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三十四章 丹糕

第三十四章 丹糕

        清冽寒幽的潭水让欧阳劫感觉又些冷意,不时游过身旁的一些奇怪鱼虫,身下一丛丛随着身动不时摇动的水草,依着自己神念的锁定邪蜮魔胎的藏魂之处,仔细的搜寻了一会,怎么什么都没有。《免费》

        不可能,整个黑龙幽潭都被自己结印封锁了,那邪蜮魔胎也是自己看着潜入水底,怎么会没有哪,难不成你还钻入潭底百丈深处了吗,今天就是把整个幽潭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你找到,心中恨恨的想到,突然感觉神念锁住的魔胎魂元没有了气息。

        怎么会这样,心中一惊,难道这魔胎还能化为气隐水吗,魔胎虽然是魔兽魔丹净化而成,内含强大元灵,但是必须也要有**辅助,才能发挥强大的元力,况且就算魔王境的邪蜮失去**的魔胎,也会变的很虚弱,内元隐息。想着这里心中一狠,几掌连续向潭底震去,强大的元力冲击只见潭底,淤泥被水浪带着破谭而出,形成道道几丈高的黑浪。

        水底渐渐又恢复了平静,寂静的潭水上漂着不少浮起的死鱼烂虾和一些奇怪的水中生物,看来武圣欧阳劫的威猛掌力震死了不少无辜的水族,浑浊的潭水慢慢开始变清,湖底还是异常平静,除了那些远远游动的水虫,没有任何魔元波动,怎么会这样,难不成这魔胎被自己的掌元震成了虚无,心中不解的想着,突然心神感觉一道若头若无的气息破空离去,不好,魔胎元神被人抢走了,一声怒吼,破水而出腾空追去,片刻又回到水面,不对啊,自己布置的封谭结印没有被撕裂的痕迹,难道是自己的感觉错误了吗?

        心中一惊,难道是那神秘的武帝出现了,在来到黑水城见过最强的武者好像就是那个谢玄的师父,虽然没有见过其人,但是隐约可以感觉那人的功力只会比自己高,比自己高的还不是一点,所以就断定其的修元在武帝之上,如果只是比自己高上两三阶,自己不可能感觉不出来,又一次被耍了?

        就算是武帝也不可能破开自己的结界一点元动也没有,除非是传说中的那个武神境?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帝国大陆乃至整个玄人界都没听说有武神的存在,想到这里才略微放下心来,看来邪蜮魔胎还在湖底,哼!老夫就不行把你逼不出来,真是莫名其妙心中一阵烦躁,这百年武圣此刻也是心境难平,催动内元赤火不断想幽潭中挥去。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来黑龙幽潭会看见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个黑衣老者傲立空中,黑龙幽潭中不断爆射出一阵阵翻腾的水浪怒射四方,折腾了半夜,惊的困神山四周几十里内的魔兽都销声匿迹了。

        “您来了!”十天后正坐在天啸山顶修元的谢玄感觉到师父来了,可能是因为铜镯和古剑的元灵波动。[看小说上]

        “嗯,你小子这几天修元有没有偷懒啊!”师父冰冷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没有,没有,徒儿哪敢偷懒啊,猴王大哥可以作证。”谢玄急切的表露这几日自己如何的勤学苦练。

        “嗯,是小有进步,还需努力。”神识探查了一下谢玄的内元,冰冷的声音不阴不阳的说道。

        装什么装,这古怪老头,明明对自己比较关心,故意装出一副冷冰冰的语调,感觉像自己欠他金币没还的一样。

        “咳!小鬼,又再说师父坏话啊!”

