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三十八章:凌沁的现状

第三十八章:凌沁的现状

        洛千儿拧着包袱迈开步伐,朝前方的村子走去。

        边走边考虑,一会该怎么找人。一家家的找肯定不行,太引人注目了。相信凌沁也不愿意自己用这种办法來找她。

        出了城一眼就能看见,既然是一眼就能看见的,就应该会很好认才对。

        好认的,一眼就能看见的,,

        洛千儿目光一定,落在了挨着村子旁一个小小的院子上,一眼就能看见的也只有那个小小的院子了。

        曲莲儿说的应该是那里吧!

        可是看起來好简陋啊!

        和旁边的村子相比较,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那个院子,小小的,周围沒有院墙,是用篱笆栅栏围起來的,有半人高。

        那扇门,估计用脚一踹就会被踹倒吧!

        这样的房子遮风避雨还算勉强,若是用來防贼防窃,可以说是弱不禁风!如果点子再背些,遇到打家劫舍的强盗土匪,就那两扇破旧的背板,还不是一脚的事吗?

        想到这,洛千儿的心徒然变的沉重起來,甚至有一丝犹豫要不要把事情都告诉凌沁。可是转念一想,就算凌沁知道了真相,知道凤玄冥一直以來都是爱她的,又能改变什么呢?

        如今凤玄冥已经不记得她了,在凤玄冥的记忆里,她凌沁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一个就算站在凤玄冥面前,凤玄冥都不认识的陌生人。

        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慕容流叶是她最新人呢的人,如果凌沁知道这一切都是慕容流叶一手策划的,她又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慕容流叶?

        洛千儿在心轻声叹息,凌沁知道真相,那结果只有一个,不过是在伤口上多撒一把盐而已。

        平复了心情,洛千儿拖着疲惫的身体往那小小的院落走去。

        “咯吱”一声,洛千儿推开了篱笆栅栏做的门,一只脚还未迈进去,就听见耳边传來震惊的声音,“你……倾……倾王妃……”

        青儿刚起床,正准备去做早饭,谁知刚开门,就看见一个人不请自入,原本还想斥责,可等她看清來人时,心中很是震惊!

        洛千儿笑了笑,“青儿。”

        看到熟悉的面孔,青儿感动的几乎要哭出來,回头看了眼因为昨天夜里绣绣品很晚才睡的凌沁,然后轻轻关上门,走出來。

        “倾王妃。”

        青儿上前就要行礼,却被洛千儿制止,“这里沒有倾王妃。”末了又问:“沁姐姐呢?”

        “小姐还沒有醒。”

        “你们过得好吗?”

        “多谢倾王妃关心,一切都很好。”

        “说实话!”

        青儿一怔,咬了咬嘴唇,摇摇头,“真的很好。”

        洛千儿环顾四周,忍不住叹气,“青儿,沁姐姐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青儿低下头,她当然知道小姐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可是小姐说过,既然她选择了这条路,不管再苦再难,她都要靠自己走下去,不能再给关心她的人添麻烦了。

        如今她们的生活來源,全靠小姐每日接活在家给雇主绣一些绣品。说起來都是她沒用,是她沒有照顾好小姐。

        “青儿……”

        “倾王妃还有吃饭吧!我去做饭。”

        青儿说完匆忙地钻进了一旁的小厨房里忙活起來,不一会就看见袅袅青烟从烟筒升起,洛千儿把手里的包袱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迈开脚步走向那唯一的房间。

        轻轻地把门推开了一个缝隙,往里面看了看,看到凌沁还躺在床上沒醒。洛千儿沒打扰她,又轻轻地把门合上。

        走至一旁的小厨房门前站着,青儿正在烧水做饭,往案板上看了看,上面除了青菜就是萝卜。洛千儿叹息,难道她们每天都吃这个吗?凌沁现在是需要补身体的时候,光吃这些怎么行呢?

        “倾王妃你怎么进來了?一会早饭就好了,你先在外面坐一会吧。”看到洛千儿站在厨房门前,目光盯着案板上的青菜萝卜,青儿很是难过,现在她每天只能去买一点点猪肉给小姐熬粥加强一点营养。

        收回眼神,洛千儿说:“有水吗?我想洗澡。”

        青儿点头,“有。”说着就要给洛千儿弄洗澡水。

        “我自己來。”洛千儿走进來,接过青儿手里的水瓢,“你先做饭吧,一会沁姐姐就该醒了。”

        青儿原本还想说什么,洛千儿却朝她一笑,“我搞的定!”

