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九章:验孕!

第九章:验孕!

        洛千儿说:“我进宫给母后请安。”

        请安?凤玄羽眼底都是满满的笑意,从來都不进宫的她,在他被关起來的第二天进宫请安,是因为他吧!

        看到凤玄羽笑意里的古怪,洛千儿立刻说:“你可别误会,是母后大发慈悲放你出來的,可不是我向母后求的情。”

        “你的心意我都了解。”

        凤玄羽微笑,她根本不需要求情,只要她进宫,母后看见她,自然就会放他出來的。

        如果不是在宫里,如果不是当着皇后的面,洛千儿一定会和凤玄羽理论一番。

        她可不想让凤玄羽知道,她进宫是为了他。

        “母后,如果沒什么事,千儿就先退下了。”

        “等等……”皇后说到,末了又对一旁的宫人说:“去把外面跪着的那个人带进來!”

        宫人领命走了出去,进來的时候多了一个芳菲落。

        “参见皇后。”

        芳菲落跪在皇后面前,行礼。

        皇后沒有让开口让她起來,而是冷眼看着她,对洛千儿说:“千儿,你刚才不是问母后为什么罚她跪在外面吗?”

        洛千儿点点头。

        皇后说:“这个女人,迷惑皇子,逼走皇妃。你说我该不该罚她?”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芳菲落两眼泪汪汪的为自己辩解,她两眼泪汪汪不是因为委屈,是因为跪了一大早上,她的膝盖疼的让她想哭。

        “母后……”

        “不用替她求情!”洛千儿刚开口,就被皇后厉声打断,“今日本宫要好好的教训这个狐狸精!來人,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二十大板!

        芳菲落整个人完全傻了,这二十大板下去,就是不死也成残废了,也不顾的膝盖疼,恐慌地喊道:“皇后饶命,皇后饶命啊!”

        “母后!”凤玄羽站了出來,“三哥还在关着,如果你这个时候打残了她,不是逼着三哥更家的恨三嫂吗!”

        恨!都不记得了,哪來的恨!

        洛千儿也站了出來,说道:“母后,我觉得,可以让她劝劝三皇子,说不定三皇子会想通呢!”

        皇后想了想,对芳菲落说:“也好,本宫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去和老三说,如果他去把沁儿找回來,本宫就当一切沒有发生过,可以既往不咎。如果他执意不悔改,以后也不用再认本宫这个娘了!本宫也沒有他这个儿子!还有你,重打五十大板!”

        芳菲落头点如捣蒜,她现在总算是知道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了,“是,是……我一定会好好的劝三皇子。”

        片刻,凤玄冥顶着那张千年不化,不讨喜的冰块脸走了进來。

        朝皇后问安后,便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三皇子,你就和皇后娘娘认个错吧!”芳菲落希冀的看着凤玄冥,岂料凤玄冥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认错?我为何要认错?还是你以为,我会听你的?”

        芳菲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可是皇后发话了,三皇子不认错,就打她五十大板,倒时候她的小命可就沒了,她可不想死在这里。

        “三皇子……呜呜……”芳菲落使出了她的杀手锏,哭,“这件事都是因为兰儿,如果不是因为兰儿,皇妃姐姐也不会离开,都是兰儿不好,是兰儿的错。”

        “哭什么!”凤玄冥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说:“这件事与你无关,都是那个毒妇的错!”

        “老三!”

        皇后怒了,居然当着她的面说沁儿是毒妇,看來他是完全沒有把她这个母后放在眼里啊!

        芳菲落一看皇后恼怒了,担心自己会被立刻杖责,立刻跪在了凤玄冥的面前,急忙说:“都是兰儿的错,求三皇子休了兰儿,把皇妃姐姐找回來。”

        “你说什么?”

        凤玄冥咬着牙又问了一遍。

        芳菲落深呼吸一口气,抬起脸看着凤玄冥,一字一句地说说:“求三皇子休了兰儿。”

        “再说一遍!”

        凤玄冥伸手捏住芳菲落的下巴,只看芳菲落难看道极点的脸色,就知道凤玄冥捏住她下巴的手使了多大的劲。

        “我……我……”

        芳菲落又疼又怕,可是她更害怕死在棒棍之下。三皇妃这个头衔,听起來虽然光鲜亮丽,而且是她一直都想要的。

        可今天她才知道,皇家的儿媳有多么的不好当,而且还是一个不被皇后承认的儿媳!

        纵然她现在已经是三皇妃,可皇后随便一句话,都可以让她死无葬生之地。她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了。

        虽然她喜欢三皇子,可她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如果连命都沒有了,还拿什么去爱?

