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40章 宴会

第40章 宴会

        寿辰当天见了血光,帝君怒不可遏,当即摔了一个白玉杯,要找景西问罪。刘勤千说万说,好歹先把帝君给劝了下来。

        “反正曲妙恩一定不会放过他,不要影响了您的心情。这百官都等在大殿上了,不如……”

        帝君吹胡子瞪眼,勉强应了下来。

        其实刘勤想的是,景西敢在这里动手,那就是完全没把帝君放在眼里。景西是谁啊,帝君跟前那些个软蛋侍卫,哪里能跟他比,现在勉强维持一层表面的和平,总归要比大家撕破了脸斗的你死我活要强的多。憋闷就憋闷,反正伤的只不过是帝君的面子。

        只是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能激的景西出手,毫不顾忌曲家情面。

        刘勤自己琢磨着,也没个什么猜想。不过眼下更要紧的是帝君的寿辰,也没有多少时间走神。

        穆悦观原先激昂的情绪彻底萎靡起来,双手抱胸,好像要把存在感降到最低。白前也有点心神不宁,景西推着他的轮椅,沉声问道:“你很担心?”

        白前沉默了下,回道:“双手环胸是抗拒的表现,我怕她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景西侧目看了看周围的侍从,俯身贴在白前耳边,低声道:“今天注定不会平静,不如由着她闹。”

        热浪喷在颈间,白前想起之前的亲吻,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自觉的向另一侧躲了躲。

        景西有些尴尬的离开那个范围,没再说什么。白前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太不自然了,干咳一声,问道:“我好像没见过太平的时候,你们这里一直是这样么?”

        景西:“多年蓄积的矛盾,在最近通通爆发出来了。”

        白前尴尬的笑:“时间上看起来,感觉自己很像个扫把星啊……”

        景西摇头否认,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话便断了下来。白前换个话题:“明连今天真的会来?左启之能完全相信么?”

        “你也看到那个侍从身上的黑丝娟了,想必明连在殿内安插了不少眼线,要趁着这个日子一举端灭。”景西低声解释,“至于左启之……最好的出路就是相信他。只有他在殿内有势力。”

        白前还是很担心的样子:“你不觉的有点奇怪么?明连要是造反的话,应该很隐秘才对。如果我和你只是其中一个看到了,那是碰巧。但是我们都看到了,那就是对方的漏洞太大。但是这说得过去么?”

        景西沉吟片刻:“交给左启之处理。你……你注意安全就好。”

        白前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景西却突然停了下来,正视白前,说道:“殿内不许佩刀,但也没人敢真的搜身。你现在画把匕首,用来防身。”

        随即景西冷脸叫了前方引路的侍从,正经道:“你且去告诉刘勤,白前身体不舒服,耽搁一会儿。”

        小侍从有点不知所措,景西呵斥:“还不快去!”

        小侍从忙不迭的应了下来,疾走而去。

        白前掏出纸笔,笔端盯着下巴,思索着什么。景西守在一旁,忽然开口道:“能不能,帮我画支发簪?”

        白前抬头看看景西的头发,挽了起来,但很松,看起来很有居家时的慵懒感。这样真不适合他。景西该是精干锋利的,任何时候都严以待阵,像一把刀,随时都能出鞘。

        白前不置可否,只低头匆匆几笔勾出来根发簪的外形。脑中所想只是羊脂白玉,圆柱形,一端略微尖利,另一端有弧度,正支簪子没有任何纹路。

        白前把手掌拍在纸张上,之前的伤口渗出血渍来,染红了那一小块。

        莫名的就想到了“歃血为盟”。但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这个词都不符合现在的场景。白前有一瞬间的走神,玉簪已成,却被画者在不经意间抹上了一丝血迹。

        极为突兀。

        景西接了发簪,动作略微停顿片刻,却什么都没说。白前继续想自己的兵器,犹豫再三,终于挥手画下第一笔。

        景西在一旁看着,完全不明白他要画什么。等白前滴了血液上去,画纸变成一张光滑的木板,景西就更不明白。但看白前将纸张铺了上去,也能猜得出来他要画精细的物体。

        时间稍微有点久,景西一直等在旁边,没有催促。等白前洒够了血,纸张变成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时,景西才问:“这是什么?”

        白前没有回答,先把那东西递给景西,让他帮自己拿着,又垂下头继续画。

        景西看着那东西,比手掌大一些,通体漆黑,呈折角状,一端有个洞。

        白前那边几笔又画出来些铜黄色的小颗粒。将那个物体要了回来,白前从黑色的物体上退下来一个匣子,将那些小颗粒全部塞了进去。

        白前有点羞赧的解释:“这是……手枪,算是一种兵器吧。我以前有研究过,和那个弓弩一起,所以知道构造。”

        景西有点不确信的问:“这东西比匕首厉害?”

