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剑宗

第一百七十三章 剑宗

        神!魔!道!义!

        神我背叛对你的信仰!魔我绝灭你对我困惑!如果不能站在这世间武者的巅峰,我注定要被世人残杀遗弃。()

        谢玄下山了,独自一人静静的下山,无所畏惧的迎着弥漫的山风和云雾朝帝都前进。

        滔天的愤怒和仇恨犹如暴风雨一般终于在心中退去了,或许是更深的隐藏在心灵深处,静静的犹如孕育的火山,等待时机爆发。那个时机就是自己恢复元灵,修成武帝之日。

        心灵的再一次的洗礼让谢玄的心性更加坚韧了几分,不屈的天性更加强烈的爆发出来。极度的愤怒绝望过后心神陷入极度的冷静和理性。目前对于自己来说最关键的如何劈开那些搜寻自己的武道中人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帝都见到帝皇。

        坚信只要自己一出面,所有的恩怨情仇都会化解,虽然不知道这需要什么样的代价,后果会变得如何不堪设想。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烂命一条放开一切。

        奔行下山的谢玄凭着几年在山谷生活的经验,专门选择一些诡秘的密林小道前行,就是这样还时不时的发现一些修武之人留下的食物和兵器,顺手捡起一柄普通的长剑以作防身只用,其实有没有剑对谢玄已经无所谓,只是由于心理作用或者别的想法吧!

        密行了快一个时辰,好不容易快下山了,心中一直在思索如何应对那些搜寻自己的武道尊者。突然感觉远处传来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谢玄!你这个魔族妖孽给我滚出来!滚出来!你不是武力通天吗?你杀我一族毁我容貌,我与你生死不共戴天。”谢玄怒吼着,疯狂的挥动着手中长剑。

        话音未落,只见几个武者就出现在谢玄身前不远处,一脸诧异的看着一个身披兽皮怪人挥舞着长剑在犹如疯子一般怒吼者。

        来人是一个白发飘飘的麻衣老者,身持一柄青铜古剑,身材高大神采奕奕。身后跟着七八个也是身着麻色紧身武衣的剑士,每个人手持一柄青铜长剑,年纪都在四五十岁左右。

        “小兄弟,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怒骂?”那个麻衣老者望着黑袍飘荡的谢玄轻声问道。声音虽轻但是字字清晰入耳。

        看着这一众人突然出现,谢玄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朝这些人喊道:“你们也是杀谢玄的吗?你们抓到他了吗?”说完双目有些混乱的看着这些人没有一丝畏惧之意。

        这时一个中年剑士两步上前,厉声喝道:“你到底是何人?我师公问你快些回答。”

        面对这中年的剑士的厉声喝问,谢玄没有回答,只是喃喃自语:“我是何人?我是谁?我要杀谢玄!杀谢玄!”说着手中挥舞着长剑犹如失心疯一般狂砍起来。

        这时那个白发飘飘的白衣老者静静的观察着谢玄片刻,神识一扫似乎有些奇怪,然后对众人说道:“这个人估计也是被谢玄那魔孽所害之人,我观他神魂大乱,心智迷失,视乎经历某种可怕的场面。以前好像也是个修武之人,只是奇怪为何此子没有一丝灵力。”

        众人望着依然挥剑乱砍的谢玄,心中都不禁奇怪,一个没有修武之人也敢来这迷途山谷寻找魔圣谢玄寻仇,真是不自量力。不过看到其疯狂痛苦的样子,显然这子一定与谢玄有深仇大恨,不然何以让其如此仇视谢玄。

        这时那麻衣老者手中一道灵光闪出,一缕缕青灵之光罩住了犹如疯子一般的谢玄,片刻疯狂痴呆的谢玄就冷静了下来,显然这是麻衣老者使用的一种疗心灵法,让其心神宁和复归平静。

        果然此刻的谢玄一下安静了下来,只是目光冷冷的看着众人,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铁剑。“你为何带着面巾,到底你是何方人士,为何也来着寻谢玄?”麻衣老者声音略微提高了一些,语音中带着一丝不容回绝的摄魂之音。

        可是谢玄还是并未回答这麻衣老人的话,只是发出冷冰冰的声音反问道:“你们是不是也找那妖孽谢玄报仇的?”

