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43章 逢生

第43章 逢生

        白前沉浸在过去的记忆力,完全被恐怖笼罩,彻底失去行为能力。

        从来都不是多勇敢的人,相反,很多时候自己都表现的很软弱。看起来好像很平和顺从的样子,其实不过的没有和外界抗衡的勇气。

        但他不希望是此刻。

        生的**很强,但记忆中的疼痛更是席卷而来,从生理上迫使白前畏惧。碎石块只是打在肩头,却好像又重新被炸裂了一次。白前觉得腿很疼,并不存在的部位一直一直在剧烈的疼痛。

        无法忍耐。

        远处有人的声音,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飘渺不可寻。白前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隔着浓雾迷茫的森林,百转千回。

        这场景有点熟悉。好像很久之前就发生过,存在意识最深处,被点亮时才冒出一点光。只是光亮有些微弱,摇曳着飘忽不定。白前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的是过去的事情,当下里白前能听到景西在叫他的名字。

        “白前。”

        “白前”

        一声一声,不间断,自己不应答就要一直叫下去的样子。白前回神,听到更多的话语。不止是在叫自己的名字,景西急迫的劝白前。

        “快下来!下边有水,没关系的!”景西语速特别快,“而且我发现下边有个暗道。”

        暗道?在井底?

        白前深呼吸两次,强迫自己收敛情绪。眼一闭,撑着身体把自己挪了出去。然后便是下坠时的失重感,似乎还有呼啸的风在耳畔滑过。

        白前摔在景西身上,一时间有点晕,但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

        爆裂声越来越多,间隔也越来越短。景西在水中扶稳白前,揽着他的腰:“还好吧?”

        白前晃晃头想祛除眼前的金星:“不太好……我想到第一次被炸的时候了。”

        景西的手臂紧了紧,忽而把白前的头按在自己胸膛上,粗鲁霸道并且……充满了狗血的言情剧味道。

        白前贴在他湿漉漉的衣服上,自己浑身上下也湿了大半,特别难受。白前扭了扭,解释道:“情绪或者心理上的障碍我还能克服,不然这两年岂不是白活了。我是指生理上,我觉得自己的腿又被炸了一次,现在疼的厉害。”

        景西有刹那间的僵硬,好像完全没料到白前会这么煞风景。白前平衡不好,完全要依靠着景西,他还不放心的一手撑着井壁,好像要自己保持平衡的样子。

        见景西不说话,白前戳戳他:“你说的暗道在哪里?这水有点凉,我快受不住了。拜托……”

        景西的身子弓起来,像是要做什么动作,却在半中间硬生生卡住。白前有点疑惑,他稳住身子,指指水下,向白前解释:“下边,特别窄的一个口。我先把你推过去,你憋气。”

        ……意思是你刚刚准备直接把我拽下去么!让我毫无准备的下去喝水么!

        算了,看在你半中间意识到,没有酿成惨重后果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白前深吸一口气,弯腰钻进水中。老实说,体能上他相当不靠谱。上学的时候还会凑堆打个球跑个圈,但也是极少数的。大多数时间他都趴在桌子上画漫画。尤其这两年,身体素质更差,碰上换季就要感冒。

        白前知道自己肺活量不行,只祈祷这洞后方是开阔的天地。但事实上等他弯腰扎入水中之后,他才发现这井其实四壁都是石砌的,说是井有点不贴切,更像个蓄水的大缸。而水源就是侧边底部的那个洞,原本只是留了一条缝,却新被砸出一个口子。

        白前指指那个口子,又指指景西,问是不是他砸出来的口子。

        景西摇头,表示他发现时,这口子就已经在了。

        白前觉得有点奇怪。一般来说这个时代的人还是要取井水来吃用的,这院子里放了这么个井,但是却是口假井,难道从来没人发现?白前想不通到底是谁会在这院子里放口假井,也猜不透那人的目的。

        艰难的从那个洞中挤了出来,白前浮在水中,一点点的吐着气泡。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像是地下水道。身后景西跟了上来,手掌在水中划了几次,才捉住白前的一条腿。

        指尖正好碰触到大腿处,景西稍作停留,沿着白前的身体一路摸上去,最终捉住白前的手。

        水下,也别有一番情调吧?

