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四十章 面具

第四十章 面具

        山中无甲子,岁月成蹉跎。(免费小说  )

        一晃半年时光,谢玄可以说完全扭转了在天啸山修元被魔兽追杀的悲惨境况,饮高山之清泉,食古树之灵果,行山峦峭壁之间,盘气海云荡处修元,身骑狂雷震天虎,剑斩四路魔兽,简直是悠然自得,妙似神仙,虽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孤寂难耐,更多是对家人的思念之情,不过好在有黑虎和灵猴的陪伴,也多少可以增添几分乐趣。

        所谓不打不相识,自从与那黑虎化敌为友后,谢玄竟真是大方,将师父所送丹糕也送给黑虎一块,一下让这个魔煞境的山林之王惊恐的不知如何是好,竟然让谢玄骑在虎背上,如旋风急舞载着谢玄绕着天啸山狂奔了一圈,以示感谢馈赠之情。

        这黑虎倒也是个烈性豪爽之虎,不知是因为丹糕的缘故,还是畏惧谢玄的恐怖身份,自大那以后竟然多次要自己骑在虎身上,奔行在天啸山乃至迷途山谷,有几次竟然碰到了黑水城猎兽队伍,要不是自己阻拦,那些人估计都成了黑虎的美食了。

        现在谢玄又长高了些许,一头浓郁乌黑的长发被其盘成几个粗大的辫子,浑身兽衣兽皮,那如玉的俊脸也被山风吹成了古铜色,双眉如剑瞳入深潭,折射出一种魔族的野性,挺拔的鼻子显示出一股凌天绝地之势,嘴角竟然也挂出淡淡的胡绒,显得有了些许得成熟,浑身散发出一股魔兽之气,显然是与山中这些魔兽相处太久,不免染上一些魔兽之煞。

        或许刻苦忘我的修元习武,或许是这天啸山灵气充足,或许是体内神秘血脉的属性,此刻谢玄的修元已经是武霸六转境,体内的元丹已经也可以控制自如,师父几次上山检查都大为惊叹,满心欢喜,直夸自己的修武天赋奇绝,如果继续坚持下去,不出半年自己就有可能突破武宗境。

        不过当师父知道自己把那丹糕竟然送给了灵猴和黑虎,一顿大骂自己是败家子,最后无奈又给了自己不少灵丹妙药,这老头好东西多的很,自己就想不明白了几块丹糕而已,虽是修元圣品,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不怕伤了老肝老肺,切!

        师父教给的飞月剑法,感觉很平常,没什么难的,(如果老头知道谢玄对飞月剑法的看法,估计会被气的肝肠寸断,胡须飞到头上去,此剑法可是老头成名绝技啊!无奈)不过谢玄心中是这样想的,还是一板一眼的每天花几个小时认真演练,说起来这也不怪谢玄,师父给的飞月剑法一共就九式:飞剑斩月、剑舞乾坤、怒剑灭魔、剑杀九幽、一剑灭魂、剑破盘龙、剑扫三清、五元归剑、寂灭三界。

        现在自己根据图谱已经将这九式练的滚瓜烂熟,倒也能舞出漫天剑光,有几次碰到几个凶悍的魔兽,不待黑虎和灵猴出手,邪龙破天剑黑芒射出,竟然将其斩杀的四分五裂,不由心中大喜,可惜心喜不过片刻,一道冷语犹如倾盆冰水灌顶:“可惜老夫这飞月剑法竟然被你使成如此,伤心都找不到地方。”师父的话语让自己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

        而且师父命令自己后半年只能练第一招飞剑斩月,什么时候他老人家看着顺眼才可以练习第二招剑舞乾坤。{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

        心中恨道:就知道吹嘘自己的剑谱好,谁知道怎么样,就这么简单的几招,名字倒是起的够响亮,到底能发挥多大威力鬼知道。

        不过想归想,从被师父挖苦过以后谢玄还真按照师父教导,刻苦修炼第一招,记得师父说过:人剑合一,丹元入剑,器灵归体,剑随神动,剑不但吸收自己的内元还要吸收天地之元才可发挥最大的杀威。

        坐在天啸山顶巨大的石莲上,自从上次师父将自己救出后,这石莲守护的三眼魔蛇也不见了踪影,这里倒真成了自己修元习剑的好地方,刚刚修元完毕的谢玄此刻遥望这西北方的黑水城,心中忍不住又思念这家人,不知他们现在如何了,虽然师父告诉自己,家人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自己还是放心不下,什么时候能够下山去看看哪?

