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一百五十章 出窍

第一百五十章 出窍

        谢玄心中可不敢小视这娇柔美妇的修武绝技,身形也变换着在空中飞射而去,犹如数道流星滑落,暗夜中留下几道淡淡消失的残影。轻松的避过了那数道飞舞变换的灵杀,不过自己身形还未站稳,那数道如电灵袖好似鬼魅一般如影如随将自己层层围住,一股股磅礴的元煞之力从四面八方卷来,被自己让开的灵袖突然化成一张暗夜天网当头罩下。

        就这点元煞也能拦住本少爷,谢玄虽然感觉着妖妇的灵煞深厚磅礴,但是并未惊惧,身形一飞冲天,一掌聚集无边杀腾之力瞬间就将那灵袖天网轰碎,脚踏九宫八卦位,在空中变化莫测,似乎还不愿与这姬思寒正面交战。

        哼!和老娘玩移身武技,你小子还不知道我的本命元灵是风属性吧!那我就给你施展一下独门移身术千星挪移*,让你见识一下本仙尊的仙影重重。这时姬思寒见灵袖所攻杀出的招招武技都被谢玄一一化解,而且对方还不主动攻杀,踏虚九变展开移身术,显然有戏弄自己之意。娇躯一展收回灵袖,双手结印念动法诀,身形突然化成数道倩影,好似踩在漫天星辰之上,疾风闪电的般飞舞变化着,一个个犹如飞天仙子一般的身影紧紧贴着谢玄之身游走飘舞。

        突然四方出现数十个飘舞的妩媚靓影,谢玄似乎一下有点反应不过来,无论自己怎么展开幻影千机变,这些鬼魅的妖影好似空气一样,紧紧的贴着自己,而且每个人影发出一串串怪异噬魂的尖细之音,侵入心魂让自己心念迷乱。不行!不能再一味的闪避,心中一动,双手凝元瞬间就朝这四处游离的鬼魅娇影攻杀出百道雄厚的掌风,可惜这些威猛霸绝的杀招似乎都划入虚无之境,自己明明看到数十道掌风都准确无误的击到那些飘荡飞舞的人影上,可是却毫无反应,这才明白自己根本无法分别这百道身形那个才是那妖妇的真身。

        “无知狂徒,打累了吗?接一下本尊的神功杀掌。”星空中传来一声轻蔑的冷笑声,却见那数十道飞舞盘旋的娇躯都玉掌挥动,一道道怪异凌厉的棉柔掌风漫天击来,虽然感觉没有自己的掌法威猛,但是却暗含无边的阴邪煞气,“嘭!嘭!嘭!!!!!”谢玄刚聚元护身,身形舞动,就感觉身上中了数掌,打的自己气血翻滚,好在没有击中要害部位。

        此刻化身成数十个分身的缥缈仙姬,见自己数掌击中谢玄,再看其左右飞腾的狼狈之相,心中暗叹可惜了这魔子一身浑厚无比的战灵之气,不过能在自己千星挪移*下逃过玄女飘渺掌的还没几人,这谢玄能够在自己诸多分身中不被自己击杀,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过此刻自己也不敢心存小视之心,此子能够逃过六大武圣的合围击杀,肯定有没出手的绝世功法,见自己的掌法对其产生不了多大的伤害,心中在思考用什么样的绝技将其拿下。

        “九天玄仙,破灵献魂,血风天罗阵·困。”随着一声曼妙妖娆之声在夜空传来,缥缈仙姬知道再这样拖下去,肯定会被其走脱,无奈之下咬破食指,使出自己最为惊天绝地的功法血风召唤诀,意欲将谢玄先困定在血风天罗阵中,再将其拿下。

        暗夜,除了数颗隐约闪烁的星星在无边的夜空中发出微弱的光芒,谢玄被那游走百变的妖娆之影弄的有些神魂颠倒,自己狂烈的催动着战元化成百道掌气,依然不能伤其分毫,而且自己还要时刻防备那神出鬼没的阴柔绵掌,两人已经缠杀斗技快半个时辰了,要不是自己元灵充足,恐怕就算不被击杀自己也会弄的元气枯竭,根本无法找出那妖妇真身一举击杀。突然见空中飞舞变幻的娇影却突然消失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妖妇走了,但是直觉告诉自己没有这么简单,说不定这妖妇又使出什么诡异邪功。

