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赫那拉·茉雅奇传 > 第46章 东果格格何和礼无可奈何褚英事

第46章 东果格格何和礼无可奈何褚英事

        到了晚上,热闹的婚礼归于沉静,满门宾客开始各回各家,皇太极和茉雅奇走在后头。

        代善的脸已经被酒灌得通红,皇太极还好点儿,他今天不是主角,二来有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在,他这个刚出头的八阿哥还不够瞧的。代善陪着皇太极过来叶赫那拉氏的正院接茉雅奇回府。

        大概是东果格格有什么秘密话要说,东果格格还在叶赫那拉氏的正院坐着呢,叶赫那拉氏和茉雅奇只能也陪着大姑姐坐着。

        皇太极边走边说,“哥哥娶了科尔沁格格,可是一件喜事儿,以后弟弟还得多多向哥哥学。”代善听了,脸上灿烂的笑容一顿,不经意的试探道:“怎么,八弟羡慕了,以后也想娶个蒙古格格做侧福晋?”

        皇太极彷佛没感觉到代善变冷淡的话语,笑道:“哪是这个意思!要是我真敢娶个侧福晋回家,不说茉雅奇乐不乐意,就是我也对不起我额娘的临终嘱托,我额娘临终时把茉雅奇指给我做嫡福晋,还怕我万一娶了个家世势力雄厚的侧福晋委屈了茉雅奇呢,遗命我不许娶侧福晋呢。就为了我额娘的嘱托,我也不能娶侧福晋。”

        代善听了,才算明白过来。皇太极接着说道:“我是羡慕哥哥的名声威望。你看科尔沁的莽古斯贝勒,我们几个兄弟他谁都看不上,一准儿认准了哥哥,要把女儿嫁给哥哥,还有四月十五的时候,蒙古扎鲁特部钟嫩贝勒也是亲自送女儿来到翰河渡口,要她嫁给哥哥为妻,可见哥哥声名远赫,不是弟弟等所能及。哥哥是弟弟学习的榜样。”

        一月之内,相继娶喀尔喀博尔济吉特氏(蒙古扎鲁特部)和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两大势力的格格为妻,并且还是两个岳父主动选上的自己,即使一个月当两次新郎很忙碌,代善心里也是很自豪的。

        听皇太极如此说,代善总算是消除了对皇太极的猜疑,与皇太极又亲近起来。俩人说着走着,就到了正院。

        见到皇太极来了,茉雅奇松了一口气,几人相互请安见礼。落座,皇太极就说带茉雅奇告辞了。代善看着东果没有跟着皇太极一块儿告辞的意思,想说话。代善和叶赫那拉氏也就不挽留皇太极和茉雅奇夫妻,送他们二人坐车走了。

        送走了皇太极夫妻,叶赫那拉氏借口要去看看巴喇玛睡得怎么样,去了西厢房巴喇玛的卧室,代善看着叶赫那拉氏不进去了,只能自己硬着头皮进了正院堂屋。

        代善坐下,东果格格看着屋里就是自己姐弟俩人,也就直说了,“褚英关了一年多了,阿玛有放出他来的意思吗?”

        代善一听这话,顿时消了一天的懒散喜意,脑袋清明过来,思绪转得飞快,说道:“阿玛没提起过大哥。”

        东果格格和褚英、代善同为努尔哈赤元配嫡福晋、第一任大福晋佟佳氏所生,然而,佟佳氏在的时候,东果格格就被她阿玛努尔哈赤嫁给了何和礼,何和礼那时本来已经有了正妻,但东果格格嫁了过去,明面上何和礼的正妻是东果格格,原来的嫡妻降为了侧妻,一个为何和礼已经生儿育女主持内院多年的嫡妻,即使上面有努尔哈赤压着,心里也不真正的向10岁的后来夺了自己正妻位份的东果格格屈服的。那几年东果格格也是战战兢兢一步一步的过来了。

        现在好不容易缓过神儿来了,一个弟弟被囚禁了,没了额娘后,自己这个做姐姐没顾得上俩弟弟,东果心里本来就有愧,怎么能放着褚英不管呢!

        东果热切的看着代善,求道:“阿玛没提,代善,你能不能主动找机会跟阿玛提呢?”

        代善感觉到东果的眼神儿心里有些不自在,毕竟和褚英是同母兄弟是事实,但褚英诅咒自己和其他兄弟也是事实。并且褚英被囚禁,告状事儿不仅仅有费英东、安费扬古、扈尔汉、额亦都,还有自己亲姐夫何和礼,兄弟里有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和自己。

        代善要是主动提出释放褚英,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把自己和褚英当成一伙的,把矛头也对准自己,代善想着就委婉的把这话告诉了东果。

        东果一听一愣,眼睛呆滞了,她只知道褚英是犯了众怒了,惹得大臣阿哥向阿玛告发,但不知道这里边有自己的丈夫和二弟弟。东果沉默了。

        呆了一会儿,东果问道:“阿玛会像处死三叔舒尔哈齐那样,处死褚英吗?”说完,屏住气息,两眼紧盯着代善,等着他的回答。

        代善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但是要是大哥有个万一,我肯定把杜度和尼堪当成亲儿子一样照顾,就如现在的阿敏于阿玛。”

        代善这承诺,已经告诉了东果答案,她也知道自己真的救不了褚英了,又朝代善确认道:“你保证待杜度和尼堪如同你待岳托和硕托?”