        对了!师父不是说自己如果修成元丹进阶武霸就可以下山吗?自己一心习武修武,都忘记了师父的承诺,不行,等这个月师父上山一定要缠着他让自己下山去看看,还好没几天就月底了,就是磕一百个响头也要下山。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心中想着就听见空中传来一声苍劲的声音:“你小子不安心练剑,又再胡思乱想什么了?”

        “师父!您来了,呵呵,徒儿正在想您哪?”谢玄一脸的真诚表现出童叟不欺的摸样。

        “哼!你还会想师父啊?我看你是又想家人了吧!”师父有些郁闷的说道。

        “师父也想家人也想,您老也知道,这天啸山上半个人影都没有,最是寂寞难耐,师父来了虽然见不到真身,好歹是个活人哦,徒儿听到师父的声音也很开心啊!您·······”话还没说完屁股上就挨了师父一记凌厉的掌风,一个站立不住跌倒在地。

        “你个兔崽子,有这么想师父的。”空中传来师父杯具的声音。

        “嘿嘿,徒儿知错了,求师父大人大量不要和徒儿计口舌之误。”赶忙站起来做痛苦状揉了揉屁股,顽皮的对着空中道歉。

        “对了!您不会忘记了答应徒儿的事情吧?”

        “什么事情,老夫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事情没做?”传来师父故作含糊的话音。

        “您忘记了?师父,您答应徒儿武技到武霸境,修元到元丹就可以下山看看家人。”见师父竟然有点耍赖皮,谢玄大声的提醒。

        “有这么回事吗?为师怎么不记得了。”师父继续打着马虎眼。

        “师父,弟子给你磕头了,求求您让徒儿下趟山吧,只要看看我家人一面,徒儿绝对不乱来,看完后马上回山,好吗?”说着谢玄跪下对着空中的师父不停的磕头作揖,苦苦的哀求着。

        “哎!心魔不了,何以成神,好吧,看你小子这般摸样,那师父让你下山一趟,不过你要记住,偷眼看了即可,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快速离开,如果不听师言,那你以后就永远没有下山的机会了,知道吗?”师父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冰冷。

        “徒儿谨遵法旨,决不食言。”只要能见家人一面让自己做什么都行,谢玄开心的几乎要蹦起来。

        “把这个戴在脸上,每次给你易容太麻烦。”师父说完谢玄面前出现一个银色的面具,只见这个银色的面具薄如蝉翼,轻若鸿毛拿到手中感觉柔滑水嫩。

        “师父这个怎么用哦?”望着这个奇怪的面具谢玄不解的问。

        “笨小子,这个有什么难,你扣在脸上就可以了。”师父笑道。

        “不过有一点为师要告诉你,你可别小看这个银色面具,这个小东西的珍贵稀奇不必那铜镯和黑剑之下,你刚开始戴上可能有点不舒服,先适应两天如果可以的话再下山。”

        师父不冷不淡还有点怀疑的语气,让谢玄很不舒服,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面具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能吃了我啊!

        说这就把银色面具往脸上一扣,那面具好像有灵性一样,一附在的面容上,片刻就好像蜡烛一样融化在谢玄的脸肉中,谢玄也没感觉什么奇怪的,暗道:我还以为有多恐怖那,除了面具刚接触脸面融入有一些毛刺刺的感觉,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切!师父还说的那么·······················,正在自以为是的谢玄没得意一会,就感觉脸上发生了变化,面目好像被扭曲了,感觉一股诡异的力量将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巴不断的扭动着,所谓五官移位、狰狞如鬼、鬼哭狼嚎、满地打滚的惨状此刻正发生在谢玄身上,不但是面容奇怪的扭曲,就连自己心魂也被奇怪的幻影催动,漫天迷雾中,无数神色诡异,面目狰狞的的怪兽魔虫,恶鬼厉魂“张牙舞爪的朝自己扑来,顷刻间将自己撕的粉碎,感觉体内是万魔噬魂,万虫龇骨,巨大的恐惧袭遍了全身,身体不断的被魔兽撕碎又聚合,接着又被撕碎聚合,无休无止,仿佛进入阿鼻地狱,恐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旋即那些魔兽鬼怪突然消失了,自己又出现在万丈深渊地狱炼火之中,炙烈的火焰一点点的融化这自己的身体,魂魄好似被炽烈的火焰融化寂灭,正在被烈火炼烧魂灭神化之际,瞬间感觉自己又被抛弃在寒冷的冰山之中,奇绝的寒气传入体内,可以感觉自己的血液一会就凝固了,周身的骨头在一点点的碎裂,连心魂都被冻的凝固住,仿佛看见自己的身体被那寒绝的气机慢慢的冻裂,一块块的骨肉从自己的身体裂开··············。就在谢玄被面具内诡异邪幻产生的恶象,摧残的生不如死之际,空中隐匿的师父传来一道冷笑之声。

