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2章 矛盾

第2章 矛盾

        宁白前在这个世界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远。黑黝的脸印在自己眼前,瞪着眼直愣愣的瞅着自己,白前吓了一跳。后来李远挠挠头,露出一口白牙,憨厚的对着白前笑了笑,却是诚恳老实的模样。

        像是又回到了那个时候,白前渐渐有了意识,整个世界被黑暗笼罩。等到黑暗被强行剥离开,白前睁开眼,看到李远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愣头愣脑的对自己笑起来。

        已入夜,一盏昏黄的煤油灯点在木桌之上,亮出一个小小的圈。月光从小窗子漏进来一点点,几片云晃来晃去,月光时隐时现。李远蹲在地上,高度刚好对上趴着的白前,满目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

        后颈处钝钝的疼,稍微扭动脖子,能感觉到湿热的布巾溻在上边,热气氤氲,沾湿了衣领。白前呼出一口气,没有回答,反问道:“测灵完成了么?”

        李远把布巾取下,放在热水里浸湿,又重新给白前敷上:“完成了。这段时间你会觉得脖子僵硬疼痛,稍微忍忍,不出三天就会好起来的。”

        白前听李远讲过试灵针的大致用法,是从后颈直刺进去,并且要让针体在血肉间停留至少一炷香的时间才可拔出。其间过程很是煎熬。

        李远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石匣子,打开给白前看。试灵针躺在石匣内,在黑暗中越发变得紫黑,颜色浓重,像是随时都会流淌出来。白前不解,问道:“这是?”

        李远有些惋惜的样子:“正常来说,试灵针在画师体内会变作绿色,画师灵力不同,色泽也有差异。我等了一个时辰才拔|出来,它还是这个样子。”

        完全没有变化。那就意味着,自己丝毫不具备“画师”的灵力。唯一的技能用不上,白前有些失落。转念一想,以前也没有这样的能力,也照样画画,现在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而已。好歹自己还有绘画的基础,照以前那样卖卖画之类也好。再者也可以和画师合作,由自己来设计。总之一定能找到生存下去的方法。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白前抱着“再也回不去”的心态,断了后路,逼迫自己在这里扎根立足,努力向上。

        李远当他的沉默是受了打击,手脚无措的站在一旁安慰道:“没有灵力的人也很多的!特别正常!大多数人家还是靠着种田度日,自己养鸡鹅,自己纺织自己制衣。你不要觉得难过,测灵最消耗体力,你先好好休养。”

        “只是一点失落而已,过会儿就好了。”白前边说,边撑着床板想要坐起。他原本就行动不便,这么折腾下来,一些简单的动作都显得力不从心。

        李远连忙凑上来扶他,白前借着他的力道翻过身,腿上的异样感清晰的传来,是自己很熟悉的不适。这时白前才想起测灵之前的一幕,后知后觉的感到头顶也有不易察觉的刺痛。

        白前的防备是向内收敛的,只是为了筑起一层防护壁,是一种自保的本能。毕竟自己是外来者,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算是异类。三天的时间,他从未想过要竖起尖矛,去针对某一个特定的人。

        李远还在絮絮叨叨的念:“其实想想也算好事啦!灵力越高的人在测灵中受的罪越大,你身体这么差,这可是避过一场大祸哩!而且有灵力有啥用呢?我会画衣,还不是住小破屋,连顿肉都吃不上。会画兵才厉害呢,但是一般的画师都不能画兵的,所以有没有灵力都是一个样子啦!”

        白前挪了挪腿,靠着床栏坐好,不适感清晰的存在,并非自己的错觉。他一直不说话,李远自己劝了半天没什么回应,讪讪的摸摸鼻子,问:“你饿不?我煮碗面给你?”

        白前突然叫了声“李大哥”,语气郑重严肃,像是要谈什么。李远开阖个不停的嘴僵了僵,眸色略微沉下来,随即收了表情问道:“怎么了?”

        白前侧着身子,把里侧的藏青色布包拉出来,放在手边,定定的看着李远道:“如果你想要,这些都可以给你。”

        李远被戳中心事,心中大骇,面上却强壮无异,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前指尖在背包带上打了个圈,说道:“你救了我,又对我这么好,给我吃给我穿的照顾我。我该报答你的恩情,只是……”

        李远尚且想要撇白,辩驳道:“哪有见到病弱之人不施以援手的,我……”

        “李大哥!”白前打断他的话,“这些都可以给你。但是,我也只有这些能够给你。”

