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鬼鼠

第一百八十一章 鬼鼠

        谢玄悠悠醒来,被解开灵穴后望着面前一众绝美妖娆的女子有些迷惑,不知自己被抓到了什么地方。()

        “你是什么人!如实说来。”堂上一声冷喝,谢玄这才看清楚,除了身边两侧站着十多个娇艳的美女,个个千娇百艳,基本都是清一色的中青年女子,不过一个个风情万种,虽然面色冷峻外,但是那婀娜多姿的身姿和绝色的美艳无形中透露出一种慑人心魂的诱.惑。

        堂上还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妇人,黑色长裙两只活灵活现的银凤展翅高飞犹如真的一般,好像要从老妇的法衣中飞舞而出。再看这老妇人老态龙钟,一头银发盘成一个奇怪的形状,就好像一只踏云飞舞的凤凰一样,插着一只古铜色的金簪,悬挂这一串串细小闪光的金珠。老妇人显然保养的很好,还是掩饰不住岁月沧桑的痕迹,一张老脸皱纹密布纵横,一双丹眼倒是明亮并无浑浊之态,面相倒是端正慈和,只是面色中有一丝丝青黑之色若隐若现,要不是穿着一身古怪的灵裙,猛然一看还以为是那个富家的老太太。

        而在其身边的那个年轻的女子,神态悠然一副傲然天成的摸样,一身轻柔的青罗纱衣勾勒出其唯美绝伦的身姿,不过当看到这个少女那张美容,谢玄的心腾的惊了一下,倒不是因为这少女的美丽而惊诧,而是因为这女子实在太像一个人了。

        目光左右扫过站在两排的一众女子,心中又是一惊,原来那在泰陵山脉被自己击退的极乐仙宫的宫主花无双竟然也位列其中,排在左手的第四位,一脸的恭敬之色,冷颜挺立毫无当日的淫.荡迷惑之色。这是怎么回事,谢玄心中揣测者,难道自己被抓到了极乐仙宫吗,不过看众女子的摸样又有点不像,难道这世上竟然又长得一摸一样的人?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阴儿似乎因为被谢玄的目光一看,脸色有些绯红随之一怒娇喝道。

        面对堂上老妇人冷厉的问话,自己感觉一阵身寒,面色流露出一种恐惧之意:“在下只是一个普通的猎士,因与队伍失散在神月山迷路了,流落在月神谷边,还请各位仙尊放了在下,早日回城与家人老小团聚。”谢玄充满敬畏的说道。

        “废话真多,我姥姥问你叫什么名字,你以为你编出这骗三岁小孩的谎话我们会相信吗?”阴儿虽然柔声训斥,却让堂下两侧的十二个宫主心中一笑,这小阴主果然是涉世未深,这一句教训之言看似严厉,却无形中让凰姥成了三岁小孩。

        果然凰姥看着一眼阴儿无奈的摇了一下头:“阴儿,你别说话,姥姥会问清楚的。”又看了看堂下站立的谢玄,看着这个奇怪的年轻人穿着一身蹩脚的武衣,再观其面容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猎士,不过自己总感觉有些不对,没有一丝战灵之力竟然敢潜伏在高山古树上偷窥麒麟之战。一定有古怪所在,神识再此探查了一下谢玄的身体经络,依然没有发现有何奇怪之处。

        “看来不给你点厉害,你不肯说出实情了,天语、天妙你们带他去恶兽宫。阴儿不可跟着胡闹,跟姥姥去见识一下那烈焰狮麟。”说完凰姥看着三、四宫主带着谢玄离开,这才起身朝着阴儿一笑,拉着小手缓缓朝后殿走去。

        谢玄被送到了一个深邃不见底的地洞里,那两个叫天语、天妙的中年女子依然一脸的冷漠,穿着妖异的菱纱罗衣,扭动着曼妙性感的身姿,看的谢玄都有些面红耳赤,不过这并影响二女的神情,不知道飘落了多长时间,终于停了下来。来到了一睹石门前,二女似乎面色有些惧色,不知那石门后隐藏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两人对视了一眼就将石门正中的一个扣环拉了一下,谢玄还没有看清楚,就感觉身体朝内飞了进去。石门瞬间又合璧在一起,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很黑!看不清楚任何东西,也许刚进入地洞,谢玄之事感觉一股股热气朝自己喷来,凭着感觉断定这地洞内一定隐藏了什么凶残的魔兽,但是此刻自己只是别人砧板的上一个可怜的待宰羔羊,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静观其变吧!或许面对了太多的生死,冰冷的心已经无所畏惧,等待那恐怖凶兽的暴出。

