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七十六章 治病

第七十六章 治病

        总算从帝皇的深宫大院出来了,现在想想那三位高高在上,在苍玉帝国犹如神一样的人物最后对自己的客气尊敬,亲切的语气和笑容,心里就觉得有些好笑,看来那挂名师兄的名头还是很响啊!这过去快百年了还依然有那样的威势,难道这就是开国皇帝龙威永传的震慑力?

        这帝皇还真为自己想的周到,不但送自己一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币龙卡和龙形符,最后好像模糊的还听到其要送自己几件龙袍穿穿,敢情自己这一身布衣太掉价了,不过说心里话自己对那些锦衣绣袍还不习惯,虽然自己几年前就被帝皇封为士族了,不过还是一直习惯穿麻布长衣,自己这身布衣可是娘亲手给自己缝制的。虽然土气但是穿在身上感觉特别舒心舒服。

        虽然以谢玄现在的修元几日不食,对身体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不过毕竟自己还不是神,衣食住行乃是天性,更是多年来无形中养成的一种习惯,一日三餐,不吃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现在自己有钱了,就再也不怕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了,就是不知道这皇帝老儿给自己的什么顶级龙金卡到底有没有那么多钱,不过回头想想应该不会,皇帝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先找个大酒楼好好洗漱一番,吃饱喝足睡一觉。

        现在比较头疼的是师兄欧阳苍玉让自己取的那个所谓的异宝,还以为是什么神兵利器那!原来是一块六棱玄石,刚才在皇宫打开玉匣已经看过玄石上什么都没有,除了光洁如玉,平滑整齐,其他什么都没发现,这让自己心中有些郁闷。

        当日离开困神山的时候,师兄给自己说过,到帝都皇宫后见到自己的后人,什么都不许说,只要取回那个异宝就可以了,反复叮咛自己,切不可透露自己被封魂在困神山下,因为以帝皇王族现有后人的武修根本无法破解九龙封魂阵的结印,弄不好还会惊动九幽邪龙,那就麻烦了,因为被那九幽邪龙设置的魔阵这百年来不断在吞噬着自己元灵之力,随着山川河岳弥散出去,而那封魂阵内有九幽邪龙的龙灵天珠,如果冒然破解,会引动龙灵感应,到时候就功亏一筹了。

        师兄让自己取得异宝后在帝都城中寻找一个宝盒,那宝盒和赤龙战符彼此有感应,有赤龙战符的感应,自然可以寻到那宝盒,那宝盒内藏一张五行图,只要按照地图寻找个几个小东西,就可助师兄破解九龙封魂阵,要自己千万记得赤龙战符、玄石、宝盒三者归一才可勘破玄石的玄机。

        其他什么都没说让自己早些寻得那些小东西将其化解吸收,只要谢玄成功化解那几个小东西后终会得到天大造化,成帝破神指日可待,到时候解救他就易如反掌了,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多说,最后一句什么:“天道诡异,命定有术,五魔归一,九转成神”更是莫名其妙,搞得的自己云里雾里不明其意。自己想问的明白些,老皇帝师兄还一脸无奈的告诉自己,对于三者到底能带来什么自己不是很清楚,让谢玄自个去悟。

        心中思索万千,漫步在街头,繁华热闹的帝都依然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耳边时不时传来各种人在议论今日法场自己阻刑之事,甚至有一些人看见自己的目光还怪怪的,对着旁边的人低声私语,冲着自己指指点点,一脸的惊奇,显然是自己被有些人给认出来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找酒店住下,没有了心思再继续逛街,谢玄加快步伐不时的向四周打量着,看有没有某个气宇轩昂的华贵酒楼一住。、

        此刻的谢玄那里知道自己今日在万众刑场阻谏帝皇绝刑之为已经名动帝都了,想必不要两三月整个苍玉帝国都可能知道谢玄之大名了。

        ‘春音宫大酒楼’五个金色大字映入谢玄眼帘,谢玄抬眼看到门店上这几个龙飞凤舞金漆大字,门阔楼高,旁边立着两头高越丈余的青玉貔狮的兽雕,各色身着绣衣花袍的食客进进出出络绎不绝,显然是家豪华酒楼,嗯!就是这家了。

        谢玄第二只脚还没迈进酒楼内,,身前就被一只手挡住,一个迎客小厮就大声嚷嚷起来:“去、去、去,小仔,这不是你来的地方,快出去。”

        又是狗眼看人低,谢玄心中骂道,脸色一沉冷笑:“怎么不是我来的地方,你这大门口没写平民不得入内?怎么怕本少爷付不起帐吗?”

