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十八章:芳菲落设计陷害洛晴柔

第十八章:芳菲落设计陷害洛晴柔

        洛千儿刚要双手合一去还礼,无奈手里有包子腾不开手,只能抱歉的笑了笑,说道:“我是莫尘师傅的妹妹,小师傅能否带我去见见莫尘?”

        小师傅看了看地上的落叶,无奈地说:“师傅说太阳落山之前要把落叶打扫干净”不过还是给洛千儿指了路,“施主你沿着这条路往左走,出了后山门看见一块菜地,莫尘这会在给菜地浇水。”

        洛千儿微笑道:“多谢小师傅指引。”

        小师傅说:“应该的,施主慢走。”

        顺着小师傅的指引,洛千儿很快的來到了后山门。打开门,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绵延不绝的山峰,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收回落入远处的目光,洛千儿很快得把目光落在了眼前不远处一块绿油油的才地上,不过却是沒有看见洛晴柔和芳菲落还有寒风的身影。

        洛千儿赶忙从庵上的九十九阶台阶上下來,四处寻找洛晴柔的身影。终于,在不远处的一条河水前看见了正蹲在河边大水的洛晴柔。

        目测距离洛晴柔还有五十米左右的样子,眼前一把明晃晃的剑,横在了洛千儿的面前,“三皇妃再次,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顺着明晃晃的剑身望去,是一张严肃的脸,,寒风!

        自寒风脸上移开目光,洛千儿朝前方看去,刚才还只有洛晴柔一人的河边,此时却站着两个人。

        距离有些远,听不见她们在说些什么。从表面上看,洛晴柔是一直蹲下并未起身,也并沒有回头看她身后的芳菲落一眼。

        “走!”

        寒风吐出一个字。

        洛千儿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向來只有她赶人走的份,哪轮到她被人赶?也不看寒风一眼,“拿开你的剑!”声音不大,却充斥着无边的愤怒!

        “走!”

        寒风无谓洛千儿的愤怒,声音又抬高了不少。

        洛千儿转过脸,看向寒风严肃的脸,心中不由叹息。明明是一张五官端正,玉树凌风的容颜,却偏偏生了这样严肃冷漠的表情。可见是跟在凤玄冥那个冰块脸身边太久了,连表情都一个样。

        “寒风。”

        洛千儿轻轻吐出两个字。

        寒风脸上这才有了严肃意外的表情,惊讶。不过也仅仅是一闪即逝。

        他是三皇府的护卫队队长,见过他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眼前的这个少年能叫出他的名字,也不奇怪!

        只是他怎么觉得眼前这位少年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來。

        捕捉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洛千儿断定眼前之人是寒风无疑了。可寒风像是沒有把剑从她脖子下移开的意思,势必要把她赶走。

        虽然洛千儿有把握在脖子那把剑伤到自己之前,可以先把剑的主人给撂倒,垂眸看了眼明晃晃的剑身,洛千儿蹙了蹙眉,淡淡地说:“寒风,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剑拿开。”

        洛千儿的话着时让寒风感到意外,若是换在平日,别说是他拿剑指着别人,就是他往哪里一站,都会吓退不少人。

        可是眼前的少年,眼里沒有半分的惧怕,有的只是不悦和愤怒,这让寒风不由多看了少年几眼。正是这多看的几眼,让寒风觉得,眼前的少年,眉眼处倒和倾王妃有相似之处。

        当寒风不经意的目光落在少年的耳垂上,赫然发现上面的耳洞时,心中一凛,面色震撼,迟疑道:“倾王妃?”

        洛千儿沒承认也沒否认,只看了他一眼。

        寒风倏地移开佩剑,插回剑鞘之中,问道:“倾王妃怎会在此?”寒风看着眼前一身男装,且拧着包袱怀里抱着干粮的洛千儿,心中很是疑问。

        洛千儿不答反问:“这是三皇府的地?”言下之意,这里又不是三皇府,我想來就來,你管的着吗!

        身为三皇府的护卫队队长,凤玄冥的左膀右臂,寒风自然不会傻到听不出洛千儿的不悦,微微低头,“寒风不敢。”

        深知自己的一身装扮会让寒风起疑,不过她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个人,嘲讽地说:“你对这个新皇妃很是忠心啊!”

        正当寒风疑虑洛千儿话中是何意思的时候,只听洛千儿又说:“和沁姐姐相比,你觉得,她们两个谁更有资格做三皇妃的位置?”

        一句话还沒有消化,又來一个得罪人的问題,寒风心中有苦难言。

        倾王妃和前三皇妃的关系较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是眼前,三皇子已经从新立了三皇妃。他说谁有资格做三皇妃,都是错。何况,他一个下人,怎可在背后议论主子?

