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公主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公主

        为了不耽误今夜潜入九凤圣丹阁,谢玄心想让就让了吧!见那洪管事偌大年龄向自己相求,并无仗势欺人之威,心中一软就同意了,不想刚走出楼外就见那城主府的杨总管带着几位客人朝自己走来,看着自己一脸不屑的神情,在自己走过时朝自己恨恨的瞪了一眼,竟然冒出一句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好像自己如果再不让房,估计要动粗了。(小说最新章节)这让自己一下生出一丝火气。又转身走回房内,你说本少爷不知天高地厚,那好!今夜我就不知天高地厚了看你怎么办。

        谢玄的突然变化,让众人不禁一怔,特别是那酒楼的洪总管老脸一红,忙上前问道:“这位公子,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是说好了,可是有些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本少爷好心让房,竟然还被骂成不知天高地厚。少爷我心情不好,不让了。”谢玄轻蔑的看了一眼城主府的胡总管。

        那杨总管见谢玄因为自己一句话,有折了回来,竟然不换房了,而且还骂了自己一句狗嘴吐不出象牙,气的山羊胡子抖动着,对其高声喝道:“大胆狂徒真不知死活,你以为你是谁,来人给我拿下。”一声怒喝,只见立在楼外的武将朝楼下剑士一挥手,片刻就冲进来几个身着重铠的官军剑士,修为都在高阶武霸的修武。

        见那武将和几个剑士冲进来房内,那杨总管似乎要在众人面前摆一下官家威风,对那魁梧的武将说道:“这个人冲撞本大人,还坚不让房,让这几位尊贵的客人无法就寝,给我拿回城主府,严惩不贷。”

        那城主府武将和几个剑士一听胡总管的命令,就抽出腰中长剑,将谢玄围住准备将其缉拿。一边的酒楼洪管事却脸色难堪,心中暗骂着城主府的胡总管骄横无礼,这房子本来就是这位公子先入住的,而且人家已经同意让房,不料其却恶言对之。如果今日这事传出去,说自己酒楼因为接待官家客人,而强行将房客绑走,这对自己酒楼会造成很大的名誉损害。可是这官家自己又不敢得罪,毕竟这些客人是城主大人安排入住的,一时之间心中着急,忙上前挡住那些剑士,口中连喊:“杨总管,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千万不要动武,我来劝劝这位公子。”

        那杨总管本意是想显摆一下自己的权威,好好吓吓这个不知高低的文弱公子,如果真为了这点小事将这公子抓进城主府,估计城主大人也会说自己的。一见洪管事这样一说,也就顺水人情给其一个面子,这才一捋山羊胡,冷眼说道:“今日就冲着洪管事,放你一条生路,还不给本大人滚出去。”

        而此刻站在身后的四位客人,都一直未发言,只有那脸戴神秘面纱的女子好似有些奇怪的看着谢玄,在身边的护卫两位年轻剑客也一脸不屑,唯有那女子身前的白袍老者看着谢玄的目光有些凝重,眼光上下打量着谢玄,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说公子爷!你就消消气好了,就当给老夫一个面子,你今日住店之钱我店不收了,我给你另行安排的那间客房和这件房子不相上下,还请公子········。”看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谢玄一副无动于衷的摸样,根本无视那些手持刀剑的武将和剑士,洪管事急切的劝解着,希望谢玄能够早些离去。

        看着狗仗官势的杨总管,谢玄邪邪一笑,竟然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品了起来。一副闭目养神的摸样,将那胡总管气的再次山羊胡摆动。“反了你啊!给我拿下,给我拿下!。”

        正当那武将和六个剑士再次将谢玄围住,剑指当胸之时,一声响起:“慢着。”这时在那神秘女子身前的白袍老者两步走向谢玄,手指一弹就将那几个剑士的长剑击落,朝谢玄一拱手说道:“这位公子,是我们鲁莽,打扰了公子的清修,还请公子不要介怀。”说完就走到那神秘女子身边,探身轻言几句,那神秘女子一听这老者一说,身形抖动了一下,似乎不相信的再次看了看谢玄,这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杨总管!我们走,不要打扰这位公子的休息了。”这时那白袍老者朝胡总管使了个眼色,就快步离去。

