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四十六章:以命换命

第四十六章:以命换命

        墨发白衣,纤尘不染。

        原本高竖起用着宝石固定的墨发松散下來扎与身后,腰间用金丝绣着的腰带换成了白色的腰封,现在的凤玄羽,少了些矜贵,却多了些出尘。

        在洛千儿眼里,不管是那个矜贵的凤玄羽,还是现在出尘的凤玄羽,都如谪仙一般,邪魅无双!

        火堆燃烧的正旺。不知道是离篝火太近,脸上被火烤,还是别的什么,洛千儿只觉得自己脸上慢慢的发烫,发热。

        “有包扎伤口的东西吗?”洛千儿轻声开口问道。

        “撕”的一声,凤玄羽从他的衣摆上,撕下一圈白色的布条。洛千儿伸过手去接,凤玄羽用命令的口吻说:“站着不许动!”

        语罢从洛千儿手里拿走刀伤药,走过去,蹲下身体给慕容流叶上药包扎伤口。看到慕容流叶的伤口已经退去了原本因为毒药而变黑肌肤,又看了看一旁地上的一滩黑血,凤玄羽眼中似有惊喜,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头看着洛千儿的后背,“流叶的毒是你解的?”

        洛千儿刚要转过身回答,凤玄羽立刻说道:“不许转过來!”他的女人,怎么能去看其他男人的身体。

        洛千儿怒了,倏地转过身。凤玄羽见状,立刻上前捂住洛千儿的眼睛,“不许看!”

        洛千儿掰开了凤玄羽的手,大骂道:“看什么看,看你妹啊!”

        凤玄羽手一挥,被洛千儿脱掉的衣服飞起來盖在了慕容流叶的身上。

        看到凤玄羽的动作,洛千儿相当无语,不就是一个六块腹肌外带有人鱼线的性感胸膛吗?又沒有露出重点部位,至于吗?

        凤玄羽问:“流叶的毒,可是你解的?”

        洛千儿笑着提醒,“我觉得,你还是先给他清理伤口比较妥当。”

        看到洛千儿笑的诡异,凤玄羽顺着洛千儿的目光扭头看去,顿时满脸黑线。

        他刚刚给慕容流叶盖住裸露着胸膛的衣服,此时已经被丢在一旁,而被丢在一旁的衣服上面,此时还盘着一条小白蛇!

        看到凤玄羽杀蛇的目光,洛千儿笑着说:“花花,过來。”

        花花很乖巧的朝洛千儿爬了过來,洛千儿弯下腰,刚把花花拿起來,花花就顺着洛千儿的胳膊一路往洛千儿腰间的荷包里爬去。

        “你这个贪睡的家伙。”洛千儿取笑,解开腰间的荷包,把花花放进去。

        凤玄羽则快速的给慕容流叶上好药,简单的包扎了伤口,最后给他穿好衣服,以免洛千儿在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火光!

        无心抱着无云尸体离开的方向,出现了通天的火光。

        见千儿看着远处的火光失神,凤玄羽走到她身边,目光同样落在那通天的火上。那不是为了取暖而点的篝火,那火光很大,很大。

        ……

        “你还是说了。”

        慕容流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來,平静的让人害怕,深邃的眸子却不曾看一眼那通天的火光。

        “对不起,我还是告诉他们了。”洛千儿走至慕容流叶跟前,抬起脸,直视他深邃的眸子,缓声说道:“为君生,为君死……”

        慕容流叶缓缓地闭上眼睛,喉咙蠕动,声音低沉沙哑,“是谁?”

        “无云。”洛千儿别过脸,看向那通天的火光,“你不去送他一程吗?”

        “在我心里,他还在!”沒有亲眼看见,他仍旧可以当无云还活着,去执行任务了,只是这一次,路远一点,时间长了一点……

        “慕容流叶!”洛千儿倏地转过脸看向他,目光凌厉,“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无云不会白白丢了性命,血债是要用血來偿还的!”

        “千儿,你们在说些什么?难道不是你为流叶解的毒?”凤玄羽有些迷茫,刚才他去追黑衣人那解药,杀了两个,逃了一个,却未寻回解药。原以为是千儿给流叶解了毒,不曾想居然是无云!

        他去追黑衣人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洛千儿沒有理会凤玄羽,依旧对慕容流叶说:“如今沁姐姐已经知道了凤玄冥失忆的事情,我们应该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突然,洛千儿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慕容流叶的衣服,低声问道:“沁姐姐知不知道“心血”的事情?”

        如果凌沁知道了“心血”就是绝情散得解药,那她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來?

        慕容流叶摇摇头,声音疲惫沙哑,“我不知道。”

        “不知道?”洛千儿有些哭笑不得,“那你接下來要怎么做?带沁姐姐走?还是把她送回三皇府?”

