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霸神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清算旧债

第三百二十九章 清算旧债

        曲元子最后被莫天仇用乾坤鼎给震死之后,在场的众人之内,天机子和欧阳玉珠的神色还显得是很正常,不过逍遥子他们那几个人侧是不同了,全部让莫天仇给震惊的,瞪大了两眼看着他,如同看到了一个从没有见过的怪一般,一时之间连话都讲不出来。

        之前他们虽然也曾听说过关于莫天仇的种种传闻,但是毕竟没有亲眼见过,所以对那些传说,还抱有将信将疑的态度,甚至认为那只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直到今天他们这才知道,关于那些传说一点也没有虚传的地方,甚至他们面前的这个后生晚辈,比起那传说中更加强大。

        林宗阳看着莫天仇呵呵笑道:“果然是后生可畏,今天莫道友的表现,倒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感到汗颜!”

        “呵呵,前辈谦虚了,今天毕竟面对的是一个涅槃镜强者,这如果是换做其他的人,莫说和他对抗,恐怕在他的面前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此时天机子开口道:“诸位,现在还不到放松的时候,我们赶紧回去,开口无崖子师叔和范云鹤有没有结果!”

        “对,赶紧回去,如果还没有分出胜负,就让莫道友用他那几个鼎镇死那个老混蛋!”逍遥子也是接口说道。

        一行人众当下没有迟疑,纷纷掠至空中,朝天机宗的方向返回。

        万多里的路程,以她们这些人的实力,仅仅用了不到半顿饭的时间,就赶回了位于碣石山之中的天机子驻地。

        此刻的天机宗驻地附近双方的厮杀还没有结束,的别是无崖子和范云鹤之间的对抗,还根本没有丝毫分出胜败的迹象。

        “无崖子,今天无论你怎么抗争也避免不了你们天机宗覆灭的结局,只要曲元子把天机子他们灭掉,返回头来,就是你们天机宗灭亡之时,哈哈,曲元子那可是一个涅槃镜的强者,到时候他一出手,谁能抵抗的了!”

        此刻,在范云鹤的眼里,仿佛已经是看到了天机子被灭的一幕一般,话语之中,充满了嚣张于跋扈,完全没有把无崖子给放在眼中。

        “嘿嘿,范云鹤老鬼,只一次恐怕真的是让你失望了,被灭的恐怕是你们化生宗!”

        “哈哈,莫不是你得了失心疯了吧,居然还在做梦,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还有回天之力不成!”

        “我有没有得失心疯,你往你的身后看看就知道了!”

        范云鹤见无崖子此刻那副淡定的表情,也不禁疑惑起来,不由得顺着无崖子所指的方向望去。

        当他回头看去之时不禁当即色变,只见从对面的虚空之中,有几个人影正急速的朝着这边掠来,而那几个人影正是天机子他们。

        “哈哈,范云鹤,既然回来的是他们几个,那曲元子恐怕是永远也无法回来了,看来你今天的如意算盘是要落空了!”

        “不可能,凭他们怎么可能是曲元子的对手!”

        “事实就摆在面前,已经容不得不相信!”

        ‘嗡;;;;;’无崖子说完之后,手掌猛握,落日穿云剑的剑身,发出一阵如龙吟虎啸一般的颤鸣,随着紫色的光华大盛,如同一轮紫色的太阳一般,出现在虚空之中耀眼夺目,周围千里方圆之内全部被这股紫色的光芒给笼罩。

        无崖子手中的落日穿云,爆射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弥漫着无边的杀机,朝着范云鹤是怒劈而去。

        范云鹤见无崖子的攻势已到,也是急忙挥动手中的流光星陨刀,劈出了一片阴森凌厉的刀芒,对着无崖子的落日穿云就迎了上去。

        “蓬!”

        这两股凌厉的劲气,瞬间在半空之中就轰然相撞,所激起的能量风暴朝着周围肆虐而去,造成的结果又是一次非常严重了毁灭。

        两声闷哼之声几乎是同时传出,无崖子和范云鹤的身影,在那股能量爆开的同时,全部跌了出来,朝着远处摔落而去。

        就在此刻,在离天机宗的驻地,不足万里的虚空之中,那几个曾经出现在红月谷附近的金袍青年,又是带着他的那几个属下出现在了此处。

        此刻那个金袍青年看着天机宗那边,嘴角之处出现一股邪异的微笑,两眼里面闪出一抹得色。

        此时站在她身旁的一个属下对他说道:“看样子,那些封剑宗和化生宗的人马好像是有点顶不住了啊,要不要我们再上去为他们再添把火,让他们之间火势再着的旺一些?”

        “不必了,到这个程度是最合适的,局势如果发展的过快,恐怕会惹来其他势力的注意,他们双方之间的火并要让他们慢慢的发展,在不知不觉之中,让他们的火势着旺,这样才显得合理,不会惹起别人的注意。”

        “嘿嘿,看来还是住上想的全面!”

