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51章

第51章

        穆悦观跪的笔挺,白前估计她活了这十来年都没有这么收敛过。再一想这小姑娘是冲着自己来,就有点臊得慌。

        帝君显然也不乐意看见这事,几杯酒上头,大着舌头叫穆悦观回头再说。穆悦观却想撒泼打滚先给求下来,帝君圣谕,以后谁都改不了。气氛就这么越来越烈,谁都绷紧了一根弦。

        最先爆发的还是帝君,单手把桌子拍的“砰砰”想,赤红着一张脸怒骂,“还有没有规矩了,你愿意跪就跪着吧,”言外之意就是没他的允许,穆悦观就不能起来了。

        帝君的余威顶不上多大用,穆悦观这辈子就怕她哥一个。绷着脸半句软话都不说,悦观只一味的重复那一句:“我就是要嫁给白前!”

        白前一直插不上话,眼看帝君让人把穆悦观拉到外边跪着去,满堂官员没一个求情的。在看景西,面寒心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端坐在位置上。白前心底泛凉,虽然不知道理由,但也看得出来,景西是不会帮她了。

        白前撑着身子往前挪了挪,闭着眼摔在地上。他不能跪,但硬要做这样的动作,整个人几乎趴在地上,狼狈的很。

        大殿内不太安静了,间或有几声倒吸气。白前双手撑着地板保持平衡,抬头看帝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冷静:“悦观年幼,望帝君不要跟她小孩子计较。”

        原本帝君就不痛快,寿辰之前见了血光,百官贺寿到一半又炸了内殿,窝了一肚子火。偏又碰上穆悦观这丫头倔的要命,根本不看场合不看气氛,肚子里有什么想法一通倒出来。

        她说要嫁,难道就让她嫁?怎么可能!如今穆家就她这一个,如何对待都要极为谨慎才行。更何况,她要嫁的是什么人?

        宁白前!没人说的了他的来历,突然之间出现,然后在怀元声名鹊起。把他当做普通老百姓不合适,套用任何哪个身份都不合适。

        帝君心思转了转,转而对着白前怒喝:“这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穆悦观梗着脖子,回帝君:“他是我夫君,便是穆家当家的。”

        “悦观,别胡闹了!”

        “放肆!谁同意你嫁了!”

        白前和帝君一起开口,穆悦观把帝君撇在一边,转头盯白前:“我没有胡闹!你不想安安稳稳的生活么?我嫁给你,藩溪也交给你。这样不好?你也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

        腿被上身的重量压迫,纵然有手臂分担一些,也够白前受了。穆悦观又拿这话出来,白前挪了挪手掌,无奈道:“我是说过,在你找到穆青涧之前,我不会走。但这跟结婚没有半点关系啊!”

        穆悦观的耐性渐渐磨光,开始撒泼耍赖:“我不管!反正你说过!帝君,我就是要嫁给白前。我……”

        “别闹了好么!”白前觉得自己快到极限了,尽量保持语气平缓,“我什么都没有,还是个半残,你嫁我干嘛啊!没事逗着乐啊!”

        穆悦观撇撇嘴就想哭,摇着头嚎啕:“我不嫌弃你!我哥也不能走路啊,我要是嫌弃你,我哥可怎么办!白前你别说这样的话,你有假腿,你能走路的。你娶了我吧,我哥不回来了,你就娶了我吧!”

        白前见不得穆悦观哭,一看到她流泪,就伸手想去掀她的面纱给她擦脸。只是他的平衡全在一双手上,这一抬手,自己便侧栽了过去。

        风声瞬起,一人扶他的背,一人拽他的手臂。景西黑着脸看看白前背上那只手,坚定有力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只是瞬间的挣扎,景西收回手,退后,重现坐好。

        原离就势揽起白前,跪在一旁扶着他。帝君被无视了这么久,气的一个头两个大,继续拍桌子:“这大殿之内岂有你们放肆的地方!来人!把这三个人都给我拉出去!”

        帝君早就想要白前,当做画师囚禁起来,还是放在那窄门高墙的院子里养着,没人猜得透。刘勤也只听他提过这人的画技,言谈间满是向往。

        如今穆悦观这么一闹,他反倒有理由把白前关起来了。

        帝君这话刚出,景西就想拔刀。幸而左启之不是落井下石的人,率先站起身劝道:“帝君请息怒。悦观这些年被青涧宠坏了,还是小孩子心性。突逢大变,青涧如今没个下落,她一个小姑娘肯定怕的要命。”

        刘勤在一边吹风:“别气坏了您的身子。”

        帝君瞪着眼环视四周,怒气冲冲的下决定:“你现下也没个落脚的地方,今天就留在宫中吧。跟小零你们姊妹俩好好说说体己话。”

        又回到这个话题上了。穆悦观留在宫内,就相当于被软禁起来。藩溪那一块儿地方,不管谁都能去掺和一脚,就再也没穆家什么事儿了。

        白前还是明白这个的,侧目看景西,还是没什么反应,不禁有些急了。白前轻轻摆脱原离的扶持,深叩首,朗声道:“先前悦观想四处看看怀元的山水,说不定能碰到穆青涧。”

        帝君刚想拍板子让他闭嘴,一个清朗悦耳的声音接道:“那就请穆小姐先到风燕看看。”

        尾音上挑,带着满腔挑衅与戏弄,曲风清躬身行礼,也掺和进来了。

        悦观揍过他,今天还让景西把他的手扎了个对穿。白前知道他有心报复,但此刻还是顺着他的话,先走出这个大殿最好。

        白前笑的平和:“听说风燕是水乡,气候宜人,之前从外边路过没能到境内逛逛。”

        曲风清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的感慨:“可惜了,宁公子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只是你这没腿没脚走不得路的,今次就不邀请你了,免得耽误了穆小姐找哥哥的行程。你说是不?”

