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八十二章 治病

第八十二章 治病

        影绝跪在地上,感受到仙主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目光,浑身冒起一股凉气,任务失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下场了,不过身为影族战士只要不死就必须回来复命,一是为了荣誉,二是为了家族。

        “影绝,你身为影族高阶蛇魂士,这样简单的一个任务都搞砸了,简直是丢帝国的脸,更是有辱你们岛窟影族的颜面。”仙娆轻声说道。

        当听完影绝将夜袭之事的经过说完,仙娆心中也暗自惊诧,自己还是低估了那个谢玄,派出的四个影族高手,三个毙命一个逃回,怎么能够不生气。

        跪在地上的影绝听完仙娆这样说,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只是心中不甘。“仙主,属下自知有愧于仙主之命,只能以死谢罪。”

        说完一掌拍向自己的天灵盖。对于影族战士来说不管什么理由和原因,只要失败就是最大的耻辱,只是心中后悔昨日要不是属下因为谢玄将玄石和战符合璧,影魂波动引起了谢玄的警觉,只要继续再潜伏一个时辰,等其睡着,就可将其击杀。

        没有感觉到手掌击碎天灵盖的死亡之痛,原来此刻站在仙娆身边的一个高瘦的黑衣人挥手将影绝自绝之掌化去,起身对仙娆说道:“仙主,影绝此次任务失败罪该自裁,但是却带回来了一个重要信息,就是谢玄深藏的那块玄石和赤龙战符,并且发现其中秘密,本尊请仙主暂且留其一命,查出那玄石和赤龙战符的秘密,将功补过。”

        其实仙主心中也明白,那谢玄手中玄石和赤龙战符必定藏有重大秘密,自己潜伏苍玉帝国三十年,经过无数努力才在帝都扎下深根,都是为了获取苍玉帝国情报,为以后帝国入侵做好准备。影绝失手说起来自己也有责任,低估了谢玄的反应和武修,再说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影绝虽然任务失败却拼死毒杀了三个兄弟,总算没有暴露身份回宫复命,也算是情有可恕,再听到影尊求情,刚好顺水人情。

        “好吧,既然影尊大人为你求情,本仙主就暂且留你一命,希望你下次不要让我失望。你出去吧,有任务我会通知你。”

        “属下定不会辜负仙主所望,力死以报仙主不杀之恩。”说完就快步退下了。

        见影绝躬身退出,仙主这才起身在室内轻移莲步,细细的思索起那个平民青年谢玄,一个奇特的六棱玄石在夜晚发出奇异白光,一个当年苍玉帝国开国皇帝使用过的战符,那个谢玄为何前来帝都?破坏了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赢狂通敌叛国一族被灭,竟然被这个无名小子给扰乱了,到目前还没查出这小子的背景和身份。想着懊恼,花费了几年设计的计划本想一举除掉炫龙关军团长赢狂,将苍玉帝国文成武将的布置打乱,引发·················。

        那被称之影尊的黑衣人,此刻揭下罩在脸上的面具,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相貌也算端正,只是双眼泛出道道阴邪之光,轻步来到仙娆身前,柔声说道:“仙子别生气了,那小子这次也是侥幸逃过,以我之意,短期内先不要对其下手,先摸清楚那玄石和战符之秘,然后在派出高手斩杀不迟。”

        仙娆一听影尊之言:“我也有此意,这谢玄确实不简单,先全盘查探清楚也好。”说完双目含情的笑看着影尊。

        一身青衣罗纱衬托出仙娆饱满妖娆的身姿,双目异彩流转,顿时被这个性感十足风情无限女子的魅惑之态心动,果然是个人间尤物,看的影尊目射淫光,紧步上前将仙娆抱住,仙娆故作一阵娇喘,雪臂轻环影尊之首,yu体摇曳将影尊弄的内火烧起,急忙抱其朝着内室走去。