        青衣小厮被谢玄冷傲的气势一怔,旋即有些反应不过来,再见这青年虽然布衣虽不傲王侯,语气神态俨然一副大家子弟的摸样,在这种场合混的小厮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很多人都是一朝富贵一朝贫,今日有钱纸醉金迷一掷千金,明日落魄出门身无半文,他日说不上翻身发财又来挥金如土醉生梦死了。想到这里脸色一变笑道:“这位爷,里面请,小的狗眼不识泰山,还望恕罪。”只是嘴上说着,心中还是感觉比较奇怪,这少年看着太面生,看其神态好似第一次来这里。

        谢玄这才收起冷面,随着青衣小厮进入大堂,准备入店饱食入住,不过随着小厮带着自己进入内厅之中,不由得面色一红。

        映入眼帘的是青红花绿之色,整个大厅一片金黄姹紫嫣红,厅内大约摆放着十几台雕凤刻兽的古雅石桌,每桌上三三两两坐着几个酒客,一看都是有钱的主,不是衣饰华贵就是大腹便便,一脸的油头粉面。身边皆有几个妖艳性感的女子服侍在旁,斟酒调笑,搔首弄姿不断的卖弄着风情,个个都是一身轻纱薄衣,酥  胸半显,笑骂逗情之声不绝于耳,都在极力讨取客人的欢心。

        特别在大厅的正前方竟然搭建了一个两丈大小的舞台,整个台面皆是用上好的暴牛皮铺垫,只是那皮垫上都绣着一幅幅情荡意迷的娇女醉舞图,看着煞是真切,栩栩如生。而在巨大皮垫中间铺垫了一块七尺大小纯白色的魔熊皮,一个身姿婀娜惹火的娇艳美女,除了身上一块赤红狐皮裹胸藏腹,身洁入雪,玲珑有致,一览无余。此刻那充满野性的美女长发飞扬,身轻如燕,正旋转跳着好似兽族的艳舞,狂野奔放犹如魔狐飞舞,时不时春光外泄,惹得一众酒客放肆的高声喝彩,浪语淫词一副迷醉的摸样。

        “小哥,我来吃饭住店,你带我到这里干嘛?”谢玄片刻就明白这里是何所在了,随即叫住正在引路的小厮轻声问道。

        那青衣小厮此刻才明白,敢情这兄弟果是第一次来这里,原来把这帝都城第一销金窟当成了一般的旅店,马上脸色一变嘲笑道:“这位小爷,美酒佳肴,住店打尖本店样样都有,难不成你没来过我大名鼎鼎的春音阁吗?”

        小厮的一句反问,一下让谢玄感觉到不自在,说实话自己从初懂人事后这几年,都是深山古洞中修元练武,根本没有涉足过这青楼红衣的风月之地,看着那些酥胸半露,轻纱薄衣的妖娆女子早就心跳脸红了,强壮颜面得对带路的小厮说:“有没有安静一些的地方,少爷我不喜欢这样吵吵闹闹的。”

        那小厮仿佛看穿了谢玄的心思,心中冷笑就你这土包子还敢来我春音阁,看小爷怎么消遣你,一脸坏笑的说:“安静的雅座,楼上就有,你跟我来就是了。”小厮纯心要嘲弄谢玄一番,故意提高了嗓门。

        随着小厮一声高喊,四周饮酒的花客青女都不由自主的看着谢玄,众人见是一贱民子弟竟然跑到春音阁来喝花酒,不由都感到比较新奇,心中大都猜测肯定是这个贱民子弟不知道发了什么横财,也想到这帝都第一闻名的温柔乡里一解风情。大多酒客青女都是目露鄙夷之色。只是在这种地方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都自顾自的喝酒*。

        见这小厮一副调侃自己的嘴脸,谢玄心中发怒,脸上却慢慢的平和下来,一笑径直朝楼上走去,这时那小厮本欲刺激谢玄使其难堪,转身离店,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不在理睬自己径直上了二楼,心中暗道这贱民不会是来找事的吧,忙快步上楼将谢玄挡住。

        “这位兄弟,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二楼那可是王公贵族,商旅大贾才可以去的地方,我还是劝你早些离开,找个小店吃食打尖的好。”

        看着挡在身前的小厮,谢玄一笑:“怎么!怕我没钱吗,你只管带我去雅室就好,其他的不用担心。”

        小厮见谢玄执意要上二楼,还显得底气十足的摸样,和一身布衣装束极不协调,心中还是担心这贱民小子要闹事,还是早些打发出店的好,今日又是夫人巡查,万一在这里吵闹起来,惊了酒客的雅兴,那自己的饭碗就不保了,想到此处神色一冷:“兄弟,听人劝吃饱饭,你快去出去,千万别惊扰了其他大爷酒兴,到时候可就是······。”小厮连劝带吓的意欲将谢玄快些轰出去。

        谢玄正欲反击小厮几句,突然间小厮的双眼流露出惊慌之色,自己身后传来一声娇嗲的问询之音:“小发子,你在干嘛?”