        寒风不卑不亢地说:“寒风只是一个下人,沒有资格,也不能在背后对主子评头论足。”

        洛千儿说:“那我换个方式问你,在你心里,你觉得,她们两个那个好。”

        寒风迟疑片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跟在三皇子身边不是一天两天,如果真的让他说,前三皇妃虽然不得三皇子宠爱,可待人处事,样样都好过现在的三皇妃。

        只是三皇子有令,让他保护三皇妃的安全。他的命,他的忠心,都是只属于三皇子一个人的。

        “寒风个人觉得,前三皇妃性格沉稳,待人温厚,深得人心。”言下之意,前三皇妃要比现如今的三皇妃好。

        洛千儿唇角旋起一抹满意的微笑,一抬手,一阵无色无味的粉末随风飘走,洛千儿把手上残留的一丝粉末吹掉,抬脸看着寒风,“很好。我很满意你的回答。”

        寒风浑身一震,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他深知道如果那些不起眼的粉末被他吸入口鼻,绝不会是睡两天那么简单。

        倾王妃的事迹他可是亲眼目睹过的,毒药沒用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并不觉得有多可怕,直到看见倾王妃手里的粉末消失在风里,他才发觉,倾王妃的可怕之处。

        突然,河边传來惊恐的救命声,洛千儿和寒风同时望去,只见河边的岸上少了芳菲落的身影,水里却多了一个不停“噗通噗通”的身影。

        “三皇妃!”

        寒风脸色一变,一跃飞身掠过,从河水里把芳菲落给救了上來。听不见芳菲落说了些什么,但是清楚地看见寒风抽出佩剑对上了洛晴柔的脖子,洛晴柔大叫一身跌倒在地。

        “住手!”

        洛千儿大叫一声,快速地走到了三人面前。

        对于突然出现的洛千儿,芳菲落一眼就认出了來了,只是一切她都已经计划好了,故意跌落水里,诬陷洛晴柔,借寒风的手杀了洛晴柔。

        纵然现在洛千儿出现,她也决不能破坏自己的计划。

        洛晴柔一來是被突如其來的状况吓到了,二來她也沒有认出眼前突然喊“住手”的少年是洛千儿,只是拼命的摇头,解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芳菲落故意装作沒认出洛千儿,对寒风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就把我推到了水里,幸好你來的及时,不然我就淹死了。”

        看着眼前的剑,洛晴柔满眼惊恐,声音颤抖,“我沒有推她下水,我真的沒有。”

        她不早知道为什么三皇妃会突然來找她,而且她刚才还说了一大推莫名其妙的话,好像是把她当成别人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想到之前千儿告诉她的,如果三皇妃來找她,不管说什么,她都不要回答。

        她照做了,可是她怎么也沒想到,三皇妃会突然跳入水里说是她推下水的,她现在是浑身张嘴都说不清了。难道她躲过了牢狱之灾,今日还是要魂断静业庵吗?

        洛千儿看着涩涩发抖的洛晴柔,虽然她刚才一直在和寒风说话,沒看见事情的经过,但是她敢保证,芳菲落会落水,绝不是洛晴柔推下去的。

        一定是芳菲落想借寒风的手杀了洛晴柔,想想之前老鸨的死不就明白了!

        不然她为何只带了寒风沒有把珠儿带上?

        因为她知道,寒风对凤玄冥的话绝对的服从,凤玄冥让寒风保护她的安全,寒风一定会户她周全。她若是出了事,寒风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洛晴柔。

        洛千儿走过去,把洛晴柔扶起來,末了,问寒风,“你哪只眼看见是她推的?”

        寒风哑然,他刚才的确沒看见,可是三皇妃一口咬定是洛晴柔推她下水的,所以他也就认同了三皇妃的话。

        洛千儿嘴角旋起一抹讽刺地笑,声音徒然变冷,“沒有证据,你凭什么拿着剑在这里耀武扬威?”

        想到之前侥幸躲过的一劫,寒风沒有反驳。毕竟,是他大意了,沒有询问就直接对洛晴柔判了死刑。

        眼看寒风有收剑的动作,一旁的芳菲落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从后面推了寒风一把,寒风沒有想到三皇妃会突然推他,一个沒站稳,手中的那柄剑直直的朝眼前的洛晴柔刺去。

        沒有想到寒风会突然出手,洛晴柔根本就來不及躲开,只能用身体承受即将到來致命的疼痛。

        忽然,寒风手腕处一麻,手中的剑,在刺进洛晴柔身体的前一刻,就这么在众人眼前掉在了地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