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五十章:洛千儿被甩了!

第五十章:洛千儿被甩了!

        “老板,在上四大碗米饭!”

        洛千儿吆喝一声,转眼三碗米饭就已经上桌了。

        洛千儿给了无心一碗,自己一碗,花花一碗,剩下一碗本是给慕容流叶的,但是却发现慕容流叶碗里的白米饭一口都沒吃。

        “你怎么都不吃啊?”洛千儿说着,又往嘴里扒了一口米饭。

        “我在想事情。”慕容流叶淡淡地说。

        “想事情也要吃饭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洛千儿嘴里的饭嚼了一半,复抬起头看向侧边坐着的慕容流叶,然后把嘴里的饭咽下去,问道:“想什么?在想沁姐姐,还是黑衣人?”

        “都不是。”慕容流叶回答的干脆。

        “那你想什么?哦,我知道了,是北冥雪域对不对?”洛千儿说。

        “也不是。”慕容流叶说道。

        “那你在想什么?”洛千儿放下碗筷,看向无心,无心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慕容流叶沒有回答,而是站起來往楼上的客房走去,留下二人一蛇在楼下发愣。

        “他怎么了?”洛千儿问。

        “不知道。”无心摇头,然后埋头吃饭。

        洛千儿瘪瘪嘴,然后拿起花花也上了楼上的客房,在野外睡了几天,一看到床,洛千儿激动的都快哭了。

        虽然是大白天的,但是洛千儿就这么的躺在上面睡着了。

        “公子,不叫上倾王妃吗?”

        “她和我们一起,太危险了。”

        “可是把倾王妃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那些人來了,倾王妃不是更危险了吗?”

        “他们要的是我的命,我不在,他们自然不会为难倾王妃。”吃饭的时候洛千儿问他在想些什么,他想的就是这件事。

        武林盟主多大的诱惑,现在他可是真个江湖的公敌,谁都想杀了他成为武林盟主。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经过上次蓝衣教偷袭一事后,他就考虑让洛千儿和他们分开,离这个小镇不远处就是无花谷的地界,他已经飞鸽传书给了无痕的师傅毒山老怪,让他派人过來把洛千儿接过去。

        洛千儿醒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并且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題,她所处之地,居然不是在小镇中的客栈,而是一个比客栈大了两三倍的房间。

        洛千儿赶忙下床,连鞋都沒穿就往外面跑去。

        “你醒了。”

        手刚碰到门,门就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十七八岁,面容秀丽,身穿黄绿色衣裙的女孩端着饭菜走了进來,笑吟吟地说:“睡了这么久,饿了吧,我给你端了吃的过來,看看喜不喜欢。”

        女孩说着走了进來,把饭菜放在桌子上。扭头看了一身洛千儿还站在门外,笑道:“过來吃饭啊!”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洛千儿沒有过去,而是警惕地看着女孩,她不是在客栈的吗?怎么一觉醒來就突然來了这里?难道她睡了一觉,又睡穿了?

        “我叫黄莺,这里无花谷,是慕容公子让我们把你接过來了的。”看到洛千儿光着脚,黄莺走到床边,拿起洛千儿的鞋子给她送过去,“地上凉,快穿上吧!”

        “无花谷是什么地方?慕容流叶人呢?”洛千儿把脚穿进鞋子里,问道。

        “你居然不知道无花谷?”黄莺很是吃惊,这天下之人,有谁不知道毒山老怪无花谷的?不过师傅也只是让她们去客栈把人接回來,并伟告诉她们接來的人是何身份。

        不过她却发现了一个小秘密,接她回來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胸部,居然是软软的,这才发现原來她是女扮男装。

        “我知道还问你做什么?你快说慕容流叶到底哪去了?”这个慕容流叶在搞什么鬼!

        “你不知道无花谷,那你应该知道毒山老怪吧?那是我师父!”黄莺一脸自豪,末了又说,“是慕容公子飞鸽传书给师傅,师傅这才命我们去把你接回來,我们到客栈的时候并沒有看见慕容公子,应该是走了吧!”

        “你说什么?毒山老怪是你师傅?”毒山老怪是黄莺的师傅,也是凤玄羽的师傅啊!这个慕容流叶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人不知道我师父的名号!”黄莺把洛千儿拉到桌子前,“快吃饭吧,不然可就凉了。”

        凉了就凉了吧!中午的那顿饭还在胃里面沒消化呢,她现在那里吃得下啊!!

        “你怎么不吃啊!我告诉你哦,桃花做的饭可好吃了,谷里的人包括大师兄都很喜欢吃她做的菜呢!”黄莺说着拿起筷子放在了洛千儿的手里,“你快尝尝,真的很好吃。”

        大师兄!