        心中想着,猛然听到师父这样说心中一惊,靠!忘记了自己想什么师父都知道。“没有,徒儿怎么敢说师父的坏话了,不知师父怎么今日上山所为何事?”想到师父说过每隔一月才上山检查自己的武修,谢玄忙岔开话题。

        “机灵鬼,接着。”谢玄空中出现一个白色玉盒,一块犹如刚刚做出的白色乳糕出现在自己面前,奇怪的看着这块白色的乳糕,又望了望空中的师父,似有问询之意。

        “从今天开始每隔九天吃一小块,一共二十七块,吃完后记得把玉盒盖上,这可是师父辛苦了半月才给你配置的大补之品。”冰冷的语气有点温度了,还表现出一丝表功的心思。

        “谨遵师父法旨,弟子一定按时吃,敢问师父你老人家给弟子的这是什么?”端着不大的玉盒谢玄有些顽皮的问道。

        “这个嘛!······你还是别多问了,天灵地宝大补之品,怎么小子还担心师父会害你不成。”对于这个丹糕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告诉徒弟这是黑龙幽潭中逆龙邪蜮的魔胎,谁知这小子会不会等自己一离开就把这补元圣品丢下山去。

        自己可是辛苦了好几天才将那魔胎炼化,并配上的灵芝、千年老参一大堆大补灵药做成这丹糕,这丹糕分成的二十七块,每一块对修武之人都可以说是修元圣品,一只百年魔王境的邪蜮魔胎啊!对武帝以下的修元武者来说都是进阶助元的圣丹。

        那日武圣欧阳劫一出城,自己就知道那个小老儿干嘛去了,这倒好,省的自己动手了,当武圣欧阳劫将邪蜮魔胎逼入幽潭内,自己此刻正在水中,随即将那可怜诱人的魔胎随手装入纳戒中,当欧阳劫暴怒乱发元功的时候自己也趁势遁空离去,至于那小老儿布置的元结,对于自己来说太简单不过了,都不用破坏元结遁空而去,总是借着别人来给自己办事,这样貌似也不太好吧!想着那武圣欧阳劫一帮自己救了徒弟,二帮自己猎杀了邪蜮魔胎,想到此处心中竟然有些愧疚,这老妖怪还会有此心,真不知道是真是假。

        谢玄看着师傅前言嘀咕,后语模糊,拿起被分成一块块的白色乳糕,轻轻的闻了一下,一股轻微的刺鼻腥味传来,不禁浑身一个激灵。

        “师父,这·······················”问这有些不爽的腥味,谢玄不敢多问但心存疑惑。

        “给你吃的,不是闻的,现在就吃一块。”师父命令道。

        “啊!现在就吃,师父你不是说九天一块吗?”闻着就不爽,师父竟然现在命令自己就要吃,谢玄一愣。

        “哎呀!我说你小子,别人求都求不来,你还嫌弃啊,这可是师父历经千辛万苦,背着多么大的良心债弄来的,为了弄这个师父························,废话少说,快点吃了。”敢情自己一番滔滔江水劝说,徒弟半天没蹦出一个字,到底谁废话啊!

        “我吃还不行嘛”谢玄无奈的闭上眼睛小口大张忍住那股刺鼻的气味,几乎没有咀嚼就囫囵吞枣咽下。

        “有这么难吃吗,为了掩住那魔··········”感觉自己突然有点失口,见徒儿乖乖将丹糕吃下,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不过这笑容有些卑虐而已。

        “这就对了吗,吃了就知道这东西有多好了,别人想吃还吃不上呢。”

        感觉嘴里还留着一些腥味,谢玄忙捡起一个野果吞下,虽然不是美味,但谢玄心中明白这肯定是师父给自己准备的好东西,听师父急于表白的意思,敢情这丹糕还是修元强身的大补之物。不过如果谢玄知道自己吃下的是一只百年逆龙邪蜮的魔丹胎元,会不会吐的五脏惧裂。

        “这次武盟预赛那些修武少年有多强,想必你也看到了,你和他们的差距有多少为师也不用说你应该明白,希望你坚定心念·················,最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家人暂无大碍,你安心修元,他们在等你亲自解救。”冰冷的声音慢慢消失。

