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六十三章 爆潭

第六十三章 爆潭

        随着谢玄出潭,十榜弟子个个面面相窥,随着谢玄一句不经意的问话,竟然一下搞的云飞扬有些面红,咳了两声:“你本是第一次入谭,久不出潭众人担心,怕你被水毒侵体,故此老夫才叫你上潭,你没事吧?”谢玄望着十榜弟子各自不一的神色,又见云飞扬的关切之心,这才明白,心中感激这位曾经救自己的云家大长老,随即俯身一拜行礼:“多谢云老挂怀,小子无事,刚才只是静心修元,未闻时刻,还请您老多于包涵。[看小说上]”

        云飞扬见谢玄神色红润,却是无事,心中方安,旋即又被此子惊人的耐寒体质惊叹,十榜弟子修元一年最高者也就是万惢惢和伏雅、伏荒也最多修炼不超过五个时辰,没想到谢玄第一次入谭救可以修元这么长时间,要不是自己喊叫估计还可以继续修炼下去,一个不会武元的少年不到一年竟然修炼的如此恐怖,怪不得城主和四大族长亲自送来,自己也猜不透这少年到底修为几境了。”

        入谭如此之久,就这点想必已经超过十榜弟子的修武了,还如此懂礼识体,云飞扬见谢玄恭声行礼,心中随之一畅:“今日修炼就到此,你也随众人去用餐吧,你们都记住了吃完饭后不许乱跑,好自回营休息。”

        众人见云长老这样一说,都忙着去食帐用餐,用餐之时虽然各自心中震撼,但碍于云长老在都乖乖用餐,不敢言语,不一会见云长老见众子用餐将尽,起身离去。

        几个少年武者吃完准备离去,就听见一声娇声传来。“怎么,吃完了就想拍屁股走人,某人可是说了的,谢玄坚持不了一个时辰,没想到吧!人家尽然最后一个出潭,陆大少爷难道害怕了吗?刚才吃饭本小姐就在盯着你,害怕学狗叫吗?”好事之主黄仙儿撂下碗筷,得意而戏谑的看着陆野几个少年公子。

        “谁!谁怕了!”,刚才在潭中之时戏言,黄仙儿你还当真了。陆野耍赖。

        “什么!戏言!大家可都是听到的,这会害怕丢脸了,不是说男子汉大丈夫嘛!,我看变成男子汉大豆腐了,呵呵,你们说是不是,惢惢,千雪?”

        “你!········”听闻黄仙儿的冷笑,陆野脸色一沉,自己好歹也是一帮少主,竟然当众被嘲笑,心中生怒,不过碍于黄家的势力,自己的帮派也得罪不起,况且自己确实和其打过赌,一时间脸色几变,颇为尴尬。

        “黄家大小姐,我看就算了吧,陆野也是无心之言,岂可当真。”武玉傲此刻上前劝解道。

        “什么算了,就不行就不行,学狗叫,我输了可是要学猫叫的,你们几个臭小子就知道欺负我,惢惢、伏雅、千雪姐姐你们也不来帮我,看着我被欺负开心是不?”黄仙儿一见武玉傲也为陆野说话,随即也耍开娇性子,对着身旁的三女喊道。

        万惢惢此刻有心上前劝解黄仙儿不要闹了,不过考虑到自家和谢玄的关系,自己如果劝阻更显的小看谢玄偏袒陆野,给谢玄造成大族子弟互为连结之感,可能会伤其自尊,不去劝解吧如果跟着黄仙儿起哄,那也有失于自己的本性,一刻之间有些犹豫不决,暗生烦恼自己怎么会为这谢玄失去了平和若兰的心态。

        “你们别争了,出潭之晚乃是谢玄不对,还请这位小姐,免得大家失去和气,在下心生感谢。”见自己刚来就成了龙凤斗的因果,有些不安随即上前劝道。旋即又说对陆野说:“这位兄台先回吧。”

