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画师 > 第73章

第73章

        药炉就设在白前房内,以图方便。元褚进去时,被扑面而来的苦涩味道呛的一阵咳嗽,不耐烦的吩咐:“像什么话!把这门窗通通给我打开!”

        一干御医听见他的声音,噗噗通通跟下饺子似的跪了一地,先请罪:“叩见帝君。老臣无能,医不了宁大人的病症!”

        元褚掩着口鼻,还是刚刚那一句:“快开门窗通气!”

        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摆着手叫道:“万万不可!宁大人此刻全身失去知觉,见了风就要抽搐。”

        全身失去知觉?那不就是彻底瘫了!这意味着他的手也不能用了!

        元褚没想到白前好好的会全瘫了,骇了一跳,也顾不上什么药气,急匆匆的走到白前床边。

        只见白前脸色青白,紧闭双眼,僵挺在床上。

        元褚皱眉叫了声,白前缓缓睁开眼,满是虚弱:“臣不能起身迎驾,罪……”

        “那么多废话!”元褚打断他的话,“当真没有知觉?”

        白前惨然一笑。

        元褚掀了他的薄被,掂起他的手腕。再一松手,白前的手便顺势滑了下去,重重磕在床沿上。元褚瞪大了眼,不甘心的又掂起他左手食指,手腕使出力道,硬生生掰断白前那根手指。

        御医齐刷刷便了脸色,胆大的喊了句:“万万不可!求帝君……手下留情!”胆子小的便哆嗦着缩成一团,头也不敢抬。

        而床上的白前,脸色青白,却和之前毫无变化。

        元褚气的浑身发抖,捏上白前的中指,咬牙切齿的问:“你当真不会疼?!”

        白前似乎连脖子也硬化了,转头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只能惨笑:“没有感觉。”

        元褚愤恨的握紧了拳,白前的中指便也折断了。

        眼看白前的脸色还是没有变化,元褚气恼的将白前的手摔了下去,腕骨直磕在床沿的棱角之上。元褚对着跪了一地的人怒吼:“到底怎么回事!”

        御医颤颤悠悠的回答:“许是先前的鞭刑,再加之劳累,损伤了脊背。老臣……老臣无能……”

        元褚抬脚踹翻了那个老头子,再补上一脚。白前低低的劝道:“还望帝君看在臣奉于帝君的那些摆件的面子上,听臣一句话。”

        元褚此刻看白前的心情很矛盾,他气白前这样的人才就此陨落,但这事实一时还难以接受,总期待有奇迹。白前见元褚停了下来,惨笑道:“是臣不爱惜身体,与那些御医、婢女无关,请帝君免了他们的罪。”

        元褚自然不听,白前顿了顿道:“白前拿最后一件玩意儿,来换他们的命,可好?”

        到了这时还能再捡一件画物,倒像是白捡来的一样。元褚的情绪稍稍好了点,问道:“什么?”

        白前刚要说话,却浑身一震痉挛,带着床帏都在乱颤。元褚没见过这样的,吓了一条。御医这一天见了数次,早已习惯,当即上前往白前口里塞了布团,以防他咬到自己的舌头。再几人合作,压腿按手的,快速推拿的,忙做一团。

        白前那个贴身侍女跪在地上哭的惨兮兮的:“帝君再别掀大人的锦被了,他如今没点知觉,却见了风就要抽搐,太可怜了。大人就是昨夜拖着被您鞭打的身子给你画那什么东西,才会至此。帝君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宁大人吧!”

        元褚心头说不上什么滋味。白前是为了赶那一件东西才熬至此?这得了一件却失了无数件,太不划算了。这人脑子也够呆,何必熬那个时辰!

        小侍女哭的惨,哭的元褚心里烦,当即甩开袖子走了。

        白前这么半死不活的躺着,不知饥饱,不知便溺。一日吃喝拉撒全要别人伺候,单是被褥亵裤便换了十来条。换一次受一次凉,便要痉挛一次。等到元褚再来看他时,已经没个人形。

        但不管白前如何,这丹颖却兴起了另一则传闻。

        先前白前圣宠之下,便成为帝君御用画师的唯一代表。正值寻常人家反抗画师之时,白前却反着往帝君前头蹭,白前成了众矢之的,民间百姓闲谈对话中都要唾骂他两句。而一般画师又想着要白前做那个冤大头,只管心里暗示,将白前当成走狗。

        如今白前好端端的突然躺下了,再也不能拿画笔了,便有人传开,说这是遭了天谴。明面上这么传,私底下人人都要悄悄说一句:帝君再作恶,接下来就是他本人了。

        因此,不过几日的功夫,又借着“顺应天命”的旗号,起了一批反叛的百姓。

        御医只留了一个值守,婢女倒是挺多。元褚来时,屋里有丝若有似无的气味,他嫌脏,只在远处看了白前一眼,问道:“今日如何?”