        师父怎么现在废话越来越多了,正想着,片刻,谢玄感到浑身燥热,一股雄厚的元力顷刻间遍布全身,肯定是刚才吃下的丹糕,想到这里,谢玄盘腿而坐,凝神守丹,按照师父所教修元功法调息元气,磅礴的元气无群无尽的在经脉中游走,好像那次自己吞食了树妖的本命元丹一样,自己刚才只是吃了一小块而已,如果全部吃掉,恐怕自己此刻爆体而亡了,心神一乱,狂烈的元气更加猛烈的撞击着周身经脉和骨骼,忙静心炼元,好在自己有快一个月的修元心得,而且不可能每次都让师父为自己压结元气,想到这里六根清虚,心念控元,守神凝丹,不一会那暴虐的元气竟然按照自己的心念一步步顺着经脉传入丹田,随着丹田之内雄厚的元气进入,那被师父强行凝结的元丹好像有所感应一样,竟然也变的有些意动起来,随着越来越多邪蜮胎元的进入,谢玄体内的元丹也渐渐的震动起来,感觉丹田气旋内两种丹元的碰撞,谢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感觉丹田内的元丹不断波动,好像一个沉寂的僵尸突然复活了一样,不过此刻不敢乱想,强行按照修元功法运转丹糕暴出的元气,可是依然无法压制体内元丹的觉醒,一声来自体内的撞击声破体而出,谢玄一大口鲜血喷出,强忍着体内剧痛,勉强让自己没有昏死过去。

        好在谢玄的身体已经是魔兽的魔魈强度了,不然真是难以想象两股雄厚的元气碰撞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估计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爆体而亡。

        痛苦的谢玄咬着牙、拼着命意念不停催动元气顺着经脉运转,企图压制那暴逆的两股元气,死老头!你想害死我啊!,心中恨道,心念一闪而过又竭尽全力催动元功,随着体内元气的痛苦越来越强大,谢玄修元运功无疑是杯水车薪,实在难以应付这狂乱的两股元气,眼珠暴涨,面目扭曲,身形大乱,浑身汗流如雨,一阵晕眩昏死过去。

        悠悠然醒来,循着一声“吱吱”的怪叫声望去,只见四耳灵猴正站在自己不远处,嘴角留着哈喇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盒丹糕,一副垂涎三尺的猴样。

        自己没死吗,不会又是师父救了自己吧,晕头晕脑的谢玄也懒得想这些了,其实这次谢玄想错了,估计那死老头师父也没有想到,自己好心给徒弟的丹糕差点要了徒儿的命。

        本来先前谢玄吸收的树妖元丹就差点要了他的命,那树妖的丹元自己还没炼化,而是靠着师父强行压结,今日突然又吃了师父给的千年邪蜮魔胎丹糕,两股不同的元气骤然交合,那恐怖的力量差点要了把自己全身撕碎。

        天地间的元灵本为同体,但是随着人、魔、兽不同生物吸收,就会根据万物属性发生变化,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不同属性的人吸收的元气随之也会变成修元者的属性,前面那树妖之元本元为木,外元为火,五行木生火,而后面吞食的邪蜮魔胎本元为水,外元庞杂,按理来说,邪蜮水元克树妖火元,但树妖本元为木,水生木,三者之间竟然相生相克同时占有,也不知谢玄体内的两股元气谁吞噬了谁,还是谁化解了谁,最后竟然自动合体凝结成一个元丹,一个属于自己可以随心而发的元丹,不过此刻的谢玄根本不知道。

        另一种情况可能是谢玄强横的身体强度或者是那神秘的紫血,血为元引之液,不管如何这小子反正是活下来了,而且还福从天降。

        此刻在谢玄丹田气旋中两股狂乱的元气正在慢慢的凝结而成一颗珍珠蛋大的元丹。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8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