        “姥姥!这就是那只烈焰狮麟吗?”阴儿看着老妇人惊奇的问道。

        望着阴儿好奇的目光,凰姥慈和的笑了一下说道:“这正是姥姥为你猎捕的烈焰狮麟,它已经被三十六天阴经丝封了灵脉,要不是它还是在幼仔期,姥姥可抓不住它。”望着在一道道黑烟盘旋中的烈焰狮麟凰姥轻声说道。

        “这还不是真正的麒麟啊!姥姥,这个火兽能够炼制出九阳幻神丹吗?”阴儿接着问道。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等黑阴真气完全湮灭它的火灵圣气,就可取出它的麟丹,虽然它还算不上真正的麒麟,但是其内丹中所含的天地阳灵之气也是无比雄厚。到时候姥姥找到他就为你炼制出圣丹,自可解除你的元胎阴毒。”阴祖凰姥说着似乎想着那个人,那个让自己爱了一世恨了一世的人。

        听到姥姥的这番话,阴儿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却不敢问,姥姥口中的那个神秘的人,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曾经问过那个人是谁时,一向对自己慈爱有加的姥姥竟然面色大变,一脸恨天绝地的怒气,似乎和那个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以后自己还时不时的听到奶奶说起那人,但是从此后自己再也不敢探听姥姥口中那个神秘怪人了,这似乎成了姥姥的大忌。但是从平时姥姥说话可以得知,自己体内的阴毒只有那个人可以炼丹解救。

        两人的谈话惊醒了那黑烟禁锢的烈焰狮麟,黑雾裹着全身虽然不断的翻滚盘旋着,狮麟依然发出了沉闷的咆哮:“卑鄙的人族,你们竟然用如此邪臭的女子经血炼制黑阴真经来困住我,你们······。”狮麟想多骂几句平息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随之就被阴儿美目一瞪,冒出一道阴灵之光:“臭狮麟,你还在这里说大话,小心本小姐割了你的舌头。”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小剑,半尺上下,闪着一道道金光。

        “阴儿,谁让你金陵匕拿出来的,快收回去。”凰姥一声呵斥手中一道黑芒注入狮麟身上,那狮麟因为金陵匕的出现浑身竟然冒出一丝赤红的金光,不过随之被凰姥的黑芒压制住消失无形。

        注入那道诡异的黑芒后,凰姥二话不说按下九道灵禁,一手抓住阴儿就出了古洞。

        看着一脸不解的阴儿,凰姥面色一变:“傻孩子,你知道不知道刚才差点闯了大祸,那金陵匕可是至阳炽烈的赤龙石的阳钢所铸阳刃,姥姥一直让你将金陵匕放入怀中就是为了压制你元胎中的阴毒之气。那烈焰狮麟被困在绝阳洞中就是为了阻隔它吸收天地阳气,你可倒好,还拿出金陵匕万一引来天阳灵气,狮麟就可恢复赤元之灵,到时候就是奶奶也收拾不了。以后可不许随便将金陵匕拿出来。”

        望着奶奶一脸的训斥之色,阴儿似乎并不害怕嘻嘻笑道:“姥姥别生气了,阴儿知错了,我姥姥可是大名鼎鼎的阴祖圣母,就算那个狮麟有通天的本领也逃不出去。”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虽然听惯了孙女犯错后的撒娇,凰姥还是脸色一和,露出了一丝怜爱之情,“当年都是姥姥的错,要不然也不会让你身中此毒了,还害得······。”感觉到自己有些失言,凰姥不在往下说了,“我们会殿里去,哪个被你抓回来的年轻人我总是感觉有几分古怪。”

        叉开话题,精明的阴儿立刻听出了姥姥的意思,经常听到她说当年因为自己的过失让自己中了阴毒,可是每次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真不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让姥姥这些年来一直耿耿于怀。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强烈的好奇心一直渴望能够知道当年的事情,总会有一天水落石出。想到这里忙安慰姥姥:“姥姥!您不要介怀了,这些年您养育阴儿费劲千辛万苦,为阴儿这病体寻找灵丹妙药。等阴儿的病好一定好好的伺候姥姥。”

        阴儿的话让凰姥心中更多了几分愧疚和感动,望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常年跟着自己似乎缺少了什么,耳边又回响起那人的话:“从今你我天各一方,再不相见,孩子我带走一个,不能让这对无辜孩子都沾上你一身阴气,我劝你还是少行杀孽,阴儿的嗜魔阴毒唯有神级灵兽的阳神元丹可以化解。我答应你,只要你找到了神兽元丹,我会出世就为你炼制九阳幻神丹,解去阴儿的阴毒。”望着那道身形抱着襁褓之中的另一个小婴消失在远方大山之中,自己的心一下被撕裂了,转身再看看躺在摇篮中一身阴黑之色的小婴,泪流满面无声的将其抱起隐入山中。

