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四十三章:扑了个空!

第四十三章:扑了个空!

        “不去哪儿,就随便出去走走。”洛千儿神态自然,语气平缓,绝对让人看不出她心里打着的小九九。

        “那让两个丫鬟跟着王妃,也好照顾王妃。”听到洛千儿出去走走,老孙心里很是坎坷不安,觉得洛千儿这个“出去走走”绝对不只是“出去走走”那么简单。

        “老孙,你什么时候见我出去带过丫鬟?”洛千儿笑着说:“我就出去走走,很快就会回來的,不用让人跟着了。”

        洛千儿说完抬脚就走,老孙在身后“王妃,王妃”的跟了上來,洛千儿止住脚步,看向老孙,说道:“你看仔细了,我现在手里沒有拿包袱,所以我真的只是出去走走。”

        洛千儿说的诚恳极了,诚恳的让老孙看不出丁点的问題,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会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老孙,我出去了。”

        洛千儿给了老孙一个灿烂地微笑,然后离开。

        看着洛千儿的背影,老孙总觉得那里不对劲,于是让人暗中跟了上去,一旦有情况,立刻來报!

        出了倾王府,洛千儿转过身,抬头看了看门上高悬的倾王府三个大字,然后又把手放在自己的腰间,她的银票可都在这里面呢!

        有了钱,不就什么都有了吗?

        走着走着,洛千儿觉得不对劲,借故在摊位上看东西,余光扫了一眼周围,果然发现身后有人跟踪她,还是倾王府的人!

        洛千儿忍不住叹气,这个老孙的警惕性还不算低,已经想到了她要跑路,不过就身后这几个人,要想甩掉他们,还不是小菜一碟么?

        “老板,这个怎么卖?”洛千儿随手拿起一个小物件问道。

        “两个铜板。”

        “给你钱。”

        付了钱,洛千儿又逛了胭脂水粉首饰铺,且还买了不少东西,逛到晌午的时候,洛千儿走进了一家酒楼,落座一楼大厅,正准备吃饭,却忽听有人说道:“倾王妃!”

        洛千儿抬起头,看见眼前一个十六七岁身着橘色衣裙的女孩正看着她,洛千儿觉得她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王妃姐姐怎么一个出來,还一个人拿这么多东西,王妃姐姐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万一动了胎气,可怎么和皇后娘娘交代?对了,羽哥哥怎么沒有陪着王妃姐姐,莫不是羽哥哥又有了新欢?”

        洛千儿看着橘衣女孩高傲的姿态,还有那挑衅的眼神,还有她口口声声羽哥哥的叫着,忽然想起,她不就是苏老将军的孙女,苏燕么!

        洛千儿心底旋起一抹笑意,“平常男子尚可三妻四妾,何况是一个王爷呢!不过,我家王爷的眼光挑着呢,可不是什么姿色都能入得了我家王爷的眼。”

        “你……”苏燕恨恨地看着洛千儿,她这话分明就是说羽哥哥当初拒绝她,是因为她姿色平庸,入不了羽哥哥的眼!

        “我什么?”洛千儿笑着说:“苏小姐如果沒有别的事情,那就请便吧!我要吃饭了。”末了,把花花拿出來,放在桌子上,“我们开饭咯!”

        苏燕看到洛千儿拿了一条蛇出來,吓得哇哇大叫,拔腿就往楼上跑去。

        洛千儿看着苏燕落荒而逃,摇了摇头,就这点胆识,还想找她麻烦,不自量力!

        “哥……”

        苏燕冲进二楼的某个雅间,就一头扑进了一个容貌俊美,身着锦衣的男子怀里抽噎着,“哥,哥……”

        “怎么了?”苏幕看着自己唯一的妹妹哭的跟个泪人似的,不觉有些奇怪。将门虎女,平日只有他这个妹妹欺负人的份,怎么今日反倒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摸样,还哭了起來。

        “哥,倾王妃骂我,说羽哥哥当初拒绝我,就是因为我长得丑,入不了羽哥哥的眼,不但如此,她还拿出一条蛇吓我。”苏燕哭的跟个泪人似的,苏幕从沒有见过他这个妹妹如此伤心,心中不免有些许愠怒,安慰道:“燕儿,先别哭了,这件事哥给你做主。”

        苏燕擦了擦眼泪,“她就在下面,哥你现在就去给我出气。”

        呦不过苏燕,苏幕只好和她一起出來去找洛千儿,站在二楼台阶上,苏燕指着一楼大厅的洛千儿说道:“哥你看,她就是倾王妃,她刚才就是用那条蛇吓我……”

        顺着苏燕手指的方向,苏幕一眼就看到了大厅中那个水蓝色身影。倾王妃洛千儿他虽然沒有见过,但是那种种事迹,他可是如雷贯耳!

