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10章 少年心

第10章 少年心

        “池塘里的鱼,被你喂得都游不动了。”

        不知何时,连清通过曲折的小径,走上木桥的一端,在距离黄药师不到三尺的距离停下,侧过身,凭栏而望。

        黄药师低头,瞥了一眼桥下的池塘,只见彩色的锦鲤晃晃悠悠,极为懒散地飘在水里,鱼身似是因为饱食过度而膨胀,如同大腹便便的孕妇一般臃肿,让原本极具观赏性的锦鲤变得搞笑起来。

        “师傅此言差矣,它们因为贪而自食其果,于我有何干系?”

        少年冷颜地撇清责任。

        好大的脾气。

        连清俯身,屈肘支在栏杆上,单手撑着下颔,侧目看向少年。

        “若是你没有过多地将鱼饵抛下,它们又如何会起贪念?”

        “面对引诱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是它们的错淡定修仙路。”

        黄药师像是和连清较上劲了般,不甘示弱地反驳。

        “不过几条锦鲤而已,哪里引得我们那么多的争辩?”

        连清哂然一笑,倒是不想和少年继续争论下去。毕竟锦鲤是锦鲤,人是人,拿人的标准来衡量锦鲤,未免有些可笑。

        “明明是师傅你先提起的。”黄药师斜眼看向青年,语气带着些许的嘲讽,“就是不知你和我二哥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把我只开再两人密谈。”

        走出书房后不久,他便知晓了这两人的目的。

        尽管当时并不冷静,但是黄药师毕竟是那么聪慧的一个少年。

        “密谈说不上,只是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罢了。”连清好整以暇地拨开被风吹到眼前的发丝,“黄公子是怕我把你拐入歧途,可怜他一片拳拳爱弟之心,却要被你猜忌。”感慨般的话语被他这么散漫地一说,令人颇感滑稽。

        “难道你们箫琴合奏,也是用乐意喻我吗?”显然,黄药师对此耿耿于怀。

        他和师傅认识了那么久都没有合奏过,而二哥和他不过是第一次见面——

        “黄公子在乐理上的造诣的确令人刮目相看。”连清以为少年只是对自己的兄长产生了移交上下之心,“你有很强的天赋,日后在乐理上的造诣想必也是不差的。”

        “会比二哥更好吗?”

        “大概。”

        少年认为青年只是在敷衍他,本来心中就不悦,此时又更甚了三分。

        “我会比他更好的。”

        争强好胜的话语从黄药师的口中说出,却别有一翻认真的意味,这让连清不得不认真地回答少年:“我相信。因为,总有一天,你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不仅仅是乐理。

        又来了。

        黄药师皱眉,他并没有因为连清的话语而感到开心,那条鸿沟似乎又出现在了他和青年之间。

        总有一天,你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明明是美好的祝福,他却从中听出了其中若有似无的诅咒。

        ——等到了那一天,我站在了世界的顶端,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就不会在我身边了?

        连清伸出了另一只没有撑在栏杆上的手,探向少年,用指尖轻轻地抚平了他额间的纹路。

        少年的眼中划过诧异,显然是没有预料到青年的行为,他的心跳又不由自主地加快起来。

        噗通——噗通——

        像是用出胸口跳出来一样。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慢慢滋生起来。

        可以确定的是,那是带着愉快和悦乐的情绪。

        “小小年纪,总是皱着眉可不好。”

        指下的皮肤触感是极好的,细腻而光滑,就像是女孩子一样。不过这样的话,连清自是不会说出口。毕竟,是个少年都不会愿意被人说成和女孩子相似逍遥戏美男最新章节。

        只是他却忘记了,每一个少年,都不会喜欢大人对他说年纪小。更不会喜欢,大人们只把他当作一个孩子。黄药师的早熟,让他的自尊心会更介意这种事。

        “下个月我就十四了。”就接着,他又给了一个例证,“我大哥十四岁的时候就议亲了。”

        心跳又恢复到了正常的频率,却伴随着一种奇怪的失落感。

        “莫不是,你也想要一位娇妻了?”

