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五十三章 寻仇

第五十三章 寻仇

        九善楼是一座两层木质结构的小楼,简单古朴,是柳墨多年前从一个大族手中购买的,位于黑水城的最东侧的平民区,此刻门外站了十几个黑狼盟战狼堂的剑士,个个是三十岁上下的精装汉子,一身红色武衣,手握长剑,目光肃然的立在九善楼大门两侧。[看小说上]

        柳家外出采药的车队却被黑狼盟剑士挡在门外,此刻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刀光闪闪黑狼盟剑士个个神色冷峻,只好在大门外守住车马药材等候,就连谢玄也没有轻举妄动,隐身在众人中静观其变。

        就连院子里也有不少黑狼盟剑士守卫,柳墨匆匆而入进到楼内大堂,只见战狼堂堂主王虎和铁鹰堂副堂主刘大山冷冷坐在长椅上,长子柳德仁正立在一边不停的解释着什么,一脸的焦急和冷汗。

        心道不好,难道谢玄奶奶和娘亲躲在这里被发现了,将近一年来,对于这两位逃出的谢家妇人躲在这里,自己可是精心安排在后院中,从不让其到前厅,平时的衣食住行都是由两个媳妇伺候照应,两位妇人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应该不会被发现,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事情呢?难道谢玄在迷途山谷击杀霸魔帮的弟子之事暴露了吗?也不可能,没留一个活口啊?

        心中虽然恐慌不安,脸色不变径直走到王虎面前,示意儿子退到一边,对王虎和刘大山抱拳:“不知二位堂主大驾到小店有何贵干,老夫今晨刚采药回来,小儿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王虎冷眼看了一下柳神医,没有说话,倒是刘大山语气冰冷的说:“柳神医,我们是奉家主之命带回谢家两位妇人的,你最好还是快点把她们交出来。”

        柳墨心中一惊,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只是奇怪谁走漏了风声,早知就应该将他们娘俩送出黑水城,不想今天又是一场祸事。

        “呵呵,我想二位一定是弄错了,我九善楼一直行医炼丹,做些小本生意,那里敢私藏万家的契奴啊!”

        “我说柳老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都知道私藏他族契奴是触犯帝国律法的,我劝你不要执迷不悟,不然别怪刘某人手下动粗了!”刘大山语带威胁。

        “两位堂主,你们真的弄错了,我柳家一向行事本分规矩,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请回吧!”柳墨被刘大山的威吓口气一激,面色一冷。

        这时一直没有啃声的王虎说话了:“柳神医,王某敬重你的医德仁心,本次却是奉家主之命,带回两位逃走的契奴,我想你应该明白与黑狼盟为敌的后果吧!”

        柳墨知道今天这两妇人难逃万家之手,转身对着儿子柳德仁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叫儿子快去通知两位妇人逃走。

        “柳老儿,我看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啊!怎么还想通风报信,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你家前门后院都被我手下的人堵死了。(免费小说  )”刘大山轻蔑的冷笑着。

        柳墨心中暗道不好,心急如焚,一是急切不知道怎么办了,沉默不语。

        “怎么做贼心虚了,哼!现在赶快把人交出来,或者还可放你柳家一门,难道你想和那谢家一样满门成为万家的契奴吗?”刘大山见柳墨不语,就知道谢家妇人一定藏在柳家无疑了。

        “两位大人,那谢家父子已经被你们关押,两个残弱女子为何还不愿放过,老夫求求两位大人网开一面,就放过那可怜的母女二人,有什么要求,只要老夫能做到,绝无二话。”柳墨口气一软求道。

        “怎么现在知道求情了,可惜已经晚了,这是家主下令,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赶快交出谢家妇人,我们心许可以在老爷面前为你求求情。”刘大山戏谑的说道。

