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赫那拉·茉雅奇传 > 第44章 科尔沁布木布泰代善定亲多铎生

第44章 科尔沁布木布泰代善定亲多铎生

        科尔沁布木布泰,代善娶妻多铎生

        努尔哈赤采取“怀柔政策”,就想到了九部联合与建州对战后的莽古斯和明安俩兄弟,自己后院里已经有了个明安之女做侧福晋,莽古斯那边还没有人呢,努尔哈赤想着就派人与科尔沁蒙古通好。

        不说努尔哈赤的使者到了科尔沁蒙古后,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莽古斯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努尔哈赤的使者。

        这时候的科尔沁蒙古这会儿正忙着一件大事儿。科尔沁蒙古的莽古斯贝勒的儿媳,长子宰桑-布和之妻博礼正在生产,女人生产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儿,尤其是在布和有了四个儿子后,博礼再生个儿子女儿都没什么太大的干系。

        偏有件巧事,博礼刚开始生产,就见科尔沁的大萨满过来在产房外恭恭敬敬的守着。听说大萨满都来了,莽古斯和布和哪还能把博礼生孩子的事儿当做一般的事儿对待,莽古斯父子恭恭敬敬的亲自去请萨满往蒙古包里头去坐。

        萨满拒绝了,“不必了,我哪里坐得住,科尔沁的贵人要出生了,我要在这儿好好的等着。”说完,依旧站在博礼的产房外。布和一听科尔沁的贵人,眼睛一亮,看了阿玛莽古斯,再看看萨满。莽古斯心里也很好奇,但听到是科尔沁的贵人,还是很惊喜的,但面上没有什么表露,带着布和陪着萨满等着。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四个时辰,终于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在产房内响起。“恭喜贝勒爷,恭喜宰桑,福晋生了个小格格。”一个蒙古稳婆抱着一个包裹出来说。

        莽古斯和布和四只眼睛盯着萨满,萨满抱过小格格,说道:“天降贵人!小格格的名字就叫布木布泰吧。”莽古斯听了萨满确认的话,高兴地让稳婆把布木布泰抱进去,自己恭敬的在前边引导着萨满往帐篷里休息。

        进去坐下,莽古斯试探的说道:“我有一个女儿还没有出嫁,我想请萨满帮忙看看!”萨满闭了闭眼,又缓缓睁开,说道:“带来吧。”不一会儿,莽古斯的女儿额尔敦其其格(俗称哲哲)喊了过来,哲哲行礼见过,萨满看了哲哲一眼,又看了看莽古斯,莽古斯让哲哲退下。

        萨满说道:“贝勒的格格是个尊贵的人,宰桑的格格确实庇护科尔沁,荣耀科尔沁的人。”宰桑听到这儿,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忙又把大格格叫过来,萨满盯着大格格看了一眼,说道:“三位格格都是尊贵的人,只是有福浅福薄之分。贝勒的格格顺其自然就好。宰桑的大格格就像烟火一样,燃烧起来很亮很美很吸引人的目光,有她在,贝勒的格格和宰桑的小格格都没有出头之日。宰桑的小格格是个有后福的人,她的福气才能荣耀科尔沁,才是科尔沁立足的源头。”说完,就起身走了。

        格格不像阿哥,阿哥的福气可以说是自己奋斗来的,格格的福气出生时是父亲,以后是丈夫和儿子,布木布泰的后福荣耀科尔沁,那就是布木布泰的丈夫和儿子对科尔沁至关重要了。

        布和急切的问道:“那布木布泰嫁给谁呢?”萨满说道:“顺其自然,到时候谁来求娶就是谁,最后一个真正与布木布泰成亲的人才是。三位格格的婚事都顺其自然,两位别横加阻拦,别自作主张。”说完,就闭上嘴起身走了。转眼间就是失去了踪影。萨满离开不久,觉得不对,布木布泰出生的时辰不对,晚了半个时辰,想再算算的时候,吐血而亡,死前最后一句话:“我算错了时辰,天不我与!”说完,倒地没了,临死还想看看是谁改变了命运的罗盘?这时抱着豪格喂奶的茉雅奇突然一惊,觉得有人在看,抱着豪格转了一圈,没感觉到有人,才算罢了。

        有着叶赫部布喜娅玛拉的例子在前,布木布泰的批命,莽古斯和布和商量着谁也不告诉,两人自己放在心里。只是到底俩人对布木布泰较哲哲和布木布泰的姐姐海兰珠更为慎重、重视。

        出生就有萨满守着,出生后又有萨满亲自取的名字,现在的科尔沁掌权人莽古斯和继承人布和额外看重布木布泰,甚至安排布木布泰的待遇高于布和的继承人吴克善,虽然莽古斯和布和没说什么。但他们父子对布木布泰的不同对待,还是让布木布泰的名字在科尔沁流传开来,布木布泰的地位一跃她额娘博礼、兄长吴克善,在莽古斯、布和之下,为第三。

