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血灵丹魂

第二百二十六章 血灵丹魂

        第二百二十六章血灵丹魂

        逆天魔孽被修真教主楚元昊寂灭在神农山脉凤凰山,这个消息一年来不胫而走,虽然修真教表现出极度的低调,孽杀了大陆正邪两道追杀的魔孽,修真教一下成了四大皇室八方宗派竞相探访的圣地,各大皇室皇族及大小宗门为表达敬谢之情,都派出了有头有脸的人送来了各样的礼品表示祝贺。

        这让武道天盟和魔门很是丢脸,不过修真教也是一个实力强悍的道门宗派,亦正亦邪的门风并且和两大宗门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只得象征性的表示祝贺。

        对于逆天魔孽被修真教主孽杀,也有很多人表示怀疑,其中最为不屑一顾的是武道天盟的神主灭狂宇和魔门魔尊柯古斯,对于修真教主楚元昊的修武大概有所了解,两大武帝合力没有击杀那魔孽,你楚元昊也是一个地境高阶武帝,何以一人独灭逆天魔孽。信不信!不重要,如果是修真教自己说的,估计也没什么人相信,关键是传出这个消息的是药神谷的浮云子谷主,这个在三十年前就是高阶丹圣的炼丹大士,自然不会说谎。再加上这一年来那个逆天魔孽没有危害四方,再造杀孽,大陆口口相传不是真的也变成真的了。

        所有的人都相信逆天魔孽被寂灭了,消息自然也传回了苍玉帝国,帝皇欧阳琪瑞和及皇室两大守护武圣也相信了,唯有欧阳劫心中惋惜,这样一个百年难遇的修武奇才竟然就这样陨落了,因为家族被灭一念入魔,落得个元神寂灭的下场。

        帝皇欧阳琪瑞心情更是低落,这个少年有可能就是秘箓中那个神秘御龙飞行的绝世武尊,一个可以拯救苍玉帝国危难的救赎者,可惜啊!最后入了魔道造成四方杀戮,公愤天下。离天圣大士预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知道哪一天这样灭国的灾难会降临。根据这两年来自己对天魔帝国和黑楚帝国的情报掌握,很快这些异族魔国就要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了。当今大陆除了封月帝国与自己结成盟国,其他的煭照帝国、红日帝国等人族帝国都是半真半假,虚以伪托,不知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有时候真是愁肠百结,茫然无助,万一这苍玉帝国毁在了自己手中,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自己虽然不怕死,但是魔族和黑楚帝国妖人的大举入侵,不只是皇权颠覆,到时候生灵涂炭,万民遭殃,自己就变成苍玉帝国的千古罪人了。大陆上很多人虽然不知道逆天魔孽的真实身份,但是苍玉帝国皇室的人可是清清楚楚,因为这场孽杀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引起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逆天魔孽寂灭了,唯有一个人不相信,那就是药神谷弟子万惢惢,从拾得神镯一年来,多少次面对神镯都感觉到了谢玄的元神就藏匿在其中,不过任凭自己千万次心神的呼唤,也没有见到一丝神奇的回应。唯有戴上神镯后心魂深处传来的一丝丝奇异的气息,有时候自己甚至怀疑那神秘的气机是来自神镯的上古结印,但是又不甘心,矛盾的心结越缠越深,不知何时才能解开。

        浮云子谷主自从半年前归来,一晃半年多了竟然没有再次云游,不知是怕修真教的报复还是担心万惢惢手上那个接近神级的纳戒神镯,而是呆在谷内亲自指导万惢惢炼丹之术,引得丹尊越无穷和芝兰婆婆二老都是羡慕。最让大家奇怪的是老谷主竟然放出风,修真教主寂灭了危害大陆的魔孽逆天,引得众多皇室宗派前来考证,往昔平静悠然的药神谷整整半年不得安宁。好在这些人来了都是以礼相待,可能是因为浮云子老谷主的炼丹修为,没有谁敢胡作非为,就连修真教也派来护法长老前来冰释前嫌,这样整个药神谷的人放下心来。

        其实药神谷的人大都世代居住在谷内,不知道浮云子老谷主在大陆的名望,神奇难测的丹术修为加上乐善好施治病救人的心性,不知为多少皇室宗派,平民百姓起死回生,解除疑难病症。除了一些少数的高宗大派武尊强者,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神奇的老头是药神谷谷主,所以那些皇室宗派的人来了见到老谷主一个个都是恭敬有加。

