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八十五章 魔门

第八十五章 魔门

        躺在床上的谢玄散去浑身酒气,窗外的皎洁的月光折射在房内,静静的想着心思,难得是自己太做作了,什么礼物都不受反倒引起了赢狂的猜测,想起今晚酒宴,赢狂接着酒兴不断的拿出自己家传之宝,从修武秘笈,奇珍异宝不下数十种自己都一一拒绝了,这让老将军有些脸上无光,,还以为自己瞧不上那些珍宝,只能不断的给自己敬酒,直至酩酊大醉而散。

        哎!要是自己随便拿上几个奇珍,说不定就不会让其心安,自己拒受所赠,不但赢狂就连赢家一众老小都有对自己猜测云云,反倒弄巧成拙。不过这些都是小事,现在已经确定那宝盒就在赢家府内,而且最大的可能就在赢红裳的闺房内,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想个办法取出那神秘的宝盒,晚宴时自己已经说过明日就要离去,如果这一走不知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来到赢家取走宝盒,就算以后可以借着探视赢红裳之病前来送药,那就不知道何时了,自己可以等的起,可是师兄却等不起。

        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突然谢玄感觉空中几道元灵的波动,猛然翻身坐起,破窗而出追寻那几道元灵遁入的方向悄然而上,明明那几道元灵的波动是朝着后花园而去,怎么自己追到这里不见任何身影,难道自己感觉错误。

        此刻已经是子夜时分,赢家除了守夜打更之人,都已入睡,到底是何人隐匿进赢府之内,根据自己刚才的感知,来人最少是在三人以上,而且武修都不低,至少是在武皇初阶,难道是赢府自己的人,可是感觉又不像。此刻轻身隐匿在后花园墙外一颗古树上的谢玄静静的等了约莫半个时辰,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正欲离开,却突然发现在赢将军所在住宅亮起一丝灯光。

        原来果是赢府内人,想不到这赢家竟然这许多不弱的武者,只是不知这黑灯半夜的不好好休息,在院中乱窜什么,算了,都是别人家事还轮不上自己来管,先回卧室内好好想想明日怎么继续留在赢府的计策吧。谢玄闪身就准备回到自己的卧室,突然一道剧烈的战力波动划破了寂静的黑夜,那力波正是从赢狂住房处传来,心中一惊暗道不好。谢玄身形一变飞射着朝赢狂住处射去。

        还未到窗前,就听到一片哭泣之声,谢玄隐身在窗外朝内看去,就见赢狂一头乱发正在苦苦力战两个黑衣人,身上已经数处受伤,鲜血染湿了身体一侧,猛烈的挥舞着手中大刀抵挡着黑衣人的进攻。地上正躺着一位夫人血水顺着脖颈不断流出,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去。

        “赢老儿,只要你交出那个东西,我们今天就放过你赢家一族。”一个站在门口的黑衣人看着苦苦支撑的赢狂冷言威胁道。

        “放屁,你们这些魔门之狗,想要那物,先过儿老夫这关。”此刻的赢狂怒极势若疯虎,猛烈的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连劈带砍。

        “不知死活,就以为凭你区区武皇初阶,就想对抗我们吗?只是本王给你一个机会,不然随便一人就可将你斩杀。好,皇帝老儿没杀你,今日我就将赢府满门斩绝,掘地三尺自然可以找到那宝盒,你赢家不是美女如云吗?老的少的正好可以慰劳本王手下一干死士,哈哈哈!!!!”那个喘着黑衣

        “无耻!”赢狂怒骂了一声,一语分神,身上又挨了两刀,那两个与赢狂缠斗的黑衣人好似根本没用全力,有点像猫戏耗子一样,耗虚着赢狂战元,两人配合的很是默契,时不时的来一两刀增其痛苦。

        正当为首的黑衣人冷笑的看着困兽犹斗的赢狂无法支撑之时,一声邪笑室内响起,“真是不要脸,跑到人家家里来抢劫。”话音未落就见两道身影飞起,滚落在地,缠杀戏弄赢狂的两个黑衣人瞬间飞了出去,满嘴不停喷血,显然被突然袭来的掌风震成内伤。

        谢玄挡在赢狂身前,阴冷的神情还带点邪异的笑意看着面前的三个黑衣人,说是黑衣人严格的说起来这三人穿的应该是紫褐色的紧身夜行衣,而且每个人的衣服上都绣有不同的图案,围杀赢狂的两个紫衣人胸前绣了一个魔狼头,而那个在一边威逼赢狂的紫衣人,胸前则是绣了一个魔虎头。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竟敢偷袭。”那个绣着虎头的紫衣人冷喝道。心中却是十分震惊,竟然在自己毫无察觉之下无声无息的进入,而且自己已经在这个房间布置了元灵结界,可见来人实力的恐怖,说着全身运转功元,看来今夜有些麻烦了,没想到赢府内还隐匿着这样恐怖的修武之人,情报不准害死人啊!