        正想着却见四周一股股阴风荡起,感觉四方上下传来一股阴寒之气似乎还带着一点血腥的气机,谢玄忙调动周身战元结成护身天罡罩,神识不断的探查着,希望一举找出那妖妇的藏身之处,一招绝杀。瞬间就见四方涌来一股好似海水的气浪,将自己层层困住,犹如自己进入海浪之中,虽然夜色正浓,但是此刻模糊可以看出在自己周身数丈之内,一股股暗红如血的水浪汹涌而来,不但将自己围住,而且开始有规律的波动起来,好似风暴前夕的海面,风暴一来就会卷起惊天骇浪。

        不管这是那妖妇使出的什么邪功,先逃出这血浪困身,心意一动身形就欲飞出,可是那血浪似乎感知了谢玄的心意,自己身形一动,那些血浪好似附身之影,任凭自己疾影如电,根本无法逃出血浪围困。

        此刻见血风天罗阵已经困住谢玄,血浪十丈前缥缈仙姬才显出真身,看着飞驰如电依然无法逃脱的谢玄被血风灵魔困住,心中顿时充满了自信,今日一定可将此子拿下。想到邪灵王没有完成的任务自己完成了,如果夺得那宝盒,说不定研习了其中深藏的绝世*,就别说升阶高阶武圣,就是破圣成帝也未尝不能。现在要加紧催动元灵,召唤出血风之魔将其元灵全数吞噬掉,那时候这狂傲自大的谢玄就可以被自己随意玩弄于股掌之上。

        “血风之魔·化形。”随之一阵奇怪的法诀咏出,围困谢玄的那些血浪慢慢开始变形,虽然谢玄奔飞入电,那血浪似风似雾,紧紧的追随者谢玄使其不能脱身,血浪飞滚片刻后化身成一个巨大的血灵元魔,巨大的血身似乎狂烈的吸收着暗夜中无边的阴邪煞气。身体、头、眼睛、巨大的血口凝结而成清晰可见。谢玄一见那周身血浪竟然凝结成一个数丈大小的血人,心中顿时感觉有些压抑,此刻元灵消耗的只剩下一半,在这凤丹城外怪石沟的百丈高空上,没有无边的森林木气吸收,此刻空中微薄稀少的木元根本无法支持这血魔对自己元灵的吞噬,怎么办!难道自己今日会被这魔门妖妇所杀。

        心意一动,邪剑破天一剑,飞月剑法狂舞而动,虽然在黑夜中狂舞飞转的剑气划出一道道无边剑煞,一道道暗芒涌动,将那些血魔人斩杀的四分五裂,化成数百道血影滴滴落下。

        “你就是有九天神剑也难杀我血灵魔尊,血魔噬魂!灭元”远处又传来缥缈仙姬一道道阴冷的戏谑声。

        果然那被谢玄邪龙破天剑斩成数百块的血魔,不一会又自动凝结成魔,巨大的血口化成一个吞天之口,朝自己急射而出万道血箭,虽然自己结成护身天罡,这些疾飞的血箭射到身前纷纷落下,或喷洒在元罡之上,谢玄却感觉自己的护身元罡在慢慢消融,这才明白那血箭乃有化灵之煞。这怎么办,血魔击杀不了,血煞正在无情的吞噬着自己的护身天罡,而自己又无法脱出这血魔之围。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谢玄此刻却是心急如焚,没想到自己修成中阶武圣,竟然还被这一个魔门灵王弄得狼狈不堪,看来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魔门修武强尊的实力,一个九凤圣丹阁的阁主就如此邪异恐怖,别说掌管他们的魔门魔尊了。暗夜血魔似乎越来越强大诡异,恐怖的血能正发挥鬼魅恶煞般的邪能,如果再不想出破解之法,估计不小半个时辰自己就被这血魔将元灵吞噬干净了。

        天炎五绝掌,飞月剑法,幻影千机变乃自己都用完了,无论自己的元灵多么的霸绝威杀,将这血魔化成一滴滴的血珠,但是不待片刻就有凝结而成噬魂血魔,分身杀妖!谢玄这时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是武圣修武,可以元神出窍,不过这招自己是第一次用,还不知能不能见效。记得在困神山师兄欧阳苍玉对自己说过,元神出窍一般只有在高阶武圣或者是武帝境以上的修武强者才会有效,那也是在万死无生的最后一杀,因为无论元神多么强大也必须依附在*之中,才可以发挥*的杀威。

        元神终究是元丹,只有在强大的血、气、灵的催动下,才可以破身而出,除非修成武神的元之龙体,那样才可以身元分离,移元入神脱离血肉的控制,自由化形魂识运元,元龙可发挥元者肉身的最大杀威。

