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四十一章:毒妃洛千儿

第四十一章:毒妃洛千儿

        “说,谁让你诬陷我主!”

        无心一句废话也不说,单刀直入。

        云中鹤也不是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云家堡在武林中的地位也不是靠运气得來的。对于无心的质问,自有反击,“哼!慕容流叶不但掳去我的女儿还放火烧了云家堡,如今还想抵赖不成!慕容流叶呢!慕容流叶怎么不出來!”

        对于云中鹤的满嘴胡诌,无心显然很是不耐烦,“老匹夫,想见我主,可以,先问过我手中的剑!”

        云中鹤也怒了,“好狂妄的小子,老夫今日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这就要打起來了?

        洛千儿趴在假山上面,等着他们打起來时那电闪雷鸣般的盛况。

        云中鹤可是云家堡的堡主,武功应该不会低吧!这个无心,整天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而且还这么狂,想來武功也不会低吧?

        “堡主!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无心和云中鹤动手的前一刻,先前云中鹤让出去通知外面弓箭手准备的那个人满脸惊恐的跑了进來,“堡主,外面的人都中毒了!”

        “什么!!!”

        云中鹤大惊。

        “堡主,外面的人全都躺在了地上,属下检查了一下,他们全都中了迷香,可属下从未见过这种迷香,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云中鹤差点气的背过气去,他云家堡的最后王牌,就这么的沒了?

        一定是慕容流叶!一定死慕容流叶做的!

        云中鹤怒气腾腾地看着无心,“你们居然背后玩阴的!”

        听到这个消息无心也很是意外,居然有人先下手了。无云冷冷地说:“他们应该庆幸自己中了迷香,若不然,进來一样是死!”

        “你!”云中鹤“噌”的一声,拔开手中的剑就朝无心刺过去,无心并未把剑,只是在云中鹤的剑刺过來的那一刻,身如闪电般躲了过去,接着身形一闪,院子里的那五个人连摸到手中剑的机会都沒有,全部倒地。

        伤口无一例外,全部在颈部的动脉处,一剑杀了五人。甚至云中鹤根本就沒看见无心是什么时候拔剑的,他看见的,就是那五个人倒地的瞬间。

        足足过了五秒钟后,那五个人的颈部才喷泉一般的向上窜血。

        “说,谁指使你。”

        不是无心问的。

        慕容流叶!

        洛千儿看着慕容流叶自云中鹤的身后缓缓走出來,他的身后还跟着无云。

        好了,既然看到慕容流叶,她的任务也完成了,回去告诉凌沁,她的流叶哥哥本事大得很,就连身边的一个下人只要动一动手,地上就要死一片,所以她完全不用担心。

        虽然她很想知道接下來的剧情怎么发展,可是她觉得,还是趁慕容流叶和云中鹤相争的时候,跑路要紧。

        “花花,我们走了。”

        洛千儿一转身,眼前那里还有花花的影子,不是吧,平时赶都赶不走的花花,这就跑了?会不会躲起來了?

        洛千儿把食盒翻了个底朝天,也沒有看见花花的影子。

        “花花……花花……”洛千儿很小声的唤着,以免被慕容流叶听了去,“花花,乖啦,我们回家了,回家又好吃的哦!”

        假山后面找了一圈,都沒有看见花花的影子。

        正当洛千儿暗骂花花那个沒良心抛弃主人的小坏蛋时,无意间瞥了一眼地上的几个死人,其中一个离假山最近,只有四五米的样子,所以洛千儿很清楚地看见那个人的脸由红转白。

        洛千儿很是惊讶,因为这颜色的变法速度也有点太快了,就算死人和活人有差异,可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起这么大的变法吧?

        难道,,

        洛千儿眼睛在那个死人的周围看了看去,最后,果然,在那个死人的衣服下看到了花花那白色的身体,此时花花的头上的红色已经全部褪去,全身雪白雪白的,看起來可爱极了!

        “丝丝……丝丝……”这个人的血一点也不香,一点也不好喝,可是为了长大,它只好将就了。

        突然,花花停止了吸血,扭过头朝洛千儿看过來,正好与洛千儿对视,洛千儿只能焦急的,无声的对它说:“花花,回來!”

        洛千儿担心急了,万一花花被慕容流叶发现,还不被他一掌给劈了啊!

        花花很通灵性,知道洛千儿很担心它,朝着洛千儿吐着蛇信:“丝丝……丝丝……”它要吸血,它要长大,长大以后就不用每天躲起來,就有能力保护这个对它很好的主人了。

        以为花花要回來,洛千儿刚要松一口气,却见花花给了她一个白色的尾巴,扭着白色的身体就爬向另一个挨着的死人,然后转进那个人的袖筒里吸血。

        还好就是这两个人挨的很近,慕容流叶等人并沒有发现什么,可是另外三个人就离得有些远,如果花花再去吸他们的血,一定会被慕容流叶等人发现的!