        丹房内,一个青铜大鼎边,万惢惢正在凝神炼丹,丹鼎上缭绕盘旋的香气飘出,丹炉中赤红的烈火熊熊燃烧,玉面渗出一层层晶莹的汗珠,脸色有些微微苍白,玉指交错结成一个个奇怪法印注入丹鼎,长裙飘舞,犹如九天仙子一般。

        “丹者!道也,丹心相通、丹魂相融、丹神相感、丹灵相化。方可炼结成灵丹。魂守丹田、玄关开窍、元神入灵、分魂凝丹。起丹---凝丹诀”一声声慈和庄重的声音萦绕在耳边,万惢惢按照老谷主法诀,灵涌丹鼎,缭绕丹香之气大盛,一道灵光闪出,只见一颗红色灵丹破鼎而出,在空中飞舞旋绕者。

        玉手结成收丹法印--一颗到青绿之光飞出瞬间将那颗飞舞的灵丹裹住,落在万惢惢手中。

        “师祖,您看惢儿这颗四品血灵丹如何?”压制住满心欢喜,万惢惢将血灵丹托在掌中,呈给浮云子谷主考核。

        一颗四品的中阶的血灵丹,散发着赤红的灵光,犹如鲜血凝结而成,色若朱果,香气宜人、不安的左右滚动着,犹如一个可爱的幼童撒娇一般。浮云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笑呵呵说道:“惢儿,果然兰心蕙质,灵悟天成,短短半年就炼制成四品灵丹,这颗灵丹一颗最少在三千金,要是我谷内弟子都有惢惢炼丹之术,那可发大财了哦,哈哈哈!!!。”

        万惢惢被老谷主夸奖,脸色一红,心中愉悦:“师祖言重了,惢儿只是机缘巧合,多蒙师祖教诲。”

        也许是四品血灵丹的异香引来了众人,丹尊越无穷和芝兰婆婆带着两女推门而入,二老看到那颗血灵丹神色一怔,似乎有些不相信。

        “无穷、芝兰你们都过来,看看这颗四品血灵丹有什么不同?”浮云子道。

        丹尊越无穷一伸手将那颗四品血灵丹托在手中,笑道:“师尊,这颗血灵丹不但色泽光润,血灵之气充盈,最神奇的是·····。”

        话还没说完芝兰婆婆惊讶道:“丹魂、惢儿这真是你炼制的丹药?”似乎有些不相信,不过此话立刻让身后的两女上官雅儿和裕华一脸惊骇,一个四品丹药竟然有丹魂,显然颠覆了自己以往对丹药的认知。虽然内心极为震惊,但是在师祖面前不敢表露太过,极力压制着。

        上官雅儿终是忍不住,来到丹尊面前凝神望着那颗闪闪发光的血灵丹,希望自己可以看出点什么,内心虽然有些不服气,本来自己作为药神谷最有天赋的炼丹士,自从万惢惢来了一下就取代了自己地位,虽然此女柔和性美,与自己形同姐妹无话不谈,不过多少内心也有些不舒服。

        这时丹尊越无穷似乎明白上官雅儿神情下的感觉,笑道:“惢儿的炼丹术在师祖的教导下真是一日千里,这颗四品中阶血灵丹灵性充盈,但是还不是丹魂,只是丹魂开窍的第一步丹灵。我想不出三年,惢惢就可炼制出真正的丹魂灵丹。”

        听丹尊这样一说,上官雅儿心中有些平衡了,忙上前恭喜万惢惢丹术高超。不过此话却让芝兰婆婆有些不悦,送给丹尊越无穷一记白眼,以示不满。

        浮云子望着两人,呵呵一笑。自己心中明白越无穷话理,不过这个老徒弟确实没说错,此丹只能说是开了丹窍,离真正的丹魂还差的远。一个年轻女子的炼丹术能够取得如此成绩虽然值得夸赞但是也不可太过,免得引动起傲心影响以后进阶丹道的修炼。

        “炼丹一道,最忌心浮气躁,神魂不宁,唯有心神合一,心静气和方可成就丹道之巅,你们要记住,每个人修炼丹术的天赋虽有不同,但是只要正念正觉,勤能补拙,坚定信念一样可以成为我丹道强尊。”浮云子正色说道。

        “谨遵师祖之言。”三名美女异口同声礼道。

        “太爷爷、太爷爷、有个白胡子老头找你哦!”一个小女孩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正是那古怪精灵的咏儿。

        不过其莽撞的行为立刻招来丹尊越无穷一阵冷脸,只是碍于师尊在场不好发火,这半年来师尊他老人家可是把咏儿惯坏了,一老一少就没个正形,自己每次一要教训咏儿就被师尊给挡回去了,哎!