        连清故意误解了他的话,眉梢眼角是显而易见的戏谑之意。

        “不过可能要等等了。毕竟下一月是你二哥大婚的日子,黄老爷可是□乏术。”

        与已成家的黄纯景不同,黄子唯只是订了亲。所以,这次回府不仅是为了探望佳人,更是为了在任职前与一年前定过亲事的未婚妻完婚。

        “我不是这个意思。”黄药师咬着压道:“我也不需要这样的妻子。”

        少年有些恼羞成怒,众人眼中沉静淡然的形象,总是那么轻而易举的被连清打破。在这个方面,连清和黄子唯的确是有共同语言的。

        在被连清完全打开心结后,本就觉得这种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促成的婚姻有什么好的他,对此更加不屑一顾。大家闺秀也好,名门之后也罢,完全不了解对方的两个人,就这样被硬是凑到了一起,他实在看不出这样的喜事“喜”在哪里。

        “不是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的。”

        经过上午那番谈话和合奏,连清还是挺欣赏黄子唯的。

        猜忌他,却与他共处一室,并不是冲动,而是一个兄长对自己弟弟的信任。黄子唯相信黄药师不会对一个可能让亲人遭遇伤害的人产生尊敬之意。当然,其中也包含着勇气。

        进退的当,虽是质疑的话语但并不会让人感到不愉快。丰富的阅历让他比黄药师能够更好更深地隐藏自己的情绪。

        “你的二哥,选择的是另一条路。”

        而这条路,他认为更适合自己,也活的很轻松。

        “他并没有错,当然,你的选择也没有错。”

        “你们只见过一面。”

        却说得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

        少年撇嘴。

        “好了,再站下去你的父亲就要扣我的工钱了。”

        连清支颔的手,直起身,在走过黄药师的身边时候,听到了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当我登上了这个世界的顶端,你会在哪里?

        这个问题太过突然,青年愣然过后,很快地回答了少年

        ——当然是我该在的地方。

        回答了等于没有回答。

        黄药师不满意这个回答,又无可奈何。

        他伸长手臂,展开手掌,青年此刻已走得很远,一个手掌就能将他掩盖。

        我教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你看清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就是一切。我能够让你屈服,就是因为我比起强大。如果有一天,你变得比我强大,我一样会向你屈服

        少年觉得,他似是更加明白了这句话的涵义庶女新经。

        黄家这个月确是十足地忙碌。现实迎接两位少爷衣锦还乡,紧接着,又要筹备婚礼,喜气洋洋的氛围一直不曾褪去。红色的灯笼被高高挂起,窗户和门上也被贴上了一个个的喜字。下仆们来来去去,匆忙而又有序。

        之所以那么快就要完成婚事,是因为黄子唯被任命为会稽内史,不多时就要走马上任。在“先成家后立业”的思想下,两家人都希望这门亲事能够在此之前完成。

        而作为新郎官的黄子唯却是忙里偷闲,时常地出现在黄药师和连清的面前。

        “二哥,你看起来很闲。”

        距离存在美感不是没有道理的。

        原来黄子唯离家赶考的时候,黄药师也是想过他的。但是,当这个人时不时地蹦出来,还总是插入他和连清之间,就令人感到十分不爽了。

        “父亲和大哥很忙。”

        “小弟啊,二哥这一去没有三五年是回不来的,如今不多看看你,怕是以后就没有机会了。”黄子唯应该是黄府唯一一个能够感受到少年有离去之意的人。此后,便是天空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再见何时,没有人能够预料。

        很感人的话语,但若是几乎每日都要说上一边,效果不仅是大打折扣,更是反向了。

        连清有幸见识了黄子唯近乎无赖的一面。当初那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在自家小弟的面前,就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黄药师无视了黄子唯,继续和连清研究起曲谱来。

        啼笑皆非的日子就这样持续了二十多天。

        婚礼之日,爆竹声响,花轿迎门。

        一身红色喜服的黄子唯玉树临风地站在大厅中,牵着红绸的一端,与新娘一同交拜天地高堂,最后相互交拜。

        恰到好处的喜悦,不知道的人,必是认为新郎对新娘十分满意的。

        只有一旁的黄药师和连清,恐怕才能明了这个人的伪装。

        不是高兴,也并非不高兴,只是顺其自然。

        礼成之后,连清便坐到了不引人瞩目的角落中,一壶佳酿,一个酒杯,自斟自饮,也自得其乐。

        “不去主席坐着,好好招待客人,和我抢什么酒呢?”

        他偏首,看向坐到他左边位置的黄药师。

        “你既喝的是我家的酒,又何来抢之说?”

        黄药师斜睨了连清一眼,拿过酒壶,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酒过三巡之后,少年看着前方被人灌酒的黄子唯,道:“将来,我娶的女人,一定是我爱的女人。”

        “看你这么高的眼光,老牛吃嫩草的可能性,很大。”

        连清笑着调侃。原著中的黄药师娶的冯蘅,不就是周伯通口中的少年夫人,那时的他好像已经四十多岁了。

        这个时候的他,不会想到自己的一语成谶,是相反着的。

        作者有话要说:黄药师黑化程度——10%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