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三十二章:新娘被掳,新郎被劫

第三十二章:新娘被掳,新郎被劫

        洛千儿说:“监视我们的。”

        曲莲儿都快哭出來了,“那怎办啊?”

        洛千儿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曲莲儿苦着脸说:“都什么时候了,洛姐姐你还有心情作诗。”

        洛千儿捏了捏曲莲儿的脸,“别一副要死的表情好么?有我在,你死不了。”

        曲莲儿不说话,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柳儿不是云姐姐身边的人吗?怎么会告诉所有人云姐姐不见了?

        还有那个凤无痕,明明喜帖是从他手上偷走的,他怎么又会对云堡主说,喜帖在他师弟妹的手上呢!

        太奇怪了!

        “洛姐姐,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好奇怪啊!柳儿不是云姐姐的人吗?怎么会出卖云姐姐呢?还有那个凤无痕,喜帖明明是我从他身上偷來的,他怎么会说喜帖在他师弟妹身上呢?太奇怪了。”

        这两个问題,她都知道答案。

        柳儿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

        至于那个凤无痕,她现在已经非常确定他就是凤玄羽了!

        如果她猜的不错,凤玄羽是知道她要去云家堡,故意让曲莲儿偷走他的喜帖,若不然,曲莲儿怎么可能撞一下就把他的喜帖撞掉了,还能顺走喜帖?

        她骗了凤玄羽,凤玄羽不恨她吗?为什么还要在暗中帮着自己?

        “洛姐姐,洛姐姐……”

        “什么?”

        回过神來,看向曲莲儿,“什么事?”

        曲莲儿说:“洛姐姐你在想什么,叫你你都听不见。”

        洛千儿心不在焉地说:“睡吧!”

        “睡 !吧!”

        曲莲儿眼睛瞪得大大的,“洛姐姐,你认为我今晚睡得着吗?”

        忽地,响起了敲门声。

        曲莲儿一把抱住洛千儿的胳膊,“洛姐姐他们是來杀我们的吗?”

        洛千儿很是无语,“你别总是死啊死的,我还沒活够呢!”末了朝门外问道:“谁?”

        门外人说道:“我是來娶小姐的嫁衣的。”

        听闻是來取衣服的,曲莲儿才松开洛千儿。

        洛千儿拿起床上曲莲儿脱下來的嫁衣朝门口走去,打开门,洛千儿把嫁衣递出去。

        门外的人接过嫁衣转身就走,洛千儿蹙了蹙眉,说道:“你就这么走了?”

        那人听闻,止步转身,疑惑地问:“公子还有事吗?”

        洛千儿说:“嫁衣你拿走了,我师妹的衣服呢?总不能让我们一直待在房间不出去吧?”

        “这个……我去找找。”

        堡主特意吩咐,不能拿衣服过來,目的就是让他们在房间里待着,一直到找到小姐为止。

        “找?”

        “回公子,库房里是有衣服,可是现在是夜里,拿钥匙的人都已经休息了,不如明天一早小的就把衣服给你送过來。”能拖一会是一会吧!

        “好。”

        洛千儿回答的很干脆,那个下人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洛千儿接着说:“我的行李都在外面的马车上,我现在去取。”

        “公公公子……”那个下人忙陪笑道:“现在天色已晚,大门早已落锁,还是明天一早小的出去给你取衣服吧。”

        洛千儿沒在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以及刚才在房间里看到外面晃动人影的位置,然后走进去,把门关起來。

        那个下人一看洛千儿进去了,长吁一口气,抱着嫁衣就走了。

        “洛姐姐。”看到洛千儿的脸色很不好看,曲莲儿也沒敢再问为什么。

        洛千儿走至床前的桌子坐下,然后看了只穿着贴身衣物的曲莲儿一眼,又把眼神移开。

        不给她衣服,就是确定曲莲儿穿着贴身衣服不会厨房间半步是吧?以为不给他们衣服,在安排两个人守在外面,就可以高正无忧了是吧?

        小瞧她了吧!

        不过她现在不想走了,就顺他的意,留下來,看着明天沒有新娘子,谁來上花轿!

        吹灯睡觉!

        “洛姐姐……”

        “很困,睡觉。”

        黑暗中,曲莲儿坐在床上,颤颤地说:“洛姐姐,男女有别,你现在是男儿身,我们怎么能独处一室呢?”

        黑暗中,传來一句话,“这是我的房间。”

        曲莲儿听了之后,果然闭上了嘴,乖乖的躺下睡觉。

        多事的一夜,无人睡得安稳。

        辗转反侧之间,天边就已经露出了鱼白肚,睁着眼睛到天明的洛千儿从床上爬了起來。

        洛千儿起床的动作惊醒了睡得很不安稳的曲莲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问道:“什么时辰了?”

        “卯时。”洛千儿一边穿衣一边说到。

        “卯时?”曲莲儿睡意全无,倏地从床上坐起來,自言自语地说:“辰时君不离就來迎亲了。”

        末了翻身下床,去找衣服,“衣服呢?我衣服呢?”