        影族乃是??酃?嚎呱缴系囊桓錾衩厝俗澹??宄绨菀恢衷豆诺暮谏诽焐撸?俗迨屈楚帝国比较神秘的一个组织。最擅长的就是暗杀袭击,其所修炼的功法好似日本的忍术,能够隐匿在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方,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的将目标杀死。只是影族之人由于先天体质的影响,对于潜伏,隐匿,遁空,破土等功法巫术的修炼得天独厚,但武修不强,最高只能修到武皇境界。当然这也不是绝对,也有个别奇绝之才突破身体限制,修成武圣以上境界的绝强武者。

        这次仙娆为了加强对苍玉帝国的监视和任务所需,特别向帝国要求,派来了一些影族高手听其使用,只不过帝国给其派来的都是影族的中阶高手,那影绝就是其中之一。

        赢家大厅内内。

        赢狂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翩翩贵公子,这苍玉帝国的王贵之族的子弟,自己也识得几个,本以为这公子是来给女儿医病的,没想这家伙竟然冒出一句不会看病,不会看病那到我府干嘛!难道是来看热闹的。

        面色有些不悦,自从赢家失势后,虽然蒙圣恩赦罪,今日已经大不如前了,以前那些王公贵族竟然没有一个前来问候,看来都已明白自己赢家从此再难以翻身了,故此都划清了界限,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心自知啊!

        望着面前端坐堂前的公子,神态自若,目光平和不似花花公子,赢狂心中猜测可能这位公子是女儿以前在玉龙学院的学友,只是女儿因为病体在两年前就离开了玉龙学院在家休养,前两年还有一些玉龙学院的学士不时前来看望女儿,这两年就渐渐变少了,这段时间来也偶尔会有以前的几个儿时玩伴前来问候,却从未见有男学士前来探病。

        “那么公子可是我女以前在学院同学之士,前来探病?”

        “不是。”谢玄回道。

        这下让赢狂更有些奇怪,这个华衣贵公子既不是丹者,又不是女前学友,那为何前来?

        “哦,那不知公子前来有何事,老夫还以为你是丹者前来为我女医病。”

        “是这样,小民虽不会医术治丹,但却认得一个隐世丹者名医,特此想来探问一下贵小姐所患何疾,得出病因之由也许可以得此圣丹,为贵女一解忧疾之患。”

        赢狂一听这公子自称小民,就觉不对,按照帝国各阶族的自称,士族以上的子弟见了长辈多是自称小生、小可或者晚辈等,这个华衣公子看其衣着打扮最少是贵族子弟,为何自称小民,虽觉奇怪不过当听到谢玄说有隐士名医,心情一下激动起来,忙几步上前,躬身行礼:“公子所说的那隐士名医身在何处,老夫这就派出车马去接近府内为小女医病。”

        谢玄从进入赢家后,就感觉心中有些紧张,自己一不会看病,二不会炼丹,因何理由去见那赢红裳,赢家人会同意自己去看望赢红裳吗?不过心中一股念力不断要自己进去,无法控制的心情不顾一切入府,走一步看一步,心中不断的思索着应对之词。

        见赢狂问自己那名医,谢玄心中确实有一个名医,那就是黑水城九善楼的柳墨爷爷,当年就是柳墨为自己疗伤,并且救活了黑虎和四耳灵猴,在其心中俨然犹如神医一样的地位,刚才见赢狂问话,心中一动故将其编成隐士名医丹家圣手。只是那柳墨在黑水城离帝都遥隔数千里,所以想问清楚赢红裳身患何病,自己可以回黑水城求的丹药良方,为其医治,不管好不好也算自己尽了一份心意。