        说起來,他们之间,还是表兄妹关系呢!

        “苏幕见过倾王妃!”

        手托腮,看着花花吃饭的洛千儿,忽然听见有人与她说话,抬眼看了看,一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男子,正朝着她微笑。

        再往旁边一看,苏燕一脸傲气的瞪着她,似乎是有了底气一般。

        原來是苏燕找來的帮手啊!

        洛千儿保持着手托腮的姿势,淡然问道:“何事?”

        苏幕看着眼前的水蓝色,明明年龄和燕儿相仿,但是眼底所透出的泰然和处事不惊,就连他都觉得自愧不如。

        “哥……”

        苏燕在后面拉了拉苏幕的衣服,苏幕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着急。然后对洛千儿说:“令妹方才若有言语不当得罪了倾王妃,还请倾王妃恕罪,苏幕在这里替令妹向倾王妃陪个不是。”

        “哥!”苏燕恼了,“明明就是她先骂我的,你不替我出气也就罢了,怎么反倒和她道歉?”

        “燕儿!不得无礼!”苏幕训斥道,他这个妹妹就是平日里太过骄纵,一点委屈都受不得,如果此事若传了出去,就算燕儿受了委屈,到时受责罚的也不会是倾王妃!

        一听平日里对她有求必应的哥哥为了一个外人骂她,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來,瞪了洛千儿一眼就跑了出去。

        “倾王妃勿怪,令妹素日是娇惯了些,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苏幕说道。

        “苏公子严重了。”洛千儿起身,把花花装进腰间的荷包,“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苏公子请便。”

        语罢,洛千儿拎着买來的一堆东西,走出了酒楼。

        随后洛千儿又逛了几家店铺,有用沒用的又买了好些东西。身后跟了一上午的几个人看见洛千儿一上午只是逛了一些胭脂水粉首饰铺,也都放松了警惕。

        洛千儿微微侧过头,余光撇了一眼后面跟着的几个人,心里面旋起一抹微笑,继续慢悠悠地闲逛着。

        看到前方有杂耍卖艺的,旁边围了好多人,洛千儿也凑了过去,并且挤进了人群中。那几个跟着洛千儿的人一看洛千儿挤进了人堆沒了踪影,赶紧上前去找洛千儿。

        终于,他们在人群里看见了一个身穿水蓝色衣裙双手拧着东西的人,心也就放下了,几个人便躲在暗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水蓝色衣裙。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卖艺的收了摊,围观的人群也都散去。那个水蓝的身影拧着东西中间沒有停留,一直走进了一个胡同,拿出钥匙去开门。

        那几个人正奇怪倾王妃怎么会來民居的时候,正好这时旁边有人经过喊了一声那个水蓝色的身影,水蓝色身影一回头,顿时那几个人都傻眼了,不是倾王妃!

        几个人慌忙回到方才卖艺的地方去找,可这会,那里还有洛千儿的身影?

        “什么?你们居然把王妃跟丢了!”

        老孙听闻那几个人的诉说,气的眉毛一颤一颤的,他就知道会出事,沒想到真的就出事了,“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我找!”

        ……

        此时的洛千儿已经褪去红妆,换上了男装,青丝也高高竖起垂在身后。心里面却想象着,那几个人在看到自己跟踪的人变了样时,会是什么表情!

        她不过是看到了那推人中刚好有一个人居然和她穿一样颜色的衣服,而且也是头发也是挽起來的,从背影看,区别不大。于是她就主动过去套热乎,还把手里的买的东西全部送给了那个人,然后她就悄悄的溜走了。

        沒想到,那几个人果然认错了人,把那个人当成了她。

        雇了马车,出了城,洛千儿还是沿途往北走。

        听无心和无云说慕容流叶要去北冥雪域,如果凌沁已经被救了下來,他们就不会会京都,而是折回去去北冥雪域。北冥雪域和孔雀山庄是一个方向,兴许,途中她还能再见到凌沁也说不定。

        这次,洛千儿选择的依然不是官道,原本在经历狼群事件后,洛千儿应该是打死也不会在走那片深山老林了。可现在不一样了,她现在有花花了,一条会喷火球的蛇,就算是在遇上狼群神马的!她也不用在害怕了。

        再者,黑衣人既然掳走凌沁,必然会往人少的地方走,而偏道就是最好的选择。想來慕容流叶必然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们也应该不会走官道。

        因为深山老林落叶沉积,且树木交纵,马车走在里面很是难行,不过勉强还是能行驶的,就是走的比预期中慢了一点,不过还是比走的要快上那么一点点。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