        “谁稀罕你假好心,滚开。”说着一把推来谢玄,快步走到黄仙儿面前:“汪!汪!汪!这下你满意了吧,黄大仙子,哼!大丈夫能屈能伸。{纯文字更新超快小说}”说完恨恨的快步离去。

        望着恨恨离去的陆野,黄仙儿显然不满意陆野的态度:“满意了,满意了,你们听这小狗的叫声还真有趣············。”

        正欲继续发泄自己的不满,只见身形一晃就被伏雅和几女给拉出帐外回到营帐。坐在床边,黄仙儿还气呼呼的说:“雅姐姐,你拉着干嘛,你们刚才没看见那陆野输了还一脸的不服气啊,本小姐就瞧不得这样的人·····。”

        “好了,我们的小仙女,就别闹了,你啊!真是有理往死打,无理闹三分,人家都学了狗叫,你还揪住不放。”熬千雪语气有些冷的说道。

        “行了,仙儿你看人家谢玄都没有计较,把你还激动的不行,大家都在幽潭修元这么久了,你就让着点好了。”伏雅也劝解道。

        “我算是领教了你这小仙子的脾气了,简直和我妹妹有的一比,好了,笑一笑,不要把我们的小仙子气出个好歹可就麻烦了,我听说女孩子生气多了容易长痘痘,呵呵。”万惢惢最后开口连哄带吓的劝道。

        黄仙儿一见三位姐姐都这样说,也不好在发脾气了,喃喃的说:“谁叫他言而无信的,既然几位姐姐都说了,本小姐才懒得和那帮混小子生闷气,不值得。”说完竟然顽皮一笑,弄的三女面色一怔,知道这小妮子算是熄了心中怨气。

        不知不觉众人修炼已经一月多,这谢玄除了平时和伏荒,赵龙轩偶尔聊上几句,也不多语,修炼吃饭睡觉,对那几个美女更是视同无物,从来不主动打招呼,除了偶尔目光和万惢惢相视后,心波一动转头而去,对于这个万家的长孙女,谢玄确实不知道如何相对,对于万家之仇一刻在心中不敢忘怀,只是迫于和城主之约,暂且押下,可是每次面对这个当日自己独闯万家寻仇挺身而出的美丽女子,却生不出一丝恨意,有时越想越烦恼,索性不想了。

        青春少男少女的情愫懵懂,只是自己不知罢了,再者谢玄一直心里还是比较自卑的,自己一个契奴之子面对这些黑水城名门大族的贵杰子弟,难免心中有些自惭,只是面色不表露出而已,少年沉浮,在山林中一直和魔兽生存相依,那里懂得男女情爱之理。

        只是熬千行和陆野一直对谢玄心生歹意,一是找不到机会对其动手,每日除了修元吃饭睡觉,各自为营。另外那日谢玄在寒潭竟然修元五个时辰,让这两人也不由心中对其修武有所难测,按照推理谢玄在寒潭修元时间来算就是武盟预赛第一的万惢惢都比不了,虽然心生毒意,迟迟不敢对其出手。

        还有最后三日,众人完成一年的幽潭修炼就将离去归城,把几个少女欢喜的笑意连连,弄的这帮少年修武者仿佛春风拂面,细雨润身像过年一样。虽然各自都向自己心意的少女投去最真诚、最纯洁、最友善····的一眼,换来的都是白眼、无视、嘲弄依然自得其乐。终于可以回城了,离开这个鬼不拉屎、鸟不下蛋的黑龙幽潭,回城自有绿叶奇花、温床软玉睡他个天昏地暗·········。