        麻衣老者一脸平静,而身后的一众剑士不满了,纷纷出声准备训斥谢玄,被麻衣老人一挥手止住。“是的!我们也是寻找谢玄。”老人轻声回答。

        突然谢玄将手中的长剑丢在地上,一下朝众人伏地而规,嘶声悲戚的喊道:“各位武宗,求你们行行好,帮我找到谢玄那魔孽,帮我报灭门大仇,在下就是死了也为尔等鬼奴世世供奉众位。”

        谢玄此言一出,这才算彻底让众人放下心来,果然又是一个被谢玄残害的修武者。只是不知道这人与谢玄到底有何深仇大恨。望着众人面色的疑虑,谢玄又上前一步,将自己的面巾轻轻的拉开一角,就让麻衣老者身后众人一惊。

        “我本是黑水城三百里外淼武镇的一个小家族的公子,三个月前不知为何那魔孽谢玄突然夜袭我族,将我族三十余人屠杀殆尽,当时我被打成重伤装死,谁知那魔孽走的时候竟然放了一把大火,将我家族老宅烧个精光,幸天不绝我在火起之时我藏身到地窖中躲过一劫,当我醒来后就变成这副摸样。”

        虽然后面众人对谢玄之言都比较相信,可是那麻衣老者似乎不信,目光依然平静的望着谢玄。

        谢玄不管众人是否相信又自顾自的说道:“事后我才明白,我族内的一位族伯乃是轩辕剑阁的俗修弟子,那谢玄不知从何得到消息,赶来复仇将我一门屠尽。这几个月来我时时刻刻在四处寻找族内故交,想查处那魔孽谢玄下落,只可惜他神出鬼没,只是四处听说他击杀各帝国皇室和各大宗派门人。直到月前我才听说那魔孽在黑水城万家作恶,被一隐世高人差点击杀逃在这迷途山谷内,所以我就重金邀请了一些修武强者前来寻查,可惜那些武者都被谷内的魔兽所吃。哎!我一个人悠悠荡荡在这山谷几天了,碰到很多武者,乞求他们带上我,可惜都被他们冷眼嘲笑,一次被魔狼追杀我侥幸逃过,还是四处受伤衣袍撕烂,无奈就找了一张兽皮裹身··········。”

        麻衣老者还是静静的听谢玄诉说着满腔的仇怨,脸上平静的没有一丝表情,不知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谢玄所说之语。良久开口:“好吧!你就跟着我们好了,这深谷密林魔兽纵横,依你这样一个普通武士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就跟着我们吧!如果真能寻到谢玄那魔孽,老夫答应你一定让你一睹那魔孽被斩之刑,平你心中滔天怒恨。”

        跪地的谢玄闻听此声,忙双手一礼磕头谢恩。

        麻衣老人点了一下头,朝身后的一个中年剑士说道:“枫铜,你带着此子,好生看护。”那个中年剑士忙上前扶起跪地的谢玄:“是,师公。”

        不走的路也要走三回,不见的人也要见三次。这时祖父一直给自己说的话,自己曾经发誓这辈子不在下跪,上跪苍天,中跪祖亲,下跪后土,没想到今日今时依然要无奈的下跪,求的一线机会去帝都。谢玄虽然双眼露出一种感恩戴德的目光,但是内心却心如刀绞,为了亲人自己可以不惜一切,只要能躲过那些武尊的搜捕,早些赶到帝都,跪又如何!

        只是谢玄发现那麻衣老者的目光虽然平静,但是却隐隐含着一种飘渺的灵光,那里面似乎还是有种怀疑。此刻的自己也顾不得这些了。反正自己现在面容已毁元灵尽失,刚才胡编乱造的理由到底能不能瞒过这奇怪的麻衣老人,也不是太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老人目前表面上对自己还表现了理解和宽容之意。

        或许谢玄刚才的表演太意真情切,或许本来就是自身内心中对自己这罪恶之身恨之入骨,感动了麻衣老人身后的一众剑士。谢玄的入队让众人都对其投来友善的一笑。

        只是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这帮人到底是何门派,这个被众人称为外公的老人是何角色,看着众人似乎对这麻衣老人又敬又怕的样子,就知道这老人的地位一定很高,而且修武也很恐怖,虽然面色慈和,但是不经意中透出一股古朴深邃的气势,让自己也不由为之敬怕。