        “射公子·····”赢狂正在苦苦支撑,见围杀自己的两人突然暴飞而起,瞬间一个人挡在身前,听声却是射天玄,心中一喜,只是没想到这射公子武修竟然如此之高。

        “将军且到一边,看我拿下这三个猖狂魔贼。”

        “你不是赢府之人,还请不要干涉我魔门之事,否则惹来大祸后悔就完了。”虎头黑衣人看样子有些忌惮谢玄的修武,出言威胁。

        “你除了会威胁,还会什么,等会少爷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分筋挫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先下手为强,不待谢玄说完,虎头人身形暴起,一道黑色元煞挥手而出,随之倒地喷血的两位狼头人也不顾伤体,一左一右腾起也扑向谢玄。两个初阶武皇和一个中阶武皇一起发功,其合击实力不可小视,谢玄一掌推开身后的赢狂,布起一道元结将其罩住,另一掌挥出天炎五绝掌第一式绝身杀,挡住正面袭来虎头人的凌厉杀招,脚踏飞叶九炫瞬间游离到左右那两个狼头人身前,阴冷一笑电射般挥出两掌直接就将两人心脉震断,栽倒在地,两柄古怪的黑刀掉落在一旁,睁着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神态魂归地府了。解决完两个狼头人,谢玄瞬间挪移,来到虎头人身前,被自己绝身杀挡住退后的虎头人一见谢玄瞬间就将两个手下击杀,浑身冒起一股凉意,知道自己和这个谢玄武修差距太大,全元凝聚一掌朝着谢玄再次击杀,但身形不攻反退,反朝着窗户射去。

        “哼!怎么想走,还是留下吧。”谢玄化解了虎头人的凌厉一杀,欺身而上,脚法一变暗影飘浮游身到虎头人身后,闪电拍出天炎五绝掌第二式绝意狂的绝意九杀,顿时虎头人感觉浑身周遭都飘闪着无数到炙热的掌影,这是什么掌法,如此诡异炙热,竭尽全力运起功元抵抗任感觉一道道烈焰划破自己的衣衫元气护身,刺入自己的身体,浑身经脉感到一阵阵抽蓄紧缩,好似枯木被烈火燃烧,慢慢在萎缩了一样。

        正在自己苦苦支撑着漫身的掌风之炎时,感觉眼前一黑,还来不及自绝的虎头人就被谢玄一指封住元魂之窍,好似一个木头人一样立在当地,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之意。

        自从上次被袭击之后,谢玄才感到自己对敌经验太少,让那影尊逃走,留下遗患。师兄曾经告诉自己:“对于敌人要么是斩绝要么是擒拿,绝不要让其逃走,不然遗患无穷。”这三人说不定就和那日逃走的影尊有关系,自己一个不慎,害的赢家又受无妄之灾,不过这三个紫衣人如何又知道赢府内有宝盒,一会要好好查问一下。所以这次谢玄学乖了,识破了这绣衣虎头人的逃命诡计,将其迅速制住,封其元魂之窍,破灭意神,免得这家伙又自绝了。

        虎头!绣的还蛮漂亮的,仔细打量了一下紫衣人身前绣的一个黑色魔虎的头像,怎么看着和黑虎有点像,你以为绣了个虎头就是老虎了,就算是老虎少爷也可以将你剥皮抽经,不由想起天啸山那个啸天虎,被自己把剥皮抽经,那张金黄软玉的虎皮此刻正挂在谢家的大厅中。

        三个紫衣人两个被击杀,一个被封住元神,谢玄这才挥手解开罩住赢狂的元结罩,赢狂虽然身中数刀,不过都不是致命之伤,不过看到谢玄已经讲这三个魔门人击杀止住,这才放下心来,当望着地上死去多时的三夫人,不禁悲从中来,俯身将其抱住,一脸的沉重和痛苦。

        此刻门外已经传来了阵阵的敲门之声,显然是室内打斗惊醒了赢府族人,虎头人被擒后其所布置的元结也已散去,谢玄上前打开门,随之冲入的是赢狂的长子赢虎和二子赢豹,手中各自拿着武器。

        当二子看到室内的情况后,都惊呆了,地上躺着两个紫衣人,脸上还蒙着黑巾,父亲怀里抱着三姨娘一身的血污,窗口还立着一个目瞪口呆的紫衣人,好像被定身了。只有妹妹的救命恩人射公子周身没有一点血迹,平静的站在一旁。

        “父亲,这是怎么了。”长子赢虎惊慌的问道。

        “什么也别问,将这两个紫衣人拖下去埋了,那个站立的紫衣人给我锁住押到密室里,还有你三姨娘好生抬入后院,放入祠堂,将这里打扫干净。今夜之事不得外传,否则家法处置。”赢狂沉着脸说完。

        看着一旁静立的谢玄,赢狂又说道:“射公子,你随老夫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0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