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65章

第65章

        司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摸到了白前那里。

        白前正在画一架衣柜。他如今安稳下来了,有大把的时间,便细细的画,也不着急。然后就听到叩门声,不急不缓,轻轻的敲在门上。

        他一个人生活,总是不太方便,平时就不怎么锁门,只等着晚上了才上拴。他也知道景西派了人守在附近,也不担心安全问题。因此白日里谁都可以自己进来。

        不等他应声,外边的人伴着“吱呀——”声走了进来。白前停笔抬头,正对上司齐那张笑盈盈的脸。

        “宁公子安好。”

        原想着又是邻里街坊来来找他画什么东西,这猛然看到司齐,不说吓住,白前还是觉得惊诧的。

        司齐见他不说话,仍旧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感慨道:“公子这藏身之处着实隐秘,可让人废了一番功夫啊!”

        态度闲适,语调轻松,真的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马上就要开始叙旧了。

        白前收了表情,将画笔装在特意画出的匣子里,推着轮椅从木桌后方转出来:“你找我什么事?”

        司齐像是听了什么笑话,略带嗔怪的反驳:“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说我们都算是相识一场,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白前将木匣放在腿上,转身到墙角拉开一个矮脚柜,把木匣子放好之后再细心的锁上。他全凭这些工具来谋个营生,今后的生活里总不能少了这些,因此他对待自己的画笔格外小心。他的屋子虽然常有人来往,但来人只在外厅停留,内间里他多多少少放了些现代的装置。平时画笔都是锁在内间的箱子内,但今天司齐在场,他不愿暴露更多,才暂时放在外间。

        他这么小心,司齐笑的更深,像是很愉悦的样子:“这画笔珍贵,公子一定要放好了。”

        司齐根本没有夺这画笔的意思,他早就把白前的那些东西研究个透,半点有用信息都没有,如今也不打这个主意。但这话配着他不明朗的表情,更让白前起防备之心。

        白前放好东西,转着轮椅面对司齐,直白道:“说吧,没事你不会找我的。”

        司齐还是嗔怒,一脸被冤枉的委屈状:“看你说的。”

        白前微皱眉:“没事儿的话就请回。”

        司齐擅自拉了张四角靠背椅,仪态优雅的坐了下来:“我听到不少传闻,一心忧心宁公子的安慰,便想来看看。如今看到你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白前冷笑:“你是来看看我有没有被毒死?”

        司齐脸不红心不跳,一点尴尬的神色都没有:“自然是没有,我早知道。”

        白前冷着脸,再次下了逐客令。

        司齐起身,恭恭敬敬的鞠了躬:“公子大伤初愈,少不了些药食补品。公子缺什么便支会一声,在下着人自丹颖送过来。”

        白前听他提起丹颖,多少也明白了几分。司齐这人,一门心思的往上爬。他卖了明连才换得一个入丹颖的机会,但丹颖是什么地方?王都之城,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敢自称“小官”,哪里有排的上他?更何况,他原是桂古明连手下,跟着明连一起谋逆反叛,这是大罪。他拿了明连的头给帝君,最多换个赦免之恩。要想继续往上,还得有其他用处。

        于是他的主意又转回到了白前身上。

        先前他恼怒白前不肯为自己所用,只跟着景西这个无用之辈,便存了破坏之心,给白前下毒。现下里白前隐匿而居,不帮穆悦观不帮景西。自己正是需要这个。

        但司齐把明连的狠辣学了个十成十,白前没想到他这一趟什么都没得到,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就肯罢手了。寻思着这人是不是还存了别的心思,有什么其他招数,白前打起十二分精神,冷脸道:“慢走不送。”

        司齐当真转身向厅门处走去,步态丝毫不带做作的迟疑。白前紧张的盯着他的背影,见他一脚跨了出去,刚想松口气,司齐便停了下来。

        果然没这么容易就结束。

        司齐稍微停顿一下,回身看着白前,却不再动步子走回来,只是一脸“刚刚想起来”的表情:“说起来,公子一个人生活多有不便。不介意的话,我让下人在院子里支应着,有什么事喊一声即可。”

        这是监视?还是软禁?