        “不行,交给你们,那谢家妇人还能活命吗,要拿你就拿老夫好了。”见求情无果,柳墨把心一横。

        “哼!就凭你,私藏他族契奴现在就可以灭了你柳家,就算是城主都不会干涉,来人给我搜,将谢家妇人给找出来。”刘大山见柳墨负隅顽抗,心想这老鬼还真不知死活,不动点手段是不行了,一会将谢家妇人找出再看怎么收拾你。

        院内守护的剑士领命一声招呼,众弟子就在前厅后院到处搜查开来。

        这是柳家车队被一行众人被挡在大门外不许入内,此刻谢玄看到黑狼盟剑士守在大门,知道此刻不能硬闯,还不明白发生了事情,先看看再做决定。

        经过数次的生死考验,在天啸山快一年的生存经验,与凶残魔兽的厮杀角逐,让十四岁的谢玄明白,凡事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要等待最佳时机再出手,所谓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一旦出手就要一击必杀。

        大门被数个黑狼盟剑士围住,看着这些黑狼盟剑士傲然冰冷的面孔,谢玄心中就升起一股股仇恨,要不是在这黑水城,自己早就出手一个不留,那轮到你们在我面前如此骄狂。

        一干伙计都感到大事不妙,黑狼盟乃黑水城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怎么会如此兴师问罪带这么人到九善楼来,不会也是来打这几车药材的主意吧!众人各自不安的猜测着。

        正当大家都心怀不安的时候,只见远处来了上百人,走到近处才看清楚是霸魔帮的帮主韩毒龙带着一干帮众前来,气势汹汹,各自手持兵刃冲到门前。

        一众伙计更是惊的脸色大变,难道霸魔帮发现了被谢玄斩杀属下帮众的事情了吗?连谢玄此刻也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又冲来一帮人气势汹汹好似寻仇,不过他不识得这些人是霸魔帮的人。

        大门前守卫的黑狼盟剑士见霸魔帮帮主亲自前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霸魔帮一直是依附黑狼盟的,两帮人马倒是熟识。

        一名黑狼盟守门领队剑士见到韩毒龙气势汹汹的样子,也觉奇怪上前问道:“韩帮主,这么生气所谓何事,不会也是来九善楼要人的吧。”

        “哦!是战狼堂的张兄弟,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却是如此,这九善楼的人在迷途山谷外杀我帮弟子二十余人,本帮主今天要血洗九善楼,你们给我把这些九善楼的伙计围住,一个不许跑掉。”霸魔帮帮主韩毒龙怒气冲冲的命令帮众,走进九善楼。

        “柳老鬼,你给我滚出来,不然老子一把火现在就把就九善楼烧个精光。”站在院中的韩毒龙大声喊道。

        此刻正在堂内和王虎、刘大山僵持的柳墨,听到外面的吼叫声,快步走出大门,一见霸魔帮的帮主韩毒龙前来寻仇,心神大乱,今天是怎么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的事情正在危急,那把的霸魔帮帮主又来寻仇,来不及多想冲着韩毒龙抱拳,强压心中的恐慌抱拳行礼:“韩帮主,不知所谓何事,还请堂内用茶。”

        望着正站在院内大骂的韩毒龙,这家伙四十五六岁,身形粗大壮实,一头黄发散落在肩头,满脸的横肉,脸黑如炭,粗重的一字眉几乎连在一起,三角眼,朝天鼻,血盆大口,一说话嘴角上的红色肉瘤不断的抖动着,好似凶神恶煞一般。

        “你他娘了个蛋,今日不交出杀我帮中弟子的人,我就血洗你满门。”韩毒龙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显然是怒极攻心,口不择言了。

        这是黑狼盟的王虎和刘大山也从堂内出来,王虎看着骂骂咧咧的韩毒龙有点心生厌恶,冷声道:“韩帮主,到底怎么回事,让你在这里大发雷霆之怒,把事情弄清楚再骂不迟,不要有损你霸魔帮的威名。”

        “王堂主和刘副堂主也在,刚好,听说这柳家私藏你万家契奴,刚好我们联手,今日就灭了这九善楼,一个小小的九善楼敢与我们霸魔帮和黑狼盟为敌,真是活腻味了。”

