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四十七章:三人行

第四十七章:三人行

        “你……”慕容流叶神色复杂的看着洛千儿,她到底是谁?她知道“心血”,还知道“毒欢”,并且知道毒欢的“以命换命”解毒法,她到底是谁?

        这两种毒药,已经随着母亲和妹妹消失了十六年。而且,这两种毒药是绝对不外传,不允许外人知晓的。如今她一定要去北冥,难道她和母亲有什么关系?

        “我什么?我去北冥雪域,自然有我的理由,等我找到我要找的人,完成我要做的事情,我自然会离开。”只要有一点线索,她都不会放弃,她一定要找到芳菲落,为自己报仇!

        要到要找的人,完成要做完的事?

        慕容流叶北冥雪域除了族人,沒有外人踏足,她要去北冥找人,难道她……

        “你找的是什么人?”慕容流叶问。

        “仇人!”洛千儿毫不犹豫地说道,她和芳菲落之间,除了仇,还有什么吗?

        “是谁?”慕容流叶的心猛地一震,北冥雪域有她的仇人,难道,她是铃儿?

        “这个人你也知道,并且还很熟悉。”芳菲落是他弄进三皇府的,他自然是再熟悉,再清楚不过了。

        “叫什么?”慕容流叶的心在颤抖,那个害他母亲和妹妹的仇人,他自然是再清楚,再熟悉不过了。

        如果眼前的倾王妃真是他的妹妹铃儿,那么自己是不能阻止她回去报仇的,他等着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倒时候你就知道了。”洛千儿给了他一个疑团,然后对凤玄羽说:“沁姐姐的事情就有劳倾王殿下多费心了,相信以倾王殿下颠倒众生的魅力和能力,沁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

        “无痕,沁儿就有劳你了。”慕容流叶说道。

        “咳咳……”凤玄羽清了清嗓子,说道:“流叶,刚刚你和千儿说的心血,心血是什么东西?千儿好像很紧张。”他已经知道了三哥突然的转变是因为失忆所导致,流叶这么做是为了让三哥彻底的忘记三皇嫂,而他们口中的“心血”似乎和三哥失忆有莫大的关联。

        “沒什么!”

        “沒什么!”

        洛千儿和慕容流叶同时说道。

        “你们……真有默契。”凤玄羽嘴角抽搐。

        洛千儿白了凤玄羽一眼,说道:“林中有一辆马车,你现在就送沁姐姐回去吧!”

        “我会尽快和你们会和!”凤玄羽沒有半点犹豫,走过去抱起地上晕过去的凌沁,末了对慕容流叶说:“我替三哥谢谢你的成全。”

        慕容流叶沒有说话,事已至此,他还能说些什么?

        “凤玄羽!”洛千儿开口,她刚才已经细细想过了,凌沁怀有身孕,就算她真的要刨心取血让凤玄冥恢复记忆,也必然会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千儿,你想说什么?”凤玄羽看着她,眼底都是柔情。

        “凤玄冥那边……”

        “三哥那边你不用担心,有母后这尊大神,三哥翻不出什么花样。”

        洛千儿点点头,“还有一件事,你回去后派人找找沁姐姐身边的青儿,有她在,也可以照顾沁姐姐。”

        “嗯。”凤玄羽点点头,然后抱着凌沁往洛千儿指引的方向走去。

        ……

        星辰褪去,墨夜转昏白,冲天的火光也已化作云烟笼罩在整个山林的上方。慕容流叶就这么的背对着哪个方向,站了整整一夜,不曾在言语什么,但是他眼底的哀伤却沒有一刻停止过。

        “公子。”

        天放亮的时候,无心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來,洛千儿看到他手里用一块青色的碎步包裹着什么,而无心眼眶泛红,似乎哭过一般。

        慕容流叶缓缓地转过身,目光从无心低垂的脸往一直往下,最后落在无心双手捧至胸前的一个青色小裹上,眼底的哀伤只增不减,颤抖的伸出手想去触碰那个青色的布包,最终却收回了手。

        “无云……”慕容流叶看着那青色的布包,低声呢喃,眼底的哀伤依然转变成冷冽的寒冰。沒错,血债,终究是要用血偿还的。

        他慕容流叶今日在此立誓,回北冥,夺尊位,神阻杀神,佛阻杀佛,人阻灭世!