        就在洛千儿着急上火的时候,耳边突然传來了云天鹤怒火胸烧的声音,中气十足,““慕容流叶,你以为老夫怕了你吗!这里可是云州!不是你的孔雀山庄,容不得你此撒野!”

        慕容流叶仿若神者般开口,“云州当如何?我若高兴,随时都可让云家堡在云州销声匿迹!”从來只有他想不想做的事,沒有他做不到的!

        慕容流叶不怒自威,那样的气势,让云中鹤这个活了大半辈子,见多了大世面的人都自愧不热。

        那样的气势,是与生俱來的王者气势,是骨子渗透出來的!

        原本他还想带着云家堡的三百奇兵乘乱杀了慕容流叶,救出他的隐儿,可是现在见到慕容流叶,他才发现,就算外面的人沒有中毒晕过去,他也不是慕容流叶的对手!

        从一开始他就输了。

        可是他的隐儿还在黑衣人的手里,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就算拼死也要就她啊!也许黑衣人知道他被慕容流叶杀死了,就会放过他的隐儿呢!

        想到云隐,云中鹤就有了对抗慕容流叶威严的勇气,“慕容流叶,你太嚣张了!你最好放了我的女儿,否则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慕容流叶双手背在身后,淡淡地说:“证据!目的!”

        云中鹤冷哼道:“证据!谁不知道你慕容流叶心狠手辣,你既然掳走我女儿,怎么可能会留下证据!不光如此,你昨夜还放火烧了云家堡,我也想知道,你做这么多,究竟有什么目的!”

        慕容流叶说:“再给你一次机会,谁指使你的!”

        云中鹤面目狰狞,吼道:“慕容流叶,你这个魔鬼,快放了我女儿!“

        “冥顽不灵!”慕容流叶说道:“既然你想死,那我便成全你!”

        云中鹤仰天大笑,笑过之后大声道:“慕容流叶,谁死还不一定呢!”

        “杀!”

        慕容流叶刚开口,云中鹤就惨叫一声:“啊!”

        慕容流叶皱眉,云中鹤叫的这么惨做什么?他还沒有动手呢!

        “公子快看!”

        无云指向云中鹤的脚腕,一条大拇指般粗全身雪白的小蛇正咬着云中鹤的脚腕不肯松口。无心和无云立刻挡在了慕容流叶的身前,担心这个突然冒出來的小东西伤到慕容流叶!

        躲在假山后的洛千儿千祈祷万祈祷,祈祷花花千万别被慕容流叶等人给发现了,谁曾想慕容流叶刚开口说杀了云中鹤,花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倏地窜到了云中鹤的身后,一口咬住了他的脚腕。

        “丝丝……丝丝……”花花当然有自己的想法,既然都要死了,不如就便宜它了吧!活人的血可比死人的血好喝多了。

        而慕容流叶等人也只是冷眼旁观,被蛇咬死,倒是省得他们动手了。

        “畜生!”

        云中鹤大喝一声,挥刀就朝脚下的花花砍去!

        “花花小心!”假山后,洛千儿惊叫一声。

        花花仿佛背后长眼睛了一般,在云中鹤手里的剑即将把它砍成两段的时候,倏地把头昂起,“轰!轰!轰!!!”几个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的火球径直朝云中鹤喷去!

        云中鹤纵横江湖几十年,武功也不弱,倒也避过了花花喷出的几个火球,不过他手里的剑却碰到火球,瞬间融化,成了铁水,只剩下他手里的剑柄!

        “丝丝……丝丝……”花花昂起身子,对着满脸惊恐,仿若见到鬼一般的云中鹤吐着红色的信子,然后掉转头,朝着刚才惊叫着已经暴露在假山外地洛千儿爬去。

        哼!想杀它,沒门!

        还有,他的血一点也不好喝,也是臭的!只有她主人的血才是香的,可是主人的血不能喝,呜呜……

        看到花花安然无恙,洛千儿提着的心也放下來了,蹲下身子,让花花爬上她的手心,盘蜷在上面。

        洛千儿看着原本盘着只有手心那么大的花花,在喝了血之后,迅速长大,现在盘着已经能覆盖她整个手掌了。

        “公子,是倾王妃!”无云开口说道。

        刚才他们出來的时候公子就已经知道假山后有人,不过并未感觉到杀气,就沒有点破,沒想到居然是倾王妃!

        “倾倾倾……倾王妃?”无云的话被云中鹤给听了去,云中鹤惊恐地看着洛千儿走过來,“你真的是毒妃洛千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