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十二章:绝情散的解药?纸终究包不住火!

第十二章:绝情散的解药?纸终究包不住火!

        “心血”就是绝情散的解药,凌沁如果想要凤玄冥从心记得她,就必须要用自己的“心血”來唤起凤玄冥的对她的记忆。

        可是如果凌沁刨心取血,不就沒命了吗?

        就算凤玄冥记起她又能怎么样呢?

        这不是生离,这是死别啊!

        所以,绝情散根本就沒有解药,沒有两全其美!

        绝情散,断情绝爱,当初研究这种毒药的人,心里究竟该有多恨啊!

        她现在就希望,大皇子和二皇子不要把凌沁找回來。如果凌沁知道真相,知道凤玄冥其实是一直爱着她的,那她会不会宁可死也要唤醒凤玄冥对她的记忆?

        这样的结果,终究是太残忍了!

        洛千儿身子往后仰去,躺在了躺椅上,手里的纸被她盖在了脸上,纸下的眸子缓缓地合住。

        睁开眼睛,洛千儿发现自己是睡在卧室的床上,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暮色是十分了。

        动了动手,发现什么也沒有,洛千儿微微蹙眉,她手抄的绝情散……

        “王妃你醒了。”

        看到洛千儿醒过來,有侍女立刻上前问道:“王妃想吃点什么?奴婢这就让人去做。”

        洛千儿是有些饿,可她这会却更是担心,直起身子,问:“我怎么会在床上?”

        “王妃你在后花园睡着了,王爷抱你回來的。”侍女说着给洛千儿倒了一杯水,“王妃先喝点水吧。”

        洛千儿接过杯子喝了水又把杯子递给侍女,问:“凤玄羽人呢?”

        另一个侍女答道:“奴婢刚才來的时候看见王爷在湖心亭喝酒。”

        喝酒?洛千儿凝眉,凤玄羽从來不会在大白天的喝酒,除非,,

        洛千儿的心徒然变的沉重,除非凤玄羽已经知道她是假怀孕!

        洛千儿平复了心情,然后掀开被子,下床。

        迟早都是要知道的,现在知道了,不是更好,省的她还要去解释。

        洛千儿自嘲地笑了,只是不知道凤玄羽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把她赶出去。

        “王妃你要去哪?你不吃饭了吗?”

        看着洛千儿匆忙的走出去,侍女在后面喊了一声,然而告诉洛千儿凤玄羽在湖心亭喝酒的那个侍女却冲前者摇摇头,小声说:“别喊了,王爷心情好像很不好,就让王妃去看看吧!”

        前者虽然疑惑凤玄羽为什么不高兴,却还是点点头。

        湖心亭乃倾王府一景,夏天荷花盛开的时节,满湖的粉白青,立于湖心,闻着淡淡地清香,令人心旷神怡,好不惬意。

        荷花开败后,下人就会清理掉干枯的荷叶杆,湖中的锦鲤就会显露出來,虽说沒有满池的荷花养眼,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唯一不足的就是沒有路,要向去湖心亭只能乘坐停靠在岸边的一艘小船过去,原本这里会有一个下人撑船,可是这会湖面四周空无一人。

        洛千儿看了看湖中央那抹白色的身影,想开口叫,可岸边里湖心着时有些距离,恐怕她刚开口,声音就被风给吹走了。

        看了看湖边的那艘小船,船身下还有些许颜色各异的锦鲤游过。

        洛千儿很是无语,是哪个脑残设计的湖心亭?是故意的,还是设计图纸被抹掉一笔?

        连个路都不留!

        洛千儿无奈地看着那艘随风飘荡小船,她不怕自己待会坐在上面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会掉在水里淹死!

        因为她会水!

        可现在的天气,她担心她沒被淹死,反而被冻死了!

        她可沒有冬泳的习惯啊!

        “凤玄羽!凤玄羽!”

        思來想去,洛千儿还是扯着嗓子喊开了,正如她料想的一样,距离太远,凤玄羽根本就听不见。

        然而洛千儿却并不知道,凤玄羽其实听见了,就在她朝湖心亭走來的时候,他就看见了。

        只是这会,他的心里很复杂,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洛千儿,所以她只能装作听不见,也看不见。

        如果他沒有去后院,他不会看见千儿在躺椅睡着了,那他就不会为了去感受四条脉搏跳动是什么样的感觉,去摸千儿的脉搏,那他就不可能知道千儿居然根本就沒有怀孕!

        贺御医是母后派來的人,同样是御药房最有声望的人,他不会被千儿给收买,所以当初他摸出了喜脉并且是三胞胎时,那就是真的。

        凤玄羽苦笑,男女授受不亲,悬丝把脉,三胞胎……

        当时他还真的是惊过于喜,现在想想,三胞胎不假,不过却不是人胎,那应该是猫胎吧!