        这伙人在虚空之中有看了一会儿双方的战事之后,就隐身在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而在天机宗那边无崖子和范云鹤之间的大战,或许是因为心里的原因在作祟。

        当范云鹤见到天机子他们重新出现在了此处后,却是不见曲元子的踪影,不由得心里一沉,感觉到事情有一些不妙,不见显得有一些心浮气躁起来,而,因此导致他与无崖子之间的交手,也是频频的失误。

        无崖子见此,趁机对他展开了如同那狂风暴雨一般的反击,一时之间领的范云鹤是难以招架,只能穷于应付。

        ‘蓬!’无崖子趁范云鹤一个没有注意,一剑狠狠的劈在了他的肩头,随着一片血光飞溅,范云鹤的一条胳膊被无崖子的这一剑,从紧贴着肩头的部位给齐刷刷的斩掉,鲜血如泉涌一般,把他的半个身体都是瞬间染红。

        “啊;;;1;!”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范云鹤的口中传出,此刻范云鹤用剩下的那只手掌捂住伤口,身体也是迅速躲闪到了十几里之外,两眼死盯着无崖子怒吼道:“无崖子,匹夫,今日之仇,他日定当加倍奉还!”

        范云鹤撂下一句狠话之后,也顾不得他的那些徒子徒孙,身体连续几个急闪,就消失不见,逃离了此地。

        无崖子和天机子他们看着远遁的范云鹤,也没有去追赶,而是把目光回到了还在激烈厮杀的战场。

        此时天机子满脸都是被一股萧杀之意所笼罩,他看着下面那些还在厮杀的双方弟子,大声的命令道:“主动放弃抵抗的可以留他的一条活命,那些死不悔改,继续顽抗的,全部杀无赦一个不留!”

        天机子的一声命令,如同是催化剂一般,那些天机宗和各派的弟子,听到天机子的命令之后,立刻挥动手中的兵器,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朝着那些化生宗和封剑宗的人马倾泻而去。

        而,那些化生宗和封剑宗的弟子,此刻见他们那边的两个涅槃镜老祖,一个是消失不见,另一个侧是受创遁走,心里面也是随之失去了战意,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兵器缴械投降。

        而,那些少数还在负隅顽抗的顽固分子,侧是被一阵狂风暴雨一般的轰击,顷刻之间,就全部轰击成了一堆堆血肉模糊的碎肉,落得了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此刻杜云雄和王元辰掠至天机子的跟前,对天机子问道:“这些已经放弃抵抗的人,应该怎么处理他们?”

        天机子沉吟了一会后,对他们二人吩咐道:“把他们的修为暂时给封住,全部去挖矿,等查清楚后,对那些没有做过什么大恶的全部释放,那些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的全部抹除或废去修为!”

        就在天机子他们在商讨,怎样处理那些化生宗和封剑宗的俘虏之时,刘嫣然的身影却是一闪而过,出现在了莫天仇的跟前,然后她用手向那些俘虏里面的一个白发老者指了指,对莫天仇问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人?”

        莫天仇顺着刘嫣然手指的地方扭头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的此刻落入了他的眼中,当他看到这个身影之后,脸色不由得立刻沉了下来,如同天空那浓厚的乌云一般,印的几乎将要滴出水来,一股杀意不禁从他心里面逐渐升起。

        原来他所看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当初,他刚刚踏入修仙界之时,和刘嫣然遇到那个封剑宗的外门长老,‘张长老’张胖子。

        此人当初在莫天仇刚刚踏入修仙界之时,曾帅人截杀过莫天仇,就在那一次,莫天仇差一点被此人给一掌打死,最后关头要不是刘嫣然亮出了她是玄女宫弟子的身份,替莫天仇挡下了一劫,恐怕莫天仇早就命丧此人之手。

        而且,此人当初还伙同他们封剑宗的弟子,劫持过灵儿,惹得莫天仇哪一次怒闯封剑宗,最后被逼远避东海,这一切一切的罪魁祸首,全部都是源起此人之手,如今居然在这里让莫天仇又一次遇到他,当然就不能再放过他。

        此刻那躲在人群里面的张胖子,也已经发现了莫天仇和刘嫣然,当他看到莫天仇和刘嫣然之后,吓的立刻就出了通身的一身冷汗,急忙把头一缩,躲在别人的身后不敢再露面,生怕被莫天仇和刘嫣然发现,而被清算过去所欠下的旧账。

        “这不是张长老吗,怎么见了面连个招呼呀不打,莫非把我这个老朋友给忘记了不成?”

        张胖子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身体如同遭到了雷击一样,顿时吓得浑身颤抖了起来,本来还没有消失的冷汗,有接着肉泉涌一样拼命的冒了出来,仅仅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他的衣袍全部给浸透,好像是刚刚从水里面钻出来的一样。

        “莫非张长老身体有一些不太舒服,怎么见到我之后,总是出虚汗?”

        “啊;;;;啊;;;;;啊,是;;;;是;;;;莫道友,奥,不;;;;不是,是;;;;莫;;;;莫大爷!”

        此刻张胖子见到莫天仇已经发现了他,并且已经是来到了他的跟前,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唉,张长老太客气了,凭我在你的面前,怎么敢担当大爷两个字,你这不是太抬举我了吗?”

        “是;;;;是;;;;;啊;;;不是,啊;;;;;不对;;;;!”

        此刻那张胖子面对莫天仇的问话,已经是彻底的不知道应该怎样应答,支支吾吾的,浑身也是颤抖个不停。

        莫天仇见张胖子这幅怂样,随之也就失去了再和他多说废话的心思,而是把脸色一沉,怒声喝道:“别支支吾吾的了,今天既然已经遇到,就把我们之间的旧账给彻底的算个清楚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970/16935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