        看着姥姥的神情有些悲伤,似乎在回想什么,阴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话又让姥姥不开心了,忙说道:“姥姥!姥姥我们去看看那个古怪的年轻人吧!如果他真的是隐息了战灵,此刻早就被鬼鼠吃掉了。”

        此刻在地洞内的谢玄浑身冒起了冷汗,因为一直巨大无比的老鼠正鼠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呼哧呼哧的喷射一道道腥臭恶心的鼠气。

        在迷途山谷中什么样的魔鼠自己没有见过,大的小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各种奇形怪状的魔鼠五花八门,这个比五族灵者出现还早的小魔兽,可能在这片大陆形成之后就存在了,进化出无数中怪异的魔性,自己见过最奇怪的一只魔鼠竟然和魔猪一样大,最少有三四丈大小,而且还长着六条尾巴,奔跑的速度简直和暴牛可以一比高低。可是面对这地洞中的魔鼠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这只硕大的魔鼠几乎占据了整个地洞一半,虽然地洞漆黑一片,但是自己感觉这地洞最少也有数百丈大小,可以想象这只魔鼠有多大了。

        一双犹如邪恶的双眼正在冷冷的看着谢玄好像还充满了一些怨意,敢情有些恼怒这天阴宫越来越吝啬了,以前都是送一些暴牛魔象之内的食物,今日尽然给自己送来一个卑下的人族,而且连一点灵气都没有,还不够自己塞牙缝的,看他那丑样实在难以下口。

        似乎感觉到这巨鼠的不屑一口,谢玄心中冷然,真是可悲,不过也不甘心就这样被一只大老鼠吃掉,心中一狠少爷好歹也和魔兽生活过,你这笨家伙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先搭搭话。

        “喂!大老鼠,你怎么也被关在这里。”谢玄傲然的一问让那只巨大的老鼠一怔。

        竟然敢叫我大老鼠,我可是万鼠之王,你卑小的人族竟然如此大胆,就拿你打牙祭了。巨大的鼠口一张就要朝谢玄当头咬下。

        “慢着!本尊你也敢吃?·魔兽尊皇·”谢玄冷爆一声惊得巨鼠大口停在半空,不知该不该咬下去。

        因为谢玄对巨鼠所说的是天魔帝国的兽令,这让巨鼠一下心魂一跳,没想到那鬼老太婆竟然给自己送来了一个魔族人,而且还是魔使!这可如何是好。谢玄看着巨鼠眼中闪烁着两道游离的光芒,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于是接着问:“你为何被困在此洞,一个兽尊级的魔鼠究竟被那个老巫婆用了什么法术禁锢,说出来本尊或许可以解救你。”谢玄继续胡扯着。

        巨鼠似乎被谢玄说的心中一动,双眼冷厉的光芒变得柔和多了,无奈的重重叹息了一声,那股臭气顿时弥漫在地洞中,让谢玄的五脏六腑经受了一次洗礼。这地洞本来就阴暗潮湿不见日月,没想到这巨鼠的口气竟然如此难闻,再加上地洞四周地上一些腐烂的兽尸枯骨,可想而知这洞内是多么的污秽肮脏了。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魔使,说来话长,当年我还是一只幼鼠的时候,因为猎捕一只裂地魔猪,而进入这诡异的天阴殿所设的禁地,被那个鬼老太婆使用法力困在这地洞之中一晃不知过了多少年,但是从我的牙齿我算出大概已经被关了六十八年了,因为当初的魔牙才十四颗,前些天我数了一下已经有四十八颗魔牙,我的魔牙大概是两年会长出一颗。这个可恶的鬼老太婆也不杀我,一直将我禁锢在地洞中,高兴了就喂我一些暴牛和土魔熊来,不高兴十天半个月也不送来一点吃食。”巨鼠无奈的说着。

        谢玄听了心中一笑,不是说老鼠最擅长的就是打洞吗?在迷途山谷的时候自己曾经见过一座小山轰然倒塌了,最后看到无数只尖牙利齿的魔鼠从山下密林四散奔逃,原来是这些魔鼠掏空了整个小山,不知是什么巨兽在上奔腾或者厮杀引动了小山垮塌。

        “你们鼠族不是会打洞吗?为何你不从地下打洞逃走。”谢玄随口而出。

        “打洞?”巨鼠似乎没有听说过这个词,巨大的身形摆动了几下,尖细的声音在地洞深处回荡着,那好似在回忆一种遥远的技能。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1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