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神破世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祭拜亡亲

第二百三十五章 祭拜亡亲

        第二百三十五章祭拜亡亲

        九善楼外密密麻麻被官兵包围,城主熬隆亲自带队,不但有城主府所有的官军还有银魔军一个副军团长也带领着数百军士。

        重伤的银魔军护卫将军飞鸿云被就近抬回城主府,正巧副军团长孔烈大人也在城主府与熬隆城主谈事,就将城中之事一五一十的禀告,探知那个神秘男子进入九善楼,熬隆立刻就和孔烈带兵来到了九善楼。

        一路上熬隆前思后觉得此事关系重大,调集这么多人主要是因为,那个黑衣年轻人卖出的一把圣级神兵,引起了自己的好奇心,在黑水城百年来几曾出现过圣级的神兵利器,而且对方还是一个长发的黑衣男子,这让熬隆不自然的又想到当年逆天绝杀的谢玄,心中自问着不会那个魔子又回来了吧!

        听探子禀告那个年轻人竟然去了九善楼,更加坐实了自己的想法,九善楼柳墨和谢家关系非同一般,如果真的是谢玄那个魔子回来,自己该怎么办?当年谢玄孽杀大陆各大帝国的皇室宗族,又击杀帝国六皇子,再与泰古老人一战后神秘失踪,帝皇被各大帝国逼迫无奈将谢家一族押至帝秦城灭族。之后大陆就出现了一个疯狂杀戮的逆天魔孽,四处猎杀谢家绝形的各国观刑皇室和宗门之人,再度被正邪两道追杀,据说最后被煭照帝国修真教主寂灭。

        当那逆天魔孽展开杀戮传遍大陆,自己当时心中就明白此人一定是谢玄,此子当年自己接触过几次,性格耿直有仇比报,虽然本性良善但是恩怨分明。不知得到何种奇缘造化修成一身神功,深得当今帝皇器重,只可惜阴交阳错造化弄人,最后沦为魔道。到现在缉拿谢玄的追缉令还没撤掉,心中胡乱的想着直到九善楼门外。

        看见如此多的官军将九善楼围住,吓得那些求医问药的人四处躲藏,不知道九善楼犯了什么事,竟惹来如此多的官兵。

        柳墨在下人的通报后,急忙来到九善楼大院中,当望着密密麻麻的官军,咯噔一声心中一沉,暗叫不好,玄儿刚回来怎么就被官府发现了,是谁走漏了风声,看来这次有麻烦了。

        快步走到城主熬隆面前施了一礼问道:“城主大人今日驾到,不知道所为何事?”

        城主熬隆从马上落下,看着柳墨问道:“柳丹老,本城主前来是找一个人,今日在城中斩杀官军,听说进了你九善楼?”

        柳墨听了心中更是一惊,心道怪不得官军寻来,玄儿你太不懂事,怎么刚回来又惹事端,正欲回答,就听见有人说话。

        “柳楼主不必惊慌,他们是来找我的。”谢玄从容走出来。

        熬隆一见这个年轻人根本不认识,只是一身华贵锦袍气度不凡,好似一个王族公子,这才心中一轻,看来此人不是谢玄。脸色一沉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光天化日之下伤我官军。”

        谢玄冷冷一笑悠然道:“熬城主,你城主府官军为非作歹,强征暴税,欺压妇孺你怎么不管,反倒在这里扬武耀威。”

        “大胆狂徒,竟敢对城主如此不敬,来人给我将其拿下!”一声怒喝,银魔军团副军团长孔烈一声令下,身后数名军士持剑就欲擒拿谢玄。

        “哈哈哈!!!身为帝国一城之主,不知体恤民间疾苦,反倒依仗官爵欺压百姓。还有你这军中将领,不知守卫边界,却在这里显摆军威。今###们胆敢伤害这九善楼一人,本公子保证你们从此在人间消失。”谢玄一声长笑,言语犀利,顿时将熬隆和孔烈说的脸色一红。

        熬隆见那些围杀谢玄的军士正要动手,忙道:“都先住手。这位公子,征收赋税乃是帝国皇室之律法,就算城主府官军行为不当,你怎可代替王法将其斩杀。你到底是谁,如实说来?”

