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一章 受刑

第一章 受刑

        千年前三界之战化入恒古的星辰,为了颠覆元始帝神的绝对统治,魔妖神主万魔天宗不惜千万魔、妖之族民化为尘埃,发动与神族、人族的惊天之战,无奈千年的阴谋最终成为虚无,被元始帝尊九元封魔,寂灭在十八层九焰玄冥之界,可叹一代天魔之祖魂封玄幽,日受地元心火噬魂,这场三界之战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三界人神魔妖兽五族大衰败,犹如弥天的狂刃暴焰肆虐过万众生灵,三界一片萧条败落之感。{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玄界之神、人、魔、妖、兽族慢慢在这片异世大陆千年的繁衍生息,又再次展现出万物昌盛,阴阳和合之象。虽然四族之间千年来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断发生一些摩擦战争,掀起无数的腥风血举国乃至举族之战,都没有造成任何一族湮灭,四族相互发展却有彼此制约,如阴阳互生互克、此消彼长,近两百年来逐渐归于平静。

        玄界人族苍玉帝国黑水城黑狼盟万家后院内。

        把这贱奴用蛇绞筋给我绑在柱子上,给我绑紧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训这个贱奴。”

        万家二少爷万耀祖歇斯底里的喊叫着。“给我打,狠很的打,打死这个小贱奴,竟敢违抗本少爷的命令”一声声怒骂响起,一个身穿大红色绣锦袍子的少年在不断喊骂着,那张被锦衣玉食喂养的胖脸充满了暴怒和张狂,看着不远一个柱子绑着的一个少年,大声的命令二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只是我万家养的一条狗,一条野狗,二狗,你愣着干嘛,继续给我打,不打死这个贱奴难解我心头之恨”

        “你个贱奴,今天竟然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让我丢脸,难堪,让我堂堂万家少爷以后怎么在那帮少爷面前抬头,大爷我就好好让你开开眼,狗不听主人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给我狠狠的抽”

        鞭稍带着破空的风声狠狠的落在绑在柱子上少年稚嫩的身体上,血水顺着衣袖慢慢的滴落在地面,少年浑身遍布这一条条鞭痕,散乱的长发遮挡了那张充满血痕的面容。没有尖利的尖叫和求饶声,牙关紧咬,任凭那长鞭狂烈的抽打在身上,那长发下一双黑色的双瞳在深入骨髓的疼痛中充满了仇恨的眼光。

        “我到底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大狗你傻站着干吗,去前院把那把锁黄风羊的三棱刺骨钩给我拿来,把这个贱奴给我锁起来”

        “是的,少爷”

        另一个壮汉听见连忙应声,心中对这个霸道野蛮的万家二世祖万耀祖的如此手段也心生寒意,快步而去。{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不一会,大狗气喘吁吁的跑来,手中提着一个寒光闪闪三棱刺骨钩,满脸献媚的递给万耀祖。

        一大脚踢在大狗身上,“死奴才,给我干什么,去把那个贱奴给我挂起来,今天就让这个贱奴当一回黄风羊,嘿嘿,试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三棱刺骨钩,是一种生铁打造,约一尺长的主身下三条长20公分的半月弯钩,弯钩上密密布满了倒刺,将抓捕的黄风羊从头和身体两侧刺入体内,黄风羊乃附近迷途山谷一种野生的山羊,生活在山谷乱石之中,天性善于蹦跑,生有六蹄,蹄两侧两排细小的锯齿装硬瓜,在陡峭的山壁上也能奔走如飞,是一种低级风属性食草性动物。

        因为黄风羊中风属性浓郁,经过特殊提炼后的元丹对于修炼风属性功法有一定的帮助,同时也是一道待客的绝佳好菜,特别是经过九天玉龙阁烤制的九味黄风全羊,更是闻名黑水城的一道名菜,只有由于黄风羊数量稀少而且特别难于捕获,即便在捕获中也会出其不意的逃脱,附近的猎手便特制了此种锁羊钩,一旦此钩锁住,越是挣扎倒刺越是深入体内,即便是一些狂暴的黄风羊王也无可奈何,最后等待屠宰的命运。

        望着这寒气森森的三棱刺骨钩,万耀祖眼中射出一丝丝阴狠的毒辣,看了看对面柱子上绑着的那个麻布少年,这个举族抵债身为契奴的小子,感觉就像一只即将的被宰杀的黄风羊,心中想着那麻布少年在最后的痛苦中百般折磨面对死亡的恐惧,这种快感涌上心头,为之一爽,哼!爷爷说了,要想成就大事,就要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今天刚好拿你这个贱奴就为我铺路练胆好了。

        奴主杀死一个契约奴隶简直比踩死一个蚂蚁还容易,一代为奴多是世代为奴,很难逃出奴主的控制,真是命不如蝼蚁,不如一只主人家的宠物。

        看着大狗拿着刺骨够还没动手,万耀祖大声怒斥:“你不动手,是不是要我连你一起挂上去啊。”听见小主子的怒骂,大狗心下一狠,拿着三棱倒刺钩一步步朝着黑衣少年走去。

        “二狗帮忙,来帮我把这个小子卸下来。”两个恶奴冲上去,三下五除二的解开绑在柱子上的绳子,把黑衣少年卸下摔在地上,万耀祖冲上前去照着麻布少年头上一脚,恶狠狠说:“三穿黄风羊,爷我今天来个三穿活人,哈哈哈!!!!”