        白前还是一样的惨笑:“怕是以后都好不了了。只求帝君留臣——我一命,放我回去等死吧……”

        白前的目的太明确,元褚却起了疑心。再看他两根手指都已经包扎完毕,肿胀难耐,又觉得此种苦痛并非常人能忍耐下来,一定是真的瘫了。

        元褚在侍女预备的软椅上坐了下来,问道:“你昨天说的东西,是何物?”

        白前斜着眼去床里侧,浑身却依旧不动,看起来很怪异:“在这里。臣浑身不能动弹,只得帝君来取了。”

        元褚一心想要宝贝,最爱亲手打开匣子那一刻。但白前想看的,分明是他床上固定的矮柜。白前画出的东西,他不想经由别人的手,索性对着几个小婢女吩咐道:“把白前给抬出去。”

        几个婢女和御医都便了脸色,就连白前也满面慌张:“帝君,臣这番样子,不知挪动还会如何啊……”

        元褚只管盯着那矮柜,不耐烦的挥手:“叫你们抬!”

        一个婢女激灵,忙奔出去在贵妃榻上铺了厚的被褥,又将枕头的位置摆放好,几个人凑过来,一脸担忧的看着白前:“大人您且忍忍。”

        白前无奈长叹,闭了眼,听天由命。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将白前搬起来,缓缓的挪到贵妃榻上将他放下。但此番再留心,也还是激的白前一阵痉挛,昏死了过去。

        元褚在内间看见白前躺过的地方,只觉得污秽,便吩咐人将那个矮柜给撬起来。元褚乐得等着,却不知他这番行径又被人传了出去。

        适逢天色昏暗,乌云大作。人都说,元褚,天理不容。

        矮柜撬起来之后放在元褚面前,元褚搓搓手掌,拿出一个棍状的物体。看起来像是铁,但又不是铁。元褚看不明白,回头找白前时,却见白前已经昏死过去。

        于是元褚携了这东西,回了自己的寝宫。

        是夜,天降巨雷。一道闪电劈在丹颖皇宫内,另一道烧了皇陵附近的一处树林。

        帝君元褚亡于天罚之中,天下大乱。画师能力消失,世间再无画师之说,只余辛勤劳作的普通人。

        两个月之后,桂古统领司齐领兵侵犯藩溪。穆家城主穆悦观靠婆家风燕的援兵,与司齐打成平手。双方胶着间,荷酒原城主景坪率兵增援。景家士兵各个手持异状武器,威力巨大,所向披靡。

        半月后,荷酒大军踏平桂古,司齐惨败。再两日后,司齐背部旧伤发作,于逃奔中从马上跌落,长叹三声,吐血而亡。名医彩儿和那个独眼的跟班救助伤者时发现了他的尸体,荷酒少主景西便收了回去,在荷酒替他立了墓碑,祭了贡品。

        天又凉了,景西再看一眼那碑上的文字,轻道:“回去吧。”

        身边坐着的人点点头:“他对我虽说不不上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总归照顾我许久。替他收尸,也算是报答吧。”

        景西淡然道:“我不吃味的,你大可不必解释。”

        白前一笑:“我知道。”拢了拢衣袖,他又搓搓左手的食指并中指,“推我回去罢。”

        景西却弯腰俯身,将白前抱了起来:“这路不好走。”

        马车里倒是暖意十足,白前斜躺在软榻上,景西动作轻缓的替他揉着手指。晃晃悠悠中,白前似乎快要睡着了,却听景西略带抱怨道:“你大可不必如此费事,只管一刀捅了那混账东西就好。何苦……又落得这一身伤病。”

        白前尴尬的笑笑:“这主意是你父亲和左启之商议的,便是要以我为引子来造势,做出个天命难违的样子。”

        “我知道。但也不必吃那让全身麻痹的药,这后遗症多难治。”

        白前眼角带上了些狡黠:“我如今还是偶尔会失去知觉,虽是一盏茶一炷香的功夫就好,但难得你父亲要为我的身体负责。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肯让你来照顾我?”

        景西眨眨眼:“苦肉计?”

        白前笑道:“什么苦肉计,是真的苦肉,顺带利用一下罢了。”

        景西不说话了。

        白前惆怅的叹了声:“真是下下策。这帝位你真不要?”

        景西沉默片刻:“我不是这等材料,留给父亲更好。我只想和你找个安静的地方一起生活。”

        白前有些失望,眨眨眼劝道:“现在左启之拥护景家,剩下的穆悦观和曲妙恩是女流之辈,不能登九五之尊,局势算是稳定下来了。你可以学啊!学着学着就会了嘛!”

        景西迟疑一下:“你……希望我坐在那个位置上?”

        白前点头:“我有好多想法还在脑子里,全没给元褚露出来。你得了权,我就能改造这个世界!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位画师!”

        白前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亮的刺目。景西有片刻失神,喃喃道:“好!”

        而后,一个深吻欺下去,景西的手探进白前的衣襟内,在他锁骨上游走。景西咬着白前的一小块儿皮肉,含糊不清的问道:“那要回报我。”

        白前的脸色僵了僵,忽而讪笑道:“我很想……但是……我……又……没知觉了……”

        ………………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

        鞠躬。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5/169787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