        凤玄冥手一松,芳菲落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再看她的下巴,已经有被捏出的青紫痕迹了。

        就在这时,一个宫女走了进來,伏在皇后的耳边说了什么,只见皇后脸色一变,怒道:“哪里來的谣言!”

        那宫人说道:“奴婢已经让人去查了。”

        皇后威严地说:“竹月,传本宫口谕,散布谣言者,一旦查出,定斩不饶!人云亦云着,重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是。奴婢这就去办。”竹月语气淡淡,神色淡淡,让人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唯一能看得见的,就是她的美貌,和约莫二十的年龄。

        “母后,发生什么事了?”凤玄羽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母后这样恼怒,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凤玄冥也和洛千儿也朝皇后投去疑问的目光。只有瘫倒在地,背对着皇后的芳菲落低着头,嘴角溢出一抹阴狠毒辣的笑。

        看來珠儿已经把消息散播出去了!

        只要皇后传令御医给倾王妃从新号脉,一切真相即可大白!

        这下,她到要看看,倾王妃还有什么招数來应变眼前这一切!

        “有人散布谣言,说千儿为救洛家,假怀孕來欺瞒众人。”皇后语罢,看向洛千儿,放软声音,宽慰道:“千儿,你别当真,那些人是妒忌母后对你好,母后已经让人去查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既然有人说,也未必都是空穴來风!”凤玄冥悠悠地说。

        “三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凤玄羽很是不悦,就连声音都有些冷硬。那日贺御医是当着他的面给千儿号的脉,他亲耳听见亲眼所见,千儿就是有了身孕,三哥这么怀疑千儿,岂不就是在怀疑他吗!

        凤玄冥不理会凤玄羽的不悦,继续说道:“既然宫里都在传倾王妃假孕欺瞒众人,倒不如当着母后的面,从新给倾王妃号一次脉,也好还给倾王妃一个清白,堵住悠悠众口!”

        凤玄羽压制下心中的怒火,冷着脸说:“千儿有沒有身孕,我清楚的很,无需多此一举!”

        对于凤玄羽的护短,凤玄冥已经习惯了,不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凤玄羽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不过他却是很爽,嘴角微微上扬,“老四,母后都还沒有开口,你反对什么?”

        “好了,你们两个别再争了!”皇后揉了揉太阳穴,说道:“老三说的也不无道理,就让贺御医当着本宫的面再给千儿从新号一次脉,让那些谣言不攻自破!”

        凤玄冥说:“母后,兰儿就懂医术,不如就让兰儿给倾王妃号脉吧!”

        凤玄羽依旧反对,“母后,如果你这么做了,不是告诉所有人,你怀疑千儿吗?”

        “既然三皇子怀疑,那么我便接受三皇子的提议,当着母后的面,让新皇妃为我从新号一次脉。”洛千儿一脸平静地说到。

        “千儿,你无须听三哥的,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到你!”凤玄羽把洛千儿护在身后,像是在保护生命中最珍贵的宝贝。

        对于凤玄羽的举动,洛千儿很是感动。

        不过这个坑是她亲手挖出來的,如果她拒绝,这场戏还怎么演戏去?

        她就是故意让芳菲落知道她沒有怀孕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让芳菲落把这件事散播出去,再当着众人的面亲自给她把脉,验证她是否怀孕!

        原本她还在苦恼,用什么方法才能让芳菲落当着众人的面给她把脉,沒想到,凤玄冥却帮了她一个大忙!

        一來,她有把握,就算芳菲落知道她沒有怀孕的事情,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二來,就算芳菲落不要命了,把她沒有怀孕的事情告诉皇后,那么,这件事也是和她无关的!

        脉是贺御医把的,说她怀孕,并且怀了三胞胎的人也是贺御医!

        她从头到尾,都沒有说过自己怀孕了!

        所以,就算这件事大白于天下,她也可以装无辜,把这件事情和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可是今天我必须当着母后和三皇子的面,从新号一次脉,我不能白白的背了这黑锅,更不能连累到你。”洛千儿微吁一口气,末了,有笑着说:“贺御医是御药房最好的御医,我相信贺御医是不会号错脉的!”

        凤玄羽轻叹一口气,就算心里再不乐意最终也沒有再说什么了。

        “兰儿!”

        凤玄冥喊了一声“兰儿”,芳菲落这才从地上站起來,朝洛千儿走过去。

        只是她心里却疑惑着,倾王妃明明不是喜脉,为何这会却愿意让她给她号脉?

        她这一号脉,倾王妃假孕的事情不就大白天下了吗?

        为什么倾王妃现在还这么的淡定?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