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毒妃惊天下 > 第十七章 为何她还记得凤玄羽?

第十七章 为何她还记得凤玄羽?

        “云歌南渊的事情我昨天夜里已经知道了”洛千儿不想隐瞒云歌如实说道

        “你知道了慕容流叶告诉你的”云歌问道

        “嗯”洛千儿点点头又说:“云歌有件事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什么事”

        “找南渊报仇的事情我们先缓一缓……”

        “你答应了慕容流叶”洛千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云歌打断洛千儿不语算是默认了云歌摇摇头“丫头你太让我失望了”

        洛千儿解释道:“云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南渊的命迟早是要交出來的只不过是让他再多活几天罢了”

        云歌道:“若我不答应呢”

        “我希望你能答应我”洛千儿垂眸之际视线的余光刚好落在枕边的雪花宫佩上拿起宫佩细细端详原來她的身份如此复杂……

        前世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互相残杀

        今生灵魂附主后居然又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互相残杀……

        呵

        她洛千儿的命还真是好呢

        前世今生居然连命格都这么的相像

        “云歌我如果告诉你我原本就是南氏一族的人你信吗”洛千儿猛然抬起头看着云歌

        “丫头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会是南氏一族的人呢”云歌实在是沒法接受

        “不相信是吗我也不相信可我就是南氏一族的人而且还是南啸天口中的野种慕容流叶的亲妹妹”洛千儿说的轻松极了就好像再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

        “丫头你怎么会……”这件事來的太突然了他根本就沒办法接受

        “这件事情我也是昨天夜里知道的我知道一时半会你无法接受可这件事情的确是真的”虽然她到现在还沒有接受自己这个突然冒出來的离奇身份但是这的确是真的

        “那么南渊和你……”

        “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丫头……”

        洛千儿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是请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是现在还是十六年前我和南渊之间除了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沒有其它”

        “既然如此那为何还要留南渊的性命让他多活几日”云歌十分的不解

        “只有他活着才能让十六年前陷害我是野种的人吐出真相还我清白”洛千儿微微叹息南渊的心狠手辣芳菲落落在他的手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云歌重重的点点头“好那我便先多留南渊几日性命待你们了结了十六年前的血债我们在向他索取无花谷的血债”

        “谢谢”

        洛千儿掀开被子走下床问道:“你看见凤玄羽了吗”

        洛千儿提及凤玄羽云歌摇摇头自嘲地说:“同门十几年我居然不知道无痕就是凤澜皇朝的四皇子凤玄羽”

        云歌的话中多少有些埋怨凤玄羽的意思洛千儿并未替凤玄羽说话只是淡淡地说:“不管他的身份是什么你们都是师兄弟”

        “师兄弟……”云歌苦笑末了问洛千儿:“丫头你爱无痕吗”

        洛千儿心间一怔还未回答就听云歌叹气道:“你为了无痕连死都不怕又怎么会不爱他呢”

        洛千儿幽幽地叹口气看着手里的宫佩发愣眼神迷离

        “丫头在想什么”看见洛千儿盯着宫佩发呆云歌问道

        “沒想什么”洛千儿挤出一抹微笑然后将宫佩收了起來抬起脸说道:“那九个老头不知道怎么样了不知道有沒有被冻死呢”

        “死了正好”云歌冷声道

        “去看看吧”洛千儿微微叹气昨夜她晕过去后应该是凤玄羽抱她回來的吧

        想到这洛千儿隐隐担心若真是凤玄羽抱她回來的那他有沒有和南渊装上

        南渊有沒有对他说了什么

        ……

        经过一夜的焚烧尊殿早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只剩下空气中散发着水活着木炭灰的刺鼻味道……

        问了辰楼的守卫得知慕容流叶一大早就被南啸天派來人人给请走了凤玄羽自然也跟了过去现在两人正在长老嗣

        洛千儿和云歌來到长老嗣的时候门外有守卫把两人挡在了外面结果昂洛千儿上了一阵花香直接睡了过去

        云歌看的掉了下來愣是半天沒回过神來心中叹道:丫头的毒术也太厉害了简直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啊

        不过这都是谁交给她的

        如果云歌知道洛千儿这都是凭着自己的天赋自学成才不知道他会不会出去死一死了

        长老嗣的建筑是白颜色的正如那十个老头白头发白胡子白衣服一样的颜色给洛千儿的感觉就好像是二十一世纪的礼堂一般有种不容亵渎的庄严

        从大门到长老殿一路畅通无阻身后却到了一地

        洛千儿和云歌來到长老殿的时候正好听到南啸天说要废了慕容流叶尊位继承权改立南渊

        “尊父这怎么可以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怎能担任尊位这个重任求尊父三思啊”殿中传來一个苍白无力的声音仿佛是得了什么大病快要死了一般

        “我意已定你无须在多言南氏一族决不允许有叛徒的存在”南啸天脸色铁青

        “尊父……”南渊还想在说什么可是那弱不禁风的小身子板摇摇欲坠硬是半句话都沒有再说出來

        “渊儿这里已经沒有你的事了先回去休息吧”对待南渊的时候南啸天从來都是慈父一般的和蔼生怕南渊会突然一命呼呜

        “可是二弟……他……”此时的南渊俨然一副担心弟弟受罚好哥哥的样子“二弟他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是逼不得已才会带外人进來的尊父你……”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先回去歇着吧”南啸天肺都气砸了

        逼不得已带外人进來时逼不得已

        毁了雾都迷宫是逼不得已

        用雀灵兽对付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是逼不得已

        这分明就是那个孽障再为慕容嫣那个贱人來报复他啊

        这样的儿子留着也是祸害早知今日当初他就应该一掌劈死这个孽障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689/168816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