        麻布少年躺在冰冷的地面,全身刺骨的疼痛已经让他渐渐麻木了,麻布上衣已经被鞭子抽的四处裂开,密布的鞭痕,翻开的血肉隔几道便可看见森森的白骨外翻,手腕脚腕处由于在柱子上捆绑的时间太紧太久,右手腕竟然被生生的勒断了,脑海中残留的意识在不屈的精神下保持着一丝丝清醒。

        “你服不服,怕不怕啊,你的骨头还硬的很吗?你的嘴不是撬不开吗,别说少爷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现在对我磕三个响头,从我裆下钻过去,然后学一百声狗叫,我就放过你,嘿嘿”万耀祖看着爬在地上的少年,走到面前,双手一托,叉开双腿,蔑视和无情的目前冷冷的盯着地上的少年。

        “钻啊!快钻啊!少爷发善心了,你小子别不知好歹啊”。旁边两个恶奴喊道。慢慢的抬起头,艰难的抬起左手擦去嘴边的血迹,阴冷的目光看了看两边这两个狗仗人势的恶奴,望着站在面前的万家二少,目光突然变淡,轻轻吐出两个字“我钻”。

        “哈哈,哈哈哈!!!你终于屈服了,看来你的骨头还是没有我的鞭子硬啊,来,快点爬过来,少爷我就放过你,哈哈哈!!!!”

        艰难的蠕动着,麻布少年慢慢的爬向万二少的裤裆,越来越近,当头爬到裤裆下,万耀辉更加肆虐的大笑起来:“爬啊爬过去啊,哈哈哈!!!”

        笑声嘎然停止,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天空,一张极度扭曲的面孔因为剧痛而变形,直接跳了起来,双手死死护着裆部不停跳跃者。

        原来当麻布少年爬到万耀祖裆下,心中无边的仇恨和屈辱强烈的爆发开来,手不能动,脚不能踢,一头猛烈的向上撞去,不能拉上你一起死,也不让你好过。

        这就是传说中蛋疼的感觉吧!

        “打死他,给我打死他,我要他死。”万耀辉抱着裆部尖叫着,这一切来的太快,大狗二狗还没反应过来,听见小主子的喊叫声才回过神来,冲上前去对着麻布少年狠狠的拳打脚踢。

        “哈哈哈哈!!!”疼—剧烈的疼,恨—刺骨的恨,强烈的刺激这稚嫩而坚毅的灵魂,一声声大笑狂啸而出。

        “把他给我锁起来,快点锁起来,挂在骨架上”,大狗二狗停止踢打,架起麻布少年走向西边的骨架,一会少年便被驾到一副巨大的骨头镶嵌成的四角骨架旁。四角骨架在太阳下闪着阴森的暗灰色淡淡光泽,用暴牛脊骨做成的四角骨架是专门用来挂被锁的黄风羊。

        暴牛是属于迷途山谷的一种巨形野牛,力大无比,特别是一双一丈长的暴牛角,据说连土魔熊都可以穿肠而过,因为暴牛是火属性,可以有效克制黄风羊的气息,所以用来挂宰捕杀的黄风羊最好。

        巨疼下万耀祖摇摇晃晃的走到麻布少年面前不远处,经过刚才的一头撞击,现在还让这恶少心有余悸,显然不敢靠的太近,害怕这半死不活的少年再出其不意的一击。

        “穿骨刺,给我狠狠的穿进去。”望着小主子的怒喊声,两狗恶奴抓起三棱骨刺钩就准备动手。

        “少爷,二少爷,求求你了,行行好,放过这孩子吧,老身给您磕头了”不远处传来一声声苍老的哀求声,一个头发花白的婆婆颤栗的扑在万耀祖的脚下,不停的磕着头。

        “谁让这个死老婆子过来的,给我拉出去,哼,来救你孙子吗?老不死的今天就让你看看你孙子怎么死的,”说着万耀辉一脚将婆婆踢到一边。

        “你们这两个死狗怎么还没刺啊,想死不成啊,再不穿我叫人把你们穿上去,我喊三声!”

        “少爷,大慈大悲的少爷求求您,我们一家给您当牛做马,放过我孙子吧,你刺我啊,老婆子代我孙子受刑,求求你啊!求求你啊!”老婆婆哭着喊着跪在万二少的面前,苦苦的哀求者。

        “奶奶,奶奶别求他了,是孙儿不孝不能在伺候您了,你快回去,下辈子孙儿投胎再来报答您的恩情”悲戚的声音从麻布少年传出。

        “穿刺”万二少怒吼者,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破空响起,望着急红了眼的小主子,二狗一咬牙三棱骨刺钩的头钩对着麻布少年的肩胛骨狠狠的刺了进去,那深入骨髓的巨疼直接少年顿时昏死过去。

        “继续给我穿,想装死不成,把脚筋也用尾钩给我穿上,暴晒到你成人干我才解恨,”恶毒的声音再度响起。

        “玄儿,玄儿”婆婆看到骨刺深深的穿入孙子的肩膀,双眼一翻昏死过去。如野狼一样的万耀祖冲到少年面前,抓起三棱骨刺钩的两根尾钩,“野种,竟然想让我绝后,剩下的我来伺候你,我要让你付出最惨烈的代价,去死吧。”抓起手中的尾钩喊道,“给我抓住这野种的双脚。”扭曲的面孔露出阴毒的面色,将带着倒刺的银钩缓缓的举起。

        对准少年的脚筋狠狠的刺了下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89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