        这日众少年修武子弟一起入谭在午时时刻,谢玄突然感觉这些时日不断困扰自己的幽魂之音又一丝丝的传来,而且越来越弄,自己可以感觉到这幽魂之音越来越清晰,好似一种命令一种乞求一种求救莫名其妙的的缠绕着自己的心魂,虽然几次强迫自己精心修元,无奈都被这幽魂之音破解,心中一恨,既然如此不如自己力展神元,到底看看这是何方妖孽作祟,通过快两月修炼谢玄清楚的知道这淡若游丝的声音不是幻觉,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自己无法捕捉来自何处,一会感觉从潭底传来,一会仿佛又是从潭边的困神山下传来,一时被这幽魂之音搞的神魂迷乱不知如何。

        不想今日这幽魂之音越来越盛,心中竟生出一丝丝恐惧之感,好似会有一个摩天怪物从潭底暴出,催动心念,导入神元望四周伸展而去,此刻潭中的十榜弟子仿佛也受到幽潭魔音的困惑,虽然没有心闻,但都感觉神气烦躁,有些不耐无法静坐修元,正在众人都不解之时,只见平静的幽潭水面竟然荡起一层层涟漪,随着涟漪的波动越来越剧,众弟子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惊慌,这时在潭边守护的云飞扬和另一家族的长老一见此情,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也感到一丝不安和危机的到来,随即大喝让众位弟子极速出潭。

        十榜弟子一听长老命令,心中恐慌,都飞身跃出潭中,犹如惊慌水鸟扑水展翅,齐齐都站在潭边。

        “谢玄在哪?怎么没上来?”见十榜弟子都出潭而立,唯独不见谢玄,云飞扬心神一乱连忙问道。

        十榜弟子面面相觑,果然不见谢玄踪影,望着幽潭湖面除了一层层翻滚的波纹,却不见谢玄在潭中,此刻幽潭之水翻滚的越来越凶猛,小小的一潭之水好似海水汹涌,不时掀起一层层浪头,云飞扬见幽潭异变,不知有何凶险发生忙命众弟子后退十丈之外,云飞扬一个飞身跃入潭中准搜寻谢玄。

        云飞扬脚点翻滚的波浪,几个起落飞身到谢玄刚才修炼之处,此刻翻滚的水纹愈演愈烈,不知何故竟然整个潭面水雾缭绕,翻滚的水浪越来越狂,云飞扬此刻武宗境界的修武都感觉一丝心悸,一股股狂暴的水元从幽潭深处卷起,片刻竟然将整个幽潭之水扭转成一个漩涡,整个黑潭之水仿佛都随着巨大的漩涡之力转动,狂暴极速的水浪随着水力的旋动不时射出数百道水箭,飙升十数丈之高,“轰隆隆”幽潭中心水下传来一阵剧烈的地裂之声,巨大的水浪好似被地下一股怪力催发突然喷射出来,数道巨浪直接射入空中不知几高。

        此刻的云飞扬也被巨大的水怒之力震飞,空中一个扭身飞向潭边,脚跟还没落稳,空中铺天盖地的水花四散开来迎头罩下,亏得自己身形爆射还是溅了一身的水花。水花落尽湖面好似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这时修武弟子和守护的长老军士才惊慌的围了上来,立在潭边观望惊魂未定,幽潭上一圈圈散开的水纹飘荡这一些枯木落叶,良久才彻底的平静下来。

        “谢玄!谢玄你在那里。”随着万惢惢一声喊叫,一众弟子这才高声喊叫起来,无奈除了山谷的回音和平静的潭水,没有任何回应。

        “别喊了,谢玄估计被卷到潭底了,你们好生在潭边候着,不要太靠近幽潭,老夫现入谭搜寻一番,武长老,这些孩子烦劳盯着了。”随着云飞扬话音刚落,身形飞起再次入谭搜救谢玄。

        冰冷的潭水让云飞扬不由打了个冷颤,元气护住周身在幽潭水底仔细搜寻起来,无奈搜寻了快一个时辰也不见谢玄任何踪迹,除了潭底还在翻滚的泥浆渐渐的平息,受惊的鱼虾水族们从水草怪石中钻出,那里见到半个人影,难道这黑潭之下有暗道吗?想到这里,云飞扬运足元功朝着水底猛的几掌挥去,可是除了再次翻滚而起的泥浆沙石不见任何暗道秘洞之象,只弄的浑身精疲力竭这才不甘的退回水面飞身上潭。