        “韩帮主,你是你的事,我是我的事,不要搀和在一起,到底什么事情让你开口闭口血洗万家。”王虎实在对这个凶名昭著的韩毒龙有些看不惯。

        “王堂主,我霸魔帮副帮主带领一干手下在迷途山谷猎兽,二十余人都被这柳老鬼杀的一个活口不留,要不是一个望风的弟子逃回,他们埋骨荒山不回来我还以为被魔狼群围杀了那,你说这个仇该不该报。”

        王虎和刘大山听韩毒龙这样一说,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柳墨,不由一奇,这柳墨只是一个上镜丹师,其武修最多是武霸四转不到,竟然能够一下击杀霸魔帮二十余人,说什么自己也不会相信,那霸魔帮副帮主韩恶龙自己可是知道,已经是武霸八转境的力王啊,一口鬼头大刀不知在其手下丧生多少人命和魔兽,不知道这韩毒龙说的是真是假,不过看起神情到不像作假。不过这不是自己黑狼盟的事情也不愿多管。

        正说着,就见黑狼盟剑士从后院押着两个妇人走来,往地上一推,一个剑士上前禀告:“禀堂主,谢家奴妇已经找到,果然在后院的一个密室内藏着,请堂主发落。”

        “韩帮主,我是奉盟主之命前来抓捕逃跑的契奴,现在事情已经办完,至于你帮众被杀的事情自己解决吧,王某先行告退了。”王虎拱手准备告辞。

        韩毒龙见王虎有些冷漠的态度,心中明白这黑狼盟王虎一直对自己有些爱理不理,不过也无所谓,对方一个小小的九善楼还不需要黑狼盟的帮助。

        “既然这样那韩某就不耽误两位堂主的大事了,请把。”韩毒龙心中骂道,有什么了不起,不还是万老邪手下的一条狗吗!还在老子面前拽的很。

        “不能带走她们。”柳墨闪身挡在王玉琴和吴月琪身前。

        “柳墨,王虎敬你,你可不要不自爱啊!再说她们本就是万家契奴,这次抓回来也是挽回家族颜面,不会对她们怎么样的。”此刻王虎神色一冷面对阻拦的柳墨心中一怒。

        “柳老哥,我谢家感谢你搭救之恩,就让他们带老身回去,回去也好,我死前也可以见见老爷了。”王玉琴悲声劝阻着柳墨。

        “老夫人,何来此言,今日老夫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不能让他们带走你们。”柳墨望着面容憔悴的谢老夫人语气坚定的说。

        “柳墨你好大的胆,真是给脸不要脸,口出狂言,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来人把两个谢家奴妇给我抓起来押回黑狼盟。”刘大山脸色阴沉命令道。

        这时两个红衣剑士快步上前就准备抓住两妇,柳墨一怒右掌挥出震退两个剑士,闪身护住谢老妇人和媳妇吴月琪。

        “找死!”一声怒喝。

        刘大山跃起一掌朝柳墨胸口击去,左臂本以有伤,柳墨本不是刘大山对手,一掌被击倒在地,嘴角流下一道鲜血,见父亲被刘大山击伤,柳德仁从一旁闪身扑出,抱住倒地的父亲,怒视着刘大山,这时柳墨的夫人孟氏也哭泣这跑到身前,神色恐慌。

        “两位大人,行行好,就放过家夫吧。”孟氏哭求着。

        “不知死活,你敢私藏万家契奴,妄图阻拦,一并带走听候家主发落。”刘大山阴狠的命令左右剑士。

        几名黑狼盟剑士见两位堂主都脸色一变,快步上来就准备绑拿谢家两妇人和柳家父子三人。

        一道灰影电光闪过,几名准备抓捕的剑士瞬间被击飞几丈之外,口吐鲜血面色苍白昏倒在地,显然已经身受重伤。

        “谁敢碰他们一下,就把命留在这里。”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着麻布粗衣的脸如蜡纸的少年挡在柳家众人面前。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