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52章

第52章

        相较于穆家的华丽、景家的简洁,左启之把自己的宅子收拾的很大气。侍从引路,沿着正南北的小道笔直前行,过了前院转弯,仍旧是笔直的路,没一处婉转清秀欲语还休的设计。

        不过道路平坦倒让白前舒服不少。出了大殿,他就能用上轮椅。原离自然而然的要帮他推轮椅,手刚握上一侧的扶手,穆悦观也拽了另一边。

        白前有些尴尬,讪讪的摸鼻子,“我自己来。”

        原离挑眉,收回手臂,两手微微张开,举在身体两侧。穆悦观得胜般,鼻子间溢出一声冷“哼”,迅速掌握住白前的轮椅。

        但一路上下马车,碰上台阶,还是得原离俯身将白前背起来。穆悦观不高兴,小手紧握着轮椅扶手始终不放开,愤懑之情表达的很明显。

        白前受不起这些恩情,语调有些僵硬:“找个没人的地方让我把假肢穿上,我自己走。”

        原离正背着他,笑盈盈的对穆悦观示软:“在外边到底不比在景府或者穆府,门槛、台阶随处可见。遇上轮椅通不过的地方,我给你搭把手,如何?”

        穆悦观不知道原离的深意,小姐脾气上来,不依不饶的。原离刚想解释,白前被穆悦观闹的有些烦躁,语调有些冷:“过了这台阶就放我下来。”

        原离很敏锐的察觉到他的低气压,“嗯”了一声。迈过最后一级台阶,原离小心的将白前放到轮椅上。白前自己撑着椅面调整好坐姿,冷声道:“放手。”

        目前唯一和轮椅有接触的只有穆悦观,这话也自然是冲着她去的。

        穆悦观愣愣的像是没听懂。白前一直挺惯着她的,特别是穆家出事之后,白前对自己更上心,细心的照顾自己所有情绪。

        见她没动,白前将手放在转轮上:“我让你放手!”

        穆悦观呆呆的松开手,白前就自己转着轮椅走开了。穆悦观有些委屈,反倒比之前安静许多。原离轻叹一声,跟在白前身边,看他吃力的操纵这架笨重的轮椅,难免心疼。

        从头至尾,景西的步调都没有变过。像是路过一场陌生人的纷争,和自己无关。

        白前他们在前厅见了左启之,后者只是寒暄几句,就让侍从带着他们去休息。

        景西什么都没说,跟着带路的侍从准备走开。原离忽然叫住他:“景西!等白前安顿好,我去找你。”

        景西侧着头听原离说完,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一双眸子深且寒。这样的表情已经保持很久了,从老爷子最后看过来那一眼之后,景西就像是完全缩成一团的刺猬。最本质的内心全部藏起来,但其实没有扎伤人的尖锐,只是与这个世界隔绝而已。

        白前想起之前两个人的对话,表示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原离可以直接去和景西谈谈。原离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解释:“老爷子说了,让我跟着你。”

        他的笑容隐藏在眼罩之下,和煦温暖就缺失了一个角,连接在心底的大洞之上。底下是深渊。

        白前无奈的劝穆悦观:“那你先去休息一下。我身上难受,稍微躺一躺就去找你。我们讨论一下你提出的问题。”

        他这么说,穆悦观就乖乖的等着他。她是真的想嫁给白前,为此,她甘愿做任何事。

        白前叫了热水洗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原离提醒他再吃一次九叔给的药,白前和水吞了之后,原本疲乏的身体就更累。原离在一旁陪他聊天,轻柔的声音传过来,像最温暖的手:“现在可以睡了。我守着你呢,别怕。”

        白前笑笑:“怎么跟哄小孩儿似的,我都二十多了。”

        原离也笑:“我三十多了,你可不就是小孩么!”

        白前打了个哈欠,原离又问道:“我给你揉揉吧,你哪里酸痛?”

        白前摆摆手,睡眼朦胧的样子,看的原离喉咙一紧。白前没察觉,只顾自己说:“我就是躺会儿,没事。这里不用你守,你去找景西把。他这一大会儿都怪的要命。”

        原离的笑顿了顿,试探着问:“你觉得他怎么了?”

        “啊?”白前的眼皮子直打架,强撑着眨眨眼,“不是在生你的气么?你也真不厚道,骗了他这么久。”

        什么都没察觉啊……原离暗自庆幸,但余味却有些艰涩,连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

        白前揉揉眼,尾音轻挑:“原大哥,帮我……”

        “什么?”原离不等他说完,急切的问。

        “看着点儿悦观。再去求赐婚,我可真受不住。太闹了。”

        原离问他:“你娶么?”

        白前摇头:“刚刚你也看到了,我残成这样。说的难听点,我不能抱她,她也帮不了我。怎么娶?”

        原离想了想,总结他的意思:“若是能帮你的,你就愿意过一辈子么?”

        白前还是摇头:“我只期望有自己的房子,设施能够给我提供便利,平时能自己生活就好。”

        原离笑了,满脸郑重的承诺:“我给你这样的屋子,顺带附送劳动力一个,可好?”

        白前挥手拍他:“别开玩笑了。”

        原离一把捉住他的手,贴在下巴上。柔和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白前,像是要将这个人化在自己心里:“我认真的。我想和你生活,想抱着你。你去哪里,我作你的腿。你不要觉得自己身体残缺就自卑,我也是啊,我只有一只眼。白前,我觉得你很好,真的。我曾经设身处地的想过,假如我被人砍断双腿,失去行走能力,会怎样。答案很简单,无法忍受。我不知道你怎么忍过来的。还能看到你的笑,太美好了。我以为你喜欢景西,但是这段时间我想了好多。不管你喜不喜欢景西,那都是你和景西的事情。我喜欢你,想和你生活,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

        一大串的自白,白前呆愣的听到最后,景西的名字像火药瞬间将白前点燃了。原离还要说,白前涨红了脸,激动的否认:“为什么我会喜欢景西!没有这回事,根本没有!”