        至此,李远的想法完完整整的被揭开,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最终落了虚无,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白前弯腰卷起裤脚,窗外一片乌云散开,月光照进来,刚刚好打在白前的腿上。金属特有的清冷只是一闪现,月光重新被隐藏在云后,一切重归黑暗。白前将自己的义肢暴露在空气中,开口道:“那些都可以给你,但是这两条腿无论如何我都要留下。我靠此行走。”

        李远没想到白前能够发现自己在他昏迷中取了那两条假腿来研究,被白前直截了当的戳穿,解释好像都变得无力起来。况且自己也没有合理的解释。

        李远脱去外衣,在新搭的床铺上面朝里躺下,声音闷闷的传过来:“你身上的东西太稀罕,放在哪里都会是个祸。我不要你的东西,你明天就走吧。自己好自为之。”

        忠厚良善的人突然就冷硬起来,白前一时恍惚,不知道哪个李远才是本质上真实的人。悉心照顾自己的人,借助所谓的“辅助”来让自己毫不察觉的昏死,留下足够的时间去研究自己的义肢。这种反差让人寒心,却并不是不能忍受。

        根本无法责怪对方,包括布包内的腕表、手机,这些东西都超出了这个时代应有的范围,被人窥觊才是正常的。白前抚着左膝,金属的冷硬和零件的边缘硬度咯着掌心。白前想,错不在李远,出问题的是误入这个时空的自己。

        李远待他的善,他都清楚的记得,并不会因此而被抹灭掉。他相信李远是个好人。好人和好奇、贪婪并不冲突。

        良久,白前将裤脚卷的更高一些,脱下义肢。残肢长久的被闷在硅胶中是件痛苦的事情,一些地方已经磨的微微红肿。白前余光盯着李远,迅速调整了下义肢,重新戴上。李远一直没有动作,他才松了口气。

        那边李远听到悉悉碎碎的声音,也提着神注意着。声音停止时,白前已经躺了下来。李远有些不甘心似的,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白前轻笑:“残端是很敏感的,义肢稍微有些错位,都会疼的特别厉害。并不是原样装回就可以了的。说起来,你还是败给了‘不了解’。”

        “正是不了解,所以才忍不住去接触。你……”李远犹豫了下,问道,“经常这样疼?”

        “嗯。”

        轻巧的一声,像是重拳砸在身上,李远闷着声音道:“抱歉。”

        李远沉默了片刻,又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很难保证周全,想要安稳,最好找个家族来做壁垒。五大家族各有所长,你选一个,我明天送你去。”

        白前停了会儿才回道:“是我该说‘谢谢’。”

        李远彻底沉默下来。夜色越浓,天上的云散了,月光清清澈澈的洒下来,只一方小窗,像是从天上流淌而下的水。两个人都毫无睡意。李远把玩着枕边的小匕首,间或还能摸到泽木的细小碎屑。捻捻指头,李远继续想着自己的心事,忽然听到屋外有脚步声传来,乱却不杂,几不可闻。

        李远闪身坐起,掐着指头算了算,惊呼“怎么会是今日!”

        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远两步踏到白前床边,拿起他的包塞到他怀里,低声道:“出了门尽量向西跑!”

        白前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李远拉着他的胳膊,将他拖下床:“拿好你这些东西!往西会有人帮你的!一定要拿好!”

        白前知道李远不会害他,他此刻着急成这个样子,必然是十万火急了。义肢也无所谓穿不穿鞋,白前索性只罩了件外衣,将包斜跨在身上,光着脚扶着手杖就站了起来。

        屋外的脚步声突然加快,转眼间已经到了门外。眼看着是出不去了,李远抽出墙上挂的刀,挥刀劈向后墙,努的额角青筋暴起,虎口嘣血。即便如此,等到李远打出一个洞时,前门已经被破开。

        来者自动分为两路,一拨去捉李远,另外两个人压制了白前的行动。李远似乎是在刚刚用光了力气,愣神间,几乎没有抵抗的就被人反剪了手压在地上。

        随后闪进来一个瘦削的男子,绛紫色的云纹锦缎袍子,头发束了一半,散落在肩上。不同于其他人,他没有带面罩,一双细长的凤眼斜睨间流光奕奕,唇色略显苍白,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男子径直走到白前身边,手起刀落,挂在白前身上的背包被割断了带子,往下落。男子伸手,稳稳的接住布包,单手掂量了掂量,尤不放心的打开看了看。

        手下夺了李远的刀递给他。男子用指甲在刀刃上轻弹,听刀身发出的余音,满意的点头:“不错,能削动泽木的刀子果然不一般。”

        手下在屋内翻寻,将所有的刀都聚在一处。男子扫视一眼,将手中那把也扔了进去。抬头环视四周,对上李远不甘心的眼,男子轻笑道:“得了,回去交差。”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