        扮猪吃虎!反其道而行之,这也算是谢玄无奈之下的一种反应,短短数月经历了这大风大浪,让其的心智成熟沉稳了许多。自己小时候爷爷曾经给自己说过一个故事:就是真正的高人平时表现的都很平常低调,只是到有真正无法抗拒的危机时刻才会表现与常人不同,曾经有一个文韬武略的天下奇才,因为师弟妒忌陷入绝死之地,最后逆判人之常性,竟然以装疯卖傻之相逃出生天,后手握百万雄兵得报大仇。这个典故小时候就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海中,今日下山自己百思辗转在想如何避过那些修武强尊的猎捕,脑海中灵光一闪就想到这个办法,没想到一试之下果然有用。

        谢玄跟着一众剑士之后,一言不发,或许是众人都惧怕领头的麻衣老人,都不敢私自出声,朝大山深处继续前行。谢玄看着众人又要朝鼎龙洞的大山上行,心中不禁有些着急,自己好容易从山上下来,这又要回去如何是好,但是自己又不敢表现出出谷之念,只能跟着众人前行,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见机行事了。

        一众人朝山上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前方就闪出一众数十人,僧道俗五花八门,看众人的架势个个都是江湖上声重名高的修武宗派。当两帮人相距不过数丈左右,对面为首的一个老道似乎认出了麻衣老人,忙上前一步躬身一礼朗声道:“呵呵!这不是古剑宗的历老前辈,在下有礼了。”

        那麻衣老者看着那老道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含笑道:“飞神道长率领江湖正宗,也是来探查那魔族谢玄吗!”

        这时谢玄才知道对面那群人就是前面自己在鼎龙洞中与一众邪道对言之人。这才仔细打量了对面为首的数人。细看之下心中一惊,原来竟然还有几个自己认识的人,一个就是轩辕剑阁的三阁主空天狂,另一个太虚古教的龙紫薇兰婆婆,在其身边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无极圣剑阁的阁主司徒南剑,在其身旁并立着一个中年老者其身后站着两个衣着华丽的公子,是无影剑阁的华天宇和华天星两兄弟,看样子那个中年老者就是无影剑阁的阁主了。还有一个僧人自己也认识,就是当日在泰陵山谷内六大武圣围杀自己前离去的大罗法门寺罗汉金尊悟天。

        剩下的人自己都不认识,果然声势浩大四大剑阁自己认识的就来了三大剑阁,太虚古教、大罗法门寺,武道天盟,怪不得前面阴极殿灭殿主说什么三宗四剑五教,只是不知道剩下的三宗和四教都是什么门派。不过看到众门派的领军人物武道天盟的飞神道长对麻衣老人都恭敬有加的样子,敢情自己遇到这个麻衣老人不是等闲人物。怪不得这麻衣老人给自己一中说不上的感觉。古剑宗!这又是一个什么奇怪的门派?

        武道天盟的副盟主飞神道长对麻衣老人行礼后,身旁的一众门派宗主长老都对老人抱拳行礼,看来这古剑宗的厉老爷子在江湖中的地位和辈分奇高。

        武道天盟的飞神道长是一个看不出年轻的老者,一身青衣道袍绣着日月乾坤,太极八卦的图案。抒发盘冠,面容清秀消瘦,双眼如电,大鼻海阔,薄薄的嘴唇上两缕三寸长的青须飞舞。手持一柄拂尘,只是那拂尘黑须隐隐散发着一道道灵光。这时飞神道长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麻衣老人的身后的一种弟子,当看到披着兽皮的谢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心中有些奇怪。

        似乎众人都发现了古剑宗一众弟子身披兽皮的谢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丝怀疑之色,毕竟众人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搜拿谢玄而来,而此刻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人众人难免怀疑。此人身披兽皮脸色围着黑巾,明显不是古剑宗的弟子。或许众人心中都闪出一个念头,此子难道是谢玄!一下子整个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只是碍于古剑宗的威名和麻衣老人的声望不敢冒然询问。

        麻衣老人一眼望去就明白了众人的心思,呵呵一笑道:“老夫在山下密林之中,巧遇一群魔狼围杀此子,出手将其救下,听此子言诉也是被魔孽谢玄残害之人。”

        老人一语出,似乎打消了众人心中的疑虑,但是其身后一众弟子心中一奇,为何师公会当着众人说谎。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1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