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33章 茫然

第33章 茫然

        右手伸向斜下方,手指弯曲,做出抓物体的姿态。随着手指收紧,一个刀柄出现在掌心。缓缓抬手,左手加大力道,猛力一挥,就真的拉出来一把刀。

        白前从那个哑小孩手中接过他刚“画”出来的刀,仔细看了看之后指着刀尾处道:“这里,弧度太大了,应该小一点。再试一次可以么?”

        小孩像是没听到,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随手在空中勾出个轮廓,便不管了。空中突然出现一把刀,落下来直接拍在地上,吓了白前一跳。

        白前弯腰捡起那把刀,无语道:“我是说弧度太大了,应该小一点。嗯……让它变直,不是弯曲,明白么?”

        小孩眨眨眼,终于将注意力放在白前的话上。白前解释了半天,他又试一次,认认真真的画出来一把……钩子……

        白前扶额,无力道:“算了算了,你去玩吧。”

        这句他反倒听的明白,从凳子上蹦下来,一溜烟跑没影了。白前将头先那一把放在桌上,反手顶在腰上,自己按摩起来。抬头看到穆悦观,一边回头看小哑巴一边往里走,面纱遮住了脸庞,看不到她的表情。

        穆悦观问道:“腰痛?”

        白前点点头:“有点,坐的时间太长了。”

        穆悦观犹豫了下,试探道:“你趴过去,我给你揉揉吧?”

        白前忙摆摆手,笑道:“不用不用,小问题——你有什么事?”

        穆悦观在圆凳上坐下,抠着指甲,动作漫不经心,很明显是“我有心事”的模样。白前自然跟上,又问了一句:“怎么了?”

        穆悦观忽而抬头,隔着面纱看白前,语调中带着艰涩、犹豫:“我们回藩溪吧!”

        白前有点摸不着头脑,反问道:“怎么突然想回去了?”

        穆悦观不回答,却压低了声音问道:“白前你……会和我回去吧?”

        白前完全搞不清状况,尴尬的解释:“到底什……”

        “你会的吧?”穆悦观截断他的话,问完之后立即垂着头,奋力的跟手指甲战斗。声音低迷,脆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散,“我……我知道,哥哥已经不会回来了……只剩我一个人了……”

        白前听她这么说,完全中招,当即伸手想掀起她的面纱,好看清楚她的表情。穆悦观却迅速撤开,白前的手落了空,僵在原地,只能重复着问:“穆青涧只是没有音信,还说不准呢。话说,谁欺负你了么?”

        穆悦观摇摇头,面纱轻晃,如流水一般。只是再漂亮的面纱,都不能替代一个人生来的容貌。白前想到她只是十几岁,今后还有几十年的人生,都要透过这面纱来看人,不免也心疼几分。

        穆悦观正对着白前,声音带着哽咽,重复问:“你会的吧?你会和我回去吧?”

        白前叹了口气,安抚道:“你哥回来之前,我不会丢你一个人的。只是回藩溪这件事还要好好商量下。虽说明家倒台了,但是明连和司齐还不知道在哪里,谁都猜不透会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真出了什么事,我也……我也帮不上忙,说不定还要你反过来照顾我。”

        穆悦观立刻接口:“没问题啊!我可以的!”

        白前苦笑:“不是这个问题。我不想看到你遭受危险伤害什么的,你明白么?”

        穆悦观定定的看着白前,良久,语速缓慢的问道:“如果藩溪没有危险了,你会跟我回去?”

        白前笑道:“当然了。”

        穆悦观点点头,带动面纱,整个容貌都掩藏起来:“好。”

        穆悦观走了之后,白前愣愣的想,自己的确是太随波逐流了些。原先是为了和明家抗衡,才甘愿留在景西这里。现在明家倒台了,只等景西找到明连,事情解决的干净利落,穆悦观不会有危险,就可以了。

        但是好像有点不太开心。穆悦观说回藩溪的时候,竟然有一点点的抗拒。本能上更希望呆在这里,白前不知道是为什么。

        用掌心搓搓脸,忽而就想到那个意外的亲吻了。白前的脸又有些烫,却止不住往前回忆。

        和景西比起来,原离绝对是很健谈的那一种,也是很会聊天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白前想了很久,心一横,拿了柜子里的东西转动手轮出门,找原离。

        原离正举着小酒壶自酌,一副慵懒惬意的模样。听到白前的轮椅声,他先收起酒壶,坐正了身子。等白前走近时,他还是笑意盈盈,和煦温暖的样子。

        原离问:“昨天你走的急没来及问,没摔伤吧?”

