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66章

第66章

        景西自从确定了自己的真心,就再没有原先自我固执的模样。只要是涉及到白前的事情,他就是患得患失,魂不守舍的紧张模样。

        白前看着他,素来面瘫的脸再不同以往,所有的心情都挂在脸上,也有些感慨。暗叹一口气,白前回答:“只是来道歉,然后留了几个人。”

        景西不可置信的确认:“没了?”

        白前点头,景西皱着眉思索,天舒也咂咂嘴靠在桌子上。白前在外间放了套桌椅,预防谁来下单子或者串门时歇脚。但内间里便是只搁了张桌子,没有板凳椅子等其他杂物。一来他用不着,再者放那些东西反倒影响他行动。

        天舒想了想,叹道:“他没有强行带走白前就已经够惊奇的了。方才我观那三人的步态,竟像是真的婢女,从未练过。难道说司齐跟了帝君之后,真的改邪归正了?”

        景西反驳:“不可能。”

        天舒望着白前摸下巴,点头赞同:“我也不信他会改了。或者他是先前用强的不成功,这次便想感化白前?我猜他卖明连时一定跟帝君许诺了会将白前带过去。若是强行掳走白前,到了帝君跟前,白前不配合,他可是要倒霉的。”

        白前无奈道:“司齐这一招倒是让我没办法了,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心思,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天舒指指院子的方向:“我们进来时,那三人还毕恭毕敬的请了我们,丝毫不阻拦来客。要是你出去,会是什么样子?”

        白前住进来之后很少出门,他为人和善,邻里四方和他亲近。谁来家里找他画东西,白前就托人替自己出去买些,或者劳烦人家替自己叫了店家送来。

        天舒这么提自己,倒是提醒自己了。掩住鬼笑,天舒故作正经看白前:“你试试看,如果出门,她们拦不拦你。或者有没有其他举动。这样也能反观司齐的态度。”

        其实根本没必要,不管司齐什么态度,景西都不会同意白前进宫的。但天舒一个劲儿在后边戳自己,必定是有了什么鬼主意。景西按捺住,且看天舒要玩什么。

        白前皱着眉思索,天舒继续煽风点火:“我带着人藏的隐秘些跟着你,看看有没有司齐的人也跟着你。这样试探一番,我们在做讨论。”

        白前有些犹豫,他现在连义肢都用不了,出了门总要碰到些障碍。

        天舒话锋一转,一脸肃穆:“只是辛苦你,这天寒地冻的,要出去跑一趟。”

        这些人里,要数天舒最会抓人的心思。白前本就是不藏不掖的人,一眼就能看透的性格。虽说他如今变了许多,但天舒猜他的根本还是以前那个样子:老好人。

        果然天舒这么一说,白前跟着劝慰他:“没什么辛苦的,我也很久没出去过了。”

        天舒旋即笑开了:“那我去安排人手。”转身,背对着白前,拼命的给景西使眼色:把握机会!

        天舒走了,白前又掀了被子,慢吞吞的往轮椅上挪。景西立在一边寻思天舒的含义,大约是给自己创造出难得的独处机会?

        白前拖着两条腿挪到床边,把轮椅拉过来固定好。景西小心的问了句:“要我帮忙么?”

        搁最开始的景西,必定二话不说就上手了,哪里会管白前愿不愿意。想来感情真是有够厉害,硬生生将景西二十年的行为习惯给掰了过来。

        白前探身去扶轮椅,淡然道:“不用。”

        景西没话说了,然后就沉默了。

        这些事白前早做习惯了,也不觉得多难。只是这期间的姿态有些难堪,旁边立着个人总是有些尴尬。

        半晌,白前终于做在轮椅上,调整好姿势,又整了整衣摆。景西终于想到应该说什么:“腰还好么?”

        白前探着身子从箱子里取出一件皮草外衣罩上,又拿了块厚毯抖开,盖在腿上。这两件都是天舒在天还未转冷的时候拿来的。那时候白前还不想见到天舒,不自觉的脸色就不太好看,天舒打哈哈说是叶鸣怕他冷,叫送过来。

        其实都是景西的主意吧。

        白前本能的揉了揉腰,回答:“还好,没太严重。”

        景西道:“难受的时候说。”

        说完之后,景西自然的跟着白前,准备一同出门。白前疑惑,问道:“你也要去?”

        景西愣住了,天舒没说这一层,只让自己跟着。景西嘴笨,想了半晌才支支吾吾道:“地上都是雪,轮子容易打滑。况且……况且,这路上总不会像在家里般,由得你坐轮椅也方便。”

        白前知道这个理,没吭声,由着景西一路跟着了。

        那三个姑娘还站在院子里候命,眼见着白前转着轮椅出来了,为首的一个踏着满院子的雪走上来,恭敬的问道:“公子,可有何吩咐?”