        此刻杨总管倒是彻底懵了,不知道这白袍老者看出了什么,不但不帮自己,还瞬间发功弹断了自己手下几大剑士的长剑,这胡总管也是个老狐狸一见此景,就知道今日情况不妙,敢情那白袍老者知道这公子的来历,吓的都面色失魂快步离去,自己还在这里等死啊!忙快步跟着出门而去,看都不敢再看谢玄一眼。

        “洪管事!你来。”杨总管在走之前还不忘叫了一声目瞪口呆的洪管事。

        谢玄看着这一众人突然离去,心中好笑,看来这个世道真是实力决定一切,刚才那女子身前的白袍老者前面对自己也是置若罔闻,或许是看出了自己如此狂妄的样子,以为自己有点修武在这里托大,就用神识来探查自己的修武。没想到白袍老者几次神识探查自己修武,自己未予理睬,这老头竟然猜疑心很重三番几次的神识探查自己,心中一怒将对方神识封住,不能前进半寸这才心中大惊,对那女子附耳几句言明厉害,这才亲自上来赔礼道歉,可能已经知道自己也是修武强尊,害怕自己伤了那女子,故此快步离去了。

        狗眼看人低以貌取人,今日就让你好好碰个钉子。看着胡总管等一众剑士狼狈而去的摸样,心中暗暗发笑。身形一跃又躺倒那张宽大的软香大床上,盘腿而坐,静静调息元气了。

        此刻走出天悦大酒楼的城主府杨总管可谓是脑门冒着冷汗,刚才那白袍老者的一席话还回响在耳边。“杨总管,你不用担心了,我们另换房间住好了,你可知刚才那个文弱公子是何来头?刚才老夫探查了一下那青年文士的修武,神识竟然无法逼近其身三尺内,看来那个年轻人一身修武惊天绝地,想不到你苍玉帝国竟然出了这等修武天绝的年轻人,幸亏那公子心性还好,不然一旦动起手来,估计我们都不是敌手,一旦伤了公主大金枝玉叶,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那年轻人到底是谁,身为高阶武宗的杨总管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白袍老头可是封月帝国的皇室守护尊者,一身修武已是初阶武圣的修为,自己出来的时候城主大人专门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生伺候,要不是城主大人突然接到帝皇陛下的密旨,就会亲自来送这些人入住酒楼的。当时城主要留这些人入住城主府,可是那女子却不同意,非要住一下凤丹城最大的酒楼,好第二天到处逛街。

        自己隐约知道这几位客人乃是苍玉帝国西南封月帝国的皇族中人,那女子听说好像是封月帝国皇族的一个公主,那两个年轻的白袍剑士是封月皇室的侍卫统领。而那个白袍古稀老者则是封月帝国的皇室元老。二转武圣的修武竟然被一下年轻小子逼退。当时听完那白袍老者说完这些话,自己震惊的差点心都从嗓子眼冒出来,这怎么可能啊!

        带着满腹的震撼和不惑,杨总管这才带着一众剑士离开天悦大酒楼,这件事情必须要赶快给城主大人禀报。

        而此时在天悦大酒楼的一间大房内,那戴着面纱的神秘女子已经除去面纱,露出一张绝世惊艳的美容,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惊奇的问着白袍老者:“皇祖!这是真的吗?那个年轻人竟然是武圣级的修武,这怎么可能啊!”

        这时守卫在门口的两个白袍剑士也震惊坏了,那个年轻人竟然是武圣境界的修武,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自己两人也算是封月帝国年轻一辈的修武奇才,年不过而立就以修武三转武皇,而那个文弱公子其貌不扬,竟然是武圣!连在心中犹如神一样的皇族长老空绝天尊都忌惮不已,亲自给其赔礼道歉,这要是传到封月帝国皇宫将会是多么大的事情,两人的心不由低落下来。这次护送公主前来苍玉帝国,两人作为封月王室最年轻的侍卫统领本来有心要展露一下的奇绝修武,没想到刚到这凤丹城就碰到一个年轻人竟然是武圣,这对两颗高傲的心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空绝天尊叶赫玄鸣是封月帝国的皇室的守护武圣,犹如苍玉帝国的欧阳劫和欧阳倩茹一般。此刻连他自己都不相信那个年轻人是武圣的修武,可是自己前面用神识探查其修武,却明显的感觉那年轻人的神识强大无边,随意的就结元封住了自己三尺内的元空,将自己的神识逼回,看其轻松异常的样子显然是给自己留了情面,要知道强大的神识也是杀人的利器。