        代善使劲点点头。

        东果看了,也就不想再说什么了,起身告辞了。代善送走了东果,叶赫那拉氏听下人说东果格格失魂落魄的走了,也就回了正院。

        代善回来,对叶赫那拉氏说:“以后大哥后院的事儿你经点儿心,杜度我会照顾的,巴喇玛正好也要上学了,正好你接过尼堪过来照顾。”说完,又想起今天是自己娶侧福晋的日子,想着叶赫那拉氏的不容易,好不容易温情道:“哈达吶喇氏那里有玛占,喀尔喀博尔济吉特氏和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也都是才入府的新人,你是嫡福晋,又养了好几个孩子,有经验,以后后院的事儿,还得你多费心了。”

        叶赫那拉氏听了,心更冷了,面上还是微笑道:“看爷说的,爷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哪里会不尽心,妹妹们也都是好的,我自然会和妹妹好好相处的。天都晚了,哲哲还等着呢,爷赶紧过去吧,别让哲哲等着了。”

        代善听了,就拍了拍叶赫那拉氏的手,起身走了。叶赫那拉氏自己枯坐着,为了别的女人生的儿子和别的女人,才能给我说点儿好话吗?在我不知道的什么时候,你已经渐渐的离我越来越远了!

        “咳,额娘!”“额娘!”“嘻嘻,额娘!”萨哈璘拉着瓦克达的左手,瓦克达的右手拉着巴喇玛的右手,三兄弟朝着叶赫那拉氏长着笑脸,喊道。

        巴喇玛像是刚醒,还没醒过神儿,松开他二哥哥的手,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往叶赫那拉氏身上爬,叶赫那拉氏赶紧抱住这小祖宗。

        萨哈璘拉着瓦克达严肃的说道:“额娘,今晚,我们三个陪额娘睡。”叶赫那拉氏看着严肃的大儿子,听话的二儿子,迷糊的三儿子,变冷的心温暖起来了,开心的笑道:“好,好,今晚,都跟额娘一起睡。”

        瓦克达困得一躺在床上就挨着萨哈璘睡了,巴喇玛,一会儿的功夫,就从叶赫那拉氏把他放平的样子,动动动动,变成把脚伸到瓦克达嘴边,自己躺在瓦克达脚丫上,仰面睡得呼呼的,小脸颊开始变红了。

        萨哈璘看了,赶紧把巴喇玛的头和身子再掉过来,拽出瓦克达的胳膊让巴喇玛的头躺着,给他们俩人盖上被子,自己伸出右胳膊让瓦克达枕着,努力的右胳膊拽住巴喇玛,不让他再动。

        叶赫那拉氏看了,自己也伸出右手臂让萨哈璘躺着,叶赫那拉氏看着自己胸前排着的三个孩子,也不再灰心丧气,心里充满了冲劲儿和斗志。

        萨哈璘看着两个弟弟,悄悄跟叶赫那拉氏说道:“额娘,我会好好努力的,将来额娘过的日子肯定比后院里阿玛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尊贵都好。”

        叶赫那拉氏听了,微笑着,拍拍萨哈璘的身子,说道:“只要你们三个都过好了,额娘就满足了,其余的额娘都不在意的,啊!”

        慢慢的母子四人都睡着了。

        新房里的代善和哲哲也在洞房后睡着了。

        茉雅奇和皇太极回到家,看了看豪格,已经吃了茉雅奇配置的米粉和菜泥,睡着了。俩人就放心的去洗漱了,洗漱完了,茉雅奇坐在椅子上给皇太极擦头发。

        茉雅奇说道:“以前代善哥哥府里都是嫡福晋生的阿哥,现在有了一个哈达吶喇氏生的六阿哥,又有了喀尔喀博尔济吉特氏和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哲哲两位侧福晋,从没有侧福晋到三个,从全是嫡福晋生的阿哥到多了一个侧福晋生的阿哥,代善哥哥到底在想什么?”

        皇太极笑道:“不过是褚英哥哥开始犯错了,大臣和兄弟们有意见了,代善哥哥心里开始有自己的打算了。”

        给皇太极擦干净头发,茉雅奇就把干布递给皇太极,自己坐在皇太极前面,让皇太极给自己擦头发,皇太极已经锻炼出来,不会再给茉雅奇擦头发的时候,拽疼她的头皮了。

        茉雅奇舒舒服服的闭上眼,说道:“还是咱们的日子过得好,要是让我是二嫂,从有了哈达吶喇氏就不跟代善哥哥同房了。”

        皇太极听了,笑道:“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啊,小醋坛子。”说着,给茉雅奇干净头发了,抱起茉雅奇就上床睡觉了。

        床帐后边陆陆续续传出“我醋坛子我乐意,你喜欢不?”

        “喜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106/16960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