        已经有些气虚神弱的谢玄知道此刻不能再坐等了,被六大武圣合杀还有天雷相助,可此刻月无夜黑,星光无照,天地宁静,那里有乌云挟雷之象。冒死一拼,自己现在有金刚之身不死之魂,大不了寂灭肉身元神绝杀那妖妇后,遁入神镯飞去泰陵山,不出数月自己就可重新生出*。

        其实这也只是谢玄一厢情愿的想法,所谓金刚之体不死之魂并非是其想象的那样,虽然成功的吞噬了五行本元的木灵精魂住,但是天地万物相生相克之理确是恒古不变的铁律。木虽有生发之机,但是最忌金克火窃水溺,这五行之克又有正克逆克。今夜这缥缈仙姬本命元灵是风,风乃金煞木所变,而起其独门绝技血风天罗阵就对谢玄元灵形成了绝溺之象。因为血乃水属阴,况且又在暗夜无星月之光,更是阴中绝煞。至于当日木灵精魂珠给谢玄所说的金刚之体和不死之魂也只是一种相对的比喻,如果这就成了金刚之身不死之魂那这天下还有谁可以将其杀之。

        九十八个元灵宿主,吞噬五行精魂珠者不在少数,有些人依然无法渡劫飞身破帝成神,数十万年来,还是有很多人被五族强尊以自修绝世功法或借助天地相克之理寂灭三界。当年被谢玄师父击杀陨落龙河的妖族魔帝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此刻的谢玄那里知道这些,百战而无法脱身,使其产生了分身杀敌的绝地反击之念,心意一定再不犹豫,将九分元灵全部聚与元神之内,只留下一分结成元罡护住肉身,魂灵入神破身而出,瞬间就飞出了身体朝缥缈仙姬射去。

        一个时辰的激战,谢玄与飘渺仙姬在凤丹城百丈高空上的激战,似乎并未惊动那些修武强尊,至少到现在还没有那个武者踏虚而来,破坏或者围观这两人暗夜大战。

        看着血魔围困中的谢玄面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而且护身元罡也渐渐失去了光芒,缥缈仙姬似乎有些激动,自己竟然可以孽杀这样一个巅峰的修武强尊,说心里话谢玄的修武武技和元灵确实比自己的强悍许多,但是吃亏在暗夜中无法破解自己的血风天罗阵,如果其在自己血风天罗阵未形成之前,早生逃念自己还真没办法将其制住。现在想逃难入登天。自从修成武圣之后很少有与这些的强尊对抗。

        除了几次参加门内的魔杀战练,自己也都成功的将那几个与自己差不多修武的魔者击败。虽然是比较残酷的魔者对决,自己最后也都是依靠这血风天罗阵将对方活活困败乃至困死,今日之战后看来自己的血魔*又可以上一阶了,看来老天对我不薄啊!姬思寒心中有些飘飘然,就等谢玄元灵被血魔吸干,或者吸到差不多的时候自己就可以轻易而举的将其禁锢,到时候那神秘至尊的宝盒········。

        正在缥缈仙姬自鸣得意之时,却感觉一股怪异的剑气夹着无边的战元朝自己袭来,不好!感觉不对立刻化影飞逝,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剑舞乾坤元神化成人形凝聚了全元一击,精绝的数道剑气瞬间就将彩裙飞舞的飘渺仙姬娇躯划出数道伤痕,要不是其反应奇快边退边结成护身元罡,估计已经被谢玄的剑气击杀,肉身横死体分八块了。

        那血魔见谢玄的元神飞舞而出击杀自己的血灵元主缥缈仙姬,顿时放弃了对谢玄肉身的噬魂夺元的攻击,血影飞舞瞬间就飞向谢玄元神之处,意欲将其元神吞噬,不过已经晚了一步,此刻在谢玄元神绝命一剑的击杀下,中了谢玄元神化形狂怒剑气的缥缈仙姬周身元罡顿时被击碎,狂舞的剑气顿时将其飞扬飘荡的罗裙绣衣化成虚无,此刻在百丈高空之上一个赤身美妇一丝不挂的悬浮着,望着谢玄的元神目瞪口呆,羊脂玉白的肌肤出现一道道血痕,殷红的鲜血顺着娇躯流下。这突然的惊变让姬思寒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yu体横陈,无一寸衣饰遮羞,性感成熟的娇躯赤.裸裸的暴露在谢玄的元神面前。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