洛老头被放了出來,可毕竟背着贪污犯的罪名,官职是不可能在恢复了,至于洛府,也是不能住了。

        沒了钱,沒了权,沒了下人伺候,甚至连住的地方也沒有了。

        一家四口人只好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筹了点钱在城外买下一个三间房的小院子,住了进去。

        才安顿好,大夫人就拿了纸笔放在洛老头的面前,让洛老头写休书休了二夫人。

        洛老头当即拿起了笔写了起來,可是大夫人沒有想到,洛老头最后居然把休书递给了她!

        大夫人觉得沒脸见人,当夜,就用三尺白绫把自己吊在了房梁上。

        也许是房梁不结实,也许是她太胖了,或者是因为其它,在大夫人把脖子挂上去,脚下的凳子被她瞪开的那一瞬间,房梁直接断掉了,大夫人被有被吊死,反倒被摔了个半死。

        终究是几十年的夫妻,大夫人自杀未遂后,洛老头心软了,又把大夫人留了下來。

        ……

        慕容流叶和凤玄冥自从那里大打出手后,就消失了,而凌沁也不见了。

        然而,洛千儿却沒有听到三皇府有任何的动静,就好像从沒有凌沁这个出现过在三皇府一样。

        洛千儿把医药账单送到凤玄冥手里的时候,凤玄冥二话沒说就让人把账单上的银子一两不少的给了她。

        洛千儿看着凤玄冥冷淡的眼神,虽然以前他也是这副要死不活的冰块脸,可那时他的眼里是有怒火,有感情的,可是现在,是平淡的冷漠,沒有一丁点情绪的那种。

        “凤玄冥,你怎么沒有去找沁姐姐?”那天他不是因为凌沁,还和慕容流叶打得不可开交吗?

        凤玄冥奇怪地问:“什么沁姐姐?”

        凤玄冥的话让洛千儿足足愣了五秒钟,他居然不记得凌沁了,难道那个瓶子里装的真的是绝情散?

        如果是真的,那就代表,凤玄冥心里,真的是爱着凌沁的啊!

        “你真的不记得凌沁了?她是你的皇妃啊!”

        “皇妃?倾王妃说的可是兰儿?”

        兰儿?

        洛千儿顺着凤玄冥淡漠的眼神看过去,居然是兰侧妃!

        凤玄冥不记得了凌沁,而芳菲落居然成了皇妃,洛千儿微微叹息,是她太大意了。

        绝情散,断情绝爱,慕容流叶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东西!

        收回远处的目光,洛千儿又一字一句地问了一遍:“你当真忘了凌沁?”

        凤玄冥说:“根本就不记得,何來的忘记?”

        洛千儿张了张嘴,又合上。

        “解药!”

        “什么?”

        “别装糊涂!”凤玄冥说:“若是今日不交出解药,那只好请倾王妃在此留宿了!”

        洛千儿这才明白凤玄羽在说什么,不紧不慢地微笑道:“多谢三皇子成全。”

        凤玄冥被洛千儿弄糊涂了,微怒道:“什么成全?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洛千儿解释说:“我正愁去哪找一个私人大夫给我安胎呢,既然三皇子都开了口留我在三皇府住下,而新皇妃又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那我的私人大夫不就有着落了么?我当然要谢谢三皇子的成全了。”

        “洛千儿!”凤玄冥怒道:“别拿你肚子里的孩子來压我!”

        洛千儿笑,“三皇子这话说得也太奇怪了,我怎么就拿肚子里的孩子來压你了?他在我肚子里这会还是一滩血呢!请问一滩血有什么能力來压三皇子你呢?”

        凤玄冥控制住自己的怒意,平静地说:“我知道你巧舌如簧,能说会道,可我也不是吃素的!如果倾王妃执意执迷不悟,不肯交出解药,那就休要怪我了!”

        洛千儿说:“怎么?三皇子还要对我动手不成?三皇子别忘了,我肚子坏的,可是凤澜皇朝的长孙呢!如果我肚子的孩子有个什么好歹,我相信,三皇子你的下场也不会比我好到哪去!”

        凤玄冥咬着牙说:“你威胁我?!”

        洛千儿微笑:“是好心的提醒。”

        凤玄冥冷笑:“倾王妃似乎不太了解我,我做事,从不给人留下把柄!”

        洛千儿微笑,“有沒有把柄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我不死,不管是不是三皇子做的,我都会告诉所有人,那个人就是三皇子你。”

        凤玄冥眉宇间都是怒火,“洛千儿,你真卑鄙!”

        洛千儿继续微笑,“和三皇子相比,我还差得很远。”

        “好,我说不过你,我也不会留你在三皇府!我搬到倾王府去住!你一天不给我解药,我就一天不走!”

        凤玄冥一定是急了,洛千儿是这样想的,不然一向冷酷自傲的三皇子凤玄冥,怎么会像一个打输了架赖上她的小孩?说出搬到三皇府去住这样的话!

        洛千儿以为,凤玄冥会说去找凤玄羽要解药,毕竟喝了参汤的不止他一人。而且,凤玄羽的也是用毒高手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