        熬隆虽然不认识面前这个狂妄的年轻人,但是从其说话可以断定此人的背景很深,要么是帝国王室之人,要么是个修武强尊,但从对方展露的气息来看此人一身修武深不可测,再加上气度非凡,傲然不羁的神情,肯定大有来头,故此一言喝住众军士,避免造成无辜死伤。

        谢玄听熬隆一言,脸色一变径直走到其身前,轻声道:“熬城主,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但是我告诉你,别说今日就你们这上千军兵,就是整个银魔军团来了,本公子也可以一手毁之,为了避免涂炭生灵,我劝你还是快些撤兵回去。如果不相信大可以放马过来,当年谢玄之威我想你没有忘记吧!”

        听到谢玄之名,熬隆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冷峻面容的年轻人难道真是谢玄,虽然他没有承认是谢玄,但是口气之中似乎在提示自己什么。当年谢玄和泰古老人一战惊世骇俗,谁也没有想道谢家那个契奴之子竟然修成中阶武圣,一身战力毁天灭地,最后虽然败在灵图天圣泰古老人手中还是逃走。望着对方那一双杀气涌现的黑瞳,不自然打了一个冷颤。

        熬隆神色一震说道:“公子,可否与本城主回城主府一谈。”

        “承蒙城主厚爱,本公子就随你走一趟。”谢玄笑道转身对柳墨到:“楼主不必担心,在下去去就回。”

        城主一言出顿时让所有的人惊诧,心中奇道为什么城主对这个年轻人一下如此客气起来。银魔副孔烈军团长面色一变,显然不满城主此话,正欲开口就听见熬隆一声令下:“所有人撤出九善楼,立刻回府。”

        城主发令,所有士兵不敢不听,孔烈虽然心中不满,但是知道熬隆为人心思缜密,城府极深,此举必有道理,也不再过问命令下属官军回府。

        从城主回来,谢玄一身轻松,虽然一直没有承认自己就是谢玄,但是一些暗示让城主熬隆已经全然认为自己就是谢玄了,当时熬隆那表情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可能是自己这两年的杀名太盛,与各大武尊对决传遍大陆,那老头问道自己现在是何修武境界,自己反问了一句能够和两大武帝九大武圣对决,你猜自己是什么修武,当时就把熬老头惊得半天合不住嘴。在自己明确表示此次回来绝对不会危及黑水城,只是祭拜一下亡亲,几日后就离开,熬隆才全身放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回到了久别的谢家老宅,望着偌大的厅堂空空如也,没有一丝生气,心中感概万分,来到谢家祠堂,点燃一炷香插在香炉里,俯身跪下,望着祠堂上那一尊尊至亲灵位,凄然泪下思绪万千,都是因为当年的杀孽害死了最爱自己的亲人,让他们饱受酷刑暴尸荒野,只留下一副副枯骨。

        爷爷!礼仪圣贤的慈爱老人,当年将自己从荒郊野外救回,传授自己道德文章,做人之道,为解救自己在万家自断一臂,最后还是难逃厄运。

        奶奶!最最疼爱自己的人,小时候给自己缝制最新的衣服,腌制最好的肉干,当自己不听话的时候被父亲责骂时,总是她老人家护住自己。

        父亲!这个挚爱自己的亲人,虽然威猛刚烈,但是对自己也是呵护有加,一身正气威武不屈,被万家追捕舍身挡住仇家,最后被切断双腿变成废人,还是难逃一死。

        母亲!最温柔贤惠的娘亲啊!儿时只是做了噩梦,都是她搂着自己入睡,唱着歌谣,轻轻拍打自己安然睡去,对自己爱深似海,可惜·····。

        巨大的痛苦充满心魂,一切都是自己的罪孽,上天你为什么不惩罚我,将这灾难降临在亲人身上,泪水道道滑落,就算是死去千万次也无法消除对至亲的思念和歉疚,就算是将那些仇人杀光又如何!依然换不回亲人的回归,心灵中充满无边的责任和悔恨。

