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6章 恩宠

第6章 恩宠

        穆公子画这轮椅不同于现代轮椅的结构,其实只是一张普通的四方椅下方加了四个小小的木轮子。只能起到一个代步的作用,却不能自主,离了旁人的推动,还是寸步难行。

        不过这轮椅倒是提醒了白前,这个世界中画师的万能性——只要能想到,便能实现。

        好在白前受伤住院的那段时间,也是一个人生活,免不了医生护士搭把手帮个忙,甚至同病房室友的亲属也会替自己做些事情。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也就不觉得依赖别人有多难堪。此刻景西推着他前行,白前只是觉得麻烦了这个陌生人,其余心情,倒是坦坦荡荡。

        一路绕过回廊小桥,进了间屋子。炉火烧的正旺,配合着熏香,像是突然从萧瑟的初秋进入勃发的春末。白前暗自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依旧是细腻的雕窗门户,大片的叶子形状,饱满美好。

        穆悦观丢下这两人,疾步行至内厅,嘴里吵吵着:“哥哥,我回来啦!”

        景西推着白前,一路畅行无阻,也进了内厅。厅内的不同位置摆置了三座方炉,火苗印着夜色,红彤彤的。正位上是宽阔的软榻,一个男子正半倚在背枕上,盖着薄毡闭目养神。

        想必这就是穆家现任家主,穆青涧。白前远远的看过去,也猜不透这人到底是个什么状况。靠的近了,白前才借着烛光,看到他的全貌。

        也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只是面色却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一张脸煞白,毫无血色,嘴唇略微犯青,眼底带着些浮肿。颧骨高高凸起,整个人都瘦削的好像是皮包了骨头。纵然面相极为英俊,在这病容之下,也要扣上几分。

        家主病弱,也难怪这穆家无法兴盛。

        穆青涧听到声响,睁开眼。一旁立着的宽肩高个男子扶他坐起来,又给他披了件衣服。穆青涧道:“云越,这里不用你了。”云越又拨了拨方炉内的炭火,垂手走了出去。

        穆悦观在榻上坐下,指尖绕着穆青涧的衣角来回卷,说道:“火已经灭了,没什么损失。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景西进去的,你问他。”

        穆青涧朝景西的方向看,面上一僵,明显有些不愉快,问道:“这位公子是何人?”

        白前欠身行礼,解释道:“我叫宁白前,多谢穆公子赠送的这把椅子。”

        室内昏暗,穆青涧听他如此说,才发现他正坐着自己的活动椅。之前的戒备稍懈,脸色也和缓下来。穆悦观摆着手解释道:“司齐那家伙一直想带走他,所以不能放他单独呆着。不是有意带他进来的,哥哥,你别生气,不然又要难过了。”

        白前不明白这人的心思,但看穆悦观全没了在外的霸道嚣张,大概也猜出来穆青涧是不喜欢见生人的。但是看到自己也是残疾之躯,便起了同病相怜的心情。

        这个小插曲略过,穆青涧转头问景西:“山里何种状况?”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白前也看得出来景西是个闷嘴葫芦,凡事都不爱多解释。穆青涧的问题一出,景西果然简单明了的做了说明:“空地上点了堆木头,两盆水就浇灭了。”

        “见到纵火的人了没?”

        “嗯。黑衣黑帽,没有明显特征。脚力甚好,擅长躲避。”

        穆悦观惊奇的插话:“正面交手了?你居然还回来的那么快!”

        那两个人都在思索,没人接她的话。白前突然问道:“要是为了栽赃嫁祸,一把火烧了那个林子不是效果更好?为什么只是在安全区点出来些烟?”

        穆悦观立刻反驳:“泽木那么珍贵,怎么能烧掉!”

        白前点头:“也就是说,对方也认为泽木珍贵。就这点来看,有人选么?”

        穆悦观撇撇嘴:“整个怀元,有谁不知道泽木珍贵?”

        白前略作思索,继续道:“那换个切入点。假如那木头被烧了,最直接的后果是什么?”

        景西截了话头,回答道:“帝君暴怒。”

        穆青涧顺着接下去:“穆家势必要被追究责任,往日的恩宠必不会在。先不论穆家一族还能不能幸免存活,首先帝君会收回权令,穆家再也不能自由采用泽木。”

        白前问道:“这个泽木必须承包给别人么?我是说,一定要让某个人来自由采用么?”

        穆悦观像是也明白了,呆呆的点头,回道:“帝君爱那些骄奢的东西,但是宫廷内并没有技艺高超的画师,天下英杰几乎都罗纳于我们这几个家族之内。所以帝君想要享乐,就要从外部寻人,以供驱使。奖赏便是泽木。得了泽木,便是得了侍奉帝君的机会,也能自由采用。”

        室内有些安静,方炉内“噼啪”一声爆裂。景西率先站起身,冷面清声:“我暂时住在穆府。”

        白前没明白什么意思,穆青涧说道:“我没怀疑你。”

        景西脚步微停,却什么都没说。

        穆青涧叹了口气,说道:“帝君必定会召见我,之后再说吧。悦观,叫云越进来。”

        景西手握轮椅的扶柄,立在原地,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云越自外进来,带了身寒气。白前见他在火边烤了许久,才近身走到穆青涧身边。

        木门只开了一叶,景西推着白前出去,转身时白前回头看了一眼。正见到云越掀起穆青涧的薄毡,弯腰将他打横抱了起来。穆青涧的双脚无力的垂着,脚背几乎和小腿成一条直线,极不自然。