        洛千儿接过筷子,漫不经心地问:“你大师兄叫什么?”

        提到黄莺的大师兄,黄莺一脸的崇拜,“我大师兄就是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凤大侠,凤无痕!”

        “咳咳……咳咳……”刚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嘴里的洛千儿被生生的卡在喉咙里,咳哨可不停。

        “你沒事吧?來,喝口水。”黄莺忙给洛千儿倒了一杯水,轻轻地拍着洛千儿的背,洛千儿接过杯子一口气灌下去,这才把卡在喉咙的菜顺下去。

        “原來凤无痕就是你大师兄呀!”洛千儿说道。

        “对呀!你也听说过我大师兄的名号对不对?”黄莺显得很兴奋。

        “听别人提起过。”末了,洛千儿问:“你大师兄如今不在谷里吧?”

        黄莺一脸失落,“是啊!大师兄都离开快半年了,师傅又不准我们出谷,所以都都快半年沒有见到大师兄了。”

        “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的大师兄。”洛千儿说的颇有意味,慕容流叶把她丢到这里來,怎么可能不通知凤玄羽?

        “希望吧。”黄莺失落地说,复有露出笑脸,吟笑着问洛千儿,“那你呢?你和慕容公子是什么关系啊?”

        能让慕容公子开口的女子,一定和他的关系匪浅吧!

        “别提那个沒良心的家伙!”提到慕容流叶洛千儿就是一肚子怒火,不想带她一起走,直说可以吧?背地里让毒山老怪把她弄到这里算什么?

        早知道她在就补药里掺一些毒药了!

        黄莺看着洛千儿愤愤不平的样子,抿嘴轻笑,“我明白了,你和慕容公子一定是闹别扭了吧!”

        很显然,黄莺是误会了洛千儿和慕容流叶,以为他们是那个关系。

        “沒有!”她和慕容流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有什么别扭可闹?“对了,我怎么离开这啊?”

        慕容流叶不和她一起走,她自己不会走嘛?又不是沒腿!

        “离开?你要离开?”黄莺有些不明白,“你刚來,为什么就要走啊?”

        “不是我自己要來的,是慕容流叶自做主让让你们把我弄到这里來的,我这么说,你都懂了?”洛千儿一口气说完。

        “懂是懂了……”

        “既然听懂了,那就快点送我出谷吧!”

        “可是……”

        “可是什么?”

        “师傅只说让我们把你接到谷里,并沒有说把你送出去啊,而且这天都已经快黑了,谷口也已经被师傅布了雾阵,是出不去的。”

        “有沒有搞错啊!”洛千儿无语问苍天,复有对黄莺说:“我要见你师父。”

        “师傅下午闭关了,要七七四十九天候才能出來。”

        “……”

        洛千儿被黄莺的话噎住了,七七四十九天,难道他要在这里待上一个多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平复了心情,洛千儿淡定地问:“谷里还有其他管事的吗?”

        黄莺想了想说:“桃花啊,谷里的吃穿用度,都是桃花负责。”

        洛千儿说:“我说的管事不是管你们吃穿的管事,我是说,谷里还有谁能破了你师父布下的雾阵?”

        黄莺说:“雾阵是用來与外界的隔绝,防止生人进谷和防止谷内有弟子私自跑出去用的,谷里除了师傅沒人破得了雾阵!”

        洛千儿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那就是说,我只有等到你师父出关,才能出去了?”

        黄莺摇摇头,说:“那也不一定,如果大师兄回來的话,一样能解开雾阵。无花谷的雾阵,只有师傅和大师兄才能破。”

        “凤无痕?”

        “对呀!就是大师兄。”复有又叹气,说:“可是我觉得,等大师兄回來,还不如期待师傅早点出关呢。哎呀,快别说了,你赶紧吃饭,我先出去了。”

        “好啊!”

        黄莺笑着跑了出去,洛千儿低头看着桌子上的菜,果真是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增。

        ……

        “你怎么不吃啊!我告诉你哦,桃花做的饭可好吃了,谷里的人包括大师兄都很喜欢吃她做的菜呢!”

        ……

        既然那么喜欢吃,怎么不把她娶回家去!

        洛千儿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扔,站起來就朝门外走去。

        她还就不相信了,不就是一个什么雾阵吗?她还就走不出去了?

        出了房间,洛千儿忽略掉旁边种着的鲜艳的,有毒的花花草草有毒树木。绕了好几道回廊,两间大殿,几排房子……

        最后,在一个偌大的院子里,看见了上百名年龄不一的男男女女蹲着扎马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