        “孩子,勇敢的活下去,只要不放弃希望努力奋斗,总有一###也可以成为这世界顶峰的强者!”耳边似乎想起爷爷的教诲。

        心中犹如万把钢刀穿过,强者!顶峰强者!今日我修成武帝又如何,所有爱的亲人全部离自己远去,阴阳两重天再难相聚。

        谢玄在祠堂整整跪了三天三夜,倾诉者对亲人无边的思念之情,忏悔者自己的罪孽和悔恨,最后上了一炷香,三叩九礼之后将谢家所有的房屋亲自打扫了一遍,就默默的离开了。

        这几日城主府熬隆可是夜不能眠,心神不安。那个谢玄竟然真的回来了,虽然此子没有正面承认,但是谈话中无处不是当年那个魔子的影子。一身修武功成武帝,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对于自己来说武帝简直就是神级的存在,这小子这么年轻不知遇到什么天大的造化,哎!可惜啊!可惜。好在他并没有为难自己,还真是说道做到,三日就离开了黑水城。但是这件事要不要呈报圣上,毕竟他还是帝国的追缉重犯!当年就因为他孽杀了帝国六皇子,自己差点被夷灭九族,最后不知道是谁求情,还是帝皇有什么别的考虑,竟然没有迁怒自己,只是降了俸禄,罚了自己几万金币,就草草了事。不过最后从皇室内部传来消息,好像是皇室守护者武圣欧阳劫出面保住了自己,心惊胆战了好几年。

        最近这一年边关战事吃紧,帝皇命令各大城主提高税赋的征收,用于军内开支,被逼无奈才命手下到处横征暴敛,本来就是戴罪之身,再不完成帝皇交给的税赋,恐怕到时候谁也保不住自己。想想都头疼不已,现在谢玄回来了,希望这小子不要再闹出什么大事,到时候自己更是吃不了兜着走。

        迷途山谷天啸山,谢玄坐在高山之巅,天高云淡,山风吹拂,望着眼前万山起伏,古树苍郁,心中感觉无限惬意。

        大口灌下一口烈酒杀天胆,一股热流涌动,心潮起伏。

        沧海两茫茫

        望不尽红尘万千事

        苍穹无极境

        看不透天道心难度

        高歌入云霄

        把酒最是寂寞男儿魂

        我自恒天笑

        谁可一醉化尽心中愁

        千古风云一杯酒

        万里天际浮影间

        狂刀啸怒剑吟三界无尊自逍遥

        喝着烈酒,此刻觉得恩怨豪情迭起,把酒高歌。

        一身布衣的谢玄,坐在迷途山谷天啸山顶,大山!这个魔兽丛林感觉回到了家,这些年的经历让自己明白人心何其险恶,与那些魔兽相比,魔兽只是生存的本能,而人却时刻充满了毁灭的贪婪。

        一声穿破云霄的啸音穿破云霄,不断回荡在万山之中,谢玄在召唤黑虎和灵猴。

        一个时辰过去了怎么那两个魔兽怎么还没来,谢玄心中有些不详的感觉的,难道它们发生了什么变故,算算时间自己有快三年没有回来了,不会是它们遇到什么危险了吧?难道是天魔帝国又派来了高阶魔兽!就算他们不来,那小桃妖也应该听到自己的传音赶来了?