        白前摇头,不想多和她们说话。景西却开口道:“把这院子里的雪扫扫。”

        那姑娘应了一声,当即和另外两个奔到墙角拿了工具,动手扫雪。白前体质弱,连院子都不常去。偶尔有邻居来了,就帮他打扫一下院落。头天晚上又下了一夜的雪,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还未有人来帮他清理。

        白前看景西一眼,不明白他此举有何深意。景西尴尬道:“既是婢女,就先使着。我总嫌你这里没个丫鬟伺候,但……也不敢贸然送过来。”

        白前脸色有些难看了,冷言道:“我也只是没了腿,大多数事情自己也能做,要丫鬟干什么!”

        景西自知失言,却不知道白前生气什么。家户里有几个丫鬟,本就是很常见的事情,犯不着就翻脸了啊。

        但白前这些日子脱离那个圈子,闭门过自己的生活,原先的本能倒是回来不少。他原先没请过保姆,这个时候也不能接受“丫鬟”。

        白前推着轮椅出了门,景西一言不发的跟上。屋外的温度冻的人伸不展手指头,轮子再往地上滚一圈,沾了雪水,手轮圈简直要粘掉到手心的皮。白前还没出街门,就觉得手指僵的再握不住手轮圈。

        景西瞥到他的僵硬,不做声的撤到他身后,扶上了把手。白前只觉得手上一轻,才发现轮子自己在走。回头看景西,后者神色有些忐忑,似乎担心自己会拒绝。

        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白前默不作声,就由着他推了。

        临近年关,街上一派热闹喜庆。置办年货的小摊贩一溜的排开,红景,白雪,映在一起有了冬日的美。也有不少不怕冻的小孩子,红着脸颊四处跑着玩,凑的更加欢愉。

        景西小心的推着白前,怕路上滑,怕来往行人磕碰,一颗心吊着。白前不用自己动手,就拢了袖子端坐着。一路无言的走了出去,白前回头低声问:“有人跟么?”

        景西摇头。

        白前又问:“天舒在哪儿?”

        景西微微俯身:“周围没人,天舒也不在。或许是藏的好。”

        白前自己也察觉不出来,他说什么便是什么:“那就继续走吧。”

        景西犹豫了下,问道:“你置办年货了没有?”

        白前摇头:“我一个人住,也无所谓过不过年。”

        景西本想说除夕夜到府里来,但话在嘴边转了转,变成:“趁着这功夫,一起买了吧。”

        索性也没有别的事情,白前也就同意了。

        火药普及之后有了鞭炮,纸张推广了对联也更轻便。沿途还有各种吃食,冒着热气,香味阵阵扑鼻。白前对火药有阴影,怎么都不肯买鞭炮。他一个人也不用囤太多食物。对联门神齐全了,其他倒也不需要。

        白前抱着那些东西,两个人在路中间停了会儿,白前问:“还不能回去?”

        景西本着约会的心情去走这一遭,白前却始终当成个任务。景西心里挺憋屈的,但面上却不能露。本来嘛,他身体不好,还被天舒骗出来。要是知道了,一定又要生气。

        景西瞅了他一眼,问:“冷了?”

        白前不避讳:“有些难受。”

        景西当即应道:“那回去吧!”

        他是真的觉着没其他事情了,想带白前回去。但这话听到白前耳朵里,就像是他为了迁就自己的身体才迫不得已的打道回府。

        白前也挺犟的,摇摇头道:“才出来这一会儿,还看不出来什么吧。你找个地方,让我躺一躺就好。”

        景西四处张望,看有什么能让白前休息的地方。白前补充一句:“得有迷惑性才好吧?”

        景西思索了下:“越乱越好?”

        然后,两个人站在了醉梦楼前。

        白前有些尴尬,咳了两声问道:“这地方适合?”

        景西的脸色也微红,强作镇静:“酒楼不设床褥。到了年关,客栈里的小厮都回家了,必定住着不舒服。总要引起司齐的好奇心,让他的人靠近了才行。这里正合适。”

        白前无奈的叹口气,他没有想太多,只当是任务的一环节,便应了下来。但景西却不这么想了。

        醉梦楼有槛,白前的轮椅过不去,景西犹豫了下,在白前身前蹲下。白前看看这个背膀,有些陌生。仔细一想,也对。常留一个肩膀给自己的是原离,而景西给自己的,却是怀抱。

        这么一想,便觉得先前的相处有些暧昧。白前喜欢男人,不可能对此没有感觉。

        景西静静的等了片刻,听身后一声叹息,悠远而飘渺。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