        赢狂见谢玄如此一说,心中有些失望,不管如何总算这公子带来一丝希望,自己也知道这世界却有不少隐士高人不愿显身红尘,藏匿在青山秀水之地,潜修悟道。

        “公子,你看老夫一时情急,忘了请教公子大名,还望不要介怀。”赢狂恭声一问。

        赢狂突然一问,一下到让谢玄有些措手不及,这点到忘了,不过心中慌乱脸色依然很镇定,一笑:“小民射天穹乃是无名山野之辈,因仰慕将军忠义,横遭诬罔之罪,前来为贵女问病寻丹。”

        射天穹!好霸道的名字,奇人必有奇行,这公子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说话礼仪周到,不恭不卑,观其双眼一片纯净之色,竟然给自己几分熟悉之感,好似在哪里见过。

        “那好,就请射公子到我女绣阁观之,至于小女病因,刚好府内有几位丹家高士,你可一一问询,”说着赢狂就将谢玄请往女儿病休闺房。本来女儿的闺房岂可由男子进入,只是此一时彼一时,讲不得那些繁文礼节了,治病第一。

        刚轻步走到赢红裳的闺房之外,就听到一阵清雅妙音传来。正欲推门而入的赢狂被谢玄轻挡其手,示意先别开门,静听屋内传出的妙音。

        夜雨风拂惊雷

        秋棠残叶魂荡九天舞

        绣阁愁千缕

        不见梦中人

        杀天胆破万军高歌云霄

        布衣一怒傲笑王侯

        横刀乱世断九魔

        风云啸破日月

        云裳金霞漫天红

        待月圆花放牵手倾尽思

        ····························。

        “小姐,你又念这首诗歌了,可惜那人却是神秘难测,不知在何处,要是小兰我知道他在哪,就是走遍千山万水我也给你小姐将那人找来,一解小姐相思之苦。”

        “兰儿,你又贫嘴了,咳!咳!!!!!!!!”

        “小姐你快躺下,我去叫老爷。”

        这时赢狂闻听女儿咳嗽之声,急忙推门而入,绣阁内立在窗前的赢红裳一见父亲来了,脸色强打精神就欲行礼,赢狂忙道:“我儿不必行礼,快上榻歇息。为父给你请来一个丹家圣手,定可为你医好顽疾。”望着身体羸弱,色如苍雪的女儿,心中一疼。

        “又劳爹爹费心了,女儿身体无妨。”赢红裳轻言,心中明白自己的病已经无法医治,自己从小到大爹爹请了无数丹师医者,最多只能调理自己,却不能除尽病根。

        在婢女兰儿的搀扶下,赢红裳莲步轻移向着床榻走去,不经意回头的看了一眼父亲身后谢玄,目光一怔闪出丝惊奇之意。

        “射公子,这就是小女红裳。我儿这位射天玄是位隐士,你可仔细将自己病况述之。”赢狂将小女介绍给你谢玄。

        当再一次看到赢红裳时,心的猛的揪了一下,不足一月此女竟然被病魔缠身,花容失色,神情大变,整个人好似元灵消逝,犹如绿树被烈火炙烤,那个在自己心中美若九天圣女的形象当然不存。不过虽然被病魔困身,依然散发出一种静怡高雅的气质,只是这病态之美让自己看的分外伤感。

        赢狂见谢玄突然紧紧的盯着女儿花容看去,心中有些不快,想想也忍了一下,毕竟女儿是这帝都城第一美女,想当初自己在朝之时,不知多少王公贵族前来上门提亲,只是这儿女虽然外表看起来娇弱,心性却很有主见,对自己几次看中的大家公子都不屑一顾,坚意拒绝,自己也不好紧逼了。

        “公子,公子!还劳请速给小女诊断病因。”赢狂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些。

        谢玄这才从凝望中回过神来,顿感自己刚才失态有些脸红,忙上前坐在婢女小兰搬来的椅上,那婢女兰儿倒是灵秀,将小姐扶到床榻边坐下,还将绣床轻纱落下,好像担心这谢玄是个轻薄好色之徒。

        坐下后,谢玄正准备问一下赢红裳发病前因后果,突然心中大惊,脸色一变。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