        “公子,我想带着无云一起回北冥,无云一直都想回家看看。”无心抬起头着,眼中血丝交纵。

        “会回去的。”慕容流叶眼中起了一层薄雾,声音有些颤抖。

        “谢公子。”无心把手里的青色小布包小心翼翼的踹经怀里,大哥,无心这就带你回家。

        ……

        记得上次她一个人穿越这片密林的时候,走了差不多一天才走出去,然而这次跟着慕容流叶,却只用了半日就出了密林。

        途中,洛千儿不止一次的加快脚步和慕容流叶齐步,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前有细微的汗珠渗出來。慕容流叶身体的“毒欢”虽然以解,可是身体却也被“毒欢”所侵蚀,所以身体必然大不如从前,必须好好调养,可是慕容流叶却一直硬撑着,不让人看出他有任何的不适。

        出了密林,慕容流叶仍沒有停下來歇息的意思,无心一言不发的跟在身后。洛千儿这些日子脚程也算是练出來了,所以也并未提出休息。

        到了清水县,三人走进一家客栈,吃了饭,便各自回房了。昨夜一夜未合眼,这会却是累的很,不过一想到无云就这么沒了,洛千儿心里面阵阵发凉,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下楼找掌柜的要了纸笔,写了一个药方,让店小二拿着药方却药铺抓了药回來。虽然她不是大夫,但是调理身体的东西她还是弄的出來的。

        在厨房给慕容流叶熬药的时候,想到慕容流叶的衣服被匕首刺穿不能再穿了,于是又让人去买了新的衣服给慕容流叶送过去。

        “无心,你怎么不去休息?”

        洛千儿端着药给慕容流叶送來的时候,看见无心面无表情的站在慕容流叶的门前,像尊门神。

        就在这时,门“吱”的一声开了,慕容流叶走出來,对无心说:“去休息吧!”

        “是。”无心领命,转身离开。

        闻着浓浓的药味,慕容流叶问:“这是什么?”

        “给你调理身子的。”洛千儿看到他还穿着身上的破衣服,说:“我不是让人给你送新的衣服过來了吗?你怎么不换上?”

        “一会再换。”

        慕容流叶侧过身子,让洛千儿走进房间。

        洛千儿走进去,把托盘放在桌子上,端起药碗,转身朝站在门边失神的慕容流叶说:“站在那里做什么,过來吃药了。”

        慕容流叶回过神,合上了房门,走过去,接过洛千儿手里的药丸,几口喝完。

        洛千儿一边把慕容流叶手里的空碗接过來,一边说:“睡前还有一碗药要喝,我就不过來了,让小二给你送过來。”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慕容流叶问道。

        洛千儿抬起头,看着慕容流叶深邃的眸子,立刻说:“我对你可沒有别的意思,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给你熬药给你买衣服,是因为我们现在是队友,你要是在半道归西了,我怎么去北冥雪域?”

        非我族类。必有异心!

        洛千儿可沒有忘记慕容流叶说的这句话,她还指望着慕容流叶带她回北冥,怎么能让他在半道遇到黑衣人时,不敌对手,被干掉呢!

        在清水县停了两天,慕容流叶并沒有着急离开,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这两日洛千儿都熬好了药,每天三大碗,一碗不落下的给慕容流叶送去,慕容流叶也都喝了。

        到了第三天,洛千儿刚把药给慕容流叶送过去,那丫的一看到洛千儿端着药碗走进來,就皱起了眉头,“都喝了两天了,还要喝吗?”

        洛千儿不解,说:“为什么不喝?”

        “苦。”慕容流叶吐出一个字。

        “你难道沒有听说过,良药苦口利于病吗?”洛千儿把药碗送到慕容流叶面前,“喝吧!你要是不喝,等黑衣人杀回來了,就不是一碗药的事了。”

        不是药的事,是要命的事啊!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可不想再死第二次了!

        慕容流叶邹着眉头把药喝了下去,说道:“调理身体的方法有很多种,你能换一个方法吗?比如食疗?”明月就是用食疗还给他调理身体的。

        “食疗啊?”洛千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不会做饭。”

        “……”

        慕容流叶沉默片刻,问:“这个药还要吃多久?”

        洛千儿想了想说:“吃到你能打败黑衣人为止!”

        “……”慕容无语,难道他很弱吗?

        “好了,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争取朝日康复,打败黑衣人,加油!”洛千儿端起托盘走了出去,走至门外时,从外面把门给他合上。

        慕容流叶自合上的门框上收回目光,站起來,渡着步子走到窗前,微微叹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也该传來消息了吧。

        “咕咕,咕咕……”

        这时,一个白色小鸽子落在了慕容流叶面前的窗台前,慕容流叶从鸽子的腿部取出了信件,然后将鸽子放飞。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