        这个时候努尔哈赤的使者终于来到了科尔沁,求见莽古斯,透露出努尔哈赤想要与科尔沁通好的意思。通好的最普遍的形势就是姻亲,想到正在婚配年龄的哲哲,再想起萨满说的顺其自然,莽古斯第一次把努尔哈赤与现在蒙古族的首领林丹汗放在一起并重,努尔哈赤到底年老了,林丹汗还是早晨的太阳,林丹汗可能是布木布泰的丈夫,努尔哈赤却一定不是,那努尔哈赤的可能继承人就很重要了。

        莽古斯打定主意,想了一番,带着女儿哲哲,跟着建州来使来了赫图阿拉城。

        努尔哈赤听说莽古斯亲自来了,很高兴,尤其是在金台石的打脸行为后。努尔哈赤亲自接见了莽古斯。莽古斯不知道建州和林丹汗谁才是最后的荣耀来源前,不想与两边交恶,就提出了,“这是我的女儿哲哲,不知道哪几位是大汗的儿子?”

        努尔哈赤把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叫过来,说:“这四个是我最得意的孩子,阿敏是我弟弟的儿子,我视他如同我自己的儿子。”莽古斯听了一笑,话是这么说,但不可能放着自己的儿子不要,让自己的侄子继承自己的一切。

        努尔哈赤看着莽古斯不为所动,又指着代善说道:“这是我现在身边最年长的儿子,也是我最身边最得力的儿子。”莽古斯看了看代善,莽古斯来之前已经暗中使人快马加鞭提前过来搜索努尔哈赤众儿子的信息了。知道这是努尔哈赤元配留下的儿子,并且努尔哈赤的嫡长子被囚禁了,他就相当于努尔哈赤的长子了。并且他的府里只有一位嫡福晋、一位侧福晋,有五个儿子,都是嫡福晋所生。莽古斯不说话。

        努尔哈赤又指着莽古尔泰,“这是我第二任大福晋生的长子,也是一个巴图鲁。”莽古斯看着莽古尔泰很直接的眼睛,直接把他否决了。

        努尔哈赤最后指着皇太极说道:“这是我第三任大福晋生的儿子,府里目前只有一位嫡福晋,还没有侧福晋呢。”莽古斯也知道这位八阿哥,府里确实是只有一位嫡福晋,这位嫡福晋还是他额娘的娘家侄女,八阿哥福晋身后也没有任何势力,就这样的女人,八阿哥还是照样宠着,以至于,年过20才有了一个阿哥,府里听说侧福晋,连庶福晋都没有呢,在莽古斯看来这位八阿哥有点儿太儿女情长了,他这样拎不清没志向的阿哥,绝对不是那最有福气的来源。皇太极看着莽古斯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心里直冒汗,可别选我啊,已经开始搜肠刮肚的想理由拒绝娶哲哲了。

        莽古斯大笑道:“大汗的儿子侄儿都是勇士啊!我就哲哲一个女儿,她是从小被我宠着长大的,咱们既然结亲,也是美意,自然是想孩子们相处得好,我看大汗的二阿哥正好,年纪比哲哲大,会疼人。”

        努尔哈赤看着代善脸上一闪而过的喜意,再看看皇太极脸上的一抹放松,说道:“皇太极也比哲哲大啊。”

        莽古斯说道:“嫁人就要嫁最英勇的勇士。哲哲没赶上好时候,要是我有个妹妹肯定要想方设法让她嫁给大汗,才不枉她一生的托付。”

        努尔哈赤听了,才算开怀大笑,就这样,努尔哈赤和莽古斯定下了代善与哲哲的婚约。努尔哈赤又从后院里边挑选了美貌的女子给莽古斯做妻。莽古斯高兴地笑纳了。

        这个时候,努尔哈赤后院里有人来报:“禀大汗,大福晋生了一位小阿哥。”莽古斯听了,一副佩服的样子,看得努尔哈赤更是心里头得意。

        努尔哈赤在这里与莽古尔泰喝酒作乐,代善作为儿子、女婿作陪。其他的阿敏、莽古尔泰和皇太极就开始各回各府了。

        在门口,阿敏看着皇太极说道:“都是伯父的儿子,莽古斯没看上八弟,就看上了二哥,八弟心里不觉得他没眼光,小瞧八弟了吗?”

        皇太极笑道:“科尔沁的格格嫁给二哥才是天作之合,嫁给我是浪费了科尔沁格格的人才。”阿敏听了,看着没煽起皇太极对代善的怒气,只能遗憾的走了。皇太极还在原地不停地庆幸,自己的小命保住了,回去对茉雅奇可有交代了,茉雅奇可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想完,皇太极也骑马回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106/169603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