        “那当然!匕首那东西除了让我用来割破自己的皮放血画画之外,没有别的用处了。这东西才是真的防身。我会带在身上,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最后两个字说的有点不肯定,像是要逃避一般。再迟钝的人,有了那几个吻,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情。但总归是有些尴尬、难堪的,不太愿意面对。

        景西像是没察觉,点点头,真的放心了的样子。

        赶到大殿内时,时候已经不早了,但景西一行人竟然还是最先到达的。五个大家族,明连在逃,曲风清去包扎伤口耽搁了下来,左启之不知道因为什么也还未到。好好的一场寿礼,显得有些仓促狼狈。

        景西进门,王都城内的官员懒懒散散的站起身,对着他行了个礼。景西年轻,没有多少威严,穆悦观更是根本就没有被承认为下任家主,这些人的态度自然傲慢。

        帝君怒视景西,刚要刁难,便见那一拨官员呼啦啦全部转了方向,脸色也变的恭敬起来。

        左启之匆匆忙忙进来,先谢罪,好话坏话说了一大堆。帝君稍微释怀一些,再瞪景西一眼,让众人落座。

        景西侧目看过去,左启之刚好和他对上目光,轻轻点头,表示自己都安排好了。

        起先便是献礼,贺礼早就送入内殿,这个时候只是挑几件帝君中意的出来展览一下。多是新奇少见的小玩意,忽然刘勤拿出一尊玉佛,神色不定。

        帝君看着穆悦观,转着腔调问:“悦观啊!这玉佛是何人所雕啊?”

        画师只能画出青铜、铁器和木质物体。玉石类完全凭借自然开采。丹颖产玉,但量极少,玉色上乘的产出更少。加之这个时代的人更偏重于实用性的物品,所以用作观赏、装饰的玉雕市场不大,手艺好的人不多。

        白前接过话,恭敬的回道:“是我,特以用来祝贺帝君寿辰。”

        帝君居高临下的斜睨白前,半天没有说话。他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但面相却要显老,多半是和纵欲过度的日常生活有关。如此看着白前,非但没有威严,反倒多了几分猥琐。

        帝君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便是宁白前?你的画技很不错嘛!”

        白前垂头,谦逊道:“不敢。”

        帝君用指尖随意的在玉佛身上蹭了蹭,说道:“不过这个放在桌子上,不怎么显眼啊,悦观。”

        穆悦观犟着不肯示软,解释道:“玉的成色极好,且肚中藏红,是大福相。我不认为这贺礼不好。”

        帝君笑道:“罢了罢了,你这小丫头,一点变化都没有。原先都是你哥哥打点,哪里轮到你去操心?也难为你要扛起来这些啊!”

        悦观这才稍微低低头,被帝君说到了心坎里。帝君又补充道:“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不如搬进来住些日子。碰巧小零想你呢,你们姊妹俩做个伴。”

        穆悦观代表了穆家,邀请穆悦观进宫,就算是白前也看出来这事情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仔细想想不难理解,穆家只有穆悦观这一个人了,若是软禁了她,那相当于藩溪这块地方彻底失去领导和支柱。那之后的局势还要再变动一次。

        白前禁不住出声制止:“不能!”

        帝君不高兴了,转头呵斥:“大胆!这里哪有你插话的余地!若是你不愿意,就跟悦观一起留在宫里吧。”

        景西瞬间绷紧了身体,大有立刻抢了人跑路的架势。穆悦观却在一旁不急不缓的说道:“借着今天,悦观有件事还望帝君恩准。”

        帝君:“何事?”

        悦观转头看白前一眼,但表情藏在面纱下,没人猜到是什么。穆悦观缓缓对着帝君跪下,朗声道:“请帝君赐婚,悦观愿和白前厮守终生。”

        “悦观不要彩礼,只求带着穆家嫁过去。”

        “求帝君恩准。”

        大殿内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都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白前也惊在原处,连反驳都忘记做出了。

        穆悦观跪在地上,纹丝不动,态度无比坚定。

        良久白前才想起来说话:“悦观,你……”

        “不行!”

        “不行!”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发出,一个浑身僵硬的景西,另一个是刚刚赶到的曲风清。

        白前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穆悦观期期艾艾的问他:“你说过会陪着我的!”

        “是,我是说过。”但没说要娶你啊!更何况,带着穆家嫁什么的,这根本就是要我倒插门的意思嘛!

        穆悦观继续道:“这世上只有你了。”

        白前:“不是那么个意思……我……”

        左启之忽然站起身,吓了白前一条。白前看左启之给景西打了个眼色,景西快速道:“帝君,婚事先放放,回头再说。”

        言毕,景西冲过来抱起白前,跟着殿外一个侍从而去。

        白前也紧张起来,难道这是要硬抢了么!自己不过是被他给亲了残肢两下,没说就归他所有了啊。白前咽口唾沫,问道:“怎么了?”

        景西沉声:“明连有动作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变单机了呢=  =  完全都在自娱自乐。

        撒鼻息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