        白前刚想回绝,司齐笑笑,说道:“对于之前在下的唐突和冒犯,委实悔过不已。这番便是真心实意的向公子道歉,万不要拒绝才是。这些人都是粗使的丫头,公子看上的就使唤使唤她们。看不上就放着她们不用理会。告辞。”

        这回司齐是真的走了,白前转着轮椅挪到窗前,见院子里果然站了三个姑娘。清一色的水灵灵,寒冬腊月里,只穿着单衣绣花布鞋,单薄的让人跟着打寒颤。

        白前不如以前那样乱施好心肠,只看了一眼就关上窗,任凭她们在院子里冻着。白前替人画东西也赚不了几个钱,但他日常用度上断然不能省,不然身子熬不住。屋内烧了铜炉,虽不至于天寒地冻,但总还是冷的。白前被司齐搅的一点心思都有了,在屋里转了几圈,索性进了内间。

        这处住宅是景西替他找的,他还未搬进来之前,景西就命人将屋舍院落整个儿翻修整理了一遍,力求舒适便捷。当时翻修时,还是天舒不经意提出来,白前如今□没有力气,白日里坐轮椅只要没门槛、台阶就好办了,但这夜晚就难熬。

        景西想不到这么细节的东西,天舒自告奋勇,将改造宅子的活给应承下来,全当个乐子。要说天舒脑子活络,鬼主意多。单是一个内间就翻着新花样的修整。

        最主要便是那张床。

        白前自个儿生活,不比先前有人在身边照顾。天舒将原来的床给扒了,换架和白前轮椅高度一致的床面,好方便他来回挪动。再之,白前夜晚翻身到底不怎么利落,天舒前前后后做了几次,终于给这床安了几个称心的扶手。

        其他细节一一改动,整个房子没有哪一处会让白前感觉不便。

        这么大改下来,废了不少功夫。然后天舒大手一挥,把所有功劳推给景西,还不忘再宣传一句:“景西真是体贴入微啊!”

        原先自己住的公寓也没这么便利。白前嘴上不说,但心里也是对这宅子很满意。平日里摸着什么地方,便会想到景西不善言辞的模样,也自觉感动。

        白前掀了腿上盖的方被,撑着轮椅和床板挪过去,再一点一点调整自己的姿势。还未及躺下,又是一阵敲门声,并不轻柔,带了些急促。

        想着只是躺一躺暖暖身子,白前也就没锁门。靠坐在床栏上,白前惊疑不定,担心是司齐转头回来了。

        门外的人没等到回应,又敲了两声,继而叫道:“白前,是我啦!天舒。”

        白前是想避开众人耳目过清静安稳的日子。但到底这地方离景府不远,快马加鞭下一个时辰能打个来回。平日里天舒就常来看看他,带些补品或者钱财。天舒总观察他的神色,见着东西不高兴了,就说是叶鸣拿来的。不做声收了,那就是景西送的。白前也知道他那点心思,只不拆穿。说到底天舒也好,叶鸣也好,这些人对自己好,也是景西的缘故。久而久之,白前也就习惯了,反倒和天舒越来越熟络。

        白前坐直了,探着头应了一声:“你自己进来。”

        天舒难得手里没带什么,只疾步走进来。白前刚要寒暄,见他身后跟进来一个人,是很久没见的景西。

        有些尴尬。

        景西说要证明自己真的喜欢白前,就真的这么坚持下去。不管何事都小心翼翼,总带着试探的味道,唯恐惹了白前不高兴。白前都知道,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很感激他为自己做的一切,很感动他始终照顾自己的心情。

        但感动也好,感激也好,终究不是感情。

        白前犹豫了半晌,只说出一句:“你怎么来了。”

        景西“嗯”了一声,话头被天舒劫去了:“你要睡了?”

        正是半下午,不是正经的睡觉时间。白前道:“坐的腰有些累,躺着平平。”

        天舒不靠谱,但也知道个轻重。白前身体里的毒原本就可能伤了腰,他又整日坐着,腰部的负担很重。白前这么说,他也难得体贴一回,劝道:“你快躺下吧,不碍事。”

        白前摇摇头,拿了靠垫放在腰下。天舒在一旁捅捅景西,景西才从木头疙瘩的状态中醒过来一点,吞吐问:“要不要……我帮你?”

        白前反手整理靠垫,又塞了个小布枕:“好了。”

        景西一脸尴尬,天舒一脸恨铁不成钢。

        闲话不说,天舒又捅捅景西。景西慢吞吞的问:“院子里那些,是司齐的人?”

        白前一愣,随即想到他的人一直盯着自己呢。这司齐都走了大半天了,他接到消息赶过来也不奇怪。对于景西那些手下,白前是觉得有些矛盾的。被人监视总归是件难堪的事情,但很多时候也确实因为那些人在才放心,比如自己的门户。

        白前兀自思索着,景西有些焦躁,追问道:“他说了什么?可是……要拉拢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