        原来这小厮叫小发子,小发子正是看见夫人所以才有些惊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忙绕过谢玄快步上前请安行礼,连忙解释道:“夫人,一个贱民小子不识好歹,想来咱们店逍遥,奴才见他身无分文,正欲将其轰出去。”

        “哦!这可是稀奇,我春音阁真是妙名远播了,连贱民子弟也动心前来一享温柔,不过来者都是客,只要有钱什么身份不重要。”

        谢玄虽然没有转身,但是听其声音倒有几分熟悉,略一思索就明白身后的夫人正是那九天玉龙阁的夫人仙娆,真是冤家路窄,想起那日这妖媚女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心中就升起一股怒气。

        “小的也明白,来者皆为客,不看身份,以礼相待,只是小的细观这贱民子弟身无包裹,一身布衣,还是嫩芽儿,好似第一次来店,哪里是能享受我店万般风情雅韵之人,故此才请其离去,免得惊了其他酒客的雅兴。”

        “不错!小发了,你这张嘴是越来越会说了,那就赶快将其赶走,免得在这里生事。”

        “小的这就去办,请夫人放心好了。”说完快步跑到谢玄身前,更是为了在夫人面前表现,一把抓住谢玄布衣欲将其赶出。

        本来就对这小厮一双狗眼早就不满,此刻更是遇到那日羞辱自己的仙娆,一挥手就将抓住自己的小发子摔出去,反正爷现在腰包鼓鼓,底气足,今日就好好摆摆威风戏弄一下这些长着狗眼的势力小人。

        随着一声尖叫声响起,迎客小厮小发子被谢玄随意震飞,正欲离去的仙娆闻听此声,望着倒地的小发子,脸色一变,心中一怒没想到一个贱民小子也敢到春音阁来闹事。

        谢玄震飞此刻转过身来,看着脸色有些怒意的仙娆邪笑道:“这就是贵店的待客之道吗,狗眼看人低。”

        “你!怎么又是你?”看到谢玄,仙娆惊怒的脸色变得很意外,没想到又是这个贱民子弟来此捣乱,上次要不是赢家小姐替其付了就酒钱,这会说不定还在九龙阁刷碗扫地,几日不见,竟然又跑到自己的春音阁来混吃,真是白生了一副臭皮囊,老娘今日倒要看看你这个贱民子弟闹我春音宫,还会有谁为你解围。想到这里,一声冷笑:“你倒是好大的胆,上次在我酒楼混吃,今日又敢到我春宫闹事,今日不给你一点颜色,你还要上天了,来人。”一声怒喝,十几个壮汉应声而出。

        此刻楼上楼下正在吃酒*的花客,一见竟然有人跑到春音宫闹事,随都从楼下站起,仰头看着楼上丰满妖媚的中年夫人仙娆和谢玄,就连一些雅室内也三三两两走出一些人,被人搅扰了酒兴看看发生了何事。

        几个壮汉一看夫人仙娆的脸色,就明白发生了何事,随即上前就欲擒拿谢玄,却谢玄一声冷笑,身形一闪就到了仙娆身前,手中朝空一晃:“哼!别担心少爷我吃饭没钱,就是今日买下你这酒楼也可以,拿去,今日这里所有客人的花销我都包了。”

        “是他!那个阻挠刑绝的贱民少年。”

        “对就是他。”

        “没想到竟然回来这里!他是何人,竟然逼得帝皇都下旨赦免刑绝。”

        ·························。

        楼下楼上看热闹的风流酒客显然有不少人认出了谢玄,各种议论之声响起。

        正在气恼的仙娆一时还没弄明白众人在说什么,今日赢族绝刑她就没去,一直在春音宫陪着一位重要客人,故此对谢玄阻刑之事并不清楚。不过当看见谢玄手中那张金光闪闪的龙卡神色一变。因为谢玄手中拿得正是一张只有当今帝国皇族才会有的龙金卡,持有此卡之人定是皇族之人。怎么可能!几日不见这个贱民子弟怎么转眼变成了皇族,但是为何还一身的黑麻布衣。仙娆脑中极速的思考着。

        心中一亮,这小子肯定是偷了那个皇族的龙卡,故此才敢来这里意气风发,正好拿住押解到官家,这也算一分功劳了,随即一声喝斥:“你从哪里偷来的龙金卡,竟敢如此张扬来我这里滋事卖弄,速与我拿下交给官家。”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0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