        他这一提,白前想起之前的事情,反倒更窘迫了。白前讷讷的摇头:“没……”

        原离释怀的笑笑:“没有就好。从一开始见你,就让人胆战心惊的。好像挪开一下视线,你就能把自己摔倒的样子。”

        白前一脸尴尬,附和着:“我双腿截肢……行动不怎么方便的。”

        原离忽而伸出手,掌心贴在白前的右膝上,轻轻摩挲了两下。白前神经反射的抖了抖,原离轻压住他的腿,凑近了低声道:“以后,就别走路了。”

        原离的声线柔和润顺,压低之后更带了些丝丝缕缕的亲和。像是一个密闭的黑暗房间,这声音是唯一的存在。膝盖上的手没有多热,隔了层层布料,几乎感觉不到那个温度。只是压迫下来的力道提醒自己,自己的残处正被人握在手中。

        白前怔忪,随即向后撤了撤身子,讪讪的解释道:“不锻炼的话,残肢会萎缩。”

        原离还保持那个姿势,轻道:“一辈子的话,就用不上了。”

        白前笑道:“怎么可能,总要自己上厕所、洗澡什么的吧。不行不行,我只是截肢,又不是瘫痪,还是要锻炼一下的。”

        原离眸中的光略微黯淡,呼吸间又打起精神来,便靠的更近了些。原离伸手环住白前的脖子,下巴在他头发上蹭了蹭,轻声道:“像这样,我做你的腿,如何?”

        ……

        “要去哪里,我可以抱。”

        ……

        “你的手就用来作画,轮椅交给我。”

        ……

        白前的时间似乎静止了一段时间,原离自言自语的呢喃良久,他才反应过来。白前猛力推开原离,涨红了脸结巴道:“不不不不对,这跟剧本不一样!没有提示啊,你你什么意思?这太突然了。我只是……对!我来给你送东西!”

        白前俯身去轮椅下方的匣子里摸索,手忙脚乱也找不到东西。原离重新逼近,掰着白前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

        “白前,你也有感觉的,对吧?”

        白前重新转身,去轮椅下翻找。

        原离也不再强迫他看自己,只是循循善诱道:“亲的那一下,虽说是意外,但是你有感觉的吧?我承认,我,有反应了。”

        白前瞬间转回来看着他,叫道:“什么啊你就有反应了!你反应的也太快了吧!你该管管你家兄弟了!”

        吐槽完毕,白前对上原离那张努力憋笑做出正经状的脸,简直羞愧的想钻地缝。白前干咳两声,想挽回局面:“我是说,你只是冲动了。不,那只是个意外。抱来抱去什么的不太合适啊。只是摔倒了,不小心碰到一起。不不不,没有碰到啊……”

        白前越说越乱,原离的笑越来越深,问道:“你老实说,你有感觉么?”

        “……有……”白前认命的承认,随即辩白,“那是因为我……我喜欢男人,跟男人发生这种意外,肯定会尴尬的啊。”

        原离坐下,一副唠家常的模样:“那来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白前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他牵着走了,弯腰找出带来的东西,束手束脚的递给他:“这,这是之前说好的见面礼。具体用法景西都知道,你问他好了,我走了。”

        是一把精良版的弓弩,完全按照白前心中所喜欢的模样,画成原版的赤红色。

        白前掉转方向,原离按住他的轮椅,却不说话。白前闷头,良久,听到原离轻声问了句:“景西知道么?”

        “嗯!嗯!他用过,知道的。”

        原离的手松开,白前完全是逃开似的,手越来越快。原离突然叫了声“白前”,白前只当没听到。他对原离有好感,但这好感是建立在原离对他的好之上,而不是企图发展更亲密的恋爱关系。任何一个关心他的人,他都全力去回报。就像最初的景西,以强硬的作风来守护自己,所以那个时候,自己对景西也有好感。

        景西,白前微愣。

        好像哪里不太对。景西的作风一贯强硬,对自己的态度却好像有点点变化。但是哪里变了?白前有些茫然。

        原离追了两步,绕到白前前方,略微有些严肃的样子:“抱来抱去什么的……真的不太好么?我若是喜欢你,便想一直抱着你,永远不松手。”

        白前讪笑:“不是那种啦……我截了肢,但是还有义肢可以用啊,没必要让别人一直抱着。多难堪。”

        原离又问:“我喜欢你。我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你会不会很讨厌?”

        白前脸有点抽筋:“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是好事,自己一个人闷着像个葫芦,人人都这样,哪儿还有什么沟通。但是这种事情……稍微有点不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有点讨厌……”

        原离也笑:“或者,我话少一点会好?”

        白前忙否认:“不不不,不是你的问题。你很好,只是……”

        原离逼问:“你喜欢行动派的?”

        白前摇头:“我更想好好在这里生活下去。作为画师,能有所成就。吃饱穿暖,不用颠沛流离,不用被人算计,不用参与血腥场面。都是很物质的要求。感情上……我还没想。”

        原离笑道:“那不如现在想想吧。”

        白前稍微镇静一些了,红着脸,轻轻点头道:“我会……想想。”

        原离在他头上拍了拍:“去吧。慢一点,我不会吃了你。”

        白前转着轮椅,到了拐角回头看时,原离依旧站在原处。像一尊雕像,是坚定的诀别姿态。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