        弄好热水后,在青儿的指引下,洛千儿把水拧到了厨房旁边一个更小的房间,应该是和厨房分隔开來,做成的一个独立洗澡间。

        里面沒有木桶,不能泡浴,洛千儿只能把头发缠起來,脱光了衣服站着拿着水瓢一瓢一瓢往自己的身上浇水,尽管这样,还是把她冻得直哆嗦。

        平日洗澡沒有一个小时也有五十分钟的洛千儿,这一次,从进去到出來五分钟搞定!

        洛千儿出來的时候,青儿已经拿了一把木梳在院子里等着她了,洛千儿也不客气,任由青儿给她梳头挽发。

        当青儿要把垂在身后的青丝全部挽起來的时候,洛千儿制止了,“这样很好。”

        青儿一愣,“可是……”

        洛千儿一脸轻松地说:“我说了,这里沒有倾王妃,叫我洛小姐吧!”

        青儿一肚子的疑问,倾王妃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和倾王吵架离家出走了?

        “洛……洛小姐。”好别扭啊!

        “对,以后就叫我洛小姐。”

        洛千儿站起來,伸伸胳膊伸伸腿,脱去云隐的衣服,换上自己的水蓝色罗裙,就是舒服。

        “千儿!”

        忽然,身后传來一句极为惊讶的声音。

        洛千儿转过身,甜甜一笑,“沁姐姐。”下一秒,笑容在洛千儿的脸上迅速消失,凌沁倚靠在门框前,身体单薄的仿佛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走似的。

        这才多久,她居然瘦了整整一大圈!

        凌沁上前拉住洛千儿的手,虽惊讶,面上却也惊喜,“千儿,真的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洛千儿苦笑一下,“我也是碰巧前几日知道的。”

        凌沁余光扫过桌子上的包袱,然后拉着洛千儿坐了下來,问:“你怎么一个人跑出來了?倾王呢?”

        洛千儿耸耸肩,“不想呆了,所以就离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什么不想待了?”凌沁目光落在洛千儿的平坦的小腹上,脸上浮起一抹笑容,“两个多月了吧!”

        “什么两个多月了?”洛千儿一头雾水。

        凌沁打趣道:“还装呢!虽然我离开有一段日子了,可倾王妃有孕,皇上大赦天下的事情,可是天下人皆知,你还想瞒我么?”顿了顿,又说:“还是三胞胎呢!”

        “原來是这事啊!”洛千儿站起來,用手拍了拍自己平坦的小腹,说道:这里面什么都沒有。”

        “……什么?”

        凌沁吃惊,难道千儿为了救洛家人不惜假孕?这是欺君啊!凌沁担忧地说:“千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洛千儿微微一笑,“所以我逃了。”

        “什么?”凌沁急道:“难道皇上已经知道你假孕的事情了?”

        洛千儿摇头,“应该不知道吧,不然我不成了通缉犯了么?可是目前看起來还算平静。”末了又说,“不过凤玄羽知道了。”

        凌沁问:“假孕这件事你连倾王也一起瞒着的?”

        洛千儿反问:“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干嘛和他说?”

        凌沁只是苦笑一下,沒有回答。

        如今她自己都是一个感情失败者,她还有什么资格去劝千儿要珍惜眼前人呢?

        吃过早饭,青儿拿着一个小包袱就出门了。

        洛千儿觉得奇怪,就问了句:“青儿,你拿着包袱做什么?”

        “啊……”青儿明显一愣,拿着包袱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挤出一抹微笑,“沒……沒什么。”

        笑的这么牵强,一定有古怪!

        就在洛千儿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凌沁却一把拉住她,解释道:“一些用不到的东西,我让青儿拿出去扔掉。”

        洛千儿沒说什么,可是从青儿慌张的眼底视乎读懂了什么。

        青儿离开后,洛千儿这才问凌沁,“沁姐姐,你打算一直在这里住下去吗?”

        凌沁显然是被这个问題问住了,表情微微一僵,复有摇摇头,“不知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

        “孔雀山庄。”洛千儿问:“沁姐姐,你为什么不去孔雀山庄?”

        凌沁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淡淡地说:“我不能再给流叶哥哥添麻烦了,如果凤玄冥知道我去了孔雀山庄,他一定会去找流叶哥哥要人的,我不想看到他们了两个因为我大打出手。”无论他们两个谁受伤,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结果。

        洛千儿摇摇头,“不会的,凤玄冥他……”

        凌沁忙问:“他怎么了?”

        洛千儿说:“母后已经知道兰侧妃小产一事你是冤枉的,而且凤玄冥已经把兰侧妃赶出三皇府了。”

        凌沁苦笑一下,“如今这些已经对我沒有任何意义了,我和凤玄冥已经结束了。”

        洛千儿咬了咬下唇,是结束了。

        可这个结局对凌沁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