        一看见咏儿,浮云子一副欢喜的神态跃然而显,忙拉着咏儿小手:“呵呵,是吗?那你带太爷爷去看看去。哦!你们可以继续研讨一下炼丹心得。”说完嘻嘻哈哈的拉着咏儿离去。

        众女看的忍俊不住微微一笑,唯有丹尊无可奈何。

        一个布衣老农装扮,头上扎了一根灰色布条,长须飘飘的老头,大鼻子高鼻梁一副悠然自得神态,正笑呵呵的望着自己,浮云子脸色一变,没好气道:“我以为是谁,那股神风把您这位大神吹来了?”

        这老农装扮之人正是谷宗谷神风,就是当年一掌解开谢玄和无极圣剑阁阁主司马南剑交战之人,听到浮云子阴阳怪气之语,脸色不变依然满面春风,笑嘻嘻道:“你个老不死的,怎么你这药神谷现在金贵了,还不许我来凑凑吗?”

        拉着咏儿,浮云子依然是脸色不爽,冷笑道:“老鬼,有屁就放,别在这里磨蹭,难不成还想混顿酒喝,老夫正忙着恕不招待。”

        谷宗依然对浮云子冷言依然毫不介意,“都多大岁数的人了,也不看看自己身份,当着孩子面说开脏话不害臊哦!,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还在记恨老夫,小鸡肚肠难成大事!”

        “什么我难成大事,你能,你能你怎么没飞升仙界,还在这人间食五谷杂粮。我心眼小,当年要不是·······。”浮云子话还没说完,就被谷宗打住。

        “我不和你扯淡,来此是有重要事情商议,先进屋再谈。”说完不管不顾的就朝着丹厅走去。

        “不让你进、不让你进。”小咏儿挣脱,一个小跑挡在了谷宗身前,双手插着小腰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谷宗被咏儿的认真可爱劲一下逗乐了,望了一眼浮云子:“哎!老鬼看看你调教的这小娃儿真跟一个样,灵根透顶,经脉清奇是个好苗子,可惜哦!毁在你这个老鬼手上了。”

        浮云子还没开口,就见小咏儿急切喊道:“不许你说我太爷爷,你不是好人。”说完手中一样竟然握着一把紫红的小剑,看着架势动了小怒。心中天下第一最和蔼最爱自己的太爷爷被这样一个吐了吧唧的老头说,显然让可爱的咏儿无法接受。

        这时浮云子过来,轻轻的抚摸下咏儿小脑瓜,笑道:“咏儿不生气,这个老爷爷是在说笑,你先回去,太爷爷一会找你玩。不过老鬼你就这样空手来似乎有些没有礼数吧!你不觉得我这宝贝玄孙女缺少点什么?”

        “你个老鬼,什么时候都不忘要敲诈我一下。”似乎有些无奈,谷宗手中一闪,一个金缕霞衣出现在空中,轻柔的漂浮者。

        浮云子这才脸色一变,挤出一丝笑意:“这还差不多,看来你老小子还有点诚意,咏儿是你的了,穿上去给你雅儿姐姐们看看。”

        这是一件圣级的战斗宝甲,能够抵挡高阶武皇的灵煞,根据身形可以变化大小,其中神妙多多。咏儿当然不知,不过看到这五彩飞舞的金缕霞衣也是喜欢不得了,听到太爷爷送给自己,立马高兴的捧在手中,屁颠颠的跑开了。

        丹房内,谷宗细细的品着药神谷特有的龙菊青玉茶,半天没有开口,所来何事竟然只口不提,而浮云子也自悠然的品茶,不闻不问。

        “我说老鬼,把你的醉神古酿拿出来让老夫过过瘾,都有二十年没喝了。”

        谷宗脸上浮现出一种神往之色。

        知道这个老鬼今日不喝自己珍藏百年的老酒是不会开口的,这个老家伙二十多年没来,这才绝对不是为了喝口酒而来,更不是来叙旧的。一定出了什么大事,两人道出一宗,当年丹武双修,混混沌沌几百年,一直没有渡劫飞仙,就是因为一个女子,心魔未除,难以正道。

        一瓶古色古香的陶罐还未放在桌上,就淡淡散发出摄人心魂的酒香,谷宗眼睛一亮,嘴角###,似乎体内酒虫被引动,一副垂诞三尺的神情。不待断酒女子打开瓶口,一把接过,随着解除瓶口封印,顿时一股烈焰醇香的酒气顷刻散发出来,醉人心魂的味道满舍飘荡。

        品的那个神往陶醉,两老头似乎忘记了要谈什么,神魂都陷入这醉神古酿的绝世佳品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