        “皇祖爷爷!您老是不是看错了,那个公子看年龄也不超过二十五岁,如果能够修成武圣之境的修武,打死我都不相信那公子是武圣,难道还比您老的修武高吗?”这时站在门口守卫的封月国皇室侍卫统领之一的右统领吕崇幻问道。

        “不会有错的,那年轻人一开始就不愿意让房,我就感觉比较奇怪,你们想城主府派出上百剑士前来,再加上这酒楼的管事亲自前去游说,那公子都不肯让出房间。如果没有一点资本或者仗持哪敢如此狂妄。所以刚才那年轻人折回房间,我就暗暗用神识探查其修武,前面也没感觉到什么,好像这个年轻人没有修武一样,但是我心中却还是感觉有些奇怪,这里面疑点有二:

        一是但凡是修元之人,如果内元雄厚自然就会在外形显现出来,最为明显的就是在太阳穴两端高高隆起,双眼精光外射,整个人朝气蓬勃。而那个年轻人虽然看似文弱,但是精光内敛,面对我等一众修武强者面色沉稳,毫无惧怕之色。

        二就是以老夫今日修武,其神识虽然不似杀威武技击出,但是也具有强大精神煞元,那个年轻公子就算是高阶武皇也会被老夫的神识所伤,神色必变,元神混乱生出各种乱象。可是我的神识前面进入其身后,对方根本不为所动,我却感觉自己的神识进入广阔的虚无之境。后来那年轻人似乎生气我的神识多番探查,故此也探出一股强大的神识将我的神识逼出,并且结元封住了身前三尺的空间元灵。你们看到那些城主府的剑士长剑对着那谢玄,其实根本不知人家已经在身前三尺处布置了强大的元盾,那些剑士一旦挺剑击杀那公子,不但无法伤及分毫,还会被其元盾反伤。”

        这时那绝美女子好奇的问道:“皇祖爷爷,这样说那个年轻人,还真的是武圣啊!他那么年轻怎么修成这么高深的修武,难道还比您老人家的修武还高吗?

        这时叶赫玄鸣看着帝国的小公主和两个侍卫统领一笑说道:“你们也不必为此惊恐,这大陆三界内修武强尊数不胜数,而且那个公子看似年轻,其实也不一定是年轻人,因为我感觉那年轻人面色有所不对,只是一时说不出是什么原因。这世间就有很多修武强尊的面容并不是常人因为岁月侵蚀而变老,这里面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那人易容变面,一种就是那人所修习的元武有驻颜养容之法。我以前就碰到过一些这样的修武强者,虽然活了一二百岁,可是看其面容身姿好似青中之年,容貌神骏秀丽根本无老迈沧桑之色,只是那些人都是传说的隐世大派的修道高人,修武最少在武圣境乃至武帝境。”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这样说那个年轻人说不定是个活了上百岁的老头了,呵呵!皇祖爷爷你怎么不修炼那种驻颜之术,也变成一个文雅的中年人,那多好!”封月国公主顽皮的对叶赫玄鸣说道。

        这白袍老者一听小公主这样一说,不禁笑道:“呵呵!我如果变成了一个文雅的中年人,你那绮罗奶奶不把爷爷的这把老骨头给拆掉,到时候皇宫可要大乱了。”叶赫玄鸣的一席话说得小公主和那两个年轻的侍卫统领笑声连连。而这两位年轻自傲的封月国武皇知道那谢玄的真实面目可能已经上百岁了,并不是如此年轻就修成武圣好似松了一口气。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在其他房间做好护卫,我在旁边房间守护,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虽然不知道那位公子是什么来路,不过我感觉他对我们并无恶意。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们也将帝国带来的皇家剑士按照我前面布置的阵法休息守护,万一有事也能及时呼应。”叶赫玄鸣吩咐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