        众人见云长老从潭中出来,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来,刚才众人见潭水数次波动,翻涌起一个个水浪,都在担心云长老出意外,无奈只能干瞪眼。

        “云爷爷,没有发现谢玄的踪迹吗?”万惢惢急切的问道。

        看着十榜弟子围在身边,露出询问的神情,云飞扬整理了一下衣衫,带着众人回到营帐,叹声说道:“老夫在潭中苦苦搜寻,无奈整个谭底都未曾发现谢玄身影,你们先回去安心休息,我这就飞马报知城主。”

        十榜弟子这才各怀心思分别离去。

        “哼!贱民就是贱民,死的好,不死找个机会我也要好好的修理他一顿。”陆野躺在熊毛铺成的大床上冷笑着。

        “就是!我就没看出这小子有什么好的,你看万惢惢每次看那小子眼神都不一样,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和我们一起修武,我看这小子一定凶多吉少,嘿嘿。”敢情这熬千行竟然把谢玄当成了自己的情敌来看。

        两人在营帐中互相诋毁侮辱着谢玄,都幸灾乐祸的阴笑着。

        “可惜啊!本来我还开心这次武盟大赛黑水城又多了一名好友,没想到马上闭关修炼结束了,谢玄竟然消失在黑水潭中了。”平民子弟赵龙轩显得很惋惜。

        “真是奇怪,就差十天结束武修了,真他奶奶的气死人。”一直沉稳憨实的伏荒为谢玄的失踪爆了一个一句粗口,说实话这一个多月与谢玄住在一起,彼此都是不善言语,但是偶尔也聊的很开心,对胃口。

        三人都是贱民和平民子弟,在一起住了快两个月了,彼此都很融洽,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特别是伏荒和谢玄更是一见如故,毕竟都是少子性格,虽然出身卑微,碰到相投之人,也大有英雄惜英雄之感,两人对谢玄的神秘失踪都感觉惋惜和遗憾。

        “你怎么不说话,惢惢姐姐,别难过了又不是你的错。”黄仙儿轻声劝慰道。

        “这是天灾**,我们修炼了都快一年了,都没有发生这样奇怪的事情,哎!天灾**啊!”熬千雪叹气道。

        “惢惢,我们知道你不开心,这两个月我看你都不敢好好看谢玄,难道还是因为仇恨吗?算了,吉人自有天相,你就不要不开心了。”伏雅也来轻声劝道。

        看着三位好友对自己的劝解,万惢惢峨眉蹙展,幽幽道:“其实我并不担心他对我万家的仇恨,只是觉得这个谢玄很可怜,才修炼不足两月,眼看就要回城了却神秘消失了,心中有些失落而已,你们别为瞎担心了。”

        “就是,我们惢惢姐姐是谁啊,怎么会为那个谢玄伤心,不过就是有点奇怪的是惢惢姐姐为什么总是偷偷的看谢玄哦,嘻嘻!”黄仙儿顽皮逗着万惢惢。

        “仙儿你又胡说了,看来姐姐把你都惯坏了,找打呢!”万惢惢说着两步上前揪着黄仙儿的耳朵,“看你还乱说不了?”

        “姐姐饶命啊!仙儿错了,仙儿错了!”随着黄仙儿一声声求饶声,逗的伏雅和熬千雪一阵笑意。

        ················································。

        此刻也只有武玉傲和云剑南对谢玄的失踪感到奇怪之外,没有太多的感情,说不上悲谈不到喜悦。

        一日后十榜弟子及所有守护的银魔军撤出了黑龙幽潭,随着幽潭驻军的撤出和御魔结阵的解除,那些被迫外逃的魔兽这才重新回到久违的困神山。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0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