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二十七章:便宜妹妹

第二十七章:便宜妹妹

        “你敢骗我!”

        曲莲儿很愤怒,抬手就朝洛千儿打去。

        “住手!”

        马棚里的老黄大喝一声,扔下手里的刷子,三两步冲出來,挡在洛千儿面前。老黄的举动,着时让洛千儿意外了一把。

        但是在老黄的心里,洛少爷是他的雇主,他既然结了这趟活,就要保证雇主的安全,决不能在半道出现问題。

        “你给我让开!”

        曲莲儿一把推开老黄,老黄打了几个踉跄才稳住身体。但是很快有挡在了洛千儿面前。

        “老黄你先去吃饭吧。”

        洛千儿开口,老黄转过身子,一脸的不放心。

        洛千儿给了老黄一季放心的颜色,微笑道:“沒关系,这位小姐我认识。”

        收到洛千儿的颜色,老黄这才点头离去。

        “你不是云隐,你到底是谁?”

        老黄一走,曲莲儿就开口质问。

        在客栈和云隐不期而遇,原本她还有些心虚,所以才会云隐吃晚饭后跟上來看看,沒想到却让她听见了,有人叫云隐洛少爷!

        “什么我是谁?”洛千儿故意装傻。

        曲莲儿瞪着洛千儿,“你别装了,我明明听见刚才那个老头叫你洛少爷!你为什么要冒充云隐?”

        洛千儿耸耸肩,一脸无辜,“我也奇怪,为什么我说我不认识君不离你不相信,反而就认定了我是云隐。”

        “我……”曲莲儿哑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认定了她是云隐,她就是认定了君不离喜欢她。特别是在知道她不是男人后,就更加的认定君不离喜欢她。

        洛千儿笑了一下,一语点破,“你喜欢君不离,而且很爱他。”

        曲莲儿本就沒想遮遮掩掩,“沒错,我就是喜欢君不离,我这次云州,就是为了阻止君不离去云隐。”

        洛千儿的眼神越过曲莲儿,朝她身后看去。

        曲莲儿以为有人來了,于是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什么也沒有。可洛千儿还在看,曲莲儿觉得奇怪,问道:“你看什么呢?”

        洛千儿收回目光,“我在看你带的人什么时候出现。”

        曲莲儿一头雾水,“什么人?”末了,有反应过來,说道:“我自己就可以。”

        洛千儿摇摇头,“一个人?不是我小瞧你,就你一个人能阻止君不离娶云隐吗?别人还沒走进云家堡,就被当成捣乱的给打死了。”

        曲莲儿知道洛千儿说的并非假话,云家堡解围森严,想要进入云家堡,还真的要想一个好点子。可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阻止君不离和云隐成亲,哪怕是死,“就算是死,我也要阻止君不离娶云隐。就是是死,我也要和君不离死在一起。” “我说小姐,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要死要活的,你脑子有病吧?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寻死腻活的,你对得起谁?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爹娘吗?”洛千儿真想骂醒她。

        曲莲儿丝毫不领情,“是死是活,那是我和君不离之间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顿了顿,又质问道:“你又为什么要冒充云隐?你和君不离之间是什么关系要帮他來骗我!”

        “第一,客栈之前,我的确不认识君不离,冒充云隐绝非我所愿。第二,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一个受害者。”洛千儿说着,眼色渐冷,“这些话,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你如果非要在我这里找不痛快,那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你……”曲莲儿气的小脸通红,像一个熟透的桃子,可爱极了。

        洛千儿忍不住笑了出來,曲莲儿怒道:“你笑什么?”

        “想笑就笑咯,难不成还要找个理由?”洛千儿挺喜欢曲莲儿的个性,敢爱敢恨。

        曲莲儿说:“你刚才明明就是在笑我。”

        洛千儿说:“还不傻,有的救。”

        曲莲儿不悦地说:“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还不傻有的救?她曲莲儿堂堂清水县知县独生女,向來她说一沒人敢说那是二。

        说她傻,那是对她的挑衅和侮辱!

        洛千儿嘴角旋起一抹高深莫测得笑,“意思就是,我有办法让君不离这个婚结不成!”

        曲莲儿小楞了一下,回过神來忙问:“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有办法让君不离和云隐成不了亲?”

        洛千儿“嗯”了一声。

        曲莲儿脸上浮起兴奋的笑容,一把抓住洛千儿,急道:“什么办法?快告诉什么办法?”

        洛千儿说:“刚才不还一副想杀了我的表情吗?”

        曲莲儿连忙讨好道:“姐姐,好姐姐,刚才是我不对,我向你认错,你就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君不离成不了亲吧!我求求你了。”

        曲莲儿这一句姐姐,好姐姐,叫的洛千儿很受用。既然人家都认错了,而且她來到云州,就是为了找君不离算账,既然如此,她何不做一个顺水人情?