        他太慌乱,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处于一个暧昧的姿态。原离抓着他的手,在自己下巴上蹭了蹭。

        白前受伤后,双手需要做的事情比普通人要多,因此他的指节有力,手掌也有些粗糙。原离感受着那细小的摩擦,闭上那一只眼:“真好……我还在想,景西真是幸运。”

        指尖无意识的在原离脸上划过,只有掌心与他肌肤相亲。白前眯着眼看了会儿,忽然将手指伸直,指尖就覆在原离的眼睛上了。

        那只被眼罩藏起来的眼睛。为了自己的假肢,永远失去的眼睛。

        原离感受到触摸,忽而睁开眼。那目光略微带了一丝哀伤,白前正对上,心脏揪着疼了一下,于是将想说的话全忘了。

        对话停止,白前被原离握着手,沉沉睡去。

        醒来时天已经彻底黑了。白前稍微一动,浑身的酸痛霎时传来,将他的动作完全打住。昏暗的屋子内点了一盏小油灯,灯光将床前一个人影打过来。白前眯着眼,等看清的时候,惊呼一声想要逃开。

        原离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一起:“别怕,我在这里。小石头,你先到一边去。”

        小石头一直在看白前睡觉,隔一会就要戳戳白前。忽然看到白前的眼珠子动了动,他还很开心。没想到白前看到他就躲,小石头很受伤,很不开心。

        原离在小石头背上拍了拍,故作严肃的说道:“你给他下药,让他痛的半死。还带了大坏人司齐过来,又差点要了他的命。他能不怕你么?”

        小石头好像听不懂,歪着脑袋眨眨眼,又看看白前,还想去戳他。

        白前想躲,但浑身的骨头像是散了一样,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原离在一旁警戒着,看小石头只是在白前脸上戳了戳,然后揉捏起来,也就放了心。

        但这小孩有前科,到底不能任由他放肆。原离一把拎起小石头,把他放到地上:“白前不舒服,你不要打扰他,好不好?”

        小石头看着白前眨眨眼,忽然就开口说话了:“你很痛?”

        白前还是接受不了他会说话的事实,震惊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离给他使个眼色,认真的回答:“是啊,他痛的都哭了呢。”

        小石头不理他,定定的看着白前,等白前自己回答。

        白前点点头:“特别痛。你给我吃的药,让我的腿开始抽搐,我就不能走路了。”

        小石头眨眨眼,问道:“什么是抽搐?”

        白前想了半天,干脆解释了别的东西:“像是有很多把刀在肉里啊骨头里割。有时候还觉得是被火烧,就放在火上烤,肉都变成碳了也不能拿开。烤过之后,就有蚂蚁爬上来,在我的腿上住下来不走了。”

        小石头露出惊恐的表情,原离也听的心疼,告诫小石头:“所以你不能再给他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知道么?不然景西还把你绑起来!”

        小石头忙不迭的点头,小心的在白前腿上戳了一下:“蚂蚁们还没走么?”

        小孩子下手没个轻重,白前的腿现在碰一下都会疼,被小石头狠劲的戳了下,当即闷哼一声。小石头吓了一跳,迅速蹿到一边躲起来,只露个脑袋顶看白前。

        白前是真的疼,眼眶都红了。原离急的脸色都变了,恨不得吃了小石头。白前拉拉他的衣袖,偷偷指小石头。

        原离会意的点头。

        小石头在远处怯怯的道歉:“我错啦!白前你不要哭。”

        白前顺着他的话,眼底的水汽弥漫:“我太疼了才会哭。你给我吃的药是什么?”

        小石头拽拽自己的头发:“我也不知道,是司齐给我的。对啦,司齐为什么要欺负你?你抢了他的东西嘛?司齐不坏的,他给我好吃的,还夸我的刀漂亮。”

        原离见他上钩,接口:“那下次司齐给你好吃的,你能不能要点解药过来?不然白前就要一直疼下去,一直不能走路。”

        小石头又蹭过来,趴在床沿上对着白前的腿“呼呼”的吹起:“不疼了不疼了。好啊。但是不能告诉他你们知道我会说话。司齐不让我和别人说话。”

        原离和白前对视一眼,原离点点头,哄劝小石头:“我们去给白前拿点夜宵好不好?”

        小石头咬着手指看原离:“我可以吃么?”

        “可以。”

        “不会碰到景西么?他要绑我。”

        “不会”

        小孩子欢呼雀跃的蹦起来,扭着屁股就往外跑。原离担忧的看看白前:“你一个人……”

        白前摇摇头:“没事。悦观应该一会儿会来。”

        原离出去没多久,穆悦观就进来了。面纱在夜色中显得飘渺虚幻,将她的表情完全隐藏起来。

        穆悦观的声音依旧坚定:“我要嫁给你。”

        白前缓和了语气,不是之前的怒意,也不是一贯的宠溺。就像最初和穆青涧谈合作时,白前一本正经:“总要有个理由。”

        穆悦观的身体略微颤抖,像是鼓足了勇气:“穆家需要画师宁白前。白前,我扛不起来,你帮帮我。”

        作者有话要说:jj又抽了么,存稿箱一直放不进去呢=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