        谁都要拿自己的残疾出来说说事么!白前气闷,语气略有不善:“这找人讲究的是个机缘,走得快有什么用?穆青涧也不一定就在风燕,说不准回趟藩溪就见着了。”

        曲风清一脸不赞同:“这话就不对了。你陪穆小姐走一趟怀元要多久?没个三、五年的成么?这么长的时间,我能绕着怀元跑八遍了。一个地方走一遍,和一个地方跑八遍,你自己感受一下。”

        他这么一祸搅,帝君那边反倒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们两个拌嘴,大殿内的气氛也缓和下来。但是没过一盏茶的时间,穆悦观啐了他一口,骂道:“你当你是谁?我跟着白前走三十年也不稀罕你。”

        白前拉拉她,示意她别再闹。穆悦观正为他不肯娶自己的事儿生气,一巴掌拍开他,转而继续攻击曲风清:“弱鸡仔,被我倒吊着抽的时候怎么不跑八遍!我还就告诉你,再欺负白前腿脚不好,我还把你吊起来抽!”

        原来她还在记恨早上曲风清踹翻白前那一脚。

        白前脸上有些挂不住,这种回护他一点都不想要。就算自己残疾,被人摔了个狗啃泥,但要站在小姑娘背后享受她的保护,不太对味。

        曲风清被穆悦观揭了糗事,气的脸色都白了,指着穆悦观吼道:“我非得让你去风燕!怎么着!”

        说完,曲风清转身,二话不说就冲着帝君跪下了。声音比之前还亮,吐字圆润清晰:“帝君!穆家小姐嫁给一个死瘸子算怎么回事!我娘早就备好了彩礼,就等着媳妇人选定下来,立马办事!”

        帝君一张老脸有点抽搐,问道:“你什么意思?”

        曲风清直起腰,定定的看着帝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穆家小姐配风家的公子,嫁给我才算门当户对啊!”

        周围悉悉索索的议论声瞬间静止,帝君也有刹那失神。曲风清还洋洋自得的数着:“我十九,她十七。郎才女貌,多般配!我也不嫌弃她穆家现在散落,那张脸嘛……以后带着面纱不给我看见就可以了。帝君,你说……”

        “闭嘴!”帝君回过神,还是拍桌子,“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相亲大会么!都给我滚下去!”

        帝君气冲冲的起身,拂了一桌酒菜,踏着步子走远了。刘勤忙不迭的跟上,在后边偷偷看了左启之一眼。两人眼神交汇,就看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各自轻点头。

        帝君离席,留下一群高官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左启之率先起步,拱手行礼,笑呵呵道:“左某就先走一步。”

        在座的都是有眼力见的,他一动,就都跟着撤出去了。

        原离忙把白前扶起来,半拖着他,将他安置到椅子上。白前跪的时间不短,他担心那双腿受不了。

        穆悦观只顾着闹,没发现白前的异常,听原离问起才凑过去:“你腿疼么?”

        白前没好气:“能不疼么!我只有一个膝盖,骨头还是错位的。”

        穆悦观的表情隐藏在面纱下,伸出手想帮白前揉一揉膝盖。白前挪挪腿,挡住她的手:“别,你一碰我就得抽在这儿。拜托你以后别闹了。”

        穆悦观停顿片刻,还是满腔倔强,无比坚定的说道:“我没闹,我就是要嫁给你。”

        白前隐隐的有了怒气,强压着声音发泄:“你们一个个都怎么回事!你想好了么?你知道嫁人是什么概念么?还有原离,你冒什么头!帝君真把你也关起来怎么办!”

        原离递给白前一杯水,笑盈盈的耸肩,做出无奈状:“老爷子吩咐了,我得跟着你。”

        白前微愣,越过原离,看到立在原处的景西。隐约记得他和原离一起扶起了自己,后来什么时候退开的?

        收回目光,刚刚好落在原离唇角勾起的弧度上。手臂被穆悦观攀上,小姑娘轻轻晃了晃,略带哀求的看着白前:“白前,我想好了。我想嫁给你,把穆家给你,把藩溪给你。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就在藩溪,哪里都不去。我给生好多孩子……”

        “等等!”白前适时的打住,“你才十七,先被想生孩子的事儿好么!悦观,我们应该坐下来聊聊。”

        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好好谈谈”,自己又不是心理医生!

        穆悦观还未表态,一个侍从跑进来,对着景西行礼:“左大人请您到府上一叙。”

        那人转而看着白前:“希望宁公子也肯赏脸。”

        作者有话要说:穆悦观:我要嫁给白前。

        原离:我要跟着白前一起娶。

        景西:………………………………………………

        白前:我不娶!

        原离:我随意咯~

        景西:………………………………………………

        曲风清:我娶我娶!

        原离:随便你们怎么样吧~

        景西:yes!【胜利状。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