        洛千儿朝曲莲儿勾了勾手指,曲莲儿走过去,洛千儿在她耳边说:“我们先这样……然后你再这样……”

        只看见曲莲儿一个劲的点头,嘴里不停的说好。

        “都明白了?”洛千儿问。

        曲莲儿笑嘻嘻地说:“都记住了,多谢姐姐出手相助。姐姐大恩大德,莲儿沒齿难忘。以后姐姐就是莲儿的亲姐姐了,姐姐如果有什么事吩咐,莲儿一定为姐姐鞍前马后。”

        洛千儿可不想让她太兴奋,以免她找不到北,于是故意泼冷水,“君不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我颜面尽失,我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讨一个公道。可不是为了你,顶多是便宜你了。”

        曲莲儿这会已经把洛千儿当成亲姐姐了,不管洛千儿说什么她都觉得如沐春风,笑嘻嘻地说:“我才不管姐姐是不是为自己讨公道,姐姐能让君不离成不了亲,就是我的亲姐姐。”

        末了,曲莲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一直叫你姐姐,我都还不知道姐姐你叫什么呢!我叫曲莲儿,是清水县,知县的独生女。姐姐你呢?”

        洛千儿想了想,说:“洛倾。”

        曲莲儿笑道:“那我以后就叫你洛姐姐了。”

        洛千儿提醒,“我现在是男人。”

        曲莲儿笑,“我知道嘛,有外人在的时候,我就叫你哥哥,沒外人的时候我再教你姐姐。”

        洛千儿沒说话,算是默认了。

        曲莲儿说:“洛姐姐,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洛千儿说:“打听一下,君不离那天迎娶云隐。”

        “这个包在我身上。”末了又问:“然后呢?”

        洛千儿沉思片刻,问:“云家堡嫁女,宾客一定不少吧?”

        曲莲儿点头,“这个自然。云家堡的势力遍布整个云州,可以说只要云家堡跺一跺脚,整个云州都要跟着抖上三抖。”

        洛千儿惊讶地看着曲莲儿,“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曲莲儿叹气,“原本是不知道的,知道君不离要娶云隐后,我才知道这么多的。”

        洛千儿揉了揉曲莲儿的头,“你就这么喜欢君不离吗?”

        曲莲儿使劲的点头,“喜欢,真的喜欢。”

        洛千儿无奈地摇摇头,这个曲莲儿注定是单相思了。君不离如果心里有她,怎么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喜欢的是男人?

        这是多么伤人的话啊!

        “洛姐姐,我真的好爱好爱他,我真的好想做他的妻子。”曲莲儿眼中闪动着泪光,“为他生儿育女,相夫教子。”

        洛千儿问:“就算他不爱你,你也要嫁给他?”

        曲莲儿语气坚定,“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只要我嫁给君不离,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

        这话怎么听起來,像那些为儿女包办婚姻的长辈说的话?

        他们不都是喜欢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么。

        “洛姐姐,你有沒有喜欢……”

        “沒有。”洛千儿厉声打断她的话,冷声道:“以前沒有,以后也不会有。”

        曲莲儿愣了一下,颤颤地开口,“洛姐姐,你是不是让男人给甩了啊?”

        洛千儿像吃了苍蝇似的,想吐又吐不出來的感觉,挤出一抹微笑,“你从哪里看出我被男人给甩了?”

        曲莲儿小声地说:“你要是沒被男人给伤了心,怎么会说不会喜欢上男人的话呢?”突然,曲莲儿满脸震惊地看向洛千儿,颤颤开口,“洛姐姐,你该不会喜欢女人吧?”

        洛千儿半天沒说出话來,然后冷着脸走了。

        曲莲儿看着洛千儿的背影,叹了口气,她好像惹洛姐姐生气了。

        不过,莫非,,

        洛姐姐真的喜欢女人?

        洛千儿冷着脸回到房间,然后坐在床沿上生闷气,她怎么就被男人给甩了?

        明明是她甩的凤玄羽,是他不要了凤玄羽。

        提起凤玄羽,洛千儿心中却有一丝失落。

        上次夜里救她的那个人,现在回想起來,那个人该不会就是凤玄羽吧?

        救她的那个人是一身白衣,凤玄羽也是一身白衣。

        虽然那个人的头发全部散在身后,但是现在想想,那背影却真的是像极了凤玄羽。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是凤玄羽?

        如果是凤玄羽,他肯定会把自己给抓回去的,又怎么会藏着不出现?

        一定是她想多了,一定是这样。

        洛千儿站起來,走到窗户前,推开窗户,看着云州城的人來人往,买卖吆喝,一片欣欣向荣。

        突然,洛千儿在人群里看到一个很是眼熟的身影。

        “青儿!”

        洛千儿吃惊地看着猪肉摊前,正在卖猪肉的青儿。沒有犹豫,洛千儿急急忙忙跑出客栈。

        可是等她來到那个摊位前的时候,青儿已经走了。

        洛千儿站在原地,努力的在人群中收索青儿的身影,却是一无所获。

        “老板,你知道刚才在你这里卖猪肉的那位姑娘住哪里吗?”洛千儿转而问猪肉摊贩。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