        洛千儿回了一句,“不是被云隐穿走了吗?”

        曲莲儿这才想起來,看向洛千儿,很傻很天真地问:“那我穿什么?”

        洛千儿说:“急什么,一会有人给你送衣服來的。”

        曲莲儿苦着脸说:“可是一会君不离就來了。”

        洛千儿说:“新娘子都沒了,來了也接不到人。”

        “对哦!”曲莲儿露出笑容,然后又坐回了床上,问道:“洛姐姐那你起这么早做什么?”

        “睡不着。”不是睡不着,是一夜都沒有睡。

        曲莲儿看着洛千儿精神不振的样子,问道:“洛姐姐你有心事呀!”

        洛千儿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末了对曲莲儿说:“一会离开云家堡,我们就分别吧!”

        “分别?”曲莲儿问:“为什么要分别?”

        洛千儿被曲莲儿这句话噎住了,“为什么不要分别?”不是疑问,是反问。

        曲莲儿这才反应过來,跳下床,鞋子都沒穿,直接冲过去拉住洛千儿的胳膊,“洛姐姐你要走吗?”

        总算是听明白了。

        洛千儿点点头,曲莲儿问:“那你去哪?”

        洛千儿说:“好远。”去孔雀山庄,几个月的路程,真的好远。

        “好远是多远?洛姐姐你要是遇到事情一定要和我说,我爹是清水县知县,虽然官不是很大,但毕竟是当官的不是。”曲莲儿一脸虔诚。

        “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事情我能解决。”她现在躲着的就是当官的,而且还是当大官的。

        经过昨晚的事情,曲莲儿已经把洛千儿视为偶像了,就像洛千儿说的一样,昨晚那么惊心动魄的场面,她吓得都快晕过去了,可洛姐姐却丝毫不显慌张与害怕,反而把云堡主质问的说不出话來。

        洛姐姐真是很太棒了,所以她相信沒有什么事,是可以难得住洛姐姐的。

        说话的功夫,天色已经大亮了,侍女送來洗漱用品,还有一件女服,是给曲莲儿准备的。

        洛千儿问:“云大小姐可找到了?”

        “还沒”侍女突然止住口,忙说:“小姐昨天夜里已经回來了。”

        洛千儿问:“自己回來的?”

        侍女点头,“小姐贪玩,说是出去逛逛,又回來了。公子若是沒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嗯。”

        洛千儿点头,那个侍女便退了出去,而她的额前,竟有丝丝冷汗。

        “云姐姐自己回來了?”曲莲儿一脸的震惊,“云姐姐回來了,那君不离不是还要娶她么?”

        “去看看吧。”刚才那个侍女的神色不对劲,像是故意在隐瞒着什么。

        來到前院的时候,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云中鹤和云夫人坐在前厅的正位上,等着接受云大小姐出阁前的叩拜。

        “姑爷來了,姑爷來了……”

        随着下人的通报,一身喜服,风度翩翩的君不离走了进來。云中鹤对喜婆说:“请小姐。”

        “吉时已到,小姐出阁!”

        喜婆挥着手绢满脸堆笑的喊了一声,然后扭着屁股就去接新娘子了。喜婆去接新娘子的功夫,云中鹤则和君不离话起了家常,还有就是接受着四面八方推挤來的奉承和祝福的话。

        洛千儿和曲莲儿站在人群的最后面,曲莲儿扯着洛千儿的衣服,急道:“怎么办怎么办?”

        洛千儿说:“先别急,看看再说。”

        曲莲儿担忧地说:“怎么能不急,怎么会不急啊!洛姐姐你快想想办法,我们该怎办了?还按计划行事好不好?”

        洛千儿摇摇头,“不可以。”昨天夜里,她已经暴露了身份,云中鹤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凤无痕的师弟妹,如果她这个时候在跑出去说自己和君不离有一腿,不是让人起疑么。

        片刻,喜婆就扶着新娘子來到了前厅,拜别爹娘后,就同君不离一起往外走去。

        坐在正位的云中鹤收回落在二位新人身上的背影,然后抬脸看向一旁的管家,只见管家点点头,示意云堡主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万无一失。

        洛千儿和曲莲儿跟在人群中一同走了出去。

        就在喜婆刚掀开轿帘的时候,不知从那里扔过來几个烟雾弹,烟雾弹一炸开,周围瞬间呈现在一片白雾里,什么也看不见。

        等白雾散去后,人群里哪里还有新娘子的影子!

        “新娘子呢?新娘子哪去了?”喜婆大叫起來,“新娘子不见了,新娘子不见了!!!”

        “快去告诉堡主,小大姐被人掳走了!”

        这时,躲在暗处的三四个人一脸的狐疑,其中一个说道:“新娘子不见了,我们还出不出手?”

        “我们既然收了钱,当然要按照雇主说的办!”

        “可是新娘子已经不见了。”

        “我们的任务是掳走新郎……”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