        原来也是残疾人,难怪这穆府上下都见不到一个门槛,自己坐着轮椅也能通行。白前还要再看,景西却已经推着自己来到外廊。

        一路无言,清冷的月光洒下来。白前心中有个想法,兀自闷着头思索,就这么回到先前睡的厢房。

        白前不能行走,但好歹能料理自己,只是相对艰辛一些。万株留下来照顾他之后,景西就再也没出现过,反倒是穆悦观三不五时的就往这边跑,叽叽喳喳个没完。司齐偶尔也会来,却只是坐着喝喝茶,但笑不语。白前猜不透他是不是在警戒万株,索性也不再管他。

        生活好像突然变得稳定起来,除了水土不服的症状始终存在,让自己几天起不了床之外,白前竟然开始觉得稍微有些好过了。

        万株也是画师,只是级别低,便不常动笔。白前得知她也以画器为主之后,便让她照着自己的身高画了副双拐。

        深棕色的木头,有螺旋状的纹路。整体轻巧笔直,手握之处圆润光滑,不用担心毛刺扎手。白前想到之前那根灿金的手杖,不知道李远如今是什么处境。再转念想,错过了万株画器的过程,还是没弄明白这器具要如何来画。纷杂的念头在脑子里来回转。

        甩掉这些暂时解决不了的麻烦,白前撑着双拐试着走动。穆悦观黑着脸从外边进来,踢板凳拍桌子的坐了下来。万株忙倒了杯茶给她,自己退了出去。

        白前自己挪过去,也坐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穆悦观撅着嘴委屈道:“帝君果然叫哥哥去了。这里到丹颖那么远,哥哥又还在病中,一路怎么受的了!还说什么最疼我们兄妹,简直是放屁!有这么疼人的嘛?回回觐见都不许云越跟着,还不许在殿前坐车坐轿。哥哥自己又不能走啊!每次都要他硬撑着一点点挪进去。还不能慢了,不然就是大不敬。哪里心疼我们了?分明是自己骄奢淫逸,贪图享乐!”

        白前暗自叹气,幸好这周围没有别人。不然这话被别人听到了,不用火烧,穆家也存不下去。白前问:“只有穆公子去了?”

        穆悦观道:“景西和司齐也去了。这次还好景西也在,哥哥就能少受罪了。”

        穆悦观还是絮絮叨叨的抱怨。白前等她发泄的差不多了,问道:“穆公子是有什么病?”

        “哥哥先天不足,生下来时双腿就发软,不能走路。而且总是胸闷,不能呼吸,有时候还会胸口疼。你也是天生的么?”

        白前摇头:“不是。那穆公子平时完全离不了别人吧?”

        穆悦观点头,无奈道:“是啊。虽然有了活动椅,但是他自己又不能推。你——”

        白前打断她:“给我支笔,还有纸。我画个东西出来,你找画师照着画出来。”

        穆悦观疑惑,白前只解释说是能让穆公子自己行走的工具,她才忙不迭的叫万株准备笔墨。

        不过一周的时间,白前却觉得好像很多年都没有碰过画笔了。重新提笔的时候,满心都是怀念和感动。

        他原本用惯了G笔,但拿着这毛笔倒也挺顺手。白前悬腕挥墨,尽量把一个轮椅的构造画的完整清楚。画完之后还不放心,又添了几个细节图。

        等到最后一笔落下,白前才觉得背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浑身虚脱般,手臂再也抬不起来。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白前觉得天地都在旋转。哑着声音对穆悦观道:“照着这个画……我,休息一下……”

        话音未落,黑暗彻底袭来。白前的意识保留最后一丝清明,满是震惊。原先几笔就能搞定的画,现在竟然要耗尽全力。这简直太奇怪了。

        好像身体上破了一个洞,体内的力量从这个洞内漏了出去,还伴随着气体流动时的“呲呲”声。白前觉得四肢百骸都憋涨的要命,想活动一下,却毫无力气。痛苦就这么压着自己,一直向下一直向下,好像要将自己压成个纸人。

        白前禁不住哼了一声,声音闷在身体里边,四处回荡。白前才渐渐有了意识,清醒过来。

        自己到了这个世界之后确实虚弱不少,白前一直当那是水土不服带来的后遗症。总想着等症状过去之后,补补就能回来。

        但是身体再差,也不至于动个笔画两道就会昏死过去。白前想不明白,穆悦观替他请的大夫也只说静养,这件事便在白前心里搁下了。

        白前这一觉睡了四天,醒过来看到穆悦观时,便先问她轮椅有没有画好。穆悦观无奈:“画师在作画时,脑中要有具体的样子。你单单给她看个图,她哪里能画的出来!”

        白前哑着嗓子跟万株讲解,万株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又换了穆府的其他画师,都画不出来。穆悦观像个大人一样,劝慰白前:“画师一般都是画自己能想到的,别人强加于他们的东西都会很难画。你别着急,他们等级太低,画不出来也是正常的。等哥哥回来,你说给他听,他必定能画出来。”

        如此过了十来天,白前始终有些昏沉,每天在吃药和呕吐之间死循环。这天穆悦观又叫了大夫来给白前把脉,行进中间,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

        景西扛着司齐走进来,将昏迷的司齐扔在软榻上,说道:“替他也瞧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