        不行!感觉不好,谢玄踏空而起,御空飞行展开神识探查狂雷震山虎和六耳灵猴的踪迹,飞越了百重高山,依然没有感觉到她们的气息,正在担忧之时突然感觉前方传来一道极其诡异的魔灵异动,忙朝其飞去。

        一副景象映入眼帘,在一个古洞之前,巨大的狂雷震山虎和六耳灵猴正在与一个身着黑色魔兽长袍的人展开厮杀,旁边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盘坐洞口,为黑虎和灵猴不断输入灵元,洞口四周躺着很多尸体和魔兽,死状惨烈显然是被双兽咬死,肢体破碎面目全非。谢玄认得那个古洞,那是当年师尊离开后,特命灵猴指引自己修炼的神鼎九龙洞。

        与双兽击杀的是一个黑衣人,身披着一只宽大的魔龙战袍,手持一尊奇怪的魔鼎,鼎中不断冒出各种颜色的雾气,一个个诡异的魔兽在雾气中显现,张牙舞爪作势欲扑之状。而黑虎和灵猴显然受了重伤,浑身毛皮染血,鲜血顺着身体留下掺着泥土,又脏又乱。昔日体白如雪的六耳灵猴此刻就是一个从泥塘里滚出来的大猴子,血泥满身,而且右爪明显折断,左爪挥舞着护住身体。黑虎展开巨大的双翼,不停的扑动着,只是一纸翅膀已经抬不起来了。双兽身后面色苍白桃夭灵儿,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流下,身体颤栗依然咬着牙坚持催动灵元传送给双兽,明显也是力有不逮支撑不住了。

        “你们这群魔妖,还不投降!知道本尊的天魔魔使,竟敢对抗与我,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让开洞门,我可以绕过你们一命。”黑衣老者厉声喝道。

        黑虎挥爪发出巨大的咆哮声,灵猴也怪声尖叫着,发动全身魔灵准备应付黑衣魔尊新一轮的进攻。

        谢玄心中怒火中烧,显然这黑衣魔尊是想进去神鼎九龙洞去,被黑虎它们阻拦,双方交战开来。

        一声怒喝落在黑虎灵猴身前,目露凶光,杀机涌动盯着黑衣魔尊。

        魔灵大失的黑虎、灵猴和桃夭灵儿突然见一个人影落下,正欲攻击当看到是谢玄时,两兽一妖顿时欣喜如狂,或许是巨大的喜悦和希望降临,一下子都瘫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桃妖灵儿更是眼泪珠子唰唰的流下来,说不出话来。

        突然出现的谢玄让黑衣魔尊一惊,对方强大的战灵杀气差点让自己窒息,心魂升出巨大的恐惧,奇怪的魔鼎中缭绕的雾气顿时消失不见。对方虽然没动手,但是那恐怖无边的魔灵杀气让自己有一种臣服的冲动,一脸胆寒故作镇静高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阻挡本尊!”感觉到谢玄强大的魔灵之煞,又接着道:“你可是魔皇陛下派来协助本尊的!”

        谢玄没有理睬黑衣魔尊的问话,而是从神镯内拿出三颗高阶灵丹给黑虎三‘人’一一服下,根本不担心对方的偷袭和逃跑。一个中阶魔尊还没有放在眼里,今日别说你想跑就是想死都难。

        “你是天魔帝国的魔使?是你打伤了它们?”谢玄问道。正面打量了一下这个魔族尊者,从来还没有见过真正的魔族人,这次看了个仔细。这黑衣魔尊身材比人族高大些,约有六尺,全身黑袍应该是一种高阶魔兽的皮毛编制,前后都纹着一个巨大怪异的魔龙,脸色青黑,一道道奇异的经纹布满全脸清晰可见,眉毛细长,眼睛深邃睫毛几乎将半个眼睛盖住,高挺的大鼻阔口,给人一种阴森可怕的感觉。

        “我是魔皇陛下的巫丹魔尊,这两只魔兽竟敢反抗我罪该万死。”黑衣魔尊声音虽大但是气机明显不足。

        “好!好!好!你知道伤害它们的后果吗!我来告诉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眼不能看、口不能言、手不能抓、脚不能行、元神魔噬,今天就是魔皇来了也救你不得。”谢玄一字一字冷冷说出。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247/169791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