        景西迅速甩开脑中的想法,拉着白前向前游走。

        在白前觉得自己濒临好多次极限后,终于看到一点光亮。白前兴奋的在水里扑腾,或许事实上他的扑腾只是自以为,其实根本没力气扑腾起来。景西也看到那一片光,加快速度,先把白前丢了出去。

        空气瞬间涌入肺部,刺痛伴随着剧烈的咳嗽,根本停不下来。景西爬上来之后,也扶着膝盖弯腰急喘,稍微缓过来些之后就去看白前。

        白前咳的厉害,已经吐出来一些血丝。景西吓了一跳,慌张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白前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其实想让景西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但说不出话来。

        有震动感传来,想必是之前那院子彻底炸开了。白前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张口发现声音嘶哑的厉害,大概是伤了声带。

        白前指指自己的喉咙,再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能说话了。景西点点头。

        白前指指左边,景西顺势去看左边,一片树林。景西茫然的看白前。白前想了想,手指转个圈,一百八十度范围内全部涵盖。景西回头看看他圈的地方,全部是树林,依旧茫然。

        白前无奈的比口型:“这是哪里?”

        超于预料范围,景西没看懂……

        白前伸手去怀里掏纸笔,动作却在摸到湿漉漉的衣服时僵住了。景西凑过来问:“怎么了?”

        白前颤抖着手去怀里掏东西,一件件拿出来。G笔,没问题。铅笔,铅芯断掉了。以及原稿纸……完全变成烂浆了!

        白前把那堆废掉的纸给景西看,景西也惊呼:“天……”

        白前颓丧的看着他,景西思索片刻:“你知道这东西怎么做的吧?回荷酒了重新做。”

        白前还是不高兴。他倒是知道造纸的原理,但他不知道原稿纸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景西脱下衣服拧了拧水,问白前:“你要不要?”

        白前摇头。

        景西犹豫了下,继续问:“腿疼么?”

        白前点头。

        景西便弯腰去拉白前腰间的系绳:“弄干会好受一点。”

        白前向后躲了躲,之后才发现自己只是把上半身仰过去,腿还留在原地。白前缩了缩腿,捡了个石块在地上划道:“先看地形。”

        景西撤开手的动作慢了许多,好像有些不舍。但面上依旧无恙,景西问白前:“你自己呆着没问题吧?”

        白前点点头。

        景西一步三回首的去一旁探地形。

        四处都是些奇形怪状的树木,像是在什么深山里。白前不认识那些树,只觉得作为树来说,它们的颜色好像有点过于艳丽缤纷了。但这世界连画都能变成真实的物品,一块木头加点血就膨胀变大。那还有什么是不能出现的?

        周围安安静静的,别说人类,就连野兽、鸟儿都没有。白前自己褪下裤子,一点一点拧干,又重新穿上。要是有纸就好了啊!可以画套新衣服来穿。这潮湿的衣服罩在身上,简直要人命了。

        白前一边抱怨,一边拧着上衣的水。低头见,不经意的看到刚刚自己吐出血丝的地方,竟然有一朵小花。

        白色的花瓣,中心的花蕊有一点点粉嫩。半根小指大小,脆弱柔嫩。

        白前疑惑,这花刚刚就有么?完全没印象啊!但是也不可能是新长出来的啊,时间太短了,一点都不科学。

        白前手上的动作慢下来,细细去看那小花。只是这次看,跟之前好像有点什么变化。

        白前疑惑,听到前方有脚踩碎叶的声音,抬起头便看到景西回来了。白前正要叫他来看这花,却瞥见景西脸色惨白,脚步极为匆忙。

        难道他看到什么东西了?

        白前再环视四周的树木,顿时觉得背后一阵阴森森的凉意袭上来。而手边的那朵小花,花蕊间的红色越来越浓重,并向几片花瓣上扩散开。

        作者有话要说:折腾一天,累的眼都睁不开。每次睡眠不足的时候就会严重头痛……

        放存稿箱,然后睡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