        “三魂守元、七魄归神、破魔。”一声天籁之音瞬间进入谢玄心魂,才见谢玄面色如蜡,浑身如雨的瘫坐在地上,一副目瞪口呆,顺着嘴角流下一串串的涎水,(这摸样活脱脱一个猫和老鼠中的二嘎子)。

        好半天才缓过心神,从那奇幻诡异的万魔天魂阵中醒过来,此刻谢玄总算领教了不起眼银色面具的恐怖威力,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全身,确认没事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刚才那诡异的场景,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怎么样,好徒儿,这面具有趣吧,好不好玩?”师父挖苦着调笑谢玄。

        叫你小子再逞能,就让这个面具好好煞煞这小子的威风。

        “师父,你这那里是给我易容面具,你简直给我了个夺命面具,弟子和您老没什么深仇大恨啊,再说了就算弟子辱没了您的剑谱,你不能这样折磨我啊,小玄子几次生死都活了下来,没想到了差点死在您老的面具上。”谢玄无奈悲戚怨恨加不满的跟师父抱怨着。

        “哼!你啊,还敢怪师父,是你自己轻心大意,刚才为师已经说过了不要小看这面具,如果在刚戴上面具你就能抱元守一,凝神聚气至少不会像刚才那么惨,我还没说完你自己就赶死一样急不可耐戴上面具,你怪谁啊!要不是为师刚才天音惊魂,破除幻象,恐怕你此刻真的是魂游地府了,你知道这面具叫什么名字吗?”师父看着还敢耍赖的谢玄语气一冷教训着。

        “是徒儿错了,望师父见谅,那这面具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一戴上就产生那么恐怖的幻象,差点要了我的命?”谢玄此刻收起顽相,神色恭敬的问道。

        因为戴上面具就可以下山,所以自己急不可耐的戴上面具,师父说的一点没错,是自己心存轻视,要不是师父天音灭幻,自己真的恐怕被那诡异面具扼杀了,再一想这老头给自己的东西那会有差的,心中一喜,旋即语气变得极为恭敬。

        “嗯!”见谢玄收起轻浮之心,师父才满意的点了一下头,不过谢玄看不到。

        “这个面具叫幻魔噬魂化形脸。”

        “听着名字就够恐怖的,是徒儿不知天高地厚。”谢玄故作惊恐状继续认错道。

        “这个面具也是你师尊所赠,不过我现在已经用不上,这面具是当年你师尊寂灭了一个魔帝而得,那是一只修炼千年的九爪魔猿,百元炼制而成,这魔猿千年苦修直到魔帝人境,一生不知吞噬了多少人魔之魂,所以刚才你戴上面具后才会看到那些恶鬼历魂的缠绕,可以说这个面具内融合了那个魔帝一生杀死的枉死之魂的怨灵,虽然这个面具内含恐怖镜像,但多是幻觉,面具内的诡异幻境也是随着戴面具人的心性修元而定,恶念之元越是高深就会引动面具内的万魂怨灵,要不是你心性沉稳,秉性善良就你这点元修恐怕一带上就会被面具内的怨灵灭魂,师父都救你不及。这面具虽然诡恶邪异,但是却有大神妙。”师父悠悠的说道。

        不过刚才谢玄被面具搞的差点挂了,这点连师父都没有想到,这个面具确实是随着修元心性的善恶引动怨灵的煞气,本想这徒儿心性如此善良不会有多大问题,没想到差点害死徒儿,想到此处心中也不由一惊,片刻其中疑惑之处就想个明白,自己倒是忘记这个孩子是天绝五煞之命,可能先天命术的本煞引动了万千魔魂,心中也不由有些惭愧,不过这些可不能让那个小鬼知道,不然··········。

        “大神妙?”谢玄看着自动脱落在手的面具不解的问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89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