        走?慕容流叶自嘲,如今沁儿已经知道凤玄冥是爱着她的,她还会和自己走吗?就算强行带她走,带走的也不过是她的人,她的心永远都在凤玄冥的身上。

        可如今,凤玄冥已经不记得她了,若是她回到三皇府,也不会得到幸福。终究,是他害了她。

        “我尊重她的选择。”

        “不行!”洛千儿当即反对,万一凌沁知道“心血”就是绝情散得解药,真的刨心取血,她不敢往下想,“你不是回北冥吗?带沁姐姐一起走,我和你们一起去,总之不能让沁姐姐回三皇府!”

        “千儿!”凤玄羽一把拉过洛千儿,让她面对着自己,沉声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

        “和你沒有关系。”洛千儿推开他,又看向慕容流叶,“至少现在不能让沁姐姐回去,等她把孩子生下來,如果那个时候她想回去,我陪她一起回去。”至少给她时间,让她配置出绝情散得解药,她不相信,除了“心血”,就沒有其它办法!

        “绝对不行!”慕容流叶毫不犹豫的拒绝。

        “为什么不行?”洛千儿不明白,他不是很在乎凌沁吗?为什么不能带她走?

        “非我族类,必有异心!”非南夷族人,是不能进族的,若发现族内有非族人,一定会被当成奸细当场处死。而且,此次回去,九死一生,若带沁儿回去,只会让沁儿陷入无限的危险当中,他不能冒这个险!

        “北冥雪域,你要回北冥雪域?”

        凤玄羽看向慕容流叶,虽然他们初见的时候就是在北冥雪域,可是那皑皑白雪,荒无人烟,沒人半点人迹。

        “传说,北冥雪域住着一个古老民族,,南夷一族,可是却从未有人见过这个古老的民族。”凤玄羽喉咙蠕动,“流叶,你当真是南夷人?”

        相交十年,他竟然不知道流叶的真实身份,而千儿,居然知道的比他还要多,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是瞒着自己的?

        “如果有选择,我宁愿自己只是慕容流叶!”在他的记忆里,北冥留给他的除了深深的痛,就是深深的恨!

        凤玄羽从慕容流叶的眼里明白了一切,流叶不说,并不是因为不能说,故意隐瞒。而是流叶觉得,沒必要说。

        凤玄羽把手搭在慕容流叶的肩上,用力的抓了抓,给他力量,“我懂。”

        “无痕……”慕容流叶看着紧紧抓握着他右肩上的手,相交十年,此生得挚友,足以。

        洛千儿看向凤玄羽,虽然早已经认定了他就是凤无痕,但是亲耳听见慕容流叶叫他时,心中还是不免轻颤了一下。

        “流叶,若是需要帮忙,尽管开口,我必会倾力相助!”黑衣人的目的是流叶的命,所以,此次流叶回去,途中凶险万分,再加上他身体尚未恢复,若与黑衣人硬拼,情况实难乐观!

        “送沁儿回三皇府。”慕容流叶艰难的开口,虽然心中万分不忍,可沁儿已经被那些人盯上了,孔雀山庄也未必再安全。现在只有把沁儿送回去,才能保她周全!

        “你说什么?你要把沁姐姐送回去?”洛千儿震惊地看着慕容流叶,她不相信这话是从慕容流叶嘴里说出來的,“你这样做,会害死她的!”

        “所以慕容也要拜托倾王妃,沁儿回去后,就托倾王妃多费心了。”慕容流叶说道。

        “我有沒有说我要回去!”她好不容易才跑出來,怎么可能再回去,“而且,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一旁的凤玄羽看着洛千儿,不回去?感情这小女人把他当空气了是吧?

        “慕容流叶,你就不再考虑一下?虽然我很鄙视你之前对凤玄冥的做法,但事已至此了,已经无法挽回……”

        “千儿!”凤玄羽打断洛千儿的话,“流叶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的道理,你接受就是了。”

        “他是我什么人?还是,我是他什么人?沒错,你们两个交情很深,你为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可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沒有,我为什么要听他的?”洛千儿自凤玄羽脸上移开目光,看向慕容流叶,“慕容流叶,我问你一句,那些杀你的黑衣人可是來自北冥雪域?”

        如果芳菲落水遁后真的被黑衣人救了,她相信,以芳菲落的手段,她一定不会那么容易的死去。

        “是。”慕容流叶沒有隐瞒,“他们的目的就是我死,只要我不死,他们就不会罢休!”

        “既然这样,那么北冥雪域,我去定了!”洛千儿说道。

        “你……”慕容流叶神色复杂的看着洛千儿,她到底是谁?她知道“心血”,还知道“毒欢”,并且知道毒欢的“以命换命”解毒法,她到底是谁?

        这两种毒药,已经随着母亲和妹妹消失了十六年。而且,这两种毒药是绝对不外传,不允许外人知晓的。如今她一定要去北冥,难道她和母亲有什么关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