        眸中呈现微微的愠怒,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他恼怒不是责怪千儿假怀孕欺骗了他,让他空欢喜一场。

        他是在恼怒,在千儿的心里,他究竟是什么,她究竟把他放在什么位置上?

        他说过,天大的事情,他替她抗!

        可是假孕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什么都不告诉他,看了眼手边的绝情散配置以及解药,凤玄羽的心猛地一疼,为了摆脱他,她居然连绝情散都研制出來了,这叫他怎么能不心疼,怎么能不心寒啊!

        如果他的爱对千儿來说是一种束缚,那么,他愿意,,

        放开手。

        当天夜里凤玄羽并沒有睡在房间,也沒有去书房,而是去了京都最繁华的烟花之所回梦楼。

        躲在暗处的洛千儿看着那些花红柳绿攀附在凤玄羽身上一同走进去,洛千儿感觉一阵恶寒。

        衣袖下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心里怒骂,凤玄羽你也太沒出息了!要打要骂要发火大可以冲着她來啊!不说话,不见她,去回梦楼算什么本事?

        有种让她们给你生儿子去啊!

        “这位爷……”

        “一间房,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新老鸨眉姐刚开口就被凤玄羽打断,眉姐立刻会意,笑道:“明白,公子请跟我來。”

        倾王府,洛千儿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只要眼睛一闭,脑子里就会呈现出两道缠绵在一起的身影,怎么挥都挥不去。

        一直快天亮的时候,洛千儿才迷迷糊糊的入睡。

        等她醒來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更了,可是侍女却告诉她,凤玄羽沒有回來!

        正当洛千儿烦躁的时候,侍女又告诉她,慕容流叶來了,还有就是她娘家來人了,还是哭哭啼啼來的。

        慕容流叶她是要见的。

        可“娘家”的人,她看就沒有必要了!

        “请慕容庄主去后院。”

        “后院?”侍女心中一凛,暗暗吃惊,后院可是王妃禁地啊!就连王爷都不能随便的涉足,王妃居然请慕容庄主去后院?关键是后院种的都是有毒的东西啊!王妃这是要谋杀慕容庄主吗?

        “是后院,告诉慕容庄主,就说王爷不在府,他要的东西,在我这里。”

        “那大夫人和二夫人呢?”

        洛千儿并未说话,只是看了侍女一眼。那侍女立刻会意,“奴婢这就去请慕容庄主!”

        梳洗完毕,洛千儿换上一身水蓝色莲步群,一头柔顺的秀发被侍女完成了一个发髻,洛千儿看着镜子里的发髻沉思,微微叹息,这么好看的发髻,以后就沒人再给她弄了。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不过你也要满足我的条件。”

        听罢洛千儿的话,慕容流叶却是很感兴趣,莫不是他这里有洛千儿想要的东西?

        末了,慕容流叶心中一凛,莫非她想要沁儿的下落?

        “我比你更不想让别人找到沁姐姐!慕容流叶!”

        “哦?”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解药可以给你,不过你要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揭下芳菲落脸上的人皮面具!”

        洛千儿扬了扬手里的小瓶子,“解药就在这里面。”

        慕容流叶对洛千儿越來越感兴趣了,她好像什么都知道,却又什么都不说,似笑非笑地问:“你怎么知道人皮面具的事情?”

        洛千儿说:“你说的。”

        “我?”慕容流叶凝眉,想起那夜他却三皇府的事情,莫非他和芳菲落的谈话,让给她听了去?半眯眸子,声音微冷,“所以,你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

        洛千儿丝毫不把他的威胁当回事,迎着他逼人的目光,“你的事情,我不参与!我还是那句话,要解药,就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揭下芳菲落脸上的人皮面具!”

        “你和凤玄冥有仇,还是和芳菲落有仇?”慕容流叶双手背在身后,问到。

        洛千儿说:“正如我不会参与你的事情一样,你也不需要知道我和谁有仇!”

        “成交!”

        慕容流叶同样取出一个小瓶子,说:“只要用这里面的药水洗过脸,人皮面具自然就会融化在水里。”

        洛千儿接过慕容流叶手里的药瓶,末了把解药也给了他,说道:“还有一个问題。”

        “说。”

        “你怎么会有那么残忍的东西?”

        慕容流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狭长的眸子透着逼人的气势,“残忍?我只悔恨当初让沁儿嫁给了他!”末了,慕容流叶才回答洛千儿的问題,“祖上传下來的